嘉禾县行廊镇门头村二组厂棚被误拆后,土地被莫名“征收”
郴州市 嘉禾县
守得云开见月明
2020-11-27 03:02:42
投诉举报
住建

嘉禾县行廊镇门头村二组厂棚被误拆后冠上莫须有罪名,土地被莫名”征收“!

嘉禾县行廊镇门头村二组庙庙岭集体土地上厂棚先是被误拆,误拆之后不但没有赔偿,反而被扣上违章建筑被限期拆除。误拆之后被安上一个罪名,而脱逃误拆导致赔偿之责,这类不耻事竟出自政府工作人员之手,颇感震惊!

不仅如此,接二连三还发生了些蹊跷事,想不明,道不清!鑫盛能源成品油储存项目土地征收,听证会、公榜公示对二组土地的征收只是0.722亩,征地协议书、征地补偿款也只显示这0.722亩。怎凭县征拆办李副主任一人的诡辩就多了7亩多被说成了已被征收了,并诱导派出所混淆是非、野蛮执法、黑白颠倒!

愿政府能为百姓主持公道,还社会以公平公正秩序,推动法治进程!

嘉禾县委网信办

您的留言已收悉!我们已将您反映的问题转相关部门进行处理,敬请关注后续回复,谢谢!

2020-11-27 15:30:19
0
嘉禾县委网信办

<嘉禾县行廊镇门头村二组厂棚被误拆后,土地被莫名“征收”>已收悉,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由镇党委副书记、驻村领导李素华牵头,组织镇项目组及村干部等相关同志进行调查核实、协调处理。现将办理情况回复如下:

鑫盛大能源燃料成品油存储项目是市、县重点招商引资民生项目,位于行廊镇园区村门头自然村,是由湖南省商务厅批准的区域成品油储存批发项目,该项目于2019年4月17日经省人民政府(2019)政国土字第338号批准用地。

舆情矛盾主要原因是该项目建设范围内有一片区域由门头自然村在2014年进行了出租,承租方认为在项目征地时征拆部门并未与其协商补偿事宜便进行了征收,当前项目施工区域侵害了其租用地的权益,在2020年10月在项目建设范围内维权,致使工程暂停。经镇政府与县征拆中心现场勘查,项目施工区域为征地红线范围内,经沟通,承租方已停止阻工行为。

经与县征拆中心确认,在项目征地过程中,县征拆中心按照征地程序发布了拟征地公告,召开了被征地村组干部和群众代表参加的征地听证会,组织开展了征地实物调查登记,相关征地补偿费严格按照补偿标准足额拨付给了被征地村组和个人。

在镇级工作调查和矛盾调解中,因村级项目主要负责人意外去世,导致部分矛盾点一时难以厘清,为了推进项目的顺利开展和解决后续用地问题,镇村两级正在积极协调开发商、自然村和承租方,调解承租方与自然村组土地租赁产生的矛盾。

目前镇村两级向自然村和承租人提出了初步解决方案,由自然村先行商议后,再与承租方协商解决办法,但承租人对解决方案暂时不予认可,镇里也将持续关注此舆情案件的进展情况,若实在不能通过调解的方式解决诉求人的问题,建议诉求人收集好相关证据,通过法律手段进行维权。

行廊镇人民政府

2020年12月4日

2020-12-07 09:58:41
0
守得云开见月明

如此霸王征地,还有国法吗?!


最近,嘉禾县行廊镇鑫盛油库项目征地无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与新时代农村土地改革、做好承包地管理,坚持依法维护农民权益的指示精神背道而驰。在没有征得行廊镇门头村二组村民同意,没有签订征地协议书的情况下,非法侵占庙庙岭7亩多土地。试问如此霸王“征地”,还有国法吗?!

