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举报芷江县纪检监察干部违纪违规行为
·桑植县百年红色教育地址深夜扰民
·华容县农业局惠农工程变豆腐渣成害民工程
·会同县连山宝照至岩头村路段何时扩宽?
年迈老父受长沙县高桥镇镇政府工作人员欺压
农民子女 发表于 2020-01-24 01:11:52『标签:酸甜苦辣 长沙->长沙县 劳动保障
  ↓相关评论(2)

2019年七八月的烈日下,一群五六十岁的农民,在长沙县高桥镇镇政府忙活,几个月的辛劳,汗水滴成的工钱,原本应该只是普通的打工挣钱的一年。然而2020年1月23号,一群人几万块钱的工钱迟迟未曾发放。高桥镇政府项目负责人项目负责人李建武避而不见,电话关机。打工老父亲只好一下午在政府等待,希望得到一个答复。临近下班,李建武终于出现,但一句“不关我事”,一副蛮横的态度,终于把年迈老实的父亲逼到了气头,两人争执中造成了办公座椅的损坏,所幸镇政府领导及时出现,并承诺年后监督工钱发放到位。原本事情至此应该告一段落。然而晚上七点半左右,苏建武以“毁坏公物”的名义向110报案,并强势要求老父亲立即赔偿座椅。年夜将至,可怜老父亲年货还未去备,就到政府参与调查,老实父亲答应赔偿,但希望年后领了工钱后赔付。然而苏建武态度强势,必须现在出钱,即使政府其他值班人员劝说,苏建武也不肯退让一步。几个小时的煎熬,无奈的老父亲只能当场押付一千元钱才得以回家。子女无能,年迈老父还需在外打工!子女无能,年夜将至子女还不能归家分担!子女无能,无法及时让老父用法维权。子女无能,老父亲讨薪未果反被掏!年味淡了!新冠病毒牵扯全国人民的心却不会寒心,但老父亲的事给家里所有人的头上罩上了阴影!总算明白为什么农民工讨薪年年成新闻,几万的工钱抵不过一张政府的办公座椅!


高桥镇人民政府:关于“年迈老父受长沙县高桥镇镇政府工作人员欺压”的回复第1楼

尊敬的网友:

您好!留言收悉,现回复如下:

接到投诉人所反映的问题,我单位非常重视,要求机关支部迅速开展核查。经核查,因高桥镇机关车库存在安全隐患,2019年7月,由机关支部负责进行维修,具体对接人员为李建武,李建武将车库维修工程的人工部分交由高桥本地居民宋桂明负责,由宋桂明负责召集人员进行施工。2020年1月23日下午,宋桂明到李建武办公室询问车库维修改造费用到位情况,由于沟通不畅,双方发生了言语冲突,过程中,宋桂明损坏了李建武办公室的一套办公桌椅。后李建武拨打报警电话,经高桥派出所民警进行调解,宋桂明先交1000块押金在高桥镇机关支部,待宋桂明赔偿办公桌椅后,退还其押金。

关于机关车库维修改造费用问题,由于项目工程费用需县财政支付,已经申报,但由于程序尚未完成,机关支部已告知宋桂明,在2020年春节过后,县财政下拨资金指标后,支付到位。

