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邵法院故意在开庭时剥夺被告的代理人辩护权
邵阳市 新邵县
李军
2019-12-01 18:48:14
酸甜苦辣
司法

本案被告是阻止他人犯罪的群体案件而是防害公务罪?

事实与理由:

一.本案事实背景

新邵县寸石镇蔡家村人全靠唯一的半家坝口头,拥有一口细水长流来养育这片土地,可历史以来也无法保证全村农田水源灌溉,村民不得不于1966年千方百计自筹资金和劳力开始修建水库。成年累月地用了二十几年的汗水,筑成了二十米高左右石坝,还是仍然无法满足村民水源,总是常年枯水。主要原因:水资源严重不足,直到2018年5月26日,因建设单位新邵县水利局持有《邵阳市水利局饮水工程审批设计批复》来村占用水资源和集体的小型水库,处理原有水库事项,在没有发生任何纠纷时就带着六个公安人员陪同,这完全是做贼心虚,准备镇压之势,公安人员成了建设单位的雇员保镖,。在没有村民报警也不知道村民是否闹事,更没有曾经出现过闹事先例的情景下就非法出警,给建设单位举行的非法村民会议提供了保安措施。

二.上午召开村民代表会议的经过

上午召开村民代表会议,村民闻讯赶到村部相互猜凝:

1.村民的重大亊项村委为什么不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一条提前十天通知村民,便于在外人员回赶?

2.也不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四条涉及村民利益事项由村民大会授权村民代表参加?

3.都是由村委三人指定的上届部分代表和年老病残的党员参加,代表人数也不符合法定人数,导致村民不服前来旁听和阻止,完全是村委三人没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自治法》第四条法定职责,反而剥夺行政村最高决策权的是村民大会。因此引发了村民群体吵闹会议暂停止。可(证人钟敦学)证明2018年5月26日上午被告李勤俭在他人家送葬,不在现场。

三.下午会议虽圆满完成但导致村民与公安发生冲突,不是依法执行职务

上午会议虽然停止但下午又继续开,为什么公安不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四条涉及村民利益事项去履行法定调解职责,奉劝村委重新产生代表,非得采取强制阻止不可呢?这次群体闹事扩大完全是公安人员没有尊守《公安部关于处理群体案件规则》充分调解原则,不顾《公安局民警违法违纪处理规定》第六条(十二)款阻止他人听证的纪律处分,反过来替建设方预备犯罪充当保护伞。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五条干预村民内部事项(关于内部会议代表人数)下午,虽然群体事件草闹个把小时后停止了,但根本没有影响他的会议,后来新邵公安上来后,群体吵闹事件早已疏散了。村民觉得亊情太平了。所有证人证言没有证明被告为组织者。

四.公安非法拘留村民,故意控制当事人申诉期限,目的就是协助建设方破土动工,侵占水资源及集体水库财产。

过了二十来天,谁也不知道在6月20日零晨3点左右,公安没有出示拘留手续,也没有发现被告正在现场进行闹事,趁被告还在床上睡觉带走,第二天就破土动工,。可被告家属待到六月28日才得到通知,同时得到两张通知:1.行政拘留通知书。2.刑事拘留通知书。那么行政拘留通知书已经故意延误8天,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79条二天内发放家属的通知规定。在6月20日3点至5月27日这8天是非法拘禁。限制了被告家属行政复议申诉权力。依《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二条,必须出示隶捕证及拘留证规则。违反公安办理现场拘留有关规定。证明公安完全为建设方破土动工而作出的非法手段。反而,栽赃陷害被告致公安人员受伤,因警察人员受伤被告也亳不知情,被告虽然拉了一只警察的手,但摄相记录仪并不证明他们发生沖穾,只证明被告与警察在谈话,即使真实有伤情,公安为什么也不依照《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九十七条公安机关应当在收到鉴定意见之日起五日内将鉴定意见复印件送达违法嫌疑人和被侵害人。为什么非得要在一个月后才通知?显然伤情报告超过法定期限是无效的(附证人朱友秀电话15273921219,公诉人的记录警察流血是乱写的),后来通过水利厅行证复议,及国土局控告才知道建设方构成犯罪(刑法342条)。