此事还得从修建岳临高速公路说起,当时公路建设租用门头村集体土地,作为临时搅拌站使用。由施工方搭建了一些厂棚。工程完工后将土地及厂棚移交给了门头村二组。本着合情、合理、合法,有偿使用的原则,经村支两委讨论决议,将土地使用利益最大化,面向村组内招租,由门头村二组组民李淑侠竞租中标。(合同见附件一),由于业务拓展,李淑侠将16.442亩土地及其地面建筑物(厂棚、墙体、地面水泥硬化等)转租予陈文锋。并在组里原合同的协议框架下,签订了租赁合同(租赁合同见附件二)时间为2015年10月18日至2020年10月17日)。

2019年6月3日,门头村有人告诉李淑侠有人在拆厂棚,李淑侠听得有点懵,好端端的厂棚怎么会有人去拆呢?当他赶到现场的时候,发现东面的厂棚已经被拆得面目全非了,李淑侠让他们先停停,讲去问明白才。尔后,李淑侠到村委问情况时,时任村主任李伟明说有镇政府下的文件,李淑侠要求看文件,随即李伟明拿了份2019年5月16日,镇政府签发的腾地通知书(见附件三)给他看,李淑侠一看更气了,征地要给付了补偿款才能腾地啊,门头村二组只征收了0.722亩土地,又没有征到该组的这16.442亩的地,凭什么拆这些不在征地范围内的厂棚?李伟明也解释不了,让李淑侠去问镇政府。李淑侠来到镇政府,问分管此项工作的谢镇长,谢镇长说当时拆的时候,他也表示过疑问,不在红线内?怎么要拆?当时国土所有人说存在安全隐患,让拆的。谢镇长又让李淑侠去问镇国土所。李淑侠来到国土所,找到负责人李准问情况,当时他也答不上来。感觉这事有些蹊跷,李淑侠把情况汇报给了组干部。下午组干部与镇党委书记开了一个会,镇党委书记答应赔偿,至于赔偿多少说是按国土局这边的标准赔偿。后来,组干部找镇里问厂棚误拆赔偿的事,镇领导总是以国土局还没把赔偿标准发下来,不好定价为由一直推拖。

可笑的是,没有等到赔偿款却等来了盖有嘉禾县自然资源局的违建限期拆除通知书。难不成拆错了就成了违章建筑了,拆除了才来告知是违章建筑再限期拆除,这逻辑颠倒的够可以。怕赔偿就说别人是违建建筑,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真是不择手段!为这事李淑侠随即又去了趟国土局,核对这通知是怎么来的,国土局这边的工作人员说是国土所的李准和镇上的张政来到这,让他们打印出来盖的章,他们也不清楚情况。厂棚本属高速公路施工时的遗留设施,本着物尽其用的原则,村民内部招租,实现双赢互惠的好事。这是符合坚持维护农民合法权益的精神指示。嘉禾县自然资源局以莫须有罪名强加门头村。作为执法部门却知法犯法,处理纠纷丢掉了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实事求是原则,不从实际出发,不考虑设施用途变迁和现实使用情况,甚至乱扣“非法搭建厂棚”“非法占用”的帽子,试问如此信口雌黄的官僚主义作风,怎么能让老百姓信服呢?

2020年10月2日,租户陈老板给李淑侠打来电话说要续租,让李淑侠到厂里来办手续。因事多没时间,另约到了10月7日。按约定10月7日李淑侠来到了厂里,没见陈老板就打了个电话过去,陈老板说:“你那地都被征收了还租我们干嘛?你没看到你那墙体都被推倒了吗?我们都被他们赶出来了”。随即李淑侠来到场地一看,却有辆铲车在推墙体,旁边几堵墙都已经被推倒了。李淑侠当即要求他们立刻停止作业,并要他们不准把施工车辆开进场地(16.442亩场地)。对此,施工方拒不配合。

为堪定界线,2020年10月22日下午,镇政府协调县征拆办过来勘界,确认门头村二组16.442亩中的7亩多在“红线”内。征拆办拿着征地协议书的一二页(见附件四)说已经被征地了,有签名在上面,征地款也下发到了门头村。我们组干部说:什么都不知道,什么(补偿款)都没看到,也没签过名,怎么一夜之间,地就变成了你们的了。在场派出所领导只听一面之词,听不进我们二组干部的申诉,以阻挠施工为由,威胁、恐吓村民,极尽言辞恶劣之能事。

为澄清事实,我找到了当时完整的征地协议书(见附件五),这份是当时公榜的征地协议书,第三页清晰完整的记录着每组、每人、片里、村集体的所有征收土地数量及拨付补偿金额。上面显示门头村二组是0.722亩,补偿金额是31855元。根本没有牵涉到现在这块16.442亩的任何地方。显然,事实已经摆在面前,自然资源局征拆办副主任李宗文试图用欺世盗名、暗渡陈仓的阴谋诡计获得我组未签名的7亩多土地。行廊鑫盛油库项目方,凭《征收土地协议书》,有国土、公安(派出所)撑腰,打着政府的旗号招摇骗市,“名正言顺”施工作业。官商勾结,搞利益输送,没收农民财产,企图非法侵占庙庙岭7亩多的土地。

