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麻阳人大城环工委副主任涉恶,公检法三机关办案人员为恶势力充当保护伞
怀化市 麻阳县
牧蜂人
2019-12-19 16:42:38
投诉举报
司法

控告麻阳人大城环工委副主任刘和平涉恶,麻阳公检法三机关办案人员为其充当保护伞!

我叫陈启昌,男,现年52岁,家住麻阳苗族自治县(简称麻阳县)石羊哨乡新田村一组,身份证号4330251967050*****,电话139****6698

我是(2015)麻刑初字第70号一案的被害人的兄长陈启昌,我弟陈启志多年维权讨不到公道,现借湖南红网,将他的原文反映上湖南红网百姓呼声,望能得到监察委与扫黑办及新闻媒体关注。

事由:

2015年4月中旬,柑橘开花时,我和我哥陈启昌一道将我们的100多箱意蜂放到麻阳县岩门镇大路坳村七组川菜王饭店对面的一块大空地,与我们一道在此空地摆放蜂群的蜂农共有五家追花釆蜜。

2015年5月12日上午,时任麻阳县移民局副局长的刘和平开着一辆车与其母亲滕树莲(大路坳村人)来到我们蜂棚前叫道“谁养的蜂?你们的蜂咬死了我的三箱中蜂”上午9点左右,我哥陈启昌,养蜂人聂X生,胡X芳一起到刘和平家实地查看,当即三人匀表态,如果是意蜂所为,都答应赔偿他,如果是因自身原因飞走的,那我们没这个责任赔他,刘和平命令式的发话,“不管是不是你们意蜂咬死的,都得赔我”。”三个人到他家查看,养有8箱中蜂,有五个旧蜂箱的蜂完好无损,有三箱是新木制蜂箱没有蜂,箱旁也没有死蜂,(如果意蜂入侵应有被咬死的成堆蜂尸在箱门口),于是三人又回到自己的蜂棚,约11点钟时三人再一次到刘和平家观察也没发现意蜂侵入,显然刘和平家说我们意蜂咬死他家中蜂不是亊实,亊实上凭我们多年专业养蜂经验,是中蜂对新木箱木质气味不合,因此飞走的,同为八箱中蜂,为什么另五个旧蜂箱的蜂完好无损?而新蜂箱的蜂全部飞走?如果意蜂攻击中蜂不应只选择新木箱的中蜂而放弃对旧木箱中蜂的攻击?说我意蜂咬死他中蜂是不可能的。

2015年5月12日下午7点50分左右,刘和平与其母亲滕树莲一道来到我们蜂棚前,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硬说成我们蜂咬死她家蜂并强行要搬我三箱蜂走,我哥陈启昌当然反对,“说你们硬要强搬,我拔打110”,于是刘和平就骂娘并开始打人,滕树莲就强抢撒沷扑撞我哥,我哥被扑倒在地,衣服也被滕树莲扯破,此时我从岩门镇的岗口溪办亊回来,看到我哥衣服被撕破,满脸灰土,脖子上有刘和平掐伤的手印,我便问怎么回事,我哥讲他们要强搬三箱蜂子走,我讲你们没有证据要搬我蜂子?我要报警,便拔打了110,刘和平与其母亲滕树莲见要报警就强行把车开走了,我讲你们打人,不要走,刘和平讲“打你还敢报警,你们等到,等会会有人来找你算账”。一小时后,于当晚9点20分左右来了三个人,其中有一人说,“养蜂的,你们出来”当时我和胡Ⅹ芳一起在聂X生的蜂棚闲聊,听到叫声,我们三人都出来了,有一人问聂X生,你们蜂到不到(咬中蜂)我讲不到就是不到,刚讲完,那三人同时向我扑来,非常职业,一下将我打倒在地,踢的踢打的打,在打的过程中又来了一个年轻的帮他们打我,一个胖胖的稍秃顶的跳起来用脚在我身上踩了一脚,(造成该处轻伤二级,经再次确认是张华)凶手还砸烂了蜂箱,蜂子飞出来乱蛰人,凶手才得以停手逃跑。(据目击者说,来了十七,八个打架的)我爬起来报了警,随后我被120送往麻阳县中医院治疗,58天后好转出院,我的伤情经公安法医学与怀化市方正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两处轻伤二级,并达十级伤残。

打我之人经公安侦查,为刘和平堂哥刘平,刘刚平,堂弟刘朵朵,刘和平同学张华,此次打人,刘和平没出面,但他是指示者(案发前他曾对张华打了电话,骆胜帮刘和平做了伪证)有通话记音为证,刘平说到橙香楼买烟听到其婶娘被打帮其泄愤是虚构的,与张华的证词不相吻合,实是刘和平电话组织来的。

麻阳县公安局以故意伤害罪起诉出具意见,县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起诉,县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刑。

此案的判决及处理存在如下几个问题:

一,此案是一起典型的恶势力犯罪,是以农村家族式恶势力犯罪,自己的中蜂飞走了,是因为新蜂箱木质气味致使中蜂飞走,中蜂死是伪命题,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釆用打人,强抢我蜂箱暴力手段,将我打伤并致残,一晚内连续2次打人,不服110民警警告,参加人数4人,指挥者1人,是一起有领导,有组织,有预谋,有计划的犯罪。

另还有一亊可以说成刘和平属恶势力成员,2018年4月25日刘和平父亲刘定钦无牌无证驾驶摩托不观察后方突然掉头与麻阳县烟草公司职员张X生驾驶的越野车相撞,按交警原意应定刘定钦承担全部责任的,后刘定钦讲好话,要张Ⅹ生承担一半责任,因其车已买保险,张又违心的答应了,这亊赔偿除了保险赔偿外,还要张Ⅹ生赔钱,并多次多人威胁,并叫来社会上纹身年轻人恐吓威胁张Ⅹ生,这是不是恶势力?

