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反对珠晖区兴衡花苑一楼改建农贸市场
·农村养狗应该规范
·常宁市罗桥镇湖波村请求实施农电网改造
·溆浦县三角坪去溆浦大桥红绿灯是关着的吗?
控告双峰县梓门桥镇原人大副主席放任社会势力私闯民宅、故意伤人
pen 发表于 2020-02-03 08:30:02『标签:酸甜苦辣 娄底->双峰县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2)

关于人大副主席彭卫斌纵容,放任黑社会势力私闯民宅,故意伤人咂物,敲诈勒索20800元的含泪控告

控告人:彭恒云,男,现年76岁,湖南省双峰县梓门镇英雄村人

被控告人:双峰县梓门桥镇人民政府

法人代表:谢细生

直接责任人:彭卫斌,该镇原人大副主席(现任双峰代理维稳办主任)

控告请求

(1)请求纪委,监察委对被控告人依法查处,追责,问责

(2)请求上级国家机关责令被控告人退还本金20800元及利息,依法赔偿控告人财产损失及精神损失等

事实与理由

我女与湾头村彭训祥于2007年经双峰人民法院判决离婚,我女已按判决履行抚养义务,彭训祥于2009年与他人再婚,并已生育小孩。由彭训祥抚养小孩不尽义务,我女于2011年起诉至法院,先后由双峰人民法院及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小孩由原告抚养,被告彭训祥合计支付39967元抚养费,判决生郊后,我女依法申请人民法院执行,并无不当,何错之有?

2012年,3月22日,也就是彭训祥在千金星火小学自杀未遂的前两天,由彭训祥姑父黄义刚(梓门原防疫站长,现已退休)组织几十人的社会人士私闯民宅到我家进行伤人咂物,上前劝阻的群众都遭到威胁和恐吓,我已被打得满身是伤,浑身是血,当时梓门镇指派工作人员彭卫斌及梓门派出所在场,他们目睹黑社势力的非法行为,不制止,不劝告,在场积极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从早上8点到下午6点,这场殴打我及侮辱损物的惨戏演绎了10多个小时,他们将我拖至一间小房,不允许任何围观群众进来,由梓门镇指派工作人员彭卫斌拟写所谓“协议”内容如下:梓门桥镇湾头村村民彭训祥与英雄村(户口在湾头村)村民彭沛兰因离婚所致婚生小孩彭铱抚养费纠纷问题,在双峰县人民法院执行过程中,彭训祥对彭沛兰产生重大想法,而服农药身亡,经梓门桥镇人民政府,梓门,千金两总支召集湾头,英雄两村负责任人及双方亲属共同协商。一,由彭沛兰一次性补偿彭训祥家贰万零捌佰元……)我女儿在外务工,并不在现场,连她名字都写错,他们强迫70多岁的老人代签违法欺诈“协议”彭卫斌扬言威胁,如果我不出钱就打个(四人抬宝)我为了保住一家老少的命,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我被逼签下所谓的“协议”及在邻居家借20800元给他们才放我出来,方免于一死。

彭卫斌及梓门派出所对于对方家属对我家进行的伤人咂物的损失只字不提,不予赔偿。拿了钱之后,他们又再次施暴将我的棺木抬到外面打烂,他们的所做所为如同日本人进村,令人发指。

问苍天,法院依判决执行,于法有据,被执行人有想法有何依据?又与我有何因果关系?且女儿与我早已各立门户,各自生活,她依法维权又何罪之有???

梓门桥镇人民政府指派工作人员人大副主席彭卫斌他的行为是种职务行为,代表该镇行使职权,是一种集体行为,其损害后果由该镇负责,对于彭卫斌行政违法,目睹对方家属残酷殴打我及在打咂药店手段在主观上有侵害的故意,且实施了具体侵害行为,在客观上达到了侵害目的,危害大,影响大,难平民愤,应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被控告人属国家机关,特别是直接责任人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应当依法履职,维护社会稳定,维护每个公民的合法权益。

综上所述,恳请上级领导主管部门深入群众听取呼声,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请还受害人之公道。

彭恒云

双峰县委网信办:回复第1楼

彭恒云同志:

你好!

