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湘潭县七旬老人被人逼得急性中风
·实名反映湘潭县信访局工作人员态度差
·N次开庭几乎就没准时过,湘潭市雨湖区法院作风真差!
·安化县大福镇木其村村干部殴打村民
邵东市杨桥镇书院村霸欺压百姓抢夺他人财物,村干部不作为的事实真相
7758258 发表于 2019-10-28 10:56:28『标签:投诉举报 邵阳->邵东市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6)

申志华及两儿子申太宏,申任平无端挑起事非。

事实一:其父子在他房子围墙外与相阾的王安宜两家共水沟的上处强行砌化粪池,造成环境污染,排出的污水对下方的农田生产造成极大影响,村镇两级领导根据现场情况及对民众意见的调查作出硬性处理,坚决不准作业

事实二:其父子无端挑起事非,在经村镇两级领导和本组群众代表参加处理,双方签字生效的公共水沟边上堆土种菜,因申志华违反协议,王安宜前去劝阻,却反遭殴打,并拿着钟头追到王安宜家打人,锄头被王安宜夺下放在家里做为证据,却被其父子说成抢夺他人时物。报警后,派出所和村领导根据现常事实做出处理,却遭谩骂和侮辱,并在网上发表虚假言论,对村镇领导言论攻击造成恶劣影响。

事实三:申太宏伙门了申太来弄虚作假,采用威吓手段强迫小组群众签字,大部分群众不签,他们就自己动手签上群众的名字,村镇领导了解事实真相后于以否认。却被其说为干部不作为。

事实四:申志华父子强取豪夺,未经本组任何人同意,不交一分钱鱼塘租金,强行霸占政府还未修选完工的一口面积约8亩的大鱼塘。2018年该鱼塘病死鱼,向政府及铁路有关单位强行索取赔偿,镇府不予赔偿,其强行阻止铁路施工。

事实五:弄屋做假,申志华父子原住房三分之一是环保护栏边,他就以修铁路放炮振动为由,向政府索取房屋拆迁金,其拆了后却建在离铁路更近的地方了,并把围墙砌到铁路护栏边上了,这种行为是不是准备等下次要改房了再次向政府索取房屋拆迁款呢?

以上事实绝无虚假,敬希相关部门调查核实,还村干部之清白,还乡村一片安宁!

邵东市委网信办:交办第1楼

网友:

你好,你反映的问题已转相关单位调查回复。

邵东市委网信办

2019-10-30 15:55:45

时刻网友20190514105925:来自时刻端的跟评第2楼
事实上申志华两个儿子常年在外,过年才回家呆上几天。。何来挑事之说?真乃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2019-10-30 17:02:18

时刻网友20190514105925:来自时刻端的跟评第3楼
事实上申志华两个儿子常年在外,过年才回家呆上几天。也正因为如此,两个年过七旬的两个老人在家才会如此屡次倍受欺凌。。事实永远是事实,黑的你永远无法说成白的。孰是孰非?很简单,两个年过七旬的老人近一年来打市政12345热线反映问题寻求帮助不下20次,这些应该均有记录可查的。这是为何呢??你颠倒黑白搬弄是非信口雌黄,我不排除选择走法律手段起诉你之可能。至于你上述的那些谎言等我发文慢慢拆穿。
2019-10-30 17:33:45

