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请求督促依法追诉永州市人大代表陈某及家人特大集资诈骗案一事
·会同县一完小老师让学生买资料现象非常严重
·2020年订购的报刊书籍现在已3月中旬了,一本都未收到
·控告涟源市公安局石马山镇派出所人员张某、汤某执法违法
安仁政府部门给我反映的问题的回复敷衍
danyiren1314 发表于 2020-02-03 16:09:17『标签:酸甜苦辣 郴州->安仁县 土地房产
  ↓单位回复(2)  ↓相关评论(1)

湖南安仁政府部门给受我的回复打上了“忽悠”烙印

非法占地不查,非法倒卖土地不查、滥砍乱伐林木不查,环境污染严重不查,涉黑涉恶势力暴力犯罪不查......在我们锲而不舍的举报控告之后,扫黑除恶督查导组批示了、国家信访局批示了、安仁县国土资源局作出了处罚决定书......然而,安仁县对于该查处的违法行为仍然不查处,这是发生在湖南安仁县境内的咄咄怪事!就黑心老板龙飞廉、龙公仆父子非法占用农民大宗土地、创办有毒工厂污染环境、未办合法手续滥伐林木以及黑恶势力欺压百姓的问题;就原清溪镇政府(现改为永乐江镇)和青路村委会非法倒卖村民土地、大肆砍伐油茶林和克扣村民利益的问题,我和受害村民无数次向各级政府、各级信访部门以及各级职能机关反映、投诉、举报,我收获的是什么呢?除了冷漠、忽悠、敷衍、羞辱,就是掩盖真相、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回复,其中属于“一锤定音”的回复,当然是安仁县政府相关职能部门以及永乐江镇政府《关于刘海华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在这里我只想问问:我在安仁县得到的回复哪个是负责任的回复?哪个是客观公正、实事求是的回复?哪个是体现了执政为民理念的回复?不解决老百姓合理合法诉求的回复,不但给政府部门的回复打伤了“忽悠”和“不作为”的烙印,而且这种空对空的运作是对国家行政资源的浪费,且这种回复对受害人举报人而言,不啻于废纸一张。

我叫刘海华,是湖南安仁县永乐江镇(原清溪镇)青路村干桥组的村民。在求助无门、申诉无路的情况下,我迫不得已借助网络公开揭露黑心老板龙飞廉非法征用农民土地、滥砍滥发林木、排放有毒气体污染环境以及指使黑恶人员殴打村民的违法犯罪事实;公开揭露原清溪镇政府和青路村委会非法倒卖土地、大肆砍伐油茶林和克扣村民利益的问题;公开揭露安仁县相关职能部门及永乐江镇政府行政不作为以及包庇袒护龙飞廉父子、包庇袒护原清溪镇政府和青路村委会违法犯罪行为的事实。

一、强烈要求退还非法占用的土地

将日历倒翻至2007年6月18日,龙飞廉以其儿子龙公仆(当时还是在校学生)的名义,在被征地村民没有在征地补偿协议上签字的情况下,与我们安仁县原清溪镇青路村干桥组和灵官镇荷树村坪上组签订了一纸征地协议,在张各塘地段征得一块84亩的林地用于创办中兴橡胶有限责任公司(实为龙飞廉的私企)。该厂于2009年2月正式投产后,因重度污染,对周边群众的身体身心健康带来严重威胁,对蔬菜、庄稼等农作物生长造成了严重危害,由此引起了橡胶厂周边群众的强烈不满,一直在呼吁政府及职能部门依法关闭该厂。

