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三问桑植县廖家村镇到两河口的405乡道何时修
·祁阳县自然资源局个别领导对扫黑除恶工作不认真负责
·邵东市漆树村尹某林强奸幼女,报案无门泣请声援
·强烈请求宜章县公安局依法撤销违法违规拘押邝某秀一案
关于鹤城区法院审判冠群怀化分公司案件的疑点
182****1527 发表于 2020-09-07 18:06:34『标签:投诉举报 怀化->鹤城区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50)

关于鹤城区法院审判冠群怀化分公司刑事案件的疑点

鹤城区法院于2020年6月对冠群怀化分公司、冠群华中大区公司涉案员工等15人,以“套路贷”诈骗等罪予以刑事重刑判决。

我曾为本案涉案人员辩护人,下载阅读了鹤城区公安机关提交本案所有证据材料,熟悉案情,对鹤城区法院的判决提出如下质疑:

一、亊实不清,证据不足。

(一)鹤城区法院对本案借贷过程中存在的三方独立的当事人亊实认定不清。本案所有证据证明一个事实,在本案的借贷过程中存在三方独立主体,既出借人刘广东、借款人刘香余等人、中介人冠群怀分公司。也没有澄清冠群怀化分公司员与客户办理借款合同是代办行为,是根据出借人刘广东委托代理办理借款等相关合同的签订,与刘广东是代理与被代理关系。也没有分清公司行为和员工个人行为。本案公司员工行为除指使非法讨债外,其他行为都是公司行,公司行为既使是犯罪也应该由公司承担主要责任。本案没有分清公司行为和员工个人行为,至使公司员工承担所有公司行为的法律责任。在本案的侦查过程中,鹤城区公安没有分清上述事实,把出借人刘广东的行为与冠群怀化分公司行为混淆在一起,把公司行为与员工行为混淆有一起,合二为一,便出现了移花接木。鹤城区检察院、法院人云亦云。这里有刻意对冠群怀化分公司、冠群华中大区公司员工套上犯罪嫌疑。由于混淆了两个独立主体的行为,混淆了公司行为与员工个人行为,便混淆了基本亊实,使得案件没有真实的亊实依据,结果出现错误判决。

(二)鹤城区法院认定冠群怀化分公司非法放贷没有事实依据,也没有证据证明。冠群怀化分公司是一个依法登记注册的合法信贷中介分公司,它从事的所有业务都营业执照经营范围内允许的中介业务,根本就没有从事非法放贷业务。从鹤城区公安提交的证据中没能找到证据证明冠群怀化分公司非法放贷,没有一份证据证明哪一笔贷款是从冠群怀化分公司账户放出去的,本案所有借款都是刘广东出借的。认定冠群怀化分公司从事非法放贷,是強加在其头上的不实之词。

(三)鹤城区法院认定冠群怀化分公司员工骗刘香余等人签订了合同协议没有亊实依据,也没有证据证明。冠群怀化分公司员工使用了什么具体语言或者具体行为骗了刘香余等七人?没有证据证明。再则,刘香余等七人借款违约后,出借人刘广东先后对刘香余等七人向鹤城区法院提起诉讼,鹤城区法院先后认定:刘香余等七人借款案为民间借贷,所签合同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亊隔两三年,同一法院同一案件作出两种相反认定,是否是笑话?对于前后两种矛盾判决,不知鹤城区法院作何解释?是否是民庭法官审案就认定为民事案件,刑庭法官审案就认定为刑事案件?照我看民庭法官审判没有错,其判决是符合亊实法律的判决,错就错在刑庭法官因受扫黑除恶政治气候引响以及其他司法机关错误认定引响,而出现错误认定判决。

