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涟源市石马山镇镇长的违法行为
娄底市 涟源市
浪迹天涯
2019-10-11 17:48:13
酸甜苦辣
司法

举报黑恶势力梁欣

石马山煤矿,于2003年9月27日成立,经工商登记的合伙人为李成民、谢子平、谢国金、谢茂芝、谢国忠、谢平德、李政阳/谢积庆,李成民为该矿合伙事务执行人人,主要隐性合伙人另为李青峰、谢国顺、吴泽善、刘玉政等。

2007年1月30日,谢国忠与煤矿其他合伙人签订《石马山煤矿股东内部承包协议》,以1800万元的价格承包经营石马山煤矿承包期限10年。此后,谢国忠与李成民、谢子平、谢茂芝、李青峰、廖初祥、谢得升共同合伙经营石马山煤矿。谢国忠承包经营期间担任出纳,李成民继续担任合伙事务执行人,谢子平担任会计。

2013年3月18日,李成民等七人作为甲方,与荆州华汇公司作为乙方,签订《转让合同》,将石马山煤矿作价288万元转让给荆州华汇公司。

从2013年正月到2014年12月,是荆州华汇公司在实际经营石马山煤矿。

2014年12月30日,李成民等七人与石马山镇人民政府签订关闭煤矿审查表等资料,包括李成民等七人的股东会议记录,申请关闭煤矿报告,关闭协议书,由李成民签字申请同意。

2015年年底,召开股东会议,李成民因故意伤人被治安拘留5天。

2016年9月20日,李成民由石马山镇人民政府任命唯一煤矿清算工作组成员。

2017年,李成民担任李家龙村村支书。

2017年上半年,李成民和娄底三恒清算事务有限公司去法院破产清算立案,在听证会上,原合伙人听三恒公司姚会计作证,煤矿有关账务已全部审计完成,清算工作已结東。据查,至今未立案。

石马山镇黑恶势力梁欣的案件事实:

一、2014年12月,根据湖南省关闭煤矿的有关文件及涟源市政府会议的有关指示精神,梁欣时任镇长,由市政府任命石马山镇关闭煤矿负责人,关闭石马山煤矿之前,原合伙人多次向梁欣镇长反映李成民等七人仅是煤矿承包经营股东,并提供了相关证明材料,请求按照上级关闭煤矿的有关文件精神办事,召开一次原合伙人和承包股东及实际经营人的会议,协商好,才能关闭煤矿,但梁欣镇长为了他和李成民的利益,两人私下谋划,伪造好股东会议记录,申请关闭煤矿的报告及关闭协议书,并在关闭前亲自带队和李成民去长沙,跟荆州华汇公司洽谈关闭事宜,以原合伙人承包期限未到为由,现阶段原合伙人不具备主体资格,不顾他人反对,为了两人欲壑,将煤矿强行关闭。

二、关闭期间,原合伙人请求镇长梁欣,要求对地面设备设施登记在册,通过公示公开拍卖的方式,但梁欣镇长置之不理,为捞取回扣,纵容李成民将上几百万的设备16万元低价处理。

三、根据中院(2016)湘13民初34号和高院(2018)湘民终102号的民事判决书,由荆州华汇公司和李成民等七人提供证明材料中查实,2013年正月到2014年12月,荆州华汇公司实际经营,在两年期间,仅工资一项合计2090491.5元,李成民等七人也提供了相关证明材料,其中有抓煤矿安全生产工作的黄木初和负责协管煤矿企业安全生产工作的谭银华,在矿职工李二桂、李细贤、李四民也提供了相关的证明材料,2013年至2014年12月,荆州华汇公司在实际经营煤矿,并全部发放了煤矿的职工工资。关闭煤矿后由于有镇长梁欣为李成民出谋划策,大肆造假,将不存在几十万的遗留虚假工资和部分虚假工伤,由梁欣镇长签字同意逐批发放,套取关闭补偿资金,中饱私囊。

