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湘潭县七旬老人被人逼得急性中风
·实名反映湘潭县信访局工作人员态度差
·N次开庭几乎就没准时过,湘潭市雨湖区法院作风真差!
·怀化交警三大队无作为、胡作为,欺压坑害市民
控告娄底市检察院邓检察官、刘检察官涉嫌乱办案
小丽 发表于 2019-11-28 20:47:25『标签:投诉举报 娄底->冷水江市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4)

强烈请求对娄底市检察院检察官邓娅玲、刘中文无作为、乱办案的控告书

尊敬的领导:

我是冷水江阳振宏故意杀人案被害人戴石宗的女儿,该案已由娄底市人民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向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承办公诉人为娄底市检察院检察官邓娅玲和助理刘中文。

作为被害人戴石宗的女儿,亲眼目睹父亲被人故意杀死自己家门口,一堆血泊围着他,父亲紧闭双眼、却还紧紧咬住牙关,我的心像死去的父亲一样,刀刺一样痛。我可怜的父亲到底犯下什么样的错?还要特意晚上带刀上门将我父亲一刀致命,然后逃之夭夭?竟然是一个国家公务员和妻子深夜带刀私闯民宅入室杀人,如今法制社会里竟还有如此行为猖狂恶劣之人?人人自危,我感到惶恐、后怕。我的父亲就这样被无辜杀死在自家门口,我崩溃!我撕心力竭的呐喊:杀父之仇,如何能报!杀父之恨,如何能平!

案件事实与理由:

1、我父亲戴石宗从家出门到死都没拿任何东西追打阳振宏到4楼铁门,案发现场4楼铁门根本没有木棍,只有我父亲倒地死亡的5至6楼转角平台堆煤处有两块小木块,(假设我父亲拿木棍追打阳振宏到四楼铁门那而被刺穿心脏,我父亲一手要捂住心脏不要喷血,另一只手还要弯腰在地上捡起两根小木块再带回5至6楼平台上?这明显是不符合常理的。)而这就是公安机关认定我父亲拿木棍追打阳振宏的到4楼铁门的依据。

2、我父亲戴石宗并没用杯子砸阳振宏,(现场的杯子碎片是小孩刘徽之前喝水时摔碎在门口,刘徽在公安局有证人证言)

3、杀人现场并不是在4楼防盗铁门边,我父亲戴石宗是在5楼到6楼的转角平台上被阳振宏杀死,心脏当场刺穿,当场死亡。(假设我父亲戴石宗在4楼防盗铁门边被刺穿心脏后,还能爬27步台阶并经过两个楼梯拐弯平台到5至6楼的拐角平台,这是明显不符合常理的)

我本以为国家机关会公平公正对待我父亲的案件,案件在公安机关就被胡乱的定为故意伤害致人致死罪。(对于公安暴力机关我无能为力,因为我们上访已经有亲属被拘留)而后作为国家的督察机关检察官邓娅玲和助理刘中文。也轻信杀人犯阳振宏的口供,不重视证据,不追查案件真相。随便拿个小木块就认定是我父亲追打阳振宏并以此为依据,混淆案件性质,造成冤假错案。(本案是明显的带刀上门故意杀人案,而被定为故意伤害致人致死)。在办案过程中对故意杀人犯阳振宏审查不严、对带刀上门共同犯罪人邹建丽有案不立、对藏匿凶器的邹建成有责不追,“从轻办案”的行为我感到在当今中国依法治国的法制社会里让我万分悲痛,悲哀,无奈!

作为国家的督查机关检察院的案件承办人检察官却对人命关天的案子也如此敷衍了事、糊涂办案。比如:我父亲戴石宗到底是在5楼到6楼的平台转角处被杀还是在4楼铁门处被杀的事实不清楚,作为案发第一现场检察官邓娅玲也无法给出让人信服的合理解释。现场的杯子碎片是小孩刘徽先前喝水时掉地上的,邓娅玲对本案的重要证据都没查清,就胡乱提起公诉,导致案件的认定与真实的情况发生严重不符。办案权利掌握在检查官邓娅玲手里她要胡作非为硬要办冤案,我戴丽君无可奈何、非常无助!