如投诉人对我单位的回复存有疑义或有其它需要反映的问题和意见,请到高桥镇人民政府进行现场反映,或致电高桥镇人民政府0731-86154020进行电话反映。

长沙县高桥镇人民政府

2020年2月3日

2020-02-03 14:33:13

高桥镇政府工作人员:针对长沙县行政执法局工作人员宋斌在本网站发文诬蔑我欺压其年迈老父一事的回复第2楼

针对长沙县行政执法局工作人员宋斌在红网上发文诬蔑我欺压其年迈老父一事的回复

我叫李建武,中共党员,高桥镇人民政府机关支部成员,机关后勤维修和维护是我的兼职。我不能确认我是不是这个注册名为“农民子女”的网民在本网站《百姓呼声》栏目中发布的《年迈老父受长沙县高桥镇镇政府工作人员欺压》的不实指控中提到的李建武,或是苏建武。我镇还有一名干部叫易建武。所以请发文的这位叫“农民子女”的网民能否在发文前先确认好你所指控的对象,严谨一些,有针对性一些,不要张冠李戴。最好是象我这样大方的写出自己的真名,会更有说明力些。至于我如何认定“农民子女”就是你宋斌,你在发文中附的现场照片就证明了。当时只有你、你父亲、我以及两名办案民警在场,你拍照的行为被办公楼一楼大厅的两台监控都记录下来了。你父亲宋桂明跟我打了好几年的交道,也常听他自豪地提起过在长沙县行政执法局星沙中队工作的儿子宋斌。我与你都是公职人员,秉公办事,对错自有公断,你真不需要这样藏头露尾。

我是2019年7月被吸纳为高桥镇政府机关支部成员,对接机关后勤维修和维护。机关院内需要维修和维护的事务都需要申请人填写好机关维修维护审批单后报给我,我再上报给机关支部书记,签字同意后,我再联系相关的工人进行维修和维护。每一项需要维修和维护的事务我们都不对外发包,只按实际所需跟工人核算支付人工费和材料费。

宋斌,在我接手机关后勤维修维护工作后,于2019年9月通过财务转账向你父亲宋桂明支付了一笔13215元;又于2019年10月支付了一笔34731元;又于2020年1月初支付了一笔10560元,共计支付了58506元。这近六万元已支付的维修维护费用,都是我多次催促你父亲来与我核对清楚工时费和材料费,我从未克扣过你父亲的一分钱。你父亲觉得报账手续麻烦,这三笔费用都是我去办相关财经手续,并一直跟进到财务把钱支付到你父亲账户中。

至此,我镇只有最后一笔46530元的办公楼后停车栅改造费用没有支付到你父亲宋桂明的账户。在2019年7月,我安排你父亲对办公楼后停车棚进行维修,在维修过程中发现停车栅原地基多处沉降,原来铺设的地砖多数碎裂不能再使用,因此把对停车栅的维修升级为改造。同时期恰逢机关院内政务中心和财政所办公场地进行改造,按照项目管理制度和财经制度的要求,这三个改造项目必须捆绑在一起进行结算。2019年12月,停车棚的改造项目通过了相关部门的验收,后续还要进行评审。经过了近半个月的关账期,到除夕前根本来不及支付出这笔停车栅的改造费用,而且这笔费用的支付进度也不是我能掌控的。在2020年1月23日上午你父亲宋桂明找机关支部书记询问时应该得到了未能支付的原因的解释。