四、2015年,我们原合伙人通过多次上访,要求政府公开煤矿关闭补偿资金的去处,成立由全体合伙人选举产生的清算小组,李成民由于有梁欣镇长充当保护伞,嚣张跋扈。召开会议前,李成民和梁欣镇长密谋,准备拿谢国平开刀,因其是上访主力,给其他合伙人一个下马成。在2015年2月10日,唯一一次在镇企业办召开全体合伙人和承包经营人的会议时,李成民一见谢国平就粗口恶言,公开威胁,大打出手,将谢国平殴打致伤,并扬言煤矿是他个人的,跟任何人无关。当时镇政府主持会议的相关政府工作人员,未采取任何措施,事后几天,迫于多方压力,梁欣镇长只得让步,只好无奈做好李成民的工作,不得不同意将其治安拘留10天。

五、2015年2月13日,组织召开由市政府、政法委、法院(周汉青)、石马山镇政府及石马山煤矿全体合伙人(李成民应拘留缺席),和石马山承包经营人在市政法委办公室专题就石马山煤矿关闭后若干问题处理意见达成一致,会议决议:①现承包经营合伙人同意账务自查自纠,并且在45天内完成清算。②50天后,成立清算小组,清算小组必须由全体合伙人选举产生。③煤矿关闭补偿资金要求石马山镇党委政府厉把关,经全体合伙人选举产生的清算小组审査,签字后方可发放。由于梁欣镇长在此期间,升任书记,此事不了了之,我们原合伙人多次找谭书记(谭世斌),谭书记无奈答复我们,梁欣书记说石马山镇政府有能力处理煤矿关闭后所有遗留问题。就因代理人李成民(恶意伤人,治安拘留)缺席,不能绝对控制煤矿,才导致2.13会议决议流产。

6、荆州华汇公司在煤矿关闭后,及时反映,向镇长梁欣提供了大量证据,2013年3月18日,荆州华汇公司和李成民等七人签订协议时,李成民利用职权,私自收取好处费,分三笔汇入李成民儿子李海春户头上240万,和贪污款项60万,共计300万。由于有梁欣书记保护,我们合伙人于2017年10月,向避源市经侦大队实名举报李成民职务犯罪,期间,公安办案压力重重,说,石马山镇政府不予配合,阻拦石马山煤矿账务调取,石马山镇政府还在清查煤矿账务为由,以致近三年来,案件毫无进展,为了保护李成民,梁欣书记明里暗里一直游说各部门,给办案人员通过其关系打招呼以各种理由干涉阻拦公安办案,致使有案不立,掩盖李成民的犯罪事实,妄图将李成民利用职务侵占和贪污的300万元合法化。可以说他俩一损俱损,一荣皆荣。

注:实名举报人在2017年10月份信访时,李南新书记误将举报材料转送石马山镇梁欣书记,事后,认为欠妥,还专门致电梁欣书记要他保密,保管好举报材料。

七、李成民为了逃避债务,牢牢把控套取关闭资金,2016年9月20日,由于有书记梁欣的安排,李成民正式成为政府任命唯一煤矿的清算成员,并指示相关工作人员配合李成民暗箱操作,按他们俩的意图指定娄底市三恒清算公司,将原本简单的煤矿账务,以花费50多万元的关闭补偿资金作为清算费用,捞取好处。