(1)非法征用大宗土地严重侵害农民利益

2007年6月,龙飞廉采取违法手段,从我组和灵官镇荷树村坪上组非法获得大宗土地,为此,安仁县国土资源局执法监察大队于2010年5月31日以“涉嫌土地违法”为由,向相关部门发出了《停止办理用地手续通知单》,要求对龙飞廉“停止办理有关用地手续”,同年7月,安仁县国土资源局对中兴公司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龙飞廉退还非法占用的林地,罚款280370元,紧接着该局又向安仁县法院提交了《强制执行申请书》,要求法院对中兴公司强制执行。同时,2011年1月5日,该局以干桥组“涉嫌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为由向安仁县公安局递交了《安仁县国土资源局移送案件通知书》。由此说明,龙飞廉未经批准非法购得大宗土地的行为,已构成了犯罪。对此,我们曾屡次向相关职能部门和司法机关反映,但相关职能部门和司法机关不但没有重视我们的诉求,反而对我们举报人进行打压,为不法商人保驾护航。获得“保护”的龙飞廉操控乡政府和派出所抓捕维权村民。有了“制服人”的保护,龙飞廉不但不按国土局的要求退还非法占用的林地,反而变本加厉疯狂扩建。在这里,公安机关没有充当土地和公民合法权益的保护神,而充当的是龙飞廉非法占用土地、侵害农民权益违法犯罪行为的保护伞。安仁县国土资源局回复说“我局于2010年11月25日依法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予以受理,由于该案涉及面积超过10亩,已经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我局于2010年12月16日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2017年8月27日我局再次申请了法院强制执行。”该回复表明“此案已依法执行完毕”,请问有法院执行完毕的法律文书吗?84亩土地执行给谁了呢?

除了龙飞廉名下的中兴公司,非法占用村民土地的还有冠辉贸易园、湘众药业、鑫亮粮油公司等三家企业。当地政府和村委会在征用土地时,没有召开村民代表大会,使用的是威胁、恐吓或签一个给500元奖励的手段强迫村民同意,所有村民对征地面积和补偿金额不知情,政府以一句“征地款和青苗补偿费按分配方案已打卡到农户,不存在侵占和克扣村民利益的问题”作为对受害村民的回复,能让村民心服口服吗?村委会于2012年12月26日公示的《青路村干桥组征地补偿款和分配方案》透露,三家企业共征用干桥组68.94亩土地,比实际征地面积76.5减少了7.56亩;三家企业共支付补偿款722730元,比按省市县文件规定的标准少1393343元。这70多万如果不是政府部门或厂家克扣,就肯定是单位或个人私分、侵吞。据我所知,村镇两级干部为了通过弄虚作假手段克扣或侵吞征地款,就指定我组的刘池古领款,而刘池古就“顺手牵羊”地将其中的3万元挪进了自己的口袋!请问村委会和镇政府:被克扣的67万余元用在何处?可否让干桥组的村民知情?

(2)违法砍伐大量林木,依法应予刑事处罚

张各塘一带满是长势良好的油茶林和马尾松,龙飞廉在非法征占土地后,在未经县林业部门批准和未办理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肆意砍伐大量林木,多达万余株林木倒在他的“刀斧之下。”《森林法》地二十三条规定:“禁止毁林开垦和毁林采石、采砂、采土以及其他毁林行为”。《森林实施条例》第四十三条规定:“未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恢复原状,并处非法改变用途林地每平方米10元至30元的罚款。”刑法第三百四十五条规定:盗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数量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量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量特别巨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违反森林法的规定,滥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数量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量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国家林业局、公安部关于森林和陆生野生动物刑事案件管辖及立案标准》规定:“盗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立案起点为2立方米至5立方米或者幼树100至200株;盗伐林木20立方米至50立方米或者幼树1000株至2000株,为重大案件立案起点;盗伐林木100立方米至200立方米或者幼树5000株至10000株,为特别重大案件立案起点。”对照上述法律规定,龙飞廉滥伐林木数量特别巨大,依法应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刑罚并处罚金。对此,我们曾多次向司法部门和相关职能部门反映过,其结果是石沉大海、无人问津。请问给我回复的部门:龙飞廉滥伐林木查处了吗?追责了吗?判刑了吗?