 我戴丽君强烈请求人民检查院检查长一定要让胡作为,乱办案的公诉人邓娅玲和刘中文在本案回避。更换检察院案件承办人查清这起故意带刀上门杀人案的真相。作为被害人的女儿,我唯一的要求很简单,一定要查清我爸到底是怎么死的?检察机关不能办糊涂冤案,一定要让案子事实求事,清清白白,我父亲的冤魂才能真正得到安息。

冷江网宣:关于《控告娄底市检察院邓检察官、刘检察官涉嫌乱办案》的回复第1楼

尊敬的网友:

您好!您发的网帖我办已转发并建议上级有关机关处理,请关注有关进展!

冷水江市委网信办

2019年11月29日

2019-11-29 11:21:52

小丽:不要纠结你爸死在哪?只要死了就行第2楼
不要纠结你爸死在哪?只要死了就行

娄底检察院邓娅玲、刘中文两位检察官办错案。明明一件很简单的带刀入室故意杀人案,二位检察官连一些最基本的案件情况和有影响案件真实情况的证据都没查清楚,就提起公诉。如:杀人第一现场在哪?我父亲是死在哪的?冷水江市公安局在侦查案件时发现的证据“木棍”“杯子”用以证明我父亲追打过阳振宏两口子的证据,并因此冷水江市公安局认定这是一起故意伤害案的重要证据,检察院既然不认定冷水江市公安局认定的“木棍”、“杯子”,为什么不将案件退给冷水江市公安局去侦查真相?

阳振宏、邹建丽两夫妻口供一致说我父亲用杯子、木棍追打过他们,而我母亲当事人(梁晚香)说案发当晚根本没有发生过打斗,现在阳振宏、邹建丽他们俩口子举出的证据也证明我父亲没打,那又为什么不退给冷水江市公安局侦查清楚他们俩口子的口供?

我父亲的确是被阳振宏所杀,那两夫妻商量好后带凶器刀到我家来的邹建丽,作为案件共同人,为什么没有刑事责任?让杀人帮凶逍遥法外?邹建丽的哥哥邹建成帮助藏匿凶器为什么没有刑事责任?冷水江市公安局定错案件性质,作为人民督察机关的人民检察院不督察冷水江市公安局案件性质错误,不查出案件的真相,却放任自流,以至于冤假错案的产生。这是人民检察官邓娅玲、刘中文两人在工作上存在严重的失职。甚至是有意充当有钱有势的杀人凶手的保护伞。(杀人凶手阳振宏是冷水江市教育局下属单位的法人代表,总经理)

冷水江市公安局办案民警,在证据的采纳方面存在严重的偏袒行为,以至于一起故意带刀入室杀人案件通过收集一些简单的证据和口供就变成了故意伤害案,将案件性质由故意杀人变为故意伤害。并且作为带刀同伙的邹建丽违法不管、藏刀的邹建成有责不追,这是明显的有意失职。

我们受害人曾亲自到冷水江市公安局反应一些案件的情况,并提出合理的疑问,希望得到答复并搞清楚案情,可是到冷水江市公安局后却找不到领导,找到了后冷水江市公安局的领导却在我们受害人面前摆官架子,其实我们就是想让公安局的领导听听我们受害人的声音,反应一些案件情况,在当时这对案件的真相侦破也是有所帮助的,但他们就是不见就是不听。

我作为被害人的女儿,其实就想搞清我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我父亲这么一个正直的人,做了什么要让阳振宏、邹建丽两口子带刀半夜到我家里上门来杀他。杀人凶手阳振宏作为一个共产党员长期破坏别人家庭长达20多年之久,这本来就是作风有问题,还在这个朗朗乾坤的法制社会带刀上门做出‘奸夫’杀害‘亲夫'奇葩凶案。在这个依法治国的法制社会还有王法可在?还有天理可在?我的经历难道真的印证了那句‘法律是保护有钱人的’吗?

在我家门口杀了我父亲后,阳振宏、邹建丽快速逃匿,后被冷水江市公安局抓住,但共同犯罪人邹建丽当晚却又给放了。这年头带刀上门杀人都不犯法了吗?故意杀人也没罪了吗?这年头带刀上门去杀人都不犯法了吗?故意杀人也没罪了吗?本来我就在这起案件上失去了我最亲的父亲,这是我一生的痛,现在冷水江市公安局还要办错案,这是在我伤口上撒盐,娄底市检察院就更荒唐,放任错案的发生,这是又用一把刀子捅我心窝。我已经失去了我最亲的人,却还要遭遇这些有钱人的保护伞和故意办错案的官僚有意刁难,我一个弱女子,现在是家破人亡,万般无助下只好请人民政府的领导为我作主。