八、因珠宝和石马山两关闭矿在李家龙村,李成民原组织关系在镇企业办,2016年梁欣担任书记后,为了达到进一步侵吞两矿关闭补偿资金,全面控制李家龙村经济命脉,梁欣书记授意手下,在原李家龙村支委会不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将李成民的组织关系迁移至李家龙村,并要求担任支部成员。在2017年上半年,村民选举期间,明知李成民存在有严重犯罪事实及以被治安拘留的现实,(治安拘留两年内,在村支两委不得担任职务)梁欣书记还专门以组织意图,找时任村支书李跃谈话,此次选举李成民担任支书是镇党委研究决定。在选举时必须听取组织安排,李成民选上也要当,选不上也要当,对李跃进行威逼恐吓,并且安排大量手下放风,私下做李家龙村村支两委的工作,同时还特意在多种场合,为其站队并扬言,李成民当选村支书后,李家龙村绝对是三年一小变,五年一大变,为了李成民把控李家龙村,将两人的利益进一步现固,为控制好两矿关闭补偿资金,迈上一个新的台阶。李成民选举担任村支书后,村民多次向梁欣书记反映,李成民担任李家龙村支书,严重违背中央有关村支两委选举处理若干意见的精神相违背,与连源市市委市政府关于村支两委选举的会议纪要相对抗,至今梁欣书记一直没有纠错,给李家龙村一个公正。李成民当选村支书后,由于有梁欣书记的全力保护,对自己认为异己的村民进行报复,公开把持村政工作,大搞一言堂,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大肆制造和挑起各种家族矛盾,为了私欲,制约村里各种经济发展,不干实事,村级工作毫无起色,把打牌赌博当做第一生产力,指使其弟村霸、村闹李赞民(靠上访敲诈勒索起家),为非作歹,充当恶势力,导致各种上访层出不穷,公开为其弟呐喊造威,组织纠集人员进行上访,明目张胆,采取恐吓、拉拢和镇里有关领导配合,捞取不义之财。

九、李成民在关闭煤矿后,将大量私人借支加盖伪造公章,人为制造虚假诉讼,致使煤矿及合伙人承担无妄之灾,其中以李成民舅舅谢雄,(2014)涟民二初字第820号为例,没有任何银行流水,无煤矿财务记账凭证,仅凭15万元加盖煤矿公章的借条,致使煤矿和合伙人承担72万元的债务。(2015)涟民二初字第1230号,大华公司也同样由李成民和谢国忠出具100万元借条加盖煤矿公章,而收款人是李成民之子李海春,李海春既不是煤矿承包经营人也不是煤矿管理人员,根据判决书,石马山煤矿承担连带责任(因为盖有公章)。利用法律漏洞,煤矿和合伙人要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梁欣书记和李成民认定的清算小组政府工作人员,特意将此种方式大肄宣扬,恐吓其他合伙人,如果你们想参与煤矿清算,债务就会缠身,导致你们倾家荡产。

十、根据(2016)湘13民初34号和(2018)湘民终102号,李成民、谢子平、谢国忠、谢茂芝、廖初祥、谢得升、李青峰向荆州华汇公司返还转让款1340万元,1340万收购款由娄底市三恒清算事务有限公司入账审计后,认定出纳谢国忠出具的收据,在诉讼过程中,李成民等七人也向一审、二审此1340万载明交款单位为北京华汇公司(实为判州华汇)收款事由“谢国金手250万,孙邦顺200万,4月220万,5月5日100万,6月4日300万,2013年11月100万,2014年元月29日120万,谢国忠50万,戴之手(谢茂艺)10万”,判决书中明明指出,一审、二审案件受理费287860元,由李成民等七人承担,承包经营期间的合伙人产生的债权债务跟煤矿和原合伙人无关,包括律师费用。据知情人反映,上述款项在梁欣书记授意下全部在煤矿关闭补偿资金中套取。谢国忠出具的收购款的收据,是经李成民等七人同意后,通过三恒公司入账审计后的真实数据,不包括李成民利用职务侵占的240万元和贪污的60万元。石马山煤矿原合伙人和谢国忠的内部承包协议已到期,煤矿关闭也已整整五年,由于有梁欣书记充当李成民的保护伞,石马山煤矿关闭补偿资金已造成大量虚假开支已被套取。

黑恶势力梁欣涉嫌违法犯罪的事实为以下几种情形:

1、犯有渎职罪,在2014年12月梁欣时任镇长伙同李成民非法将石马山煤矿强行关闭。注:退出关闭煤矿、自愿原则,国家实行奖励机制。

2、破坏选举法,把持村级工作,操纵李家龙村换届选举。2017年上半年选举期间,梁欣强行将道德败坏,不具备选举资格的不合格党员李成民(2015年恶意伤人已治安拘留,没有进行纪律处分,并连续多年被梁欣评为优秀党员)扶上李家龙村支书,更好的控制两矿奖补资金。