(四)鹤城区法院随意认定事实。如刘香余借款案,刘香余借款80万,约定分十二个月偿还,前十个月每月偿还4万,后两个月每月偿还24.8万,刘香余偿还头两个月8万后开始违约,第三个月违约不还款,笫四个月经催收还款2万,总共还款10万。而法院认定刘香余还款10万后开始违约,与事实不符。并且,有偏向违约失信人员说话踩压冠群员工的认定。比如:骗取被害人签订了明显不利于被害人的合同协议。何为明显不利于被害人的合同协议?法院认定没有讲明。法院这里讲的被害人就借款人,是否要签订一个在借款人资金出现困难时,借款人可以不偿借款及其利息而有利于借款人的协议?再如涉案人员向长发,本来是承包催收欠款人,据鹤城区公收集证据显示:董文翔从长沙到怀化催收欠款后,提出把催收欠款承包出去,并征得上级公司相关领导同意后,便以公司名义把违约失信借款人刘香余等七人欠款承包给向长发催收,以收到款30%作为报酬。法院则把“承包”关系认定为“雇请”关系,这一改变就才套上了冠群怀化分公司及其华中大区公司员工犯罪。把欠款催收承包给向长发并不违法犯罪,向长发组织他人非法讨债才违法犯罪。这种违法犯罪应该由承包人向长发承担全部法律责任,当然指使向长发采取非法讨债的个别员工也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与其他员工无关。现在,指控机关凭空把“承包”指控为“雇请”,法院采信指控机关指控,把“承包”关系认定为“雇请”关系,套上了冠群怀化分公司和华中大区公司员工团伙恶势力犯罪,以及“套路贷”犯罪。

(五)鹤城区法院把借款人偿付的利息认定为诈骗金额与亊实不符。以刘香余借款为例,刘香余借款80万,借期一年,约定本息共偿还89.6万,出借人刘广东银行转账付给刘香余70.4万,代刘香余付给冠群怀化分公司中介服务费9.6万。刘香余实际还现金共15万,抵押房屋变卖得64.1万,共偿还79.1万,基本结案。刘香余不服,认为其抵押房屋价值不止64.1万,被冠群怀化分公司便益变卖,其值百多万,便向公安报案(据说是冠群怀化分公司员工杨某某被解职不服唆使刘告状)。法院认定的抵押房屋评估价为70.4万,等于刘香余收到刘广东银行转账金额。刘香余偿还的15万现金全部被鹤城区法院认定为诈骗金额。

(六)鹤城区法院认定陈宝富等员工是犯罪团伙,与事实不符,也没有证据证明。陈宝富曾在冠群华中大区公司任总负责人职位,他任职的冠群华中大区公司是经国家工商部门登记注册的合法公司,合法公司员工应受国家法律保护。陈宝富履行的职责是合法公司赋予他合法职责,他的职责行为是公司行为,既便是犯罪行为,公司应承担主要责任。现在,鹤城区法院认定陈宝富为团伙犯罪主犯,请问陈宝富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组织召开过几次团伙会议?陈宝富在什么时间、地点预谋、策划团伙犯罪?或者是陈宝富是怎样组织团伙犯罪的?这些都没有证据证明。法院只是根据涉案员工中陈宝富在公司职务最高而定为主犯,是主观随意性认定。在本案中,法院没有澄清一个基本事实,就是到底是公司法人犯罪还公司个别员工犯罪。如果是法人犯罪,两个分公司法人代表人为何没有受到追究?如果是公司个别员工犯罪,为什么又上下左右互相牵扯?例如,涉案人谌晓雯、阳希、吴丹等人只是经过依法登记注册的合法公司冠群怀化分公司业务员,负责与客户签订合同协议,他们与客户签订合同协议行为是合法公司冠群怀化分公司赋予给他们的合法行为,其行为出了问题公司应该承担主要责任,他们没有听取陈宝富指使、暗示选择刘香余等七人为诈骗对象,骗取签订合同协议,只是按照公司规定模式与刘香余等七人签订了合同协议,怎么就被法院认定为陈宝富团伙犯罪成员?

