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中国银行临湘支行职员公开诈骗储户资金上千万!
·看临湘公安局在如何处理李某莉诈骗案的
·会同县口罩涨价严重
·隆回县乡镇农科员待遇问题
绥宁县公安局对普通老百姓是如何办黑案的?
msxiao 发表于 2019-11-07 03:49:42『标签:酸甜苦辣 邵阳->绥宁县 综治司法
  ↓单位回复(1)

2019年3月21日邵阳市绥宁县李熙镇增富村村民肖谋盛在组长会议上再次向村支书付秀汉提出要求村里支付其在2014年至2018年期间给村里修建林道先行垫付的钱(所修林道村干部都已丈量验收,并不是绥宁县公安局在红网上回复的私挖林道)、拖运生活垃圾运费等共8000多元,两人因争执导致扭打,在扭打过程中两人都受了轻微伤。其后因肖谋盛拒绝道歉及得知本人曾到巡视组实名举报付彦彬(付秀汉之弟,木材生意老板,私下和李熙派出所龙所长称兄道弟)涉嫌涉恶(付彦彬多次纠集社会闲杂人员到村里滋事并打伤2村民、采取威胁手段阻止外村生意老板和其竞标),付秀汉在村里找了几个亲朋好友多年前曾和肖谋盛发生过矛盾冲突的联合整黑材料并书面要求李熙派出所按扫黑除恶重点打击对象给予打击,李熙派出所所长也真听话,于2019年4月15日将肖谋盛扣上恶势力罪名刑事羁押至今。

作为刑事案件,其证据应非常严谨,但绥宁县公安局提交到检察院的以下立案证据仅仅是4、5年前甚至是7、8年前因生活琐事和肖谋盛发生过矛盾冲突的几个人的询问记录(绥宁县公安局竟不询问在场的第三方调查事实真相),且大部分记录夸大了事实:

1. 付秀汉所述肖谋盛多次对其拳打脚踢与事实不符。组长付召雄讲得非常清楚,他两人是扭打在一起,他两人都是轻微伤。

2. 黄渊宝(付秀汉妹夫)所述肖谋盛在村委会对其殴打。其所述与事实不符,事实是2009年5月28日年付彦彬为法人代表村干部及部分亲属暗中入股串通投标,同年6月初部分村民到乡政府投诉,白玉乡政府人大主席吴儒德、党委书记曾建新在乡党委会议上(村干部在会场)宣告其流转合同无效,其后村干部竟暗地里和付彦彬签订10万元的赔偿协议,预用村里的生态公益林款赔偿他们所谓的损失。2011年3月在村民会议上因本人反对赔偿其所谓的损失,黄渊宝走过来准备打人时肖谋盛看到后过来帮本人不被黄渊宝打,但他两人当时就被在场的人拉开了并未发生肢体接触。

3. 付召友(付秀汉大家族人)所述几年前其到肖谋盛的竹山砍干竹被肖谋盛打,事实是付召友到肖谋盛竹山砍被雪压倒的生竹子,肖谋盛当时到山场质问付召友,付召友不承认,肖谋盛就将其砍的竹子推倒但并未打人,且以前付召友从未反映过被肖谋盛打。

4. 付玉明(付秀汉远房亲戚)称被肖谋盛打,原由是肖谋盛在街上打字牌时付玉明站在其旁多次指指点点并说出手上的牌导致他俩打架。

5. 曾瑞煌所述4、5年前肖谋盛对其殴打夸大事实。事实是曾瑞煌预霸占肖谋盛山林中的几株松木,在山场核实山界时发生争执,曾瑞煌多次辱骂肖谋盛到处偷东西才被打了一个嘴巴,本人当时立即就将肖谋盛拉开了,并不存在曾瑞煌所讲的被打倒在地,村民付召贵亦在场可以作证,随后我们4人一同回去时曾瑞煌还扛了一捆柴。第二天早上曾瑞煌老婆刘晚英得知后去了付秀汉家,付秀汉要其到镇医院住几天院。曾瑞煌在镇医院住3、4天检查并未有异常,曾瑞煌回来后在村干部见证下肖谋盛给其600元住院费双方和解。

资深律师到检察院查阅了案卷,对绥宁县公安局将普通的治安案件定性为恶势力犯罪案件感到不可思议,绥宁县检察院亦曾多次将案件退回。2017年曾瑞煌因脑溢血曾摔了一跤,绥宁县公安局为了将案件坐实为刑事案件,竟要曾瑞煌到邵阳市做了一个所谓的司法鉴定,称其脑震荡是几年前被肖谋盛那一嘴巴打成的!!!

付秀汉之弟付彦彬多次纠集社会闲杂人员到村里滋事并并打伤2村民,其社会危害性更大、性质更恶劣,绥宁县公安局仅一句双方已和解(参见红网回复)就不立案。而肖谋盛打了曾瑞煌一嘴巴且双方已和解,绥宁县公安局仍拿此做文章。

两高一部《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法发〔2018〕1号)(以下简称《意见》)第14条对恶势力有明确的定义且同时指出其基本特征。虽然肖谋盛几年前曾和村里的几个村民打过架,但也不是肖谋盛无缘无故殴打他人而是邻里纠纷引起的。根据《意见》相关规定可知,绥宁县公安局以扫黑除恶对肖谋盛按恶势力的罪名刑事羁押明显是错误的,他唯一的目的就是帮有权有钱人打击报复普通老百姓。望上级司法机关对此案予以关注,纠正绥宁县公安局的错误行为,还普通百姓清白。


中共绥宁县委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县公安局回复

网友:

你好!

一、付彦彬与李熙桥派出所所长及民警仅为正常的警民关系,该所全体民警从未接受过付秀汉、付彦彬两兄弟的任何礼物。关于涉黑涉恶线索交办函,经查付彦彬在付家湾购买青山等项目都是属于正常招标工程,不存在恶意串标和暗箱操作。仅2016年间,付彦彬方承包立马公司在增富村购买的青山砍伐时,因立马公司之前与该村村民有诉讼纠纷,部分村民多次阻止砍伐装运,双方发生争执冲突致一村民受伤,事后双方自行和解。根据目前的调查,付彦彬无涉黑涉恶情形,不予立案。

二、2014年农历10月的一天,肖谋盛与曾舒煌到“桐木湾”处理双方自留山界线及林木纠纷时,肖谋盛将曾舒煌打伤,后经村里调解,肖谋盛赔偿曾舒煌800元医药费。

三、2019年3月21日晚,增富村九组村民召开全组代表会,肖谋盛到会场后以村里拖欠他林道款、生活垃圾拖运费共计8000元未付清为由,将村支部书记付秀汉打伤。接警后,李熙桥派出所开展调查。经查:上述林道系2008年至2015年期间肖谋盛为了自己开车装运木材方便私下挖的林道,该林道未经过村里规划同意,何来欠款之说;村里也不存在拖欠其拖运生活垃圾费100元一事。肖谋盛在该村一贯横行霸道、欺压百姓,多次在村里随意殴打他人。2019年4月15日,绥宁县公安局以肖谋盛涉嫌寻衅滋事将其刑事拘留,后经绥宁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现该案已经绥宁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最终结果以法院的判决为准。

绥宁县公安局

2019年11月

2019-11-27 10:1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