案件发生已经一年多了,我无数次的到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上访反应情况。中间很多的曲折一言难尽。今年10月份的时候娄底市检察院有个王处长,因为我上访和网上发的一些文章,特意从娄底来冷水江到我家给我做工作。当时我很高兴,因为终于有领导肯听听我们受害人的声音。但是没想到的是,通过和她聊了一下午的法律和案件情况,她跟我说:不要纠结你父亲是死在四楼铁门处还是五楼与六楼的拐角平台处。也不要纠结你父亲有没有和阳振宏发生过打斗,这对案件定性没有影响。只要知道是阳振宏杀死就行。不要到处上访吵闹。可是我后来回想,如果这样那我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死在哪?我亲眼见到我父亲死在五楼与六楼的拐角平台处,这也不是真的吗???我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我做为女儿也不必纠结了吗???我想请问作为检察院的王处长,是个读了书和懂法律知识的人,更是一个国家公务员就是这样安慰死者家属的???这是赤裸裸的给死者家属下套,作为检察院工作人员跑到死者家属家,却告诉死者女儿:你不要纠结你爸死哪,只要是死了就行。多么可笑的话,多么寒心的话。这就是法制社会的依法治国吗?这就是我们人民的领导吗?

2019-12-03 19:46:31

小丽:检察院的领导说:《不要纠结你爸死在哪?只要死了就行》第3楼
检察院的领导说:《不要纠结你爸死在哪?只要死了就行》

娄底检察院邓娅玲、刘中文两位检察官办错案。明明一件很简单的带刀入室故意杀人案,二位检察官连一些最基本的案件情况和有影响案件真实情况的证据都没查清楚,就提起公诉。如:杀人第一现场在哪?我父亲是死在哪的?冷水江市公安局在侦查案件时发现的证据“木棍”“杯子”用来证明我父亲追打过阳振宏两口子的证据,并因此冷水江市公安局认定这是一起故意伤害案的重要证据,检察院邓娅玲既然不认定冷水江市公安局认定的“木棍”、“杯子”,为什么不将案件退给冷水江市公安局去侦查真相?这是检察官邓娅玲、刘中文两人在工作上存在的失职。

阳振宏、邹建丽两夫妻口供一致说我父亲用”杯子”、”木棍”追打过他们,而我母亲(梁晚香)说案发当晚根本没有发生过打斗。现在阳振宏、邹建丽一致口供举出来的证据也证明了我父亲没拿”杯子”、”木棍”打,又为什么不退给冷水江市公安局从新侦查清楚他们俩夫妻的口供?这是人民检察官邓娅玲、刘中文两人在工作上存在的严重的失职。

我父亲的确是被阳振宏所杀,那两夫妻商量好后带凶器刀直奔到我家来的邹建丽,作为案件共同人,为什么没有刑事责任?让杀人帮凶逍遥法外?邹建丽的哥哥邹建成帮助藏匿凶器为什么没有刑事责任?冷水江市公安局定错案件性质,作为人民督察机关的人民检察院不督察冷水江市公安局案件性质错误,不查出案件的真相,却放任自流,以至于冤假错案的产生。这又是人民检察官邓娅玲、刘中文两人在工作上存在严重的失职。甚至是充当有钱有势的杀人凶手的保护伞的嫌疑。(杀人凶手阳振宏是冷水江市教育局下属单位的法人代表,总经理)

冷水江市公安局办案民警,在证据采纳方面存在严重的偏袒行为,以至于一起故意带刀入室杀人案件通过收集一些简单的证据和口供就变成了故意伤害案,将案件性质由故意杀人变为故意伤害。并且作为带刀同伙的邹建丽违法不管、藏刀的邹建成有责不追,这是明显的有意失职。我们受害人曾亲自到冷水江市公安局反应一些案件的情况,并提出合理的疑问,希望得到答复并搞清楚案情,可是到冷水江市公安局后却找不到领导,找到了后冷水江市公安局的领导却在我们受害人面前摆官架子,其实我们就是想让公安局的领导听听我们受害人的声音,反应一些案件情况,在当时这对案件的真相侦破也是有所帮助的,但他们就是不见就是不听。

我作为被害人的女儿,其实就想搞清我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我父亲这么一个正直的人,做了什么要让阳振宏、邹建丽两口子带刀到我家里上门来杀他。杀人凶手阳振宏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和我母亲梁晚香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长达20多年之久,这本来就是作风有问题,还在这个朗朗乾坤的法制社会带刀上门做出‘奸夫’杀害‘亲夫'奇葩凶案。在这个依法治国的法制社会还有王法可在?还有天理可在?我的经历难道真的印证了那句‘法律是保护有钱人的’吗?

