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要求将原长沙市属下区中学教职员工收回市教育局的申诉
长沙市
看看看!
2019-12-11 15:31:28
酸甜苦辣

强烈要求将原市属下区中学收回市教育局的申诉

一、市属中学下放区属的回顾

2001年12月20日长沙市政府颁发了“长政发[2001]60号文件”(简称60号文件)。其宗旨是“理顺城区办学体制,提高九年义务教育水平,加快普及高中教育步伐”,“实行市、区两级负责,分级管理:市管高中阶段教育学校,区管义务教育学校”。

要求在2001年底前将承担义务教育的学校由市移交到区。

移交后,逐年减少区管学校的高中招生和市管学校的初中招生数量,至2005年基本完成初、高中学校分设任务。

2001年12月底,长沙市教育局就将市属40来所中学中的14所学校强令下放移交到市内5区教育局。如此关系重大的“下放决策”,事先竟然没有调整方案的公示,没有听取各方面的意见,更没有对当事教师的任何个人征询。事发突然,被下放学校的教职员工完全不能接受这种“粗暴盲干的强行撤并”,开始向上抗议。

当时市领导就分别向下区中学校长公开作了“安抚”承诺如下:移交后,

学校性质与职能不变;

教师教书育人的职责不变;

教职工的应有的福利待遇不变。

我们下放区属的14所学校的全体教职员工,本着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对党和政府的信任,以大局为重,被迫接受了市政府对我们学校和我们个人命运的安排。

二、实施长政发[2001]60号文件的乱象

市政府挥起“市抓高中教育,区管初中教育”这根大棒,把我们十四所市属完全中学赶到区属初级中学,从此不允许继续办高中。

可是,从2002年秋季招生开始,长沙市政府、市教育局就公然违反60号文件的精神,剑走偏锋,利用手中的权力胡乱作为。在过去的十八年中他们是怎样执行60号文件的呢?

1、先后将已经下放的八中、二十四中、二十五中以移交、划入、合并等名义收回归市教育局管理。

2、默认甚至纵容“只管高中教育,没有初中招生任务”的市属中学凭借他们有形和无形的教育资源,无限制扩大计划外招收初中择校生。

3、将原来的厂矿子弟中小学校(其中的中学大多只办初中)收归市教育局管理。

4、将原来的民办公助的麓山国际实验学校和南雅初级中学转为公办,收归市教育局管理,这些学校兼招高初中学生。

5、2001年后新建的学校,不管是初级中学,还是完全中学,全部都属市教育局管理。(见附件1)

6、组建了省属的一中教育集团、师大附中教育集团和市属的长郡教育集团、雅礼教育集团、周南教育集团和明德教育集团。这些教育集团新建、合并、收编各类学校,扩大招生范围,收取高额的择校费。

例如,长郡教育集团就下属26所学校,包含公办、民办;市属、区属;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一锅烩”。成了长沙市教育系统的“超级大国”。(见附件2)

7、原长沙市按数字顺序排列的中学,只剩下了一中、六中、十五中、二十一中、三十五中还保留了原有的番号。长沙教育被市一中、师大附中、长郡、雅礼、周南、明德几大超级名校包办了。老百姓弄不明白其他中学上哪去了,也分不清长郡芙蓉中学、长郡芙蓉实验中学、长郡双语实验中学、长郡天心实验中学......分别在何地,有何区别?

时至今日,市属中学仍在大量的招收初中学生!60号文件的核心指令“市管高中、区管初中”成了一纸空文,而只有我们这十一所下区中学校及其教职员工成了这一文件的受害者、牺牲品。

我们不知道,这些教育集团在兼并、收容、代管其他学校的过程中是否有暗箱操作、侵吞国家财产、利益输送等违规违纪行为;我们也不知道,这些教育集团和他们的“校中校”收取的高额择校费,流向了何方,是否成了某些人中饱私囊的提款机,我们请领导明察!!

三、长政发[2001]60号文件实施后产生的恶劣的社会效应

60号文件实施18年来,长沙市基础教育乱象丛生,严重阻碍了我市基础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

1.打乱了长沙市的教育秩序,削弱了义务教育、制造了严重的教育不公。

长沙市教育局完全违背60号文件“市管高中,区管初中”的原则,不但没有“逐年减少市管学校的初中招生数量”反而大办重点中学的“校中校”,抢占了区办中学大量的优质初中生源,挤压了这些学校的生存空间,使区办初中教育陷入了举步维艰的办学困境。

这些下放到区的原市属中学降格了,社会地位随即下降。家长们不认可,他们宁愿出高价就读市属高中的“校中校”,也不愿到区属中学报到。60号文件实施的当年,下区中学初中新生的到位率不到38%。

