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汉寿县太子庙高新区的回复情况说明
常德市 汉寿县
天黑黑
2019-12-30 08:35:15
酸甜苦辣
住建

尊敬的领导:

关于湖南省汉寿县太子庙高新区的回复,我有以下几点要说明。

一、2017年12月23日签字当日,傅运财带着中国农业银行卡,不存在拒绝提供银行卡问题。可是领导说必须要长沙银行的卡,而我们这里现在才建立了一个长沙银行,请问领导,为什么中国国企农业银行的卡不行,非要长沙银行的卡?是不是和长沙银行有着什么不可公开的协议?如果说必须要长沙银行的卡,那为什么这次又能在傅运财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款打到傅运财的社保卡上?这不就说明是哪家银行的卡没有无关系吗?那为什么当时傅运财签字时带着的中国农业银行卡你们说不行?

你们说要长沙银行的卡,傅运财后来去办了,你们说会叫人来拿,结果傅运财推掉了在外面务工的活,在家里等了好几天也不见人来。后来你们又安排人打电话叫傅运财送过去,傅运财去送卡没有见到人,然后一直到2019年9月25日之前都没有人问起,停工两年多,导致我们农户都以为这里不征收了。其次,2017年下半年当地拆迁户都是只收到一半补偿款后就没有收到任何有关于腾地的通知,此项目搁置两年多时间,请问领导,如果这是政府重点项目,难道是我一家农户能阻止得了的吗?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是因为我们这一户农户的原因还是因为上面来了政策抓得严,你们搞不下去了?附近国家高铁项目,今天说启动,明天机械就到位了。你们以这种书面欺骗回复,是身为一个领导人该做?可做?能做的吗?

二、你们2017年征收,拖到了2019年,可能是上面政策松懈了一点之后,你们准备继续动工了,2019年9月25晚上来到傅运财家里,通知9月27日腾地倒房,傅运财一家不是不搬,而是事情来的太突然了,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且不说需要一个月时间,至少要一个礼拜收拾吧,你们9月27日一大早就来了百十号人强制搬东西,傅运财在2017年就已经签字了,在你们通知腾地之后,傅运财一家就在开始打包东西了,至始至终都在配合政府项目。你们却把傅运财的房屋按强拆的标准执行。再问,文明执法,文明拆迁,是不是需要公检法必须到场?为什么当日只有城管到场你们就开始进行了?

三、领导说给傅运财一家的吃住做了妥善的安排,9月27日早上六点多,傅运财、黄四清就出门去找租房了,两人还没有回家,你们百十号人就到场了。而且当时说好的倒房之后的第二天会安排人来处理房梁搬运的事情(傅运财的手被切割机切伤,黄四清才出院不久),可是倒房之后不见任何人来询问事情是不是安排妥善。请问,你们领导是不是只负责拆,事后农户的死活与你们再无任何关系?

四、傅运财靠勤劳的双手,在1998年自己一砖一瓦修建了一栋二层半的楼房,生活了几十年的家,房屋拆迁补偿款四十多万,傅运财没有要价七十万/八十万,一直以来只在强调有两处倒制板漏算了,这也叫满天要价吗?

我们农户一直以来都是靠勤劳的双手在生活,你们2017年开始在这里一批批的征地,却没有实质性的项目建立,导致农户有土不能作,有地不能种,这是什么情况?我们农户从哪里致富?以什么条件致富?自从征收之后,生活条件远不如从前。万华板材那块地,是我们农户祖祖辈辈茶油的来源地,茶树林被毁两年多,荒在那里,现在茶油多少钱一斤?我们农户失去了多少经济来源?你们领导就是这么带领农村致富的吗?这就是你们领导该做的吗?我们农户现在不就只能望着领导给那少的可怜的一点点补偿款吗?

五、黄四清被打一事,领导说是黄四清先采取激烈手段,2019年9月27日你们来了百十号人,我们农户没有见过什么世面,你认为在百十号人的面前,黄四清能采取激烈手段吗?而且,黄四清身体不好,出院不久,走路都成问题,你们屡次回复是黄四清采取过激手段,请问,你们领导是不是尽心尽责调查过?再说,就算是想猛攻人,那也是去攻击在场的负责人,请问,一个城管能给我们解决什么问题?

如果是黄四清先动手,为什么派出所来人后不是抓人,而是送黄四清去医院,事后在黄四清要求对方赔礼道歉的时候,派出所调解要黄四清私下和解并给予经济补偿?

六、金戒指一事,黄四清是把金器放在买金银首饰的红色布袋子里,不知道是放在家里哪个地方了。9月27日他们在柜子里搬东西,红色布袋子搬出来了,金器却不见了,只剩一个空袋子。请问,现在金子是成精了能自己飞吗?

