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湘潭县七旬老人被人逼得急性中风
·实名反映湘潭县信访局工作人员态度差
·N次开庭几乎就没准时过,湘潭市雨湖区法院作风真差!
·安化县大福镇木其村村干部殴打村民
举报常德市中院的冤假错案
余声 发表于 2019-11-25 15:11:57『标签:酸甜苦辣 常德->武陵区 土地房产
  ↓相关评论(1)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的颁发

为冤、假、错案的受害者带来新的希望

呈:省纪委、省监察委明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的制定和通过是指向腐败法官的一柄利剑,没有监督的法律是一纸忽悠百姓的谎言。自汉代肖何制定中国封建社会的第一部法典以来,两千多年来,由于没有监察的法律监督,历朝各代出现的贪官多如牛毛,而仅存的清官凤毛麟角。因此在老百姓中流传着一句名言:“自古王法条条有,廉政清官何处寻?”

有据可查的湖南省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吴清宇(兼执行局局长)、副局长于前军、副局长孙智勇等无视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他们逢法必反,以权代法到了肆无忌惮的程度。有据可查的是副局长孙智勇所作的(2012)常执不字第8号裁定书,当时没有监察法监督。在他办案的过程中,他把一个国外民间组织叫仲裁委员会的“自由裁量权”捧为至宝,驾临在我国宪法之上,为不法建筑商牟取暴利,损害一所省级特色职业学校的公共利益,损害数百名学生住宿的集体利益。

一、2011年7月7日市仲裁委主审秘书长黄译弘受理了一桩未竣工验收的学生宿舍楼,裁决它的工程造价与律师接受建筑商肖胜华的要求,伪造中标备案合同,将工程造价从主体工程1671814元暴调到5170996元,工艺美校师生当然不服,上诉到市中级法院,该院受理后即不开庭,也不听证,就草草作出(2012)8号裁定书裁定,理由是:1、仲裁庭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方面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当事人选择了仲裁途径,就应当承担相应的后果(败诉)。2、在事实认定和适用法律方面并无明显的错误。揭露:事实是仲裁主审秘书长为不法建筑商伪造中标备案合同,在适用法律方面,8号裁定书不使用我国的《宪法》、《招投标法》、《建筑法》,而使用的是国外民间组织的“自由裁量权”。

二、再从本案情况看,仲裁裁决的执行并不存在违背社会公共利益的情节,以违背社会公共利益为由,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缺乏依据。请看依据:“学校是社会主义的公益事业重要组成部分,请看《教育法》《民办教育促进法》总则,第三条:民办教育事业属于公益事业,是社会主义教育事业的组成部分”。从此可以证明,常德市中级法院并不代表中国的人民利益的法院。执行局有一个小头目对余校长作司法解释时说:“司法是独立的,任何党派都不能干预正常的司法程序。就你告到纪委、监察委也无济于事,最后还要法院裁决”。事实证明:2018年5月28日省纪委第五巡视组来常德视察,我校将以上情况如实反映给巡视组,答复是市中级法院“回复”的.在市中级法院九月七日回复中:“本院业务部门无权处理”你可抗诉最高检察院。当事人说:“是你中级法院制造的冤、假、错案你不纠正,谁给你擦屁股?你法院业务部门无权处理,那就让法院政治部门处理”。纪委驻法院督查组处理。这一拖又是一年。当学校通过市政府的法律顾问一打听才知道其原委:因为本案牵扯市领导太多,不不能因为一所学校几百万建筑款而使他们落马,受害人这才恍然大悟,告不倒他们,是因为保护伞太多,而且权势太大,只能忍气吞声把苦水往肚里咽。

今年全国人大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直指这些狼才虎豹,中级法院院长在视频接待室高挂:“你有理、有据就能打赢官司”。当然这是写上级领导看的。我们权且用这支矛去攻他的盾。真能有理有据就能打赢官司吗?再请网友看一件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常执恢字第6号执行裁定书:

申请执行人:湖南华厦建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余大华,该公司董事长。

一审仲裁申请人是肖胜华,被申请人余绍德(校长,法定代表人)

二审被告是肖胜华(建筑商),原告人余绍德(校长,法定代表人)

三审被告是肖胜华(建筑商),原告人余绍德(校长,法定代表人)

四审原告变成余大华(房地产商),被告余鹏(深圳雕塑壁画公司总裁兼总设计师)