宋斌,自县财政2020年1月开账后,我从来没有离开过机关,除了你父亲宋桂明的这笔改造费用外,其他的空调维修、水电维修、基建维修、清扫勤杂等费用,我都一一跟进对接财政所,直到电话确认对方的费用到账。在这期间,你父亲也曾多次来我办公室,我也向他询问过相关费用的到账情况,双方一直都是和和气气的。所以,宋斌你在发文中提及的我在2020年1月23日下午故意关机躲避你父亲,我真的没必要那么做。那天下午四点半左右,我提着好几个工具箱经过办公楼大厅时遇到了你父亲宋桂明,我才知道他下午在找我,那时候我才发现我的手机在维修一个房间线路时可能是误触关机了。随后你父亲跟我到了办公室,我也跟他说了财务那边在除夕前可能不能完成停车栅改造费用的支付,并要他跟其他几个工人解释清楚。五点机关食堂开餐了,我去食堂吃饭,你父亲也跟来了,我要他一起吃他没吃,而是跟其他的同事反映还有费用没有支付的情况。饭后,我回到办公室,你父亲也来了,突然向我提出要停车栅改造的工单,我拒绝了他的要求。你我心知肚明,你指使你父亲要工单,无非就是想以工单为依据到劳动部门指控我镇拖欠农民工工资。事实上,我镇一直在积极支付你父亲的用工费用,仅剩的一笔费用还是因为项目管理制度和财经制度的影响才未支付成功。你父亲宋桂明看我一直不同意他的要求,就开始对我进行指责,并操起一张办公椅,砸向我旁边的那张办公桌,损坏情况有图为证。并不是你宋斌在文中辩称的是我把你年迈老实的父亲逼到了气头上,我与你父亲在争执中造成了办公桌椅的损坏。这套桌椅是去年刚刚采购的,这种质量的办公桌椅莫说是争执,就是扭打也不可能损坏的那么严重。你想用几个文字游戏来为你父亲开脱责任怕是无法得逞。如果你父亲没有砸,那你父亲怎么会在办案民警询问时承认是他砸的呢?后来你父亲也不会向几个一起做事的工人炫耀他砸了政府办公室的桌椅。你父亲更不会向机关支部赔那一千元钱,既然你辩称是我和你父亲争吵才造成桌椅损坏,那我也得承担一半责任,赔一半的桌椅钱啊,为什么你父亲就心甘情愿一个人赔呢?再狡辩也没有用的,人在做,天在看。周边办公室的同事闻讯赶来,把你的父亲劝离出我的办公室。这期间我一直保持克制,哪怕是你父亲砸我的办公桌椅,我也只是静静地看着,我为自己感动悲哀。接手机关后勤事务是我个人兴趣使然,同事都知道我一直在用心做事,最终换这样的局面。为了避免再与你父亲有什么瓜葛,我离开了办公室。关门后,你父亲过来不允许我关门,看到我已经关上了,就抬起脚一直猛踹办公室的门。宋斌,你一定会认为我是在诬陷你那“年迈而且老实”的父亲,但你父亲在办公楼的楼道里踹门的威猛形象同样被楼道里的监控拍了下来,你可以来调看监控视频。

宋斌,事情讲述到这里,相信你也意识到了,一直都是你父亲宋桂明在欺压我。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你都全程参与了,作为政府公职人员,我只能控制自己的言行,但无法制止你父亲宋桂明来寻衅滋事,我报警了。考虑到第二天就是除夕,我只是向办案民警提出了要你父亲赔偿他砸烂的办公桌椅的诉求,并没有追究他在政府机关寻衅滋事的责任,这也是对你父亲网开一面了。至于在办案民警处理的那三个半小时里,你和你的父亲上窜下跳,通过我的同事,以及你们熟悉的领导给我施压,要求我撤回诉求,我是拒绝了。道理很简单,刚上学时,老师就教育我们: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难道宋斌你就忘记老师说过的话了。我镇也没有哪个工作人员敢于无视损坏的公共财产来送你家一份人情。至于你控诉我强势要求你父亲当场赔偿砸烂的桌椅一事,宋斌你又忘记了老师说过的话:今天的事,今天做。

宋斌,我对你父亲做出适度的退让,只是我以及我镇政府所有人作为公职人员的操守和涵养。但这份退让,却让你和你父亲认为是我们是因理亏而会向你们妥协,使得你们更加咄咄逼人,不知进退。但高桥镇没有你们肆意寻衅滋事的空间,突破了我们的底线,我们同样会用法律来捍卫自身权益。

宋斌,看过你在发文中用排比的修辞手法牵强罗列出的那几条“子女无能”,我真的很无语。你家拆迁好几年了,在206省道旁边盖了数缝安置房,一楼出租给“食尚佳厨”经营餐饮,每月租金上万元。这么大一份家业,难道都被你这个做子女的“化”了?逼得你年迈老父还需在外打工。这是你的家事啊,跟我有关系吗?至于罗列出来的其它东西,都无法成为你父亲宋桂明可以在镇政府办公楼寻衅滋事,砸烂办公室桌椅的理由。

在此也恳请长沙县行政执法局的领导严格约束贵单位工作人员宋斌的言行。本是同源,何苦相煎。对于宋斌在红网中发文诬蔑我欺压其年迈老父一事,已经严重侵犯到我的个人名誉,我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力。



2020-02-05 11:40:46
这是第1 - 2条评论,共有2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