(七)鹤城区法院认定冠群怀化分公司员工犯有“套路贷”罪事实不存在。冠群怀化分公司是经过怀化市工商部门登记注册的合法公司,其营业执照允许业务范围为信贷中介等等。公司成立后一直从事信贷中介业务,何来“套路贷”之说?前面说过,由于法院没有澄清本案中存在三方独立主体事实,把出借人刘广东这个独立主体与中介公司冠群怀化分公司独立主体予以混淆,合二为一,经过移花接木,“套路贷”之说就有了根据。认定实施了“套路贷”,却没有澄清实施了什么具体“套路”,只是笼统冠以“套路贷”罪名。

(八)鹤城区法院把违约失信人刘香余等七认定为被害人是事实不清。本案所有证据证明被法院认定的刘香余等七个被害人,确实是因为他们自己的资金链出了问题,一时无钱偿还,出现违约。事实上刘香余等七属于违约失信人员。而法院却枉顾亊实,把刘香余等七人认定为被害人,有颠倒黑白之嫌疑。

(九)鹤城区法院在本案中同时认定两种相反的行为都是犯罪,有是非混淆,标准不一之嫌疑。本案对违约失信借款人刘香余等七人依法提起诉讼行为,和欠款催收承包人向长发非法讨债行为都认定为违法犯罪,让人迷惑。出借人刘广东依法对刘香余等七人提起诉讼经鹤城区法院审理,先后认定判决为民间借贷,都已经结案几年,现在,旧案翻出来,弄成大案要案。是重大刑事案还是重大冤假错案?让历史去检验,时间去回答。

二、适用法律不当。

(一)1、“套路贷”是个新罪名,以前的法律没有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条规定:“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根据这一规定,“套路贷”行为前面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因此,不得定罪处刑。本案涉案员工被认定的“套路贷”行为都发生在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期间,依照法律规定不得定罪处刑。

2、2019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院、公安部、司法部作出《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司法解释),才对“套路贷”行为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并且,在最后13条规定了实施日期为:2019年4月9日。根据“法不溯及既往”原则,法院把本案刘香余等七个借款人偿还的利息,依照司法解释定为诈骗金额是适用法律不当。再则,法律有从旧从轻原则,本案法院没有从旧从轻,把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定罪处重刑,陈宝富被判十一年重刑。董文翔被判八年重刑,而且,董文翔几年前因指使向长发非法讨债案自首,被鹤城区法院认定有自首从轻情节,予以从轻判处了刑期,坐了牢,现在旧案重判,为什么前面判处的刑期不减?为什么自首得不到从轻处刑?为什么从旧从轻原则得不到体现?

(二)本案涉案员工没有“套路贷”犯罪行为,不适用司法解。司法解释对“套路货”作出了明文规定:“‘套路贷’是指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假借民间借贷之名,诱使或迫使被害人签订‘借款’或变相‘借贷‘抵押’‘担保’等相关协议,通过虚增借贷金额,恶意造违约,肆意认定违约,毁匿还款证据等方式形成虚假债权债务,并借助诉讼、仲裁、公证或采取暴力、威胁以及其他手段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的相关违法犯罪活动的概括性称谓。”

1、本案涉案员工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目的。本案的涉案员工都是打工者,依照公司规定每月领取相应工资报酬。他们的目的与公司的目的一样,通过信贷中介成功获取相应中介服务费。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目的行为过程是:行为人产生非法占有目的―行人采取欺骗手段取得对方财产―行为人采取逃避反还骗取财产。本案所有证据展示的冠群怀化分公司行为过程是:公司以信贷中介成功获取中介服务费为目的―与借款人签订相关借款服务合同―督促借贷双方履行合同―95%的借款人履行合同完毕,解除相互法律关系。但有5%的借款人末能按约履行合同,违约失信,发生经济合同纠纷,个别员工为履行中介公司有义务督促借贷双方履行合同约定义务,帮助出借人刘广东收回本息,把催收欠款承包给向长发,向长发非法讨债引发案件。