(3)违法创办有毒工厂,依法应予取缔

《征地协议书》第五条约定:“不能办有毒工厂”。然而,龙飞廉在协议上的墨迹未干便自食其“约”,建起了污染严重的橡胶厂。周边六个组包括清溪的八冲组、青雷组、干桥组、黄古组、新坪组和灵官镇荷树村的阳古组、坪上组,属于受橡胶厂污染的重灾区。橡胶厂生产时释放的有毒气体,恶臭熏心,令人头晕目眩、恶心欲吐,同时,橡胶厂的有毒气体也严重危害了周边的农作物,影响了农作物的正常生长和农作物叶片和果实的品质。《环境保护法》第二十四条规定:“产生环境污染和其他公害的单位,必须把环境保护纳入计划,建立环境保护责任制度;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在生产建设或者其他活动中产生的飞起、废水、废渣、粉尘、恶臭气体、放射性物质以及噪声、振动、电磁波辐射等对环境的污染和环境。”第二十六条规定:“建设项目中防治污染的设施,必须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产使用。防治污染的设施必须经原审批环境影响报告书的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验收合格后,该建设项目方可投人生产或者使用。”龙飞廉创办的橡胶厂既没有防止污染的设施,又没有采取有效的防止措施,严重的环境污染将严重损害周边群众的健康,并将贻害子孙后代。《环境保护法》第四十一条规定:“造成环境污染危害的,有责任排除危害,并对直接受到损害的单位或者个人赔偿损失。”对橡胶厂的污染,我们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过,但直到现在也无人理睬。请问给我回复的政府部门:龙飞廉创办有毒工厂是否存在释放有毒气体、污染环境的事实?在举国上下空前重视环保的今天,污染环境的龙飞廉该不该被查处被追责?

2018年11月9日镇政府和县政府各有关职能部门出具的《关于刘海华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和《处理意见书》,实际上什么也没有“处理”、什么也没有“答复”,有的只是忽悠、敷衍、欺骗、推诿,所以,《处理意见书》应当被确认无效或依法撤销;《关于刘海华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应当被当作废纸扔进垃圾箱!

二、强烈要求查处侵占村民利益的违法行为

1981年山林确权时,将张各塘山确权为干桥、新坪、青雷三个组所有。1998年农历9月8日,经三个组研究决定,将张各塘山按人头划分到组。三个组签订的《干桥、新坪、青雷茶山到组约》约定:“马路塘东边,按照历史界限不便,和张各塘山渡槽南(通往走荷树阳古及豪田路),北边到青雷组分定界限为止归干桥组所有”。从此以后,三个组均按此约定管理、使用山林、茶林。2010年7月间,原清溪镇政府和青路村委会在未征得村民同意的情况下,就擅自组织人员将我们上述范围内近30亩茶山6000余株茶树砍伐殆尽,然后将茶山推平卖给冠辉、中联工业园建厂房。

原清溪镇政府和村委会为了实现非法倒卖我们土地的目的,采取了一系列侵权违法的手段——

(1)不经民主程序擅自更换组长

本来干桥组的组长一直由刘海华担任,只是由于刘海华不愿参与不愿配合村镇两级政府违法倒卖土地,村书记便根据镇政府的意图,于2012年9月13日在未经民主程序的情况下,就擅自宣布“从现在开始,小组的事情由刘某某负责!”村委会和镇政府如此越俎代庖、干涉组上的内部事务,无非是为了选定一个顺从他们意志的人充当其代言人,以顺利地实现其倒卖土地的图谋。然而,如此更换组长合规合法吗?不合法的更换有法律效力吗?

(2)不开村民会议秘密串联起签字

为了达到村民签字的法定人数,原清溪镇政府和村委会不召开村民会议,采取秘密串联的方式,以承诺解决低保指标等小恩小惠的手段(个别村民按照村镇领导的意图签字后还获得了500元的奖励),一方面引诱和欺骗贪图小利或不明真相的村民签字,一方面对拒绝签字的村民进行威胁,扬言谁阻止推土就叫派出所抓谁!以此软硬两手取得“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的效果。请问用引诱、欺骗和威胁的手段获取村民的签字,让村民违心的同意政府倒卖土地合法吗?

(3)截取征地收入克扣村民利益

早在2010年,原清溪镇政府和村委会就以“合法征地”的幌子征用了我们的土地,但直到现在,还有10余亩土地的补偿款没有给我们村民。根据省政府湘政发【2009】43号文件规定,,我们的油茶林地的征收补偿标准为每亩15978.05元;根据郴州市政府官员《郴州征地补偿补充标准》的批复,盛产期油茶林的补充标准为每亩4000元。这就是说,我们的征地费应该是每亩20000元。但是,镇政府和村委会说只能给我们每亩5000元的补偿,那么其余的补偿款去哪儿了?说是要从中抽取各种费用,请问哪条法律哪条政策规定镇政府和村委会可以从村民的土地征收补偿款中抽取各种费用?这是尊重农民的合法权益还是践踏农民的合法权益?

