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阳县九公桥供销社财务混乱的保护伞什么时候才能拔掉?
邵阳市 邵阳县
和平
2020-01-02 08:10:33
酸甜苦辣

九公桥供销社在册下岗职工和退休人员总共不足二百人。在退休人员逐年增加的情况下,管理人员却由三个增加到了六个。其中两人属科班人员,四人是一九九九年没有实行全员下岗之前,集体经营期间的领导班子成员,其时,谢剑波、李阳波是副主任,阳希凯是监察副主任,还担任过一段时间的法人代表。李万一是下属分社主任。工作经验、财务工作经验、管理工作经验不可谓不丰富,不可能明目张胆地去犯伍明亮举报材料中、涉及的可能触犯刑律的系列错误,财务混乱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九公桥供销社至今仍有六十多间黄金地段门面和仓库对外出租,按时下市场最低行情,每间门面的年租金,当在一万五千元至二万五千元之间。求低不求高,六十多间门面按六十间计算,租金按每间一万五千元一年计算,供销社每年可以收到的租金不低于九十万元。可是,二零一五年八九月间某天,谢剑波在接受邵阳城市报民情通道栏目的记者釆访时却说只收得租金“约二十五万元”。还给记者粗略说了一下租金的开支情况,每年管理人员的工资、水电、出差、抚恤金、招待费等,约十二万元至十四万元,每年结余约十万元,刚上任时支付原来未支付的抚恤金用去一些,至记者釆访时账户上只余有几万元。实际就按谢剑波所说,第一年所收全部租金用来支付前任未支付的抚恤金,至记者采访,账户上也应该还有十几万的余额。加上前任还有十余万元的门面租金未收妥,共二十几万元。为什么不去收呢?

二十五万元和九十万元,整整相差了六十五万元。谢剑波主持九公桥供销社全盘工作,始自二零一三年六月底,止于二零一九年元月二十二日解聘,时间五年六个月,九公桥供销社仅门面一项损失便高达三百五十七万五千元,还有仓库租金,还有上面下拨各种资金。如果六十间门面每年可收租金为居中价格,将六十间以外门面加进来计算,九公桥供销社的损失就更大了。

对一个全员下岗的企业来说,即使是工作失误造成这么大的损失,谢剑波、李阳波也早就应该检讨错误,予以纠正。何况,还是他们非法占用供销社门面经营、高价转租谋利所致。九公桥供销社在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七日公布的《九公桥供销社门面发包办法》第六条明确规定“必须组合两个人才能抽签占一间门面”,“组合三人的抽一签占两间门面”,“组合五人的抽一签可占三间门面”。谢剑波占两间门面,可能是组合了三个人参与抽签,李阳波占五个门面又怎么解释呢?而且,两人当时都是供销社副主任。对此,广大职工颇有微词。仅就占着门面高价转租而言,李阳波、谢剑波就该被清理出社领导班子,或被责成引咎辞职。何况,还有门面招标,恶意拖欠门面租金等系列问题存在。同是二零一五年八九月间某天,谢剑波在邵阳城市报民情通道栏目记者对他进行采访时,还大言不渐地告诉记者,他从供销社“租”的两间门面,年租金为八千元。街对面私人同等条件的门面租金,标准是他在本单位“租”的这两间门面的两倍。其实,街对面门面租金比他说的还要高出不少。九公桥供销社门面租赁价位,在他主持下钉死在这个点上,实在让人无法接受,谢剑波却好像还为社里立了大功似的,继续对民情通道记者说,他刚接手时,租金标准还要低,是他釆取和租户一年一签合同的方式,才将租金提上来的。而且,是通过召开“职工代表”和老协的人开会定下来的。多么地冠冕堂皇哟!其实,所谓的职工代表,就是所有的门面租赁户。如果,谢剑波和李阳波都不是所谓的“租赁户”,会出现这种情况吗?为了一己私利,不惜让集体财产蒙受巨大的损失。也只有谢剑波、李阳波这类唯利是图的人才干得出来。结果是退休职工办理退休手续时,还要替企业交纳企业应交纳部分养老保险金。伍明亮二零一三年办理退休手续时,就交了两万多元。而现在退休人员要交六万多元才能办理退休手续。谢剑波、李阳波却连自己应交租金都要恶意拖欠。李阳波强占高价转租给他人的五间门面,二零零二年至二零一二年十一年,恶意拖欠的门面租金就达八万余元。更卑鄙的还是用自造各种费用销账。李阳波在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的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庭审中公开承认了这件事,当时有供销社干部、职工十三个人在场。那么,此后是否又有恶意拖欠呢?谢剑波是不是也赖着供销社的门面租金不交呢?或者像李阳波一样自己随便找个什么理由,在领据、收据上填上数字就可以向供销社销账?恶意拖欠供销社门面租金,其实就是变相挪用公款,就是违法犯罪。如果,再加上高价转租部分赚取的差价,李阳波每年非法谋利不少于五万元。二零零二年至二零一二年间的非法谋利不算,仅二零一三年七月至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六年半时间,李阳波便涉嫌变相侵吞集体资金三十多万元。对于一个全面瘫痪二十余年,下岗职工没领过分文,适龄退休职工还要自己掏钱,替单位交纳应交纳部分养老保险金的企业来说,简直不可思议。再加上在供销社与棚改建房基建承包方发生口角时,跌倒在地,向基建承包方索要的十万元赔偿费。虽然,在职工举报后已上交上级纪检部门。但已严重涉嫌职务犯罪是不争的事实。上级主管部门县联社不但不予以严厉惩治,反而委以重任,在解聘谢剑波职务的同时,让他一肩挑起九公桥供销社党政工作两副重担。