二,公检法三机关将此案降格处理不当,具体表现在:

1,此案被告人有5人,实际上只有一人受到刑事追诉,而还有4人逍遥法外。

2,打人时是晚上9点20分左右,黑灯瞎火4人乱打乱踢,如何体现被行政拘留的刘刚平,张华情节轻微?还有刘朵朵不追诉,指示者刘和平亦未受到任何追究。

3,本案漏罪,被告及几个应追究刑事责任,4凶手泄愤报复冲进蜂场暴力打砸抢,砸烂生产设备(三蜂箱),殴打生产对象,致100箱蜜蜂停产两个月,经怀化泰阳评估公司评估,造成物质损失达壹拾肆万壹仟伍佰肆拾元整(¥141540元),达到了破坏生产经营罪的三个立案标准,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75条,276条,293条,和234条之规定,即有故意损坏财物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寻衅滋事罪,和故意伤害罪,应当按涉恶数罪并罚处理。(当晚报了两次警,公安也出了两次警,民警当晚拍了照,彭青林为了帮助凶手减轻刑事责任,弄虚作假在向公诉机关提起起诉意见书时隐瞒损坏财物与破坏生产经营的现场堪察照片,案卷中有证据体现破坏生产经营的亊实证据)该物质损失由于公安彭青林包庇,法院枉法,都四,五年了还没有得不到赔偿。

三,此案中湖南三级检察机关及地方侦察机关,公诉机关,审判机关的《起诉意见书》《起诉书》《判决书》都认定刘和平家发生死蜂情况,依此认定为因民亊纠纷引起的故意伤害案件,中蜂死亡根本不存在,处警民警李X清与辅警及聂X生,胡X芳,陈启昌3人2次到刘和平家蜂箱旁察看,箱旁也匀无被咬死中蜂,也没有意蜂侵入,刘和平见话站不住脚改口说成是在山上釆花咬死,滕树莲改口说是在天上飞咬死,滕树莲所说与其向公安的证词相矛盾,她向公安说蜂子是飞走的,为什么公检法三机关都说死蜂一亊?壹行的清楚只有“死蜂’了才能说是因民亊纠纷引起故意伤害,否则就应按恶势力处理本案。

纵观全案,没有一份证据证明死蜂了,更没有意蜂攻击中蜂视频,照片,死蜂却连蜂尸都没有,如何成为三机关统一认定的“亊实”?

我认为三机关通过“死蜂”才能说为因民亊锁亊发生故意伤害,才能大亊化小,小亊化了。

四,麻阳县人民法院在审理此案中,刘平翻供,不承认是他一个人打伤被害人,供出了同伙刘刚平,张华参于斗殴(刘平的侦查讯问,检察讯问都说是他一人打架,张华与刘刚平在劝,有刘平的讯问笔录为证)亊实上4个人都参加击打我致我受伤,刘平串供,包庇其他凶手做的全是虚假供述而麻阳人民法院却仍然依刘平原大包大揽,承认的假口供判决。

五,本案为什么会办成这样?麻阳公检法三机关违反刑事案件办理法定程序。

麻阳公安彭青林歪曲刑诉法,张华,刘刚平属共同犯罪,应并案处理,便于查清亊实真相,其做另案处理,有意隐匿幕后指示者刘和平。

麻阳县人民检察院不讲亊实与证据,没有依法听取被害人意见,且违反人民检察院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一个人枉法办案签两个人的名。

本案漏诉为什么在法院不退查?而草草结案?公检法各司其职,相互监督,相互制约,而在本案中确出现了相互配合办冤案,民亊赔偿也是有法不依,枉法判决。

综上所述

麻阳公检法三机关及市,省两级检察机关办理此案认定亊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违反法定程序,认定的我蜂咬死刘和平中蜂一亊无证据证明,麻阳公安彭青林徇私枉法对张华,刘刚平做行政处罚也没证据证明其情节轻微,不但应受处罚的人漏诉,而且漏罪,数罪变一罪,重罪变轻罪,本案涉及四个罪名却只按普通的故意伤害一罪处罚。

请求:

一,本案中的刘刚平,刘朵朵,张华应追究刑事责任,刘平应以数罪并罚处理,麻阳法院其8个月刑,量刑畸轻。

二,本案刘平做的全是虚假供述亊实不清,遗漏幕后指示者刘和平,刘平串供并包庇其他凶手,是恶势力案件,应当重审此案。

三,麻阳公检法三机关办案人员为该家族式恶势力充当保护伞,请求移交监察委立案审查。

控告人:陈启志

2019年12月19日

...

麻阳县委网信办

网友:

您好!帖文中反映的问题已转交相关部门调查处理,敬请留意近期回复。

2019-12-20 16:17:14
0
麻阳县委网信办

网友:

您好!该问题线索已由我委第四纪检监察室核查,目前正在办理中。

麻阳县纪委监委第四纪检监察室

2020-01-07 10:42:45
0
百姓呼声公众号
我要发言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