你在红网《百姓呼声》中反映我镇原人大副主席彭卫斌纵容、放任黑社会势力私闯民宅,故意伤人砸物,敲诈勒索20800元等,现将你反映的事项答复如下:

一、关于请求纪委、监察委对被控告人依法查处,追责,问责的问题

目前,县纪委根据你与彭佩兰的诉求,正在对当时事件的发生、处理及相关人员展开调查。

二、关于请求国家机关责令被控告人退还本金20800元及利息,依法赔偿控告人财产损失及精神损失等问题

1、关于敲诈勒索20800元的问题

经调查,你女儿彭佩兰与彭训祥于2001年结婚,婚后生育一小孩彭铱,婚后,因夫妻感情破裂,彭训祥起诉离婚。2007年经双峰县人民法院判定,原、被告离婚,婚生小孩彭铱由原告彭训祥抚养,彭佩兰作为被告一次性支付小孩抚养费14000元。2008年9月开始,彭铱就读本镇湾头小学,与你女儿一起生活,彭佩兰要求彭训祥支付小孩的生活抚养费,但彭训祥以彭佩兰未经他同意擅自抚养小孩为由拒绝支付,因此彭佩兰与彭训祥及其家人发生争吵,继而诉至法院。2011年7月16日和2011年10月13日先后由双峰县人民法院及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确定变更小孩的抚养权,小孩的抚养费由彭训祥一次性支付30667元。法院判决生效后,由于彭训祥家庭经济困难,难以一次性付清,在法院的多次催促下,支付到位12000元。

2012年3月21日彭训祥在星火学校探望女儿后,在学校附近服农药自杀。学校一名教师发现后,通知彭训祥家属送往娄底市中心医院抢救,2012年3月22日早上,彭训祥因抢救无效死亡。彭训祥的家属认为彭佩兰多次找法院要法院去催讨抚养费,导致其服毒身亡,彭训祥的家属、亲属数十人到你家要求你女儿承担他死亡的赔偿责任。

为了尽快平息此事,维护社会稳定,梓门桥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迅速成立专案调处工作组,由当时主管政法工作的镇人大副主席彭卫斌牵头负责,组织镇综治办干部、梓门派出所民警及湾头村和英雄村的村干部入村进行协调处理,调处地点在彭佩兰娘家亲行彭雄志家。在启动调解会前,专案调处工作组与彭佩兰电话联系,要求她本人参与调解会,但彭佩兰以她不在家为由不出席调解会,之后由其父亲彭恒云全权代理出席调解会。调解过程中,彭恒云一直与彭佩兰保持电话联系,随时告知彭佩兰相关处理意见。经过反复做工作,双方家属将赔偿金额从15万逐渐减至10万、6万、4万,最后在镇工作组的调解下,双方家属于当晚达成一致意见:由彭佩兰一次性补偿彭训祥家属20800元,双方家属也都在书面《协议书》上签字认可。通过调查了解,未发现彭卫斌在工作中存在违法违纪的言行。在整个调解过程中,镇工作组成员及村干部都在尽力做双方的思想工作,没有任何胁迫的意愿,协议是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达成的。

2、关于被控告人及其直接责任人的违法失职行为应该依法查处的问题

经调查,在整个事件的处理过程中,在场工作人员对彭训祥的家亲属的一些过激行为都及时进行了制止,防止了事态的扩大,不存在你所说的不劝告、不制止、放任纵容、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的违法失职行为。

3、关于你反映彭训祥家属、亲属在你家中损坏财物,要求赔偿财产损失及精神损失的问题

经调查,彭训祥死后其家亲属确有几十人到你家,要求进行赔偿,政府工作人员在整个处理过程中,一方面做彭训祥家属的安抚工作,另一方面要求他们不要有过激的行为。大约晚上6点左右,彭训祥家亲属看到事情处理进展缓慢,将你的棺材抬至屋外地坪上,工作人员对这一行为及时进行了制止,棺材完好无损,大约晚上7点左右双方自愿达成了调解协议。彭训祥服毒身亡后,政府在处理平息事态的过程中对你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秉着自愿的原则,并不存在强迫、被逼的问题,你代彭佩兰达成协议,事情得到了圆满的处理。你提出要求精神损害补偿从事实与法律上不予支持。