2、司法解释强调要正确区分“套路贷”案件与民间借贷非法讨债引发的案件区别。指出:“‘套路贷’与平等主体之间基于意思自治而开成的民间借贷关系存在本质区别,民间借贷的出借人是为了到期按照协定内容收回本金,并获取利息。不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目的,也不会有在签订、履行借贷协议过程中实施虚增借款金额,制造虚假给付痕迹,恶意制造违约,肆意认定违约,毁匿还款证据等行为。”冠群怀化分公司是信贷中介公司,员工从事的业务只是为借贷双方牵线搭桥,公司及其员工不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目的,没有与谁签订借款协议,不可产生签订、履行借贷协议过程中实施虚增借款金额,制造虚假给付痕迹,恶意制造违约,肆意认定违约,毁匿还款证据行为。由于本案的基本亊实不清,两个独立主体被混淆,独立主体出借人刘广东与独立中介公司主体冠群怀化分公司被混淆在一起,两个独立主体行为被刻意串联到一起,套成司法解释规定的犯罪行为,予以定罪处刑。不刻意把两个独立主体行为串联到一起,涉案员工行为根本谈不上犯罪。如本案涉案员工庞赋权,法律本科毕业生,曾任冠群华中大区公司领导职务,其任任职期间,借款人刘香余违约后,经催收,刘香余表示愿意变卖抵押房屋偿还债务,因价格问题刘香余没及时变卖,冠群怀化分公司欲变卖刘香余抵押房屋,请示庞赋权要求解除刘香余房屋抵押,庞赋权同意解除刘香余房屋抵押。庞赋权只是履行了合法公司赋予的合法民事权力,法律没有明文规定庞赋权的行为是犯罪行为。刑法明文规定: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不得定罪处刑。可是,庞赋权却被判处四年刑。庭审中庞赋权据理申辩,却遭到个别法官压制。压制被告申辩不知是否违法?再有涉案员工李兵,女,法律本科毕业生,曾在冠群华中大区公司法务部任职,因受出借人刘广东委托为刘广东聘请了律师,由聘请律师向鹤城区法院起诉违约失信借款人刘香余等七人。李兵的行为法律也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李兵仅因此事也遭到判处四年重刑。李兵在庭审中声泪具下申辩喊冤,却唤不醒审判法官分辩是非的正义良知。

(三)对案件定性不准。

冠群怀化分公司、华中大区公司是冠群驰骋投资咨询(北京)有限公司的下属分公司。其分公司在全国有四百多家。这些分公司都是一个模式开展中介业务,独有冠群怀化分公司员工被认定“套路贷”犯罪,并且株连上级冠群华中大区公司员工。相同的公司,一个模式办理业务,别的公司员工没事,独冠群怀化分公司员工被认定犯罪,冠群怀化分公司员工行为与全国其他分公司员工行为不同之处就是个别员工指使他人非法讨债。非法讨债触犯刑法,应受法律惩处。但是,非法讨债不等于“套路贷”犯罪,非法讨债不能抹煞民间借贷亊实。据鹤城区公安收集本案证据显示:冠群怀化分公司2013年成立后总共一个模式办理信贷中介业务160多笔,是冠群怀化分公司员工单独选择了刘香余等七作案?是哪员工选择的?经过团伙成员研究吗?这些问题没有证据证明。本案所有证据证明的事实是:冠群怀化分公司以信贷中介成功收取中介服务费为目的―一个模式与160余客户签订借款服务合同、代出借人刘广东签订借款等相关合同―95%的借款客户履行合同完毕,解除法律关系。但有5%左右的借款客户未能履行合同,出现违约,中介公司因为收取了服务费有帮助出借人收回本金及利息义务,个别员工为了履行公司义务,将欠款催收承包给向长发,向长发实施非法讨债引发案件。这便是整个案件的基本事实。根据这一基本亊实,本案应该定性为民间借贷中因非法讨债引发的案件。