谢剑波是因为“在九公桥供销社棚户区改造项目中违规招标,内部财务混乱且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被主管部门县联社解聘的。但至今还没有向本社职工宣布,还在社领导班子里任要职。让人误认为他还是法人代表。

以谢剑波为法人代表的九公桥供销社理事会,组合于二零一三年六月底。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县联社向各基层供销社、县属各公司以文件的形式下发的《邵阳县供销社企业内部审计制度》中明确规定,“收入不入帐,做帐外收支”,“不按规定实行财务会审”,“不定期以书面形式或会议形式向职工代表大会通报当期财务收支状况”,“入帐原始发票手续不齐出,说明不清”,"财务帐户设置不全,处置不合理”的行为将受到相关处理。谢剑波、李阳波、阳希凯、李万一等人却视文件如废纸,一班人照常我行我素一一会计、出纳不做帐,进出钱不入帐。为应付财务检查和职工举报,才从外单位请人临时突击做帐一一收、支几乎全部现金流,使用的票据几乎全部是等同白水条的收、领据一一有的还以各种名目共同签名承担风险,从供销社支领取现金,并滥发乱补前任人员所谓欠发工资……等。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邵阳城市报民情通道栏目,以《这些问题有关部门得好好管管》为题,披露九公桥供销社存在的系列问题的同时,也提到了记者将“了解到的情况反馈给县联社领导……”,据县联社的李副主任解释,“九公桥供销社的财务,县联社多次要求公开,九公桥供销社也每年公开了,就是在办公室的一个角落里,方式上存在问题”。这仅仅是方式上存在问题吗?有谁能证明“财务公开在办公室的一个角落里”?那么,对多年存在的远比“财务公开”问题,更为严重的令人发指的“财务混乱”问题,做为主管单位的县联社又能做出怎样的解释来?在职工们的强烈要求下,县联社钱副主任对九公桥供销社,自谢剑波担任法人代表之日起,至二零一五年底的财务进行了审计,审计报告显示,九公桥供销社在短短两年半的时间里,所谓的“业务接待费、修理费、租车费、办公费、门面优惠、花圈葬礼”等,高达十五余万元。伍明亮认为,这些费用中有将近十万元钱属于虚开的。因为供销社基本没有进行修理,门面优惠已经在租金中开支了。门面优惠其实还包涵另一种原因,对恶意拖欠的部分已实行减免。本来就已十分低廉的租金,因收不上还要“优惠”,只有九公桥供销社才会这么做。如果,谢剑波、李阳波没有违规占用供销社的门面,结果绝对不会是这样。如果,谢剑波不是社理事会主任,李阳波不是社党支部书记,两人不狼狈为奸,门面出租也不可能产生这种优惠。如果,县联社在邵阳城市报民情通道记者就九公桥供销社存在的系列问题发声时,便釆取果断措施,后来的系列闹剧便不可能继续上演。县联社难道对九公桥供销社存在的财务混乱问题就没有一点察觉。没有解释,就是解释。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只能这么来理解作为主管部门的县联社了。县联社领导实在难逃其咎。至于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向各基层供销社、县属各公司以文件形式下发的《邵阳县供销社企业内部审计制度》,形同一张白纸,只能算是忽悠人的鬼画符了。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邵阳城市报民情通道栏目再一次就九公桥供销社存在的系列问题,作了相关报道。九公桥供销社仍然不理不睬,县联社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致使九公桥供销社的谢剑波们更加胆大妄为,财务更加混乱。