梓门桥镇人民政府

2020-02-04 15:49:10

pen:支持正义第2楼

梓门桥人民政府:

彭佩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与你公开对质,请实事求是回答,否则你欺上瞒下的行为何以当公务员,何以为人民服务,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买红薯。

一,彭佩兰与彭训祥于2007年经双峰人民法院判决离婚,并小孩抚养已作生效判决,退还我之前所付抚养费12000,并支付抚养费30667元合计支付42667元(有据可查)双方各立门户,同时人民法院执行生郊判决已确定彭训祥有房有车等财产,彭训祥扬言威胁以十万元打官司,也不抚养小孩,(光盘证据一份)赡养父母抚养子女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为何梓门桥镇人民政府不支宪法呢?难道你们也和他一样不赡养父母抚养子女?作为公务员你们是农民的标榜,请带好头,做好样,至于梓门桥镇人民政府以彭训祥家庭困难依据何在?

梓门桥镇人民政府指派工作人员综治办主任罗刚为彭训祥的代理人,参与司法,办的是关系案,人情案。彭佩兰是帮小孩彭铱维权,而非为自已,何错之有?

二,彭训祥服毒自杀于千金星火小学,经双峰县人民法院确定于2012年3月24日,因故死亡(有据可查)而以黄义刚为首(梓门防疫站长)黑恶势力于2012年3月22日去彭恒云家炒生人命,有何阴谋,更巧的是一审彭训祥代理律师是梓门桥镇综治办主任罗刚,这一切是巧合还是阴谋,大家心知肚明。

三,彭训祥家属及社会人士几十人到彭恒云家要求承担死亡赔偿责任,属于私闯民宅,寻衅滋事,故意伤人咂物,敲诈勒索,彭卫斌及派出所目睹不制止,不劝告,应追究其法律责任。

彭训祥家属私带医生未经许可在彭桃明药店非法行医,请问,是谁给他们的权力?是谁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彭训祥家属私自在彭恒云家煮饭,把彭恒云家鸡鸭鱼肉及鸡蛋蔬菜私自搞伙食,又经谁的允许,以上所做所为令人发指,而直接责任人彭卫斌及派出所出所同彭训祥家属同吃同喝更别说制止,劝告,充当保护伞。

四,双方达成由彭沛兰对彭训祥家属补偿20800元,我父代我并履行到位,我父代签名为彭讽兰而非彭佩兰,此协议主体不明,所谓“协议”从何谈起,梓门桥人民政府没有通知我到场,我更没有授权他人,包括父母,完全是梓门桥镇人民政府彭卫斌威胁恐吓我70多岁的父亲,彭卫斌扬言威胁如果我父亲不出钱就打个“四人抬宝”为了保住一家老少的命,我父亲被迫无奈的情况下签的无效“协议”违背了真实意思的表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请问梓门桥人民政府;

被执行人对申请执行人有重大想法,需要补偿被执行人20800元是(宪法)的哪条,哪款?

请梓门桥人民政府以法律为准绳,实事求是回答,否则难平民愤。

五,自我遭无辜侵害第二天我向彭卫斌申述,遭到彭卫斌的打击报复,并扬言要关押我,问苍天,我依法维权何错之有?法律的尊严,法律的公平正义在哪呢?多年含冤,从未放弃。

自我遭不白之冤,无辜之害起精神悦惚不振,年龄轻轻,满头白头,名誉侵权,受害非浅。

梓门桥镇人民政府及直接责任人彭卫斌不履行法定职责,甚至放任黑恶势力的非法行为,应追责问责。

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



2020-02-05 10:40:09
这是第1 - 2条评论,共有2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