你错了:具有大德大才的人才能判清此案第1楼

这个案子是鹤城区公安一手弄出的错案。鹤城区公安共抓捕22人,鹤城区检察院批捕18人,审查后起诉15人,到目前为止已证明鹤城区公安错误抓捕七人。办错案在所难免,错了承认错予以及时纠正就行了。鹤城区办错了案不予承认,硬扛。并要给冠群公司员工硬性套上犯罪,据说审询过程中对嫌疑人实施了威胁、殴打等逼供行为,逼嫌疑人认罪。愚昧无知,办错案顶多被扣奖金,逼供则是违法犯罪!抱着不会被发现追究心理,以身试法,落马贪官都抱着不会被发现追究心理,照样落马。本来案子有非法讨债案台阶可下,鹤城区公安不下台阶,把错案皮球踶给鹤城区检察,承办此案检察官个人事业出彩机会来了,为国为民建功立业机会来了,可是,鹤城区检察官不仅没有抓住机遇,反而在把15人起诉到法院,为自己埋下承担办错案责任。案子到了鹤城区法院,承办案子法官个人事业出彩机遇来了,为国为民建功立业机遇来了,可是,鹤城区办案法官也不仅没有抓住机遇,反而为自己埋下承担办错案责任。现在,案子上诉到怀化市中级法院,承办此案的法官事业出彩机遇来了,为国为民建立功勋机遇来了,真心希望中院法官能抓住机遇,脱颖而出!为蒙寃者伸张正义!

2020-09-08 13:44:59

我要正义:伙计,你在嘎达还好吗第2楼

伙计,你是不是发表辩护意见最多那个?提前退休的干部讲话要慎重诶,给你们提前退休的白发工资,你还要讲反对意见,不适当。被告人实现抵押权后,隐瞒实现抵押权的事实,仍然起诉被害人至法院,这个你怎么不讲。

2020-09-08 14:48:02

I:来自时刻端的跟评第3楼
本案为冤假错案!!!工商合法注册的公司被判成涉恶团伙!上有总部,下有分公司,却把曾任大区总监人员,判为涉恶势力首要分子!!公司文员判为恶势力成员。请问这些事情说得通吗?怀化办案人员也能认清这个事情的不合理性,但将错误进行到底,请问有想过这十五个家庭吗??
2020-09-08 15:46:09