3、梁欣徇私枉法,李成明在2013年非法买卖石马山煤矿时,利用职权贪污和索贿300万元,2017年下半年,我实名举报后梁欣书记一直游说各部门,并且还严重干扰公安办案,充当说客。

4、煤矿关闭后,设备处置款和奖补资金采取财务不公开,梁欣和李成民存在大量利益输送。

因为我们是李家龙村民及两矿股东,同时也是实名举报人,自从2017年下半年以来,梁欣利用手中公权力,为了他和李成民的利益一直对我们进行打击报复:

1、利令熏心、狼狈为好,收买走牙李赞明。关于李赞明、谢治军、谢新建和谢国金于2010年3月13日签订的工资补偿协议于2016年元月5日下午进行了相关提议。珠宝煤矿原关闭领导小组在镇党政会议室要求原石马山镇党委书记肖赞主持会议,参会人员梁欣、黄木初、曾梦雄、谭银华、张良春及谢国金,曾庆华、李华北、李康林、谢国平。会议决议对李赞明、谢治军、谢新建等款项是否属工资范围,要求关闭领导小组组长以黄木初带队到法院找到法律专业人员进行咨询,主管此事的副院长吴欣对黄木初及关闭煤矿清算小组成员,明确静态,此款不属于工资范围,仅是谢国金的个人债务,与煤矿无关,原石马山镇党委书记肖赞东调离,而现任石马山镇党委书记梁欣视珠宝煤矿所有投资人的利益而不顾,在原清算小组不知情的情况下,指示其手下于2017年1月26日支付李赞明、谢治军、谢新建资金17万。梁欣为了吞侵石马山煤矿和珠宝煤矿两矿的奖补资金,授意政府有关人员,在未解散原珠宝煤矿清算小组的前提下,于2017年9月30日,又成立任命非珠宝煤矿股东跟煤矿无任何关联的李成民、李赞明(其弟)等人的清算小组。从此以后,梁欣指使李成民操控此清算小组,以其弟李赞明为首进行大肆非访,围堵娄底市、涟源市和市法院机关大门,无理要求强烈将李政阳等劳动追索官司定为虚假诉讼。

2、出谋划策,指鹿为马。从2017年下半年以来镇政府以梁欣为首的,采取移花接木,指使镇工作人员在市委、市政法委、市政府协调珠宝煤矿会议上,公开咬定珠宝煤矿权属为谢光彰等人所有人为因素,造成混乱,好为梁欣和李成民的犯罪事实掩饰解套,想以虚假诉讼罪为由威逼迫使我妥协。2018年8月份以来,以镇劳动站站长李建奇为首,带领此清算小组成员,召集原大垅煤矿谢光彰(已死)等27人或家属(注:2014年4月28号省高院裁定谢光彰等人27人仅是股东,但不是注册股东,法律注册股东是李晓波、李招、李政书、李献丰)推选伪造所谓的珠宝煤矿合伙企业合伙事务执行人为谢国栋,并且违法认定珠宝煤矿原注册股东不具备主体资格。2018年9月30日,李建奇亲自去李家龙跟我说你们四人不具备主体资格,法院要求我们镇政府这样做的,你和谢国良的诉讼绝对是虚假诉讼。今年10月份通过谢国良要求李政阳必须在11月中旬之前向李成民妥协,否则李政阳会关起来,自甘堕落充当其俩急先锋和打手,想以合法的形式掩盖他们非法的目的。