长沙市的教育格局,一直以来就是“区管小学,市管中学”。60号文件实施时,将14所中学下区,每区仅接受两三所中学。为了这两三所中学,要新增一套初中教育教学管理机构,各区教育局深感力不从心,管理难以到位,使初中义务教育阶段的教学水准下降。

家庭殷实的学生出高价到原定不再办初中的市属重点高中所办的“校中校”就读,把本应由国家负担的义务教育转嫁到老百姓的头上,加速了初中学生教育成本的攀升。而贫困家庭的学生,不得不到教育资源相对薄弱的区属中学就读。

区办初中教育几经挣扎,没有出路,不得已则挂靠教育集团,冠他们的名(见附件3),从他们那儿分一杯羹以自救。教育集团只不过是派出几名管理人员行使教学管理,而区属学校的行政、人事和财务仍属各区管理。

2.没有兑现“下区学校教师的福利待遇不变”的承诺,对下区学校教师不公。

2001年下放区属后,2002年8月由市人事局、财政局、监察局联合发出的“长人发[2002]62号文件《调整市直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规范性岗位津补贴的通知》”规定“从2002年起元月份起每人每月补贴款为副教授460元、讲师410元、助教380元……”其中第三条规定“各区县(市)原则上不参照本文执行新的规范性岗位津补贴标准。”

这一条就把下区原市属中学教师排除在外,直接违背了市政府关于教职工“福利待遇不变”的承诺。事实证明:下区中学教师的福利待遇与市属学校相比,不仅不同,而且毫无保障。市教育局不少干部将自己在下区中学工作的配偶调到市属中学的现象,也是这种“福利待遇”不公的佐证。

不平则鸣,“福利待遇不变”承诺的不兑现,引发了下区学校离退休教师的维权行动。面对这种局面,领导们并没全面听取意见,更没反思矛盾产生的根源,于2013年初又匆忙制定规定:下区前退休的教师由市发福利;下区后退休的教师由区发福利。这样,不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产生新问题。结果是撕裂了团结,严重伤害了我们的合法权益和人格尊严,演变成了一个新的不安定因素。

十八年来,我们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力争享有与市属中学教师同等的福利待遇,进行了不懈的努力和顽强的抗争。通过多次集体到市政府、市教育局上访;各下区学校联合派代表与各级领导沟通;教师个人通过电话、短信,微信向有关领导反映问题,提出诉求。领导都重申下区教师的福利待遇不变,要求五区与市属中学同步、足额发放下区教师应有的福利待遇。

可是因为五个区的经济发展水平不一样,导致各下区教师的福利待遇也不相同。有时为了达到五区同步,给下区学校教师与市属中学教师应该相同的福利待遇却常常滞后,甚至缺失。特别是年终奖、节假日福利、医保基金、文明单位奖、第十三个月工资等款项常有迟发、少发或不发的现象,这种有失公平的情况一旦出现,就会引发下区学校老师们的上访潮!抗争,上访之后,我们该享受的待遇才有可能姗姗来迟。这种事态现在还在循环反复,周而复始!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60号文件18年的实践证明:市政府将11所市属完全中学下降为区属初级中学是完全错误的。它制约了义务教育的均衡发展,扰乱了长沙市基础教育的秩序;侵害了原市属中学下区教师的基本权益,造成了不安定因素,不利于和谐社会发展。

我们全体下区的原市属中学离退休教师,强烈要求市政府按照的指示,将我们原市属下放的教职员工收回归市教育局管理,恢复我们市属教育编制,还我们市属教师的尊严和待遇。

11所原市属中学下放至区属中学的全体教师

2019年12月

附件1

2009年新建北雅中学,为市教育局直属公办初级中学(雅礼教育集团)

2009年长郡双语实验中学成立,为市教育局直属公办初级中学。(长郡教育集团)

2012年新建长郡梅溪湖中学,为市教育局直属公办完全中学(长郡教育集团)

2014年新建师大附中梅溪湖中学,为市教育局直属公办完全中学。(湖南师大教育集团)

2014年新建周南梅溪湖中学,为市教育局直属完全中学。(周南教育集团)

2017年新建雅礼梅溪湖中学,为市教育局直属公办初中。(雅礼教育集团)