小彭友:来自时刻端的跟评第4楼
承办此错案的官员你们人事业出彩机会来了
2020-09-08 16:11:52

小彭友:来自时刻端的跟评第5楼
又是怀化,你是以错案冤案出名的市你不知道
2020-09-08 16:18:25

人心难测:怀化鹤检察院以及法院的办案思巨漏洞百出第6楼

本案在19年5月2号以被鹤城区检察院逮捕22个冠群驰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犯罪嫌疑人。在2020年4月10日起诉15人,取保8个人,按照法律规定取保人员为什么就撤案了?应该是不予起诉,公安局的起诉意见书里面写的非常清楚,龚晗以及杨福兵都在起诉意见书里面,为什么检察院不予起诉?检察院的起诉书并没有看到,而且这两个人也是和本案有关的人员,杨福兵是怀化分公司的负责人,整个案件的定性是恶势力犯罪团伙怎么主要负责人就不追究刑事责任呢,另案处理具体怎么处理,是团伙为什么把杨福兵就单独踢出去了呢?冠群公司的法人也没有到案?把打工的员工被判重刑,承担法律责任,那公司的法人是干什么的?公司并不是员工成立的?员工诈骗,没有证据证明,都是按照公司的流程,诈骗手段是什么?套路贷,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恶意制造违约,被告人里面没有任何一个员工有这样的行为,更没有事实依据来证明的。就就香余的房产被卖这一事来说,董文祥口供供述经过上级领导的同意,没有一点证据。怎么商量的?何时何地商量的,具体商量的内容都没有?鹤城区法院怎么就能把陈宝富定为本案的首要分子?把庞赋权定为主犯,客户抵押物到期了也是她本人同意了,正常的解封也是公司的正常操作流程,至于员工采取什么手段上级领导并不知情,更没有参与,怎么就变成团伙了,按照职位的级别定罪,法律也没有明文规定的,还有李兵被判了4年,她是懂法律的,一切起诉都是总部安排的,她并没有自行刻意去隐瞒,而被鹤城区法院认定李兵虚假诉讼,有这样办案的吗?明显的怀化鹤城区检察院和法院都在保护你们当地的老赖。为什么不追究公司的法人?刘广东呢?按照起诉书的诈骗金额这些被告人都是会把牢底坐穿,但是鹤城区法院最终整体轻判,理由是什么?轻判又没有合适的理由,重判有没有证据证明。合理吗?这些被告人太冤枉了,根本就没有诈骗任何一个人,没有过失诈骗这一说的。鹤城区法院骑虎难下背,就这样把这些被告人宣判了,以为这个事他们没有什么可追究的责任,你们错了,有政治因素没错,你们公检法有压力谁都能理解,但是你们不能办冤假错案,我相信当时辩护的在做的律师也不比你法官差劲,是傻子也能明白这个道理,一个非法讨债引起的个案,被你们定位较为固定的犯罪团伙,全国所有的分公司都是一样的模式,他们就没事,怀化分公司就是套路贷?经不起历史的检验,冤不伸不明,鼓不打不响,我相信迟早一天会给我们一个清白,不可能被你们这样欺负坐牢失去的并不是一点点,二审判决目前还没有判,看这样的形势怀化这地方山高皇帝远我们老百姓没有办法,但是我们会给自己的亲人一个交代的,一直申诉,上访。难道怀化的办案方式就特殊一点,我就不信了。在怀化你们瞎搞乱判,还有省高院和最好人民法院呢,我们一步步往上申诉。最重要的是没有任何一个员工有诈骗行为。更没有诈骗的来的钱,公司的出借人也是刘广东。

2020-09-08 16:38:40

小彭友:来自时刻端的跟评第7楼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怀化的操场哈哈
2020-09-08 16:43:06

123:2楼的第8楼
2楼的你是法院的吗?谁隐瞒了抵押权真相?诈骗了刘香余什么?,他具体怎么操作的在一审开庭的时候说的很清楚的,截流的资金也是侵占了刘广东的财产,也是他们公司内部的事情,真正起诉也是刘广东,怎么不敢抓刘广东呢?和刘香余有关系吗?他们催收人员也是由总部管的。你们公检法的就给老赖撑腰,给个别员工打保护伞,最终会水落石出的。
2020-09-08 16:57:04

在美的记忆也是过去:来自时刻端的跟评第9楼
我居然看完了,评论区有真相,有关系的本案直接领导就被踢出去于本安无关,什么世道,为着15个人15个家庭喊冤详查,请求法官从轻处理,路过.....
2020-09-08 17:18:00

我要正义:涉嫌误导公众第10楼
我是群众。8楼及楼主,你们只陈述部份事实,会误导公众。有本事公布判决书。
2020-09-08 18:32:35

网友2020090818358285:来自时刻端的跟评第11楼
给别人打个工都能判这么重真的是没天理不把别人家庭当回事越来越感觉到这个社会的黑暗
2020-09-08 19:01:42