五.公诉人没有尽到审查立案贞查程序是否合法性。

妨害公务罪依《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一)(二)(三)根本没有指明属公安管辖的范围,违反《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九条公安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发现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应当按照管辖范围,立案侦查。

2.关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

关于取保候审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二条取保候审期限即将届满,受案机关仍未作出继续取保候审、变更保证方式或者变更强制措施决定的,执行机关应当在期限届满十五日前书面通知受案机关。受案机关应当在原取保候审期限届满前作出决定,并通知执行机关和移送案件的机关。《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九条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期限及其解除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取保候审最长不得超过十二个月,受案机关应当在原取保候审期限届满前作出决定,并通知执行机关和移送案件的机关。为什么新邵县公安局对被告2018年6月27日拘留故意拖延至2019年6月25日才移送到检察院?严重违反《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四条要严格执行刑事案件办案期限的有关规定,充分保障诉讼参与人的诉讼权利。

3.取保候审期限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九条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期限及其解除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取保候审最长不得超过十二个月,为什么新邵县公安局对被告2018年6月27日拘留故意拖延至2019年6月25日才移送到检察院,

六.新邵法院故意在开庭时剥夺被告的代理人辩护权。

当事人李勤俭因妨害公务罪于2019年10月接到《新邵法院传票》及《新邵法院告知书》,是2019年10月16号开庭,代理人依照通知的法定期限内在10月11日下午3点半到法院送交了李勤俭亲自执笔代理人的委托手续,可在2016年10月16日开庭时,拒绝代理人开庭,借口代理手续不合格。为什么法院不提前三天通知?非得在开庭时故意剥夺当事人的辩护权。后来,当事人的父亲上庭辩护,上庭也拒绝,完全违反《刑事诉讼解释》第三十七条当事人可以委托亲友辩护的规则。(只要委托人认可是亲友)依照《刑事诉讼解释》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法院在开庭前三天没有尽到告知义务,造成被告李勤俭无辩护人状态,变成了开庭程序违法的局面,影响司法公正。

综合以上事实:根据管网工程环保评估报告及施工合同都证明建设单位是新邵县水利局,依照《关于加强中小型公益性水利工程建设项目法人管理的指导意见》(二)款行政部门不得具有建设单位法人资格,难道村民阻止本会议有错吗?建设单位伙同村委三人故意1,将二型水库歪曲解读为国家的,妄想侵吞村集体财产。蒙蔽村民过关2,所有批复手续没有通过村民3,故意隐瞒农田灌溉水源面积3000亩虚报为380亩.(附证据水利设计院)。难道村民依照《行政许可法》第五条设定和实施行政许可未经公布的,不得作为实施行政许可的依据阻止本会议又有错吗?依《公安局民警违法违纪处理规定》第六条(十二)款阻碍当事人行使听证合法权利证明公安不是依法执行职务。而是严重违反《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不得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案件处理的通知》和《公安机关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意见》。上诉人尽到宪法赋予的职责是在:

1.上诉人是在阻止公安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五条非法干预村部会议,

2.上诉人是在阻止公安协助建设方预备犯罪,

新邵县水利局明知道半江坝水库依照《水法》第三条及《物权法》58条属村集体所有,明知道半江坝水库变饮水工程,单方面改变水流方向。严重违反《水法》第57条及【国务院关于实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意见】第二条(九)强化水资源统一调度,区域水资源调度应当服从流域水资源统一调度及《水法》第五十七条单方面不得改变水的现状,反过来强行库区流域的人民要听行政区政府调配的混谈逻辑。在村民当时没有任何办法时,只好依照《宪法》第9条(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用任何手段侵占或者破坏自然资源),也是《刑事诉讼法》第八十四条(一)赋予任何公民都可以阻止正在实行犯罪行为的权力;难道阻止他们的犯罪又是妨碍公务行为吗?假如本案公安是在执行职务,也要依照(刑法第291条)阻碍国家治安管理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构成聚众闹亊罪还不能构成妨害公务罪,还有《公安部关于处理群体案件规则》没有将聚众闹亊者首犯例入防害公务罪;何况被告不是首领也没有袭警的亊实,更没有伤害后果,不是公诉人说到为解决19个村人民的吃水问题而是另有其意。难道蔡家村这边流域十来个村人民可以受到损害吗?