针对以上叙述的违法事实,门头村二组村民及承租方强烈要求:

1、行廊鑫盛油库项目停止不法侵害;

2、赔偿误拆的厂棚、墙体等设施;

3、依法归还非法侵占的土地;

4、涉事国土征拆办、派出所、政府等工作人员分别向门头村二组做出公开的书面致歉信。

门头村二组村民请愿政府主持公平、正义,联名签名:

2020-11-27 03:02:42
0
时刻网友20180831140804
行廊镇又闹出令人不可思议滑稽丑剧!!
2020-11-27 03:02:42
0
守得云开见月明


当下,行廊镇门头村二组集体土地7亩多土地被县征拆办李宗文等人假以手段、偷换概念而窃取,镇政府、镇派出所也深受其诡辩、诱导而遭其绑架。多数农民群体都清楚事情真相却在威逼之下而不敢冒泡,然过错方仍逍遥自在、仍大言不惭的鼓吹“重点工程”“开过听证会”“有组干部签字”等诡辩言论,仍在为自身的阴谋做垂死的狡辩。在这群人眼里,总觉得农民很容易欺骗,很好蒙混过去。殊不知,再怎么能编也编不过历史、编不过事情真相。一句谎话,需要编造十句谎话来弥补,何苦呢!

纵使历史会在某点重复,但通过四十年改革开放的中国,还将进一步深化改革、深化开放的今天,“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浸润人心,旧瓶或许也能装上新酒!

一滴水里看世界;一件事中看人生百态!

2020-11-27 03:02:42
0
守得云开见月明

镇政府的回复貌似“占理”并“高、大、善”,其实不然。

一   “招商引资民生项目”。 ”招商引资“,你招的是哪的商引哪的资?本地人集资入股就是”招商引资“吗?

”民生项目“从何说起?能解决老百姓衣食住行吗?是供水供电送暖气工程吗?还是能安排大量的就业带动当地百姓富裕?我看这些都不能。相反,把一个高危高爆污染储罐放到离居民区、高速公路、镇集贸市场都如此之近的地方。一旦意外发生,方圆几里都会被放平!青岛1122爆炸事故波及范围之广、破坏性之大也该给我们敲响警钟了

二    ”舆情矛盾主要原因是该项目建设范围内有一片区域由门头自然村在2014年进行了出租“。这话好像意思是先有儿子后才有老子,明明是别人先租在前,你硬要硬生生让观众读者认为你占地在前。你乘时间穿梭过去你当然在前了!

三    “经沟通,承租方已停止阻工行为”。派出所所长亲自带人马来威胁恐吓就算沟通了,派拖车来耀武扬威就是沟通了。行政干预权利下压就是沟通了。另,征得是二组的0.722亩,人家到你0.722亩的土地上去阻工了吗?何来阻工一说。在自己租赁的土地上维权还不行了?好比强盗跑你家来,你不得赶走他,还得奉上钱财!

四  “在项目征地过程中,县征拆中心按照征地程序发布了拟征地公告,召开了被征地村组干部和群众代表参加的征地听证会,组织开展了征地实物调查登记,相关征地补偿费严格按照补偿标准足额拨付给了被征地村组和个人”。 表面看,确实如此。可是仔细一想,无论拟征地公告、听证会,还是干部签字、补偿款都是0.722亩,哪来的7亩多的影子?你政府也不能借0.722亩的手续之机会,却还要强制霸占另外一片7亩多的土地吧!

五“调解承租方与自然村组土地租赁产生的矛盾”。村组哪来的错,依合同办事,履行合同,从未收回过租赁地。现在抢占土地的是县征拆办,你们不能把征拆办李宗文犯下的事推给村组。谁的错就是谁的,你不能因为你们是权利单位就把责任推给村组、推给老百姓!

以事实为依据,会越辩越明;以谎言为前提,会越走越窄!

2020-11-27 03:02:42
0
百姓呼声公众号
我要发言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