。。。:来自时刻端的跟评第12楼

据了解,冠群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运营多年,是一家中介服务公司。专门扶持微小企业,总部在北京,全国500多加分公司。也是注册在工商部门登记的合法公司,怎么被怀化公检法的认定为犯罪团伙了?目前银行放贷也需要抵押,也有催收部门,这也是正常的职务,欠钱还钱天经地义,催收采取违法行为那是不该,但是本案也是个案怎么能套上套路贷团伙犯罪呢?公安负责抓人,检察院是监督机关就这样将错就错,一错再错,你们都是在职人员,考虑过今后一身追责的后果吗?本案根本就构不成诈骗罪,没有证据充分证明,怀化的报案人就是被害人他们欠了冠群几千万不还,就应该吗?个人认为他们才是诈骗,想尽一切办法贷款逾期不还,恶人先告状,冠群公司的钱并不是纸,客户贷款也是公司的正规流程办理的,在怀化的好几个报案人都是出了名的老赖,还不起了就开始不讲人性,当时贷款的时候怎么不说人家冠群公司是诈骗呢?还不起了就开始瞎说乱扯。这些客户都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并非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怎么被骗的?有什么证据,为什么法院的只看原告的证人证言,被告人说话就等于放屁,简单来说公司诈骗了什么?在怀化放出去了几个亿收不回来,最起码的利息都收不回,成为死账,哪里有违法所得,更何况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冠群公司的年利率并没有超过36.出借也是经过总部的法人刘广东同意才放款的,任何一个员工都没有这个权利。本人更不懂得就是公司的怀化分公司的法人不采取措施主要负责人不采取措施,公司的总部的法人刘广东也不到案,让员工背黑锅,能讲的通吗?冻结了公司账户的目的是什么?看着账上有钱吧?团伙犯罪怎么法人没事?什么鬼逻辑,所有的分公司模式都一样,怎么怀化就成套路贷了?所有的被告人已经羁押了一年半了,案子到现在还没有结案,简单的个案被你们搞成大案来处理,把这些无辜的员工重判,相信这个案子总会有人告到底,出了怀化总会有发回重审份那一天,因为本案存在很多问题。杨福兵经过家属举报公安局才抓获,后期取保,起诉的15人确不见杨福兵,都是同案犯为什么另案处理?这些问题不会就这样结束的,不讲法律,还有上一级的。迟早会有翻盘的那一天。

2020-09-08 22:08:18

A:来自时刻端的跟评第13楼
看了评论,希望本案二审中级人民法院引起高度重视,全面考虑,仔细查看案卷,之前错判的存在漏洞的地方希望予以纠正,可怜下这些打工人员吧,他们也是只拿公司的劳动报酬没有从中获利。有政治因素也不能把这些打工的人定罪,个人非法讨债引起的应该按照个案来处理,不能连累这么多人,法制社会,希望公正处理,更希望二审的刑庭的合议庭以及承办法官抽点时间看看被告人的上诉书,不要轻易地随便的处理,不当回事。二审判决不合理的话,我作为家属的不甘心,太冤枉了,那怕不上班也要申诉,因为公司不是员工的,不合理,想不通。在一审的时候承办法官很不耐烦,被告人也是人为什么态度那么恶劣的对待?何况这些被告人不是诈骗团伙,你们都是公职人员心也是肉长的不需要你们同情你希望你们就事论事,依法办案。
2020-09-08 22:41:27

时刻网友20200909000920: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第14楼
罔顾的事实、牵强的判决。

公检法本应互相配合互相制约,给百姓一个公平公正的法治社会。

不要抱有侥幸,在网络信息时代还有省高院、最高法在等待。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2020-09-09 00:27:15

iii:来自时刻端的跟评第15楼
二审在即,真心希望中院法官能站出来,仔细研究案件,探明真伪!挺身而出!为蒙寃者伸张正义!!!换无辜的人一个清白
2020-09-09 03:05:16

12345:来自时刻端的跟评第16楼
因为这些所谓的被害人是当地所谓的企业家,所以公安这边就可以以此来保护这些老赖吗??欠债不还,颠倒黑白!!官商相护!!
2020-09-09 03:10:01

你错了:谁实施行为没分清第17楼
二楼我要正义网友:

你讲的“隐瞒”,请问你:1是谁“隐瞒”?法院没有分清。2何谓“隐瞒”?本案民事诉讼中存在隐瞒吗?3“隐瞒”法律规定为什么罪?你家门口杀人了,把你抓捕定罪可以吗?是不是首先要分清人是谁杀的,然后才可以对杀人者予以抓捕定罪?你是警官还是检察官?还是法官?建议你平时多学习提高自身综合素质,力争在今后工作中不办错案,在事业中有突出建树。