四审到最高法院同一案件为什么诉讼主体面貌全非了昵?诉讼主体错误就不能立案,而最高法院执申庭的硕士大法官何东宁就受理了。此案便成了案外人告案外人,这样荒唐小品,谁敢揭露当今开封府的硕士大法官的无知、无法?奇迹出现在市中级法院(2015)常执恢字第6号执行裁定书中。审判长是谁?据查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法官李志垠所为,真有点“可贵者胆”的气概,一个中级法院的小法官敢于在最高法院硕士大法官的太岁头上动土?难能可贵,同时恢复本案当事人余绍德校长法人资格,使这位老校长有了申辩的权利。同时否定了他的上司于前军污蔑老校长患有老年痴呆症,把他儿子余鹏拖出来“顶罪”的违法勾当。除此之外,本案中出现了两位“义士”裁定书中称:在余大华放弃部分债权的情况下,案外人余鹏深圳形而上雕塑壁画公司总裁余鹏自愿代工艺美校偿还本案债务本息340万元及各项费用支出15万元,现三名案外人已将355万元转至本案标的帐户。就是说,法院吞没了这笔钱,没有发给农民工,而案外人状告案外人是拖欠农民工工资。岂不成了侯宝林的相声段子。工艺美校的法人代表余老校长数十次追问李志垠工艺美校究竟欠案外人余大华多少债务,需要案外人余鹏偿还?执行法官李志垠瞠目结舌,不能自圆其说:“这个你最好问我们于局长”。但于前军避而不见。

2018年4月28日、29日湖南省纪委第五巡视组以陈雪楚、梁志强为正副组长在常德巡视,工艺美校党支部将这一假案反映上去,同年九月,省委第五巡视组责成市中级法院就涉案、涉法问题在“回复”工艺美校中声称“本案业务部门无法处理”一推了之。谁处理?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出台,想必会即时处理,请网友密切关注。

至于于前军如何将本案的工程决算从1671814元狂调11133017元,外加利息355万元,所用的权术是历代王朝贪官们的权术无法相提并论的。权术一、回避《建筑法》规定:房屋建筑工程竣工后必须通过质检验收,确定工程质量等级后,再决算工程造价,但于前军却委托私人评估公司对学生宿舍楼及其他建筑物一并评估,2016年10月12日下达(2016湘07拍6-1号通知书),首先违背常规评估内容仅限于学生宿舍楼与其他建筑物无关联。如评估后建设方若无力偿还工程款,仅将该宿舍判给建筑商,而于前军将所有地面上的建筑物包括教育专用土地在内,并改变土地性质,作农用土地,房屋作农村危房拆迁补偿,评估价仅11122017元,(证据如下)

私营正泰评估公司致委托人函

“常德中级人民法院:

评估对象: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所属坐落于武陵区护城乡高车村的学生宿舍,临时办公、生产用房,估价对象范围包括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物。”以上评估对象是高车村的学生宿舍……包括土地(农用地)与远离高车村的常德市滨湖西路2876号的常德工艺美校又有何干系?而且高车村的学生宿舍属不属于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所有,也与工艺美校毫无关系。况且工艺美校的土地,国家用于教育专用划拨土地,根据国家《土地划拨法》第四条规定:四,本决定书项下的划拨土地使用权未经批准不得擅自转让、出租、抵押。需转让、出租、抵押该土地的全部或部分土地使用权…..按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办理有关手续。于前军未办任何手续擅自将工艺美校的划拨土地抵押拍卖,显然于前军目无法纪,以权代法,为建筑商牟取暴利。

当工艺美校法人收到中级法院通知时,已经正告法院技术室的张静:“如果再要通过评估确定造价,此案将增加一份伪证”。2011年市仲裁委已违法评估了一次,总造价4809859.16元,现在是最高法院恢复仲裁庭163号裁决书的执行,你们在仲裁庭违法裁决的基础上再次违法暴调造价至11133017元,那就罪不可赦了。

此外从法院内部传出信息:这11133017元还远远不够打发各路神仙,仅孝敬最高法院的硕士大法官的进门银子就是40万银票(人民币)。因此还得算利息,如是于前军又拨弄算盘,打出了三个利息清单:

第一张:由法官刘庆典带乡镇包头刘开喜交余校长执行利息

2558231.79元,时间2016年10月8日

第二张于2016年12月3日上午交利息2857911.78元

第三张于2016年12月3日下午交利息3938146.22元

这三张“天书”依据是什么合同算出?于前军必须交监察委员会审查。

这时副局长于前军向正局长(中院的副院长吴清宇)汇报声称:本案通过评估工程总造价已有评估结论,利息也算出来了。最后如何执行?吴副院长指示:“你先找工艺美校法定代表人余绍德,谈如果拒不服从裁决执行,那后果是查封学校,拍卖偿还工程款”。于副局长持这柄上方宝剑,找余校长,声称:“这是通过法院审判委员会集体决定”。余校长斩钉截铁正告于前军:不管是集体还是个人,必须拿出华厦建筑公司的中标备案合同和市建设局的房屋竣工质量报告作决算,才谈受理是否违法执行。你无凭无据,你敢执行?于前军遇到的不是山村草民,是一位老党员,而且是教授,是块难啃的硬骨头。于副局长回府复命,这时主管执行的副院长吴清宇也感到棘手,再请示正院长廖具之,廖面授机宜:发挥你们执行“智慧”。“此案如执行成功,我在共和大酒店摆宴庆功”。于前军心有灵犀一点通,如是在法院资料库里找到了一张故纸:上面有“父债子还”,于局长如获一根救命稻草,立即责成小衙役查余氏家谱,据查长女已不在人世,二女系华南农大艺术学院正院长,全国十佳服装功勋设计师,与新闻媒体接触密切,恐惊动羊城晚报,一旦曝光那“羊肉未吃惹一身骚”。