3、为了达到目的、不择一切手段、道德沦丧、违背法理。采取误导、威逼、恐吓、拉拢、收服镇司法所所长谭东高,为了更好的打击报复李政阳,操控和干涉司法所所长谭东高,以求达到他们险恶用心的目的。2018年10月23日下午3点钟镇司法所所长谭东高约我去司法所洽谈,关于我和谢国良2016年4月16日两人工资调解书有两份是怎么回事,我和谢国良向其解释说,因镇政府和珠宝煤矿对我俩存在侵权,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一次未成功的整合和这次关闭都未通过我俩同意签字,镇政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我们一直在珠宝煤矿上班,其中我主要是协调企农矛盾及地面管理,而谢国良是办理有关证照及火工产品购买,多年以来工资直未予发放,后经镇政府和珠宝煤矿多次协商,在我们同意放弃赔偿和补偿,有关部门投诉、上访或诉讼的情况下,镇政府黄木初书记通知我俩来司法所调解,因上午调解书工资时间没有计算完全,后反映给镇政府黄木初后,下午再进行了调解,并形成了新的调解文书,谭东高告诉我说,是梁欣书记要打击你们。镇政府认定李康林(珠宝煤矿合伙事务执行人)和谢国金不具备主体资格,不能代表珠宝煤矿。现在镇政府己经明确了珠宝煤矿是谢国栋和李赞明等人的,合伙事务执行人是谢国栋,你们的再审诉讼法院己经定为了虚假诉讼,以前在调解时,你们为什么不说真话,这样做是会害死我的,我肯定会被处分的。

4、梁欣强行干预司法独立,破釜沉舟,机关算尽,为了打击报复举报人,采取伪造证据,虚假证言证词,要求法院以“虚假诉讼”处理该案人员。2018年11月26号我和谢国良的再审案子在法院第五审判庭开庭审理。谢国栋、李赞明代表珠宝煤矿参与庭审庭审举证期间我俩当庭指出一些有关盖有镇政府公章复印属实的证据属伪造,特别是李赞明他们伪造了2006年珠宝和龙腾两矿的整合协议,此份协议已签字复印属实,并加盖了石马山镇政府公章,当时我们就指出这是一份伪造证据,还当庭宣读谭东高谈话笔录,谭东高迫于压力、违心自认此作出的证言说:调解书认定事实不清把关不严,因镇政府认定珠宝煤矿的主体资格跟谭东高调解时的主体资格根本不相符。

5、穷凶极恶、穷途末路。为了达到进一步打击报复李政阳,梁欣利用公权力,安排李成民两兄弟找到李桃香,许诺从珠宝煤矿关闭款中支付5万元给她,要他姐弟们去石马山派出所举报李政阳在2003年珠宝煤矿转让时涉黑。李桃香隐瞒事实真相,见利忘义在梁欣等人的指使下到石马山派出所报假案。2018年11月30日镇派出所两民警专门去李家龙李政阳家,因李桃香实名举报李政阳在2003年强买强卖珠宝煤矿涉黑,找了李政阳近4、5天没找到,问李政阳哥他在哪里,李政阳哥回答说你打他电话,他天天在涟源,随时可以找到。

以上情况反映属实,今特再次举报,请求严查。

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首当其冲,扫黑除恶!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希老百姓美好的愿望得以实现!

举报人:李招,李強,李检,李晓波,李先光,李长文,颜如根,李小顺,谢国顺,谢国金,李细贤,李学良,李吉良,李正浩,谢积庆,刘玉政,李加福,李虎,卢斌,李小林,李正初,李七申,李政阳,李康林,李俊红。

涟源市委网信办

浪迹天涯网友:

您好!

你在红网百姓呼声上发布的帖文已获悉,根据帖文相关内容,已开展了相关调查核处工作。鉴于珠宝煤矿产权复杂、牵涉面广,上访问题突出,处置难度大,为确保社会大局稳定和煤矿清算工作的顺利进行。下一步将请求市人民政府,从法院、法制、公安、人社、信访等部门抽调专门力量成立珠宝煤矿关闭联合工作组,加强对珠宝煤矿关闭工作的组织、协调、处理,请求市政法委对珠宝煤矿关闭前后存在的违法行为给予严厉的打击。

中共石马山镇委员会

2019年12月5日

2020-01-06 09:16:21
0
百姓呼声公众号
我要发言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