附件2

长郡教育集团附属学校一览表

名单中冠名“长郡”的是公办学校,冠名“湘郡”的是民办学校。

学校 地区 性质

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长沙市 公办

长郡雨花外国语学校 长沙市 公办

长郡双语实验中学 长沙市 公办

长郡芙蓉中学 长沙市 公办

湘郡未来学校 长沙县 民办

长郡梅溪湖中学 长沙市 公办

长郡湘府中学 长沙市 公办

湘郡湘阴城东学校 岳阳市湘阴县 民办

湘郡郴州文昌中学 郴州市永兴县 民办

湘郡涟源蓝田中学 涟源市 民办

长郡月亮岛学校 望城区 公办

长郡浏阳实验学校 浏阳市 公办

长郡芙蓉实验中学 长沙市 公办

长郡滨江中学 长沙市 公办

湘郡培粹中学 长沙市 民办

湘郡郡维实验学校 长沙市 民办

湘郡金海中学 长沙市 民办

长郡外国语学校(长郡天心中学) 长沙市 公办

湘郡郡永实验学校 怀化市 民办

长郡沩东中学 宁乡县 公办

湘郡铭志学校 邵阳市 民办

长郡斑马湖中学 望城区 公办

长郡天心实验学校 长沙市 公办

湘郡郡祁学校 永州市祁阳县 民办

湘郡郡德学校 常德市 民办

长郡洋沙湖中学 岳阳市湘阴县 公办

附件3

各下区学校挂靠名单

芙蓉区:

十二中改称为湘一芙蓉中学(一中教育集团)??????

十六中改称为长郡芙蓉实验中学??(长郡教育集团)

二十九中改称为长郡芙蓉中学(长郡教育集团)

天心区:

九中和二十二中先是合并统称为天心区第一中学,后九中改称为雅礼书院中学,专招高中;

二十二中改称为雅礼外国语学校,专招初中(雅礼教育集团)

岳麓区:

十九中改称为师大附中博才实验学校大学城校区(湖南师大附中教育集团)

二十八中改称为麓山外国语实验中学,仍招收高中学生(长郡教育集团)

开福区:

七中改称为一中开福中学,仍招收高中学生?(一中教育集团)

雨花区:

二十六中改称为周南雨花中学,仍招收高中学生(周南教育集团)

三十七中改称为明德雨花实验中学,仍招收高中学生(明德教育集团)

稻田中学是唯一没有挂靠教育集团的下区中学,但仍在办高中。

回复123

网友“看看看!”:

您好!关于“强烈要求将长沙原市属下区中学收回市教育局的申诉”的信件已收悉,现回复如下:

2001年12月,长沙市人民政府为适应城市现代化建设的要求,加快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依法落实义务教育办学责任,促进学校布局调整,优化教育资源配置,将原市属主要承担了义务教育的14所学校由市移交到区。移交给辖区管理的学校教职工(包括离退休人员),以市编办核准的编制数和在册人数为依据,整体移交辖区管理。移交至今已经18年,移交学校已完全融入所在区的教育体系之中,移交学校教职工的福利待遇也由区级政府予以保障。除教育部门外,其他系统行业同样也存在市级化解到区的情况。因此,有关“将下区中学收回市教育局”的诉求,没有政策支持。

长沙市教育局

2020年1月6日

2020-01-07 10:45:33
0
看看看!

长政发〔2001〕60号文件出台的背景其实是财政困境,动力是市政府感到的巨大的财政压力。所谓办学秩序只是一个借口而已。自九十年代以来,市教育局因违规操作(如将教育经费抽到海南搞房地产,结果血本无归;将公办中学办学资经拨到当时的“国有民办”麓山国际实验学校,此事曾被徐书记告到国家教委主任那里,结果不了了之。)还有市教委内部的腐败问题(计财科长刘恒七被内部处理);九十年代中期就传出市教育局亏空2.3个亿的说词。加之,2000年时省教委意图将35个中专学校从省属转为市属,市政府、市教育局认为这样会使市財政不堪负担,他们就先丢包袱,把“经济效益差”的普通中学通过行政手段压给各区政府,结果省属中专因各种原因並未下到市里,各区虽不愿意,被迫接下区学校,财政负担由各区承受了。所谓理顺办学秩序(市办高中,区办初中)只是旗号,借口而已,谁也不会真的去追究。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各区属中学,换一牌子,照办高中无虞。原来不属市管的行业系统的中学(如地质中学等)、子弟学校因经济、政治因素又归市教育局管理了。您发来的副本写得不错,要求管理体制从区属改回市属,涉及面很大,牵涉到市、区的经济利益,政治资源的重新分配,市、区领导不会轻易松口改动。如果关键的一方市委不同意怎样应对?这是下区学校退休的老师们应充分考虑应对方案。

2019-12-11 15:31:28
0
百姓呼声公众号
我要发言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