在我家门口杀了我父亲后,阳振宏、邹建丽快速逃匿,后被冷水江市公安局抓住,但共同犯罪人邹建丽当晚却又给放了。这年头帮助杀人犯带刀直奔别人家上门杀人都不犯法了吗?故意杀人也没罪了吗?本来我就在这起案件上失去了我最亲的父亲,这是我一生的痛,现在冷水江市公安局还要办错案,这是在我伤口上撒盐。娄底市检察院就更荒唐,放任错案的发生,这是又用一把刀子捅我心窝。我已经失去了我最亲的人,却还要遭遇这些有钱人的保护伞的有意刁难,我一个弱女子,现在是家破人亡,万般无助下只好请人民政府的领导为我作主。

案件发生已经一年多了,我无数次的到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上访反应情况。中间很多的曲折一言难尽。今年10月分的时候娄底市检察院有个王处长,因为我上访和网上发的一些文章,特意从娄底来我家给我做工作。当时我很高兴,因为终于有领导肯听听我们受害人的声音。但是没想到的是,通过和她聊了一下午的法律和案件情况,她跟我说:不要纠结你父亲是死在四楼铁门处还是五楼与六楼的拐角平台处。,也不要纠结你父亲有没有和阳振宏发生过打斗,只要是被阳振宏杀死了就行,这跟定性没关系,不要到处上访吵闹。可是我后来回想,如果这样那我父亲到底是死在哪?我亲眼见到我父亲死在五楼与六楼的拐角平台处,这也不是真的吗???我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我做为女儿也不必纠结了吗???我想请问作为检察院的王处长,是个读了书懂法律知识的人,更是一个国家公务员就是这样才安慰死者家属的???这是赤裸裸的给死者家属下套,作为检察院工作人员跑到死者家属家,却告诉死者女儿:你不要纠结你爸死哪,只要是死了就行。多么可笑的话!多么寒心的话!这就是法制社会的依法治国吗?

2019-12-06 09:30:36

小丽:申请开除杀人凶手阳振宏的公职、党籍,判处奸夫杀亲夫的阳振宏死刑。第4楼
尊敬的领导:

我是戴石宗的女儿戴丽君,我代表我们家族所有人给您写这封信。整个案件其实非常简单清晰。但是呢很离奇,就是一个奸夫带着刀上门杀害亲夫。这样的奇葩案件在古代就有,在当今社会上也有。就像法官在法庭上说的,阳振宏这样的辱人妻杀人夫的人渣在案件发生前就应该躲着我父亲戴石宗,可是恰恰相反,他还带着刀上门杀人。可见其猖狂到何其地步。还是身为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共产党员。这样的杀人犯不判处死刑。当今社会的男人不能也不敢娶老婆了。因为戴石宗的老婆也是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因为娶了老婆就有可能会被奸夫上门杀害。

领导,在整个案件当中,我父亲戴石宗是最无辜的,也是最冤屈的。被阳振宏戴了绿帽子,还被阳振宏杀害。还是被杀死在自己的家门口。真的比窦娥还冤。他是没有任何过错的,错的是我母亲。他肯定是死不瞑目的,如果不判处阳振宏死刑,我以后也是死不瞑目的。

领导,我亲眼目睹我父亲倒在血泊里,我失去的是父亲,我的叔伯失去的是兄弟,我的哥姐失去的是叔叔。并且还是那么离奇的被杀死在自己的家门口。这是我们所有人不能接受的,不能面对的。这是我们所有人永远的痛苦,它就像刀刻在我们的心上。如果不判处杀人犯阳振宏死刑,就等于在我们的伤口上撒盐。等于在我们的心上再捅一刀。

领导,在古代,奸夫杀死亲夫,也是有钱有势的西门庆,但是有个能为哥哥杀人报仇的武松。现在的的阳振宏就是当今社会的西门庆。我也有为父报仇的心。但是在没最后结果前,我还是愿意相信法律,我们国家是法制社会。我愿意相信法律会还我们受害者家属一个公道,还社会一个公道。因为公道自在人心。希望法律也不愿意更大更多的仇恨爆发。

最后我们所有家属恳求领导主持公道,判处杀人犯阳振宏死刑。因为杀人偿命这是千百年的道理。

请求人:戴丽君

2019-12-28 21:11:19
这是第1 - 4条评论,共有4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