二零一六年五月,九公桥供销社正式启动棚户区改造项目。在整个项目的实施过程中,一个接一个涉及财务管理的问题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一、棚户区改造集资建房违规招投标,将房屋建造给既无资信又无资质的谢剑波的亲戚唐鸽,以湖南湘明有限建筑公司的名义承包。二、一期二十套安置职工的住房,抽签时存在作弊行为,核实后本社职工只占有三套,其余十七套全部加价对外转让。三、棚改房基建合同未签订之前的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收押金百万元,当天退押金五十万元,既不通过本社银行账户,又没通过承包方银行账户,全是通过形同白水条收、领据进行。四、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八日未签订基建合同前,预付款六十八万元,用途不明,疑似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的退押金五十万元,二零一七年元月十九日的预付款八万元、三月十四日的预付款十万元重复,涉嫌侵占公款六十八万元。五、涉嫌参与集资房承建方推倒供销社围墙,侵占供销社土地六百余平方米,修建一栋七层商住楼,向外出售谋利。六,李阳波以为谢剑波在集资建房工程发包中亏待了自己,在供销社与基建方因质量问题发生争执,被对方轻轻推了一下,跌倒在地,诊断无大碍无需住院治疗,基建承包方主动送上十万元作为赔偿,工程质量也没问题了。李阳波为此炫耀了好一阵子。伍明亮反复将所掌握的材料多次投诉举报到有关部门,县联社才勉强同意让职工推举代表,参与对九公桥供销社的财务进行账面审计。

湖南人和人注册会计师事务所接受委托,对九公桥供销社二零一三年七月至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底的财务情况进行了账面审计,结论是单位无现金日记账,无银行存款一一涉嫌私设小金库。一个月收入三百万元,含“棚改”二十套每套十万元预收款,基建押金百万元。不记账不入企业账户。现金金额与账面金额不一致一一凭此结论,县纪委监委驻县财政局纪检监察组、县联社纪检部门,就应该将作为单位法人代表的谢剑波移送司法部门立案侦查处理,这不是失于监管能解释得了的,何况基本全是等同白水条的收、领据代替正规发票做账面审计。参与审计人员认为不合理开支,向单位自批自领等同白水条的领据就有一百一十九张,其中有到国土、税务等职能部门办事开支,有请基建承包老板吃喝玩乐的费用一一完全颠倒了只有基建承包老板请发包方吃喝玩乐惯例,只差没给基建承包老板送红包了。而且,没有一张酒楼餐馆的收据或税务发票,全部为谢剑波、李阳波等班子人员自写领据,做得最好的是在自填领据后,附一张无开餐单位的点菜单,其中一天的点菜单竟多达十一张,从八零三到八一三连号。发生在这方面的收、领据金额少的千余元,多的也就几千元。本该由基建承包方承担的安全责任险,也要供销社支付三万元保证金。更令人发指的还是伪造基建合同外开支,仿冒他人签名领款,多的一笔竟有二十二万元,少的一笔也有万余元,领款人大多为唐鸽,且全部是现金支付。如此视财务工作为儿戏,说严重一点已涉嫌贪污犯罪,是在为贪污犯罪找借口,说轻一点就是愚蠢,就是玩忽职守。审计过程中县联社纪检兼财务负责人,还干扰湖南人和人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人员、对九公桥供销社的财务审计工作,说财务审计只是走过程,并以不支付审计费用,强行推翻原审计结果。即使修改过的审计报告,也还是暴露了一些问题。再一次推翻了县联社向各基层供销社、县属各公司以文件的形式下发的《邵阳县供销社企业内部审计制度》,等同向文件的全体制订者脸上泼了脏水。

伍明亮实名据实向县联社领导、县纪委监委派驻县财政局纪检监察组举报,没想到纪检监察组的领导会更愚蠢,竟然说出“有人写收、领据,付款就是合法的,不开税务发票是为了省税”,这样有悖常识的笑话,来开脱这种以损害集体利益的涉嫌贪腐犯罪行为。