七、软基地打桩,这是修建小区必须要打的,当时领导承诺平正负零的款项,听说政府已经拨款500万下来了,只不过是把平正负零改成了小区绿化。我们这里新建的小区是花园式小区,绿化好的不得了,几十年的银杏树一排排。茶花树、蓝莓树、云杉树等等比比皆是,而且这些树木在农户要修建房子的时候还要移走。请问,这是什么操作?

没有任何人找当事人了解情况,请问你们是如何查实的?现在查实解决问题都是靠臆想武断解决了吗?老百姓的这些问题都解决不了,一味的靠虚假回复,你们就这么当父母官的吗?

相关链接:关于汉寿县太子庙城管队野蛮执法、殴打村民的控诉信

汉寿县委网信办

网友:

对于您发贴反映的问题,高新区党工委高度重视,安排综治办工作人员联系竹子碑社区干部进行了调查核实。现将相关事实回复如下:

经查,2016年6月,经湖南省人民政府〔2012〕政国土字第859号《农用地转用、土地征收审批单》批准,政府决定征收竹子碑社区集体所有土地13.3340公顷,启动重点项目建设,社区居民傅运财于2017年12月23日与政府签约,同意自家住房被征收拆迁的补偿方案,其房屋于2019年9月27日拆除。

1.关于反映需要提供长沙银行的卡一事,经调查,补偿相关款项由县征拆办统一打款,拆迁户提供一致的银行卡是为了便于统一规范支付。其他拆迁户及时到银行开户办卡,并很快获得了补偿款,唯独傅运财拒绝提供银行卡号,想单方毁约,其理由是补偿标准低了。征拆干部多次与傅运财协商沟通,告知政府不可能单独为他个人制定一种拆迁补偿标准,要求其能尽快提供银行卡号,但一直被拒,后续只能通过多种途径查询到户主其他账户,并汇款到位。就该点回复的真实性,有竹子碑社区干部通话记录为证。

2.关于反映“事情太过突然,不给收拾时间”一事。经查证,在2019年9月25日晚上通知腾地倒房之前,高新区管委会于2019年7月3日成立了突击倒房工作组,其中傅运财这户由高新区符拥华带队,多次上门将征拆相关文件公示,催促倒房。其他未倒房的4户于2019年8月底已全部倒房完毕,而傅运财仍然无动于衷。就该点回复的真实性,有干部入户照片及相关文件资料为证。

关于反映把房屋按强拆标准执行一事。在经高新区管委会、竹子碑社区包联干部进行了多次的思想工作后,户主同意腾地倒房,为了保证拆迁行动的顺利进行以及拆迁户人身安全,也为了减轻其搬家的费用,社区请了20多个民工协助其搬家,此次拆迁行动不属于强拆。

3.关于反映的事后没有安排妥善一事,经调查,高新区管委会、竹子碑社区非常重视拆迁户的后续安置问题。竹子碑社区书记向安置小区为傅运财一家联系好了租房事宜,且租房费用不需要其承担,在事后傅运财一家搬进了安置小区,过上了正常生活。在过渡安置期间,政府已经给予了过渡安置费,请问怎样才算安排妥善?

4.关于反映的两处倒制板漏算一事,经查证,县征拆事务所曾多次入户与户主进行现场核实,并通过张贴“创业园二期项目房屋及地上附着物公示明细表”的方式先后3次张榜公示,征拆干部也对傅运财提出的相关异议作出过详细解释,之后也才顺利签约,而且在房屋拆迁之时傅运财也未提及过此事。就该点回复的真实性,有干部入户照片及相关文件资料为证。

关于反映的征地后没有实质性的项目建设一事,政府在征地之后,已将相关的款项付给户主,征地后的项目建设已经完成规划,政府正在统一部署。

5.关于反映黄四清被打一事,是工作人员在意外遭自黄四清从背后的突然猛击后的瞬间本能反应,且公安机关及时对双方当事人进行了人身损害伤情鉴定,鉴定结果双方均未构成伤害等级,也未产生任何治疗费用。

6.关于反映的柜中金器遗失一事,经调查,在拆迁工作人员协助拆迁过程中,高新区管委会干部及竹子碑社区干部多次提醒要妥善保管贵重物品。在房间物品收拾过程中,拆迁工作人员并没有动手,而是由傅运财之女以及女儿的婆婆去收拾。拆迁工作人员只在其收拾好后转运上车,后续完全是在其监督下进行。且在拆迁当日之前的几个月内,傅运财的左邻右舍曾经听说过其丢失戒指之事。此事在没有明确证据的前提下,怪罪搬迁工作人员是站不住脚的。

7.关于反映的“领导承诺平正负零”之事,经查证,经政府的统一规划,承诺为拆迁户在安置重建时进行软基地打桩,并没有对任何安置户承诺正负零,也没有一户安置户享受了正负零政策。目前所有安置重建户的软基打桩工作已全部完成。项目其他拆迁安置户对此均无异议。

湖南汉寿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管理委员会

2020年1月6日

2020-01-09 10:44:32
0
百姓呼声公众号
我要发言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