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邵阳县一桥附近吴某撞人不负责,恳请明查
·湘潭县七旬老人被人逼得急性中风
·实名反映湘潭县信访局工作人员态度差
·N次开庭几乎就没准时过,湘潭市雨湖区法院作风真差!
天心区大托乡先锋村村民请求依法保护个人合法财产
桂哥 发表于 2019-11-19 10:19:21『标签:投诉举报 长沙->天心区 土地房产
  ↓相关评论(2)

我叫易兰桂,现年52岁,祖籍长沙市天心区大托乡(现先锋街道)先锋村杉坡组。现住长沙市劳动西路雅礼中学附近。1995年,本人全额出资在先锋村杉坡组莫家坳附近修建了房屋一栋,该房屋临韶山路,为框架结构,分上下两层,其中一楼为门面,面积约60平米,常年出租贴补家用;二楼为住房,方便租房户住家;前面一个大的预制水泥大坪。总面积约200多平米。本人房屋的使用属性:一楼经营性(房屋办理了工商、税务、卫生等执照,合理合法交税经营)。据了解,本人房屋被要求拆迁,并没有湖南省政府的批文,长沙市天心区政府也并未进行公示。现先锋村假借拓宽韶山路的名义征用房屋,实际只是村里自拆行为。根据国务院590号令十九条规定:对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不得低于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之日被征收房屋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第二十一条规定:被征收人可以选择货币补偿,也可以选择房屋产权调换。征收人与被征收人是平等的。被征收人有权选择。被征收人选择在改建地段或者就近地段的房屋进行产权调换的,作出房屋征收的市县级人民政府应当提供改建地段或者就近地段的房屋。如果确因国家建设需要或本地建设需要,本人同意拆迁,但要求依法依规协商处理。我要求产权置换,就地安排,以面还面,或者给予本人同等经济补偿。现先锋村拆迁办的工作人员并未与本人协商,未经我同意,就通知我弟弟及租户,说本周内过来强拆。恳请各级领导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保障我对该房屋的所有权利。

长沙市民易兰桂

2019.11.19

回复123:回复第1楼

“桂哥”网友:

您好,首先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信任和支持,关于您在红网留言,反映“天心区大托乡先锋村村民请求依法保护个人合法财产”的问题已收悉。经调查了解,您所反映的房屋位于先锋街道先锋集资办杉坡组,该处是经长沙市、天心区两级人民政府批准,纳入到先锋路建设拆迁腾地范围,并在当时发布了农村集体土地协议拆迁补偿安置通告。根据该户户主提供的相关权证,经相关部门核实,该房屋系易某泉1995年办理的建房证(编号9500003),批准人口6人,批准面积260平方米,批准人口中未见易兰桂名字。经了解,易兰桂系易某泉之子,早在该房屋办证之前就已经“农转非”,不再属于先锋集资办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故易兰桂并不在此次拆迁安置范围之内。其中,有关人员的具体补偿标准系按照《长沙市征地补偿安置条例》《长沙市征地补偿实施办法》(市第103号令)、长沙市人民政府《关于调整征地补偿标准的通知》(长政发[2018]10号)和长沙市人民政府《关于调整长沙市市区征收农村集体土地地上附着物及青苗补偿标准的通知》(长政发[2018]17号)及相关配套文件执行。再次感谢您对我区工作的理解和关心。

中共长沙市天心区委员会督查室

2019年11月21日

2019-11-29 16:42:11

桂哥:再次请求依法保护个人合法财产第2楼
尊敬的各级领导:

2019年8月,拆迁办通知我,因为韶山路拓宽,我的房屋需要拆迁,本人实事求是地把我个人的情况以书面的形式作了说明,后来,拆迁办工作人员到我弟弟易清桂家中,我也反映了我的情况和诉求,但拆迁人员不顾我的诉求,通知我房屋会被强拆,我又于11月12日向街道反映了情况。12月27日,拆迁办通知我的租户搬离,要强拆我的房屋,经本人多方呼吁维权,也正值文明城市暗访组来长沙,房屋才暂时免遭强拆。上次给领导的信于11月29日才得到先锋街道办的网络回复,现就回复中的几个问题,作出如下几点声明:

一、关于房屋所有权问题

1994年以前,村部安排我祖父易匹万、祖母罗国英做林场的守林员,自己原有房屋被征用,所以一直居住在林场集体房屋中,没有与我父母居住在一起,俩老单独列户,与我父母分开生活多年。1994年,因长沙卷烟厂征收,林场房屋拆除,老人不得不搬离,面临无房居住问题。经祖父多次要求,村部协商同意,在安置重建地时,批准俩老享有重建地60平方米(其中每人20平方米,每个户头再增加20平方米),也就是说,当时村上把俩老单独算一户对待,并同意在我父母及弟弟弟媳保有三缝门面的前提下增加一缝门面的地基,也就是说,我祖父母有合法的单独一户的重建安排。但当时我祖父74岁,祖母76岁,两人既无退休工资也无存款积蓄,不可能有能力把房子建起来。后由我父亲作主,我两兄弟同意,祖父母的房屋由我全额出资修建,祖父母晚年生活问题也由我负责,并约定祖父母过世后,房屋也归我所有。1995年我全额出资把房子建起来(有我兄弟分账记录为证)。按祖父母要求,与弟弟的房屋分开,独进独出,并建有单独的楼梯间和厨卫卧。房子建成后,祖父母搬到新房居住,期间有亲戚邻舍来往,尽人皆知房屋为我出资建造,归我所有。后来祖父母的生活开支及就医买药均由我出资,直到2001年两老相继过世。两老过世后,房屋多年整体出租,期间收益归我,房屋维修(三次补漏)均由我出资负责。我为实际所有人。如果没有这次拆迁,我房屋所有人身份从来没有被质疑过。我的祖父母虽然过世了,但他们的房子是合法财产,我虽然在1995年前就“农转非”,但现在要拆迁的房屋既是合法财产,且不是直接继承的,而是我花钱建造并承担赡养祖父母义务换取的。我享有财产权和处置权。

二、关于本次拆迁,拆迁办提供的依据

本次拆迁,既没有湖南省政府的批文,也没有市、区政府的公示,根据拆迁办提供的文件名称,充其量也只能是协议拆迁。既然是协议拆迁,即算我只有1%的继承权,也应与我协商协议。何况我有100%的产权,这个我兄弟姊妹都同意,邻里隔壁都知道,组上村上都认可。

本次回复中,拆迁办依据的条例主要是长沙市103号文件,据说这个文件是十年前制定的,根本没有和当前经济发展同步,所以长沙市针对农村集体户口出台了相关补偿措施。我的房屋也应酌情参照处理,但拆迁办并没有充分考虑实情。我恳请领导考虑实情,对我的情况酌情处理。

三、关于拆迁的的协商

拆迁的法人主体和被征收的公民是平等关系。拆迁补偿应该双方协议,而不应该是拆迁办硬性规定的,协商不成功,不能拆除我的房屋,因为公民的私有财产是受法律保护的。

四、再次重申本人的态度

若是市政建设需要,本人是支持政府工作的,支持拆迁的,但同时请各级领导考虑我的合理诉求。

再次恳请政府领导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保障我对该房屋的所有权利。

易兰桂

2019.11.30

2019-12-02 23:13:27
这是第1 - 2条评论,共有2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