再看三儿子余鹏,据查是位曾获全国十届美展银奖的雕塑家,在深圳、惠州办有雕塑壁画、环境艺术两家大公司,年产值几千万。于副局长说:“天下无难事,这就找对了,他从小学艺,涉世不深,且不懂法律”。立即写传票,把余鹏从深圳传唤到法院。2015年12月21日非法将余鹏从深圳传唤到执行局.三班衙役早己并立两旁,于副局长正襟危坐中央,李志垠、刘庆典三人组成了“三堂会审”。动用了现代最先进的审判设备,录音、录像,刑具当然隐藏在幕后,将余鹏带到堂上,出示身份证,然后验明正身,当确认被审之人确系余鹏,立即开始审问,于前军单刀直入:“余鹏你把常德工艺美术学校的法人资质证、办学许可证拿出来。”余鹏出示的是深圳形而上雕塑壁画公司、惠州环境艺术公司的董事长、法人代表的营业执照。堂上衙役怒吼:“余鹏放老实点,不然将大刑侍候”。在逼供的紧急关头,工艺美校党支部派人送来了学校的办学许可证及法人代表证,上书老爷子余绍德的大名。顿时,庭上恐怖气氛烟消云散,于局长脸色苍白大失所望。

此时工艺美校校长余老身在何方?他正参加2015年老科协的年会,又正在被授予老科协先进代表,无法脱身。当他提前赶到执行局时,于局长正宣布今天下午取消去深圳查封余鹏公司的机票,一场闹剧就此结束。但他们并不甘心就此罢休,在执行局正副局长的策划下,准备铤而走险,动员乡镇暴头刘开喜携其老母爬到法院的楼顶,表演跳楼,涉世不深的余鹏闻讯赶到法院,出于艺术家人道主义精神,拿出355万元救人。当余鹏的人道主义救命钱打到法院标的帐户上后,法院并没有发给农民工,而是他们私分了,现在必须查这笔钱的去向:自从2011年7月7日市仲裁委非法受理仲裁此案长达八年之久,这桩案结了没有?没有!请看(2015)常执恢字第6号执行裁定书,华厦公司已按约定收到本院转交的债务本息330万元,剩余的10万元待其依法办理好相关税票及房屋验收手续后再由本院转交。由于这笔救命款打到法院后并没有发给农民工,由于法院侵吞了这笔工程款,他们不敢开税票,房屋验收也尚未进行完毕,而执行局称:“本案业务部门无法处理。”以上一系列违法、乱纪之事都是你一手办理的。

敲诈案外人的钱你有能力,就应“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是黑道上的一句仗义名言”,你常德中级法院难道比黑道还要黑?常德市中级法院无视于党纪国法,损害一所省级优秀学校的公共利益和学生住宿的切身利益,已失去人民法院应有的党性和人性。

一栋普通学生宿舍,由于华厦建筑公司中标后转包给牛鼻滩乡镇包头,未按图施工,无法竣工验收,湖南华厦建筑公司妄图通过法律途径牟取暴利。仲裁主审秘书长黄译弘照办了,中级法院执行局正、副局长配合得也天衣无缝。常德市中级法院企图从中捞到更大的利益,而掉入陷阱。现在常德市中级法院面对《监察法》的监督,将侵吞农民工工资如数退还。盗用工艺美校师生的知识产权将室内外装饰工程款据为己有,讹诈案外人余鹏355万元工程款本息。这些钱都必须由常德市中级法院赔偿:

1、常德工艺美校因受此案拖累连续八年招生受阻,严重影响学生不能入校,至今尚未全部验收合格,其责任全在中级法院一手造成。省委第五巡视组责成中级法院“回复"学校,法院在20i8年回复中称:“本院业务部门无法处理”。你业务部门就是执行局,敲诈案外人355万元,现在你不能出示中标备案合同,房屋竣工验收合格证,你就违法,你执行局要立即发放衣民工工资。

2、如数退还敲诈案外人余鹏355万元本息。

湖南常德工艺美术学校政法教研室

法定代表人:余绍德

办公电话:0736-7271177

2019年11月18日

常德中院:回复第1楼

已收到反馈信息,并转相关部门依法办理,感谢关注。如有疑问可拨打12368

市中院

2019年11月27日

2019-11-27 10:01:39
这是第1 - 1条评论,共有1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