2020-09-09 08:58:21

你错了:错案总会矛盾百出。第18楼
冤假错案总会矛盾百出。本案中就出现许多矛盾:1参于诈骗作案人员没有分到赃款。2团伙犯罪只认定主犯,没有认定出谁是主谋。3团伙犯罪,没有证据证明召开几次团伙会议,如何分工。4把代人聘请律师诉讼的李兵认定犯罪判刑四年,而直实施诉讼的律师无罪。比如,张三雇请李四杀人,李四杀人后,只给张三定罪处刑,鹤城区办案司法官员们可以吗?本案李兵代人聘请律师诉讼主观上没实施犯罪意识,只有代人请律师去依法诉讼意识,既使被请律师实施了虚假诉讼也与聘请人李兵无关,因为李兵没有授意、指使律师实施非法行为,何况被请律师没有实施虚假诉讼等非法行为。如对刘香余的诉讼,刘香余没有向出借人刘广东借款事实吗?刘香余借款是事实,有事实存在怎么能认定为虚假诉讼?至于借了多少款,还了多少款等等问题,正是法院应当审理清楚的事情。刘香余等七人借款事实存在,违约事实存在,只是在给付借款方式上存在争议,既出借代借款人付给中介公司服务费算不算借款的实际借款数额。在鹤城区法院原来的判决中把出借人代借款人付给中介人的服务费,不算借款人实际借款数额,现在的鹤城区法院也不能把代付中介费数额认定为虚增借款数额,认定为虚假诉讼。同一案件弄出两个矛盾的相反判决,以哪次判决为准?是否鹤城区法院有内部规定民事判决服从刑事判决?
2020-09-09 10:09:27

网友不沉默:!第19楼

一个冤案,一个震惊全国的特大冤案在鹤城区发生。一个违约失信借款人刘香余报案,22人遭殃,先后遭受抓捕关押,15人分别被定罪处刑。冠群怀化分公司共一个模式办理160多笔中介业务,其中有8%左右的借款人违约,这本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因刘香余报案,鹤城区公检法三家在违约的8%中,选出一半7人认定为“套路贷”被害人,占总借款人4%左右。这4%的借款人是冠群怀化分公司员工选择的作案对象,还是鹤城区公安选择的“套路贷”被害人?是公司员工选择的作案对象,又是哪个公司员工选择的?法院没有认定,也没有证据证明。要是鹤城区公安选择违约失信人刘香余等七人为“套路贷”被害人,那又说明什么问题?答案是:“欲加罪,何患无词”。一个模式办理的另外96%笔中介业务,属于“套路贷”,还是属于民间借贷?除刘香余声称自己受害外,其他六个违约欠款人都有良知不声称自己是受害人。其刘香余等七人借款案基本了结,而刘香余报案,便被鹤城区公安弄出大案。案件的基本事实是:几年中,冠群怀化分公司一个模式办理中介业160多笔,中介成功2.1个多亿(这两个数据来源于鹤城区公安收集的证据),92%以上的借款人履行合同完毕,三方解除相互法律关系,4%的借款人刘香余等七人违约,因非法讨债引发案件。实际上是民间借贷纠纷导致非法讨债引发案件。现在,鹤城区公检法认定非法讨债案件为“套路贷”案件,株连大批员工。你们说冤是不冤?冤案终究会纠正。清末的杨乃武与小白菜案,虽然几经曲折,最终出现“江南无日月,神州有青天”案件大白于天下结局。案件终究会大白于天下。

2020-09-09 19:24:30

我要正义:回17楼第20楼
建议你学法用法,外行看热闹,专业的问题我不和你讲,和你讲话累,没有意义、价值。你把时间费心在被告人身上更加适合。本人在事业上是否有所建树不劳你费心,你想利用舆情影响司法独立的阴谋是不会得逞的。不回复你了,自己玩。
2020-09-09 19:57:40
这是第1 - 20条评论,共有50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