请求上诉法院依照《公安部关于处理群体案件规则》,和刑法解释:第二百七十七条【妨害公务罪定义、量刑】确认公安不是依法进行的职务活动,都不构成本罪。判决上诉人无罪释放。并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一条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的时候,必须查明(五)侦查活动是否合法,对立案贞查程序是否合法性审查。。

此致。

证据目录

序号 证据名称 适合对象

一组 会议是建设方行为不是政府行为 

1. 环保评估公告 建设方是新邵县水利局

2 行政复议决定书第6页 镇农机管理站是建设方

二组 证明非法出警,拘留手续违法 

1 《新邵公安局行政拘留书》 证明:同一天接两项通知

2. 刑事拘留通知书 

3. 行政拘留处罚书 证明.公安早上非法出警

三组 证明公安不是依法执行职务 

1 村会议纪要 证明会议程序违法

2 行政复议决定书, 证明公安协助建设方犯罪

3 非法占地处罚通知书 

四组 申请证人出庭作证 

1. 朱友秀身份证复印件 证明公安的伤情

2, 李重六身份证复印件 证明行政拘留书收到时间

五组 新邵县法院的被告代理书 证明剥夺代理资格

新邵县人民法院

在审理李勤俭、杨美丽、何政文、蔡余良、蔡声雄妨害公务一案中,本院在送达起诉书副本时告知了被告人依法享有辩护权,可以委托一至两名辩护人为其辩护。在开庭审理前,李勤俭在其邻居李内生的陪同下到本院咨询提出想由李内生作为亲友担任其辩护人。本院答复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被告人的亲友可以担任辩护人,但同时第二款规定,正在被执行刑罚或者依法被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人,不得担任辩护人;且公民担任辩护人的,应到司法局进行相关的登记。故本院告知李勤俭,如果要委托其邻居李内生担任其辩护人,应该提供委托书、能证明辩护人不是正在被执行刑罚或者依法被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人的证明材料,并到司法局办理出庭函。

在开庭审理前几天,李内生仅提交了一份委托书和李内生自己书写的一份证明,证明的内容为:1、他与李勤俭系邻居关系;2、他认为根据法律规定,他可以担任李勤俭的辩护人。

2019年10月16日该案开庭时,李内生来到庭审现场,本院告知其提交的材料不齐全,不能出庭。对于本院的这一答复意见,被告人李勤俭并无异议,但李内生却在审判庭大吵大闹认为本院应在收到他的委托书时立即审查并再次告知他应去司法局办理登记和到公安机关开具证明。本院认为,公民担任辩护人应主动提供合法有效的相关材料,而不应由法院催促其提供,法院仅对其提供的材料进行审查,何况在被告人来咨询时本院已经向其释明。这时,李内生又将一名八九十岁的老人推入审判区,称该老人系李勤俭的父亲,提出要求让李勤俭的父亲担任辩护人。本院再次答复,委托辩护人需被告人本人或亲属委托并出具委托书;同时也要提供亲属关系证明及证明辩护人不是正在被执行刑罚或者依法被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人的材料。在庭审过程中,本院再次就辩护权征求了李勤俭本人的意见,其本人表示并无异议。

本案一审判决后,李内生向新邵县人民检察院进行申告称本院未保障李勤俭的辩护权。2019年11月28日,新邵县人民检察院经调查后对李内生作出书面答复函,认为本院对李内生的辩护委托手续审查后进行答复符合法律规定。

感谢网友对法院工作的关心,并欢迎社会各界对法院工作继续监督支持!

2020-01-04 11:14:19
0
百姓呼声公众号
我要发言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