地方政府是国家拆迁补偿政策的执行者,也是农民合法权益的捍卫者。然而,永乐江镇政府和青路村委会却随意给国家的法律政策打折扣,并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进行解释,从而实现损害农民合法权益、侵吞农民经济利益的图谋。当然,地方政府做了对不起农民的事情却从来不会向农民认错道歉,扮演是“一贯正确”的“高大上”角色和不犯错误的完美角色。由于政府掌握着行政权力并掌控着一部分司法权力,当农民不服的时候,则以权压人甚至以权压法、以法治民;当农民依法维权的时候,则动用司法权力对维权农民进行打压——轻则行拘,重则刑拘甚至定罪判刑,诸如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寻衅滋事罪、妨碍公务罪等“口袋罪”,可以罔顾事实和法律地落在维权农民头上。镇政府和村委会如果觉得自己有道理上的底气而不是权力上的底气,即认为自己没有做侵害农民利益的错事,那么何妨举行一次听证会,让各方将自己的道理和论点、论据都摆在桌面上,镇政府敢吗?村委会敢吗?我们农民文化不高,但通情达理,却也只服一个理,以权压人甚至用司法手段打压,我们口服心不服、当时服事后不服。在这里,我希望也是农民出身的镇干部、村干部能有点换位意识,多替无权无势的农民想想,以诚心和诚信待农民,按照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的原则,勇于纠正自己的过错——向群众道歉、为群众纠错,不但不丢面子,而且会赢来群众的认可和更多的信任。我期待着镇政府和村委会知错认错纠错,还我一个“货真价实”的公道,还我和所有受害村民的合法权益!

投诉人:湖南安仁县永乐江镇青路村干桥组村民刘海华(注:本人对举报内容的真实性负责,承担内容不实的一切法律后果)

联系电话:139****3428

中共安仁县委网信办:单位回复:

您的留言已收悉!我们已将您反映的问题转相关部门进行处理,敬请关注后续回复,谢谢!

2020-02-06 15:35:17
中共安仁县委网信办:单位回复:

刘海华所反映的情况其本人已多次向镇纪委、镇政法部门、国土局、中央第十六督导组等相关反映或举报,相关部门前期已做了相应的调查取证,其反映的问题基本相同,国土、政法、纪委均在调查了解后进行了回复,具体的情况是:

1.所反映征地签名时采取威胁利诱和每户发放500元现金。未查到相关证据,部分村名每户的500元现金是镇民政的慰问金。

2.反映征地款799422元只发放了71万多元。该组征地前已将47.2亩山租作罗湘平开煤厂,承包方已付了款,且合同未满,组里将该煤厂相对应的6亩征地款付给了承包方,共计603310元,发放到户金额为711228元。

3.反映要求调查征地时组里盖章的真实性。因年代太久,未查到相关的证据。

4.反映未按国家标准进行征地和青苗补偿问题。当时的征地补偿金是由县土地收购做储备中心与组上协议的价格,并有多名群众参与和签名。青苗补偿是由组里以报告的形式要求当时的清溪镇政府解决,并按组里报告上要求的标准补偿到位。

5.反映刘池古占用3万元和1万多元的青苗补偿问题。该款项是后期付给干桥组作公益事业用,部分资金已作公益事业支出,剩余部分已存入组帐管理。

特此回复。

永乐江镇人民政府

2020.3.17

2020-03-17 15:59:06
tanwenmei0908:安仁政府部门给我反映的问题的回复敷衍第1楼

有关上述事件,在安仁不胜枚举,可每一事件在安仁都是没有结果而了之,瞒天过海遮、欺上瞒下,掩得干干净净。我还是那句话:市级都不行,建议省级巡视组进驻安仁巡视,明查暗访,细查深挖,严惩久经不破贪污腐败的窝案。

2020-02-12 18:54:05
这是第1 - 1条评论,共有1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