由于县联社和县纪委监委派驻县财政局纪检监察组充当黑保护伞,九公桥供销社存在的财务混乱、涉嫌贪污侵吞集体财产的犯罪行为,不但没有得到认真查处,反而甚嚣尘上,最后导致谢剑波、李阳波恬不知耻,带领其他四个管理人员以侵犯名誉权为厘头陷害伍明亮,将伍明亮推上了被告席,县纪委监委派驻县财政局纪检监察组,还向县人民法院递呈了《关于反映九公桥供销社谢剑波等行管人员私自建房贪污挪用公款等问题的结案报告》。不能不说这个报告措辞比较严谨,有些地方还算比较客观公正,一是棚户区改造项目违规招投标。二是所付工程款基本上都是领据,没有正式发票。三是九公桥供销社财务管理极不完善,报账手续不规范,没有现金账,白水条子多,几乎没有正式发票,尤其是在开餐方面,很少有开餐票,基本上是点菜单。四是无具体花名册误工费。五是棚户区改造项目工程中无监理合同、勘察合同就付款了。六承建方所领工程款都是个人领据,没有开具正式发票。该扣除回来的款项没有扣回来。而按有关规定税金要由开发票方出。那些酒店餐馆的老板也太吝啬,人家来用餐连张收款收据也不给,说得过去吗?县纪委监委派驻县财政局纪检监察组的“官员”们,是装糊涂还是真不懂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仅仅凭“账面审计”,就断定“伍明亮等人举报失实”,而“建议对伍明亮等人信访件予以了结”,实则是为时过早,作为党和政府纪检监察部门的干部,怎么能如此草率呢?虽然,谢剑波因此而被解聘,却误导了人民法庭在审理谢剑波等人,诉伍明亮侵犯名誉权一案中裁决的准确性。法律的严谨和公正受到挑战。如果仅凭“账面审计”,就能证明一个涉嫌贪污腐败的人是清白的,这个世界就真的不会有污浊的秽气冒出来了。伍明亮再度陷于困惑之中,难道县纪委监委派驻县财政局的纪检监察组、县联社就是这么打“苍蝇”的。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县联社向各基层供销社、县属各公司以文件形式下发的《邵阳县供销社企业内部审计制度》,至今五年三个月过去,不但在一个小小的九公桥供销社得不到贯彻执行,反而要自打脸,充当黑保护伞,千方百计地为已严重触犯法律底线的一班人开脱,是不是自己也已深陷泥淖,被利益的链条套路?

啄木鸟

二0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邵阳县委网信办

尊敬的网友:

您反映的情况已转交给相关部门处理,感谢您的留言!

邵阳县委网信办

2020年1月2日

2020-01-06 17:05:48
0
邵阳县九公桥镇人民政府

尊敬的网友:

九公桥供销社长期以来的矛盾,经县纪检监委已组织调查核实,现具体内容再次回复。

一、伍明亮反映九公桥供销社在册及退休人员不足200人,实际在册职工111人,退休职工107人,合计218人。

二、伍明亮反映九公桥供销社管理人员是6人:2013年至2015年为3人,2015年至2019年为4人,2019年至现在实际为3人。

三、伍明亮反映门面租金没有收取及价格偏低。

原老欠门面租金21.98万元,已全部收回入账,2013年门面租金共计为17.89万元,2014年门面租金共计为26.2万元,2015年门面租金共计为26.3万元,2016年门面租金共计为31.62万元,2017年门面租金共计为31.62万元,2018年门面租金共计为29.2115万元(减三门市部半年租金37485元),2019年门面租金共计为44.7129万元(减三门市部全年租金74970元),每年都逐渐递增。

四、伍明亮反映李阳波、谢剑波非法占用门面经营,李阳波占用5间门面。

李阳波原承租大楼门店,代表为李阳波妻子李海林签租,共计21间门店,李海林只承租2间,谢剑波原承租门面是谢剑波妻子李爱元签租,生资部共19间,实际李爱元只有承租一间门面,而且都是按原供销社承包制度及方案租赁,依法依规承租经营,不存在非法侵占。

五、伍明亮反映退休职工交纳企业部分养老金。

退休职工办理退休时交纳企业部分养老金,是国家政策因素造成,全县供销系统一样。

六、伍明亮反映李阳波索要十万元赔偿费。

李阳波为了单位工程质量,坚持原则,与承包方发生口角,后遭到承包方的殴打,通过镇司法所调解,双方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

七、伍明亮反映唐鸽是谢剑波亲戚关系及集资房本社职工只有三套住房。

谢剑波与唐鸽不存在亲戚关系,发包合同承包方是罗新国,唐鸽只是委托人,工程并没有与唐鸽签订合同;第一期棚改房均由本社职工中标分得,没有外人参与。

八、伍明亮反映侵占房屋棚改资金。

建房资金由房管小组分人管理,纪检委核查没有侵占。

九公桥人民政府

2020年1月13日

2020-01-13 18:48:18
0
笑看廉建

本人伍明亮,系邵阳县九公桥供销社退休职工,之前曾向红网发帖,反应九公桥供销社涉嫌存在的有关问题,县纪委、县供销社即刻组织有关干部进行调查核实,我承认在帖子上面言词不符,特向这些同志表示歉意。

伍明亮

2020年5月28日

2020-01-02 08:10:33
0
百姓呼声公众号
我要发言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