时刻网友20190514105925:‘’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望回头是岸不给党和政府添乱第4楼
事实三、群众签字的那两天,你所说的他们两人可都远在外地,你到说说他们要怎么威吓群众签的字?既然都威胁群众签字了,那又何须弄虚作假自己签上群众的名字?而且最后还是有好几个群众因为惧怕王安宜的淫威而不敢签字到是真的。你这种血口喷人,信口雌黄诬陷他人是要担责的。此事可见你自编自导的假话是张口就来,你所谓的村镇领导了解事实真相不过也就是一个自欺欺人的笑话。如有必要,相关领导完全可以找签字人一个一个核实,比对字迹就真相大白了。但遗憾的是,后面来的镇领导已经不把三分之二以上的群众签字证明当做处理砌化粪池一事的依据了。朝令夕改出尔反尔的部分镇领导之行为真是令人痛恨!事实四、恳请相关领导到组里调查,最好是跳过村镇两级。我们组里真正的强取豪夺者王安宜拿着修怀事实四、恳请相关领导到组里调查,最好是跳过村镇两级。我们组里真正的强取豪夺者王安宜拿着修怀邵衡铁路时的相关补偿款(鱼苗钱和水面积钱以及征收组里土地的钱等)至今还有很多未分给群众。有群众跟王安宜询问钱的去向还遭其殴打致流血住院,部分群众去镇上反映情况后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复。。现在事实上由于村领导不得力,华公祠组现在都还没有组长,而且多少年都没有组长牵头组织群众对组里的好几个鱼塘进行公开招投标,华公祠组王安宜家前面有个鱼塘被王安宜霸占了近10年,一直没有见其给组里交过租金,他霸占的鱼塘甚至还不允许申志华等去该鱼塘用水和洗物件,以至于申志华家都是到隔壁杨塘屋组的鱼塘用水洗物件。霸道至极啊!!修建怀邵衡铁路时占了华公祠组的一个大鱼塘,铁路建设部门就在旁边重新修建开挖一个新鱼塘抵还村上,但不知何故,该鱼塘还没有全部修好就停工了,另外由于新鱼塘很大又是深挖在田间,里面的水届时无法排出很难干塘,加上组里现在常年在家的也就没有几户人,这几户人谁都不愿意放鱼到这个新挖的鱼塘里,有人就怂恿申志华去买鱼放这个塘,基于这些个事实,申志华就买了几千块的鱼苗放了进去,但是申志华家从来没有阻止任何集体或那个个人去完善修建鱼塘,也没有说不交租金给组上,也没有说自己一定要占着鱼塘不让出来。只要有人想放,申志华家马上就可以撤让出来。。这就是你口里所说的强取豪夺吗?希望有关领导能下来好好调查,看看到底谁才是强取豪夺之人。事实五、申志华家是否弄虚作假索取国家政府的拆迁金不是你口里说的那么简单。不要因为自己智商低就觉得政府国土资源局等相关部门也跟你一样。房屋要不要拆迁,是什么原因拆迁都是有相关政策和标准的。这个严格按程序走的事情你都要眼红嫉妒一下来搬弄是非?可见你的心理之阴暗和无知?另外又还净睁眼说瞎话,拆迁前申志华家是5大间,现在只有3大间,你说说如今申志华的房屋是离铁路更远了还是更近了?此处又足见你这自编自导假话之能事无处不在,可惜你除了自欺欺人还能骗谁呢?政府只拆迁了申志华家的房子,土地并未征收,铁路又是在高架桥上,申志华家砌围墙把自己院子围起来就是怕了你这种恶邻才弄的。是否违规,又是否要再次向政府索取拆迁款,都跟你何干呢?通过这些事情,你这种霸凌欺压申志华之心真是展示得淋漓尽致:申志华在屋后挖化粪池你阻拦,在自家房屋旁边种菜你禁止并抢夺锄头葱苗和粪箕,申志华去你霸占的鱼塘洗衣用水你不给,申志华在自家堡坎这边的水沟上涂水泥保护地基你不许,申志华家搞什么你都要掺和进来强行阻拦。。。其实这回无非就是申志华刚从外地回老家后,见你反复放鱼苗到鱼塘套取国家修建怀邵衡铁路项目的补偿款,然后说要告发你之缘由罢了。真应验了句老话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恳请相关部门明察秋毫,给申志华家主持公道,让正义得到伸张,让相关责任人受到相应的处罚。
2019-10-31 04:02:09

时刻网友20190514105925:公道自在人心第5楼
事实一、1.现场情况就是申志华家准备砌的化粪池离申志华家3米不到,离王安宜家屋后有近20米远,真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与之何干???2.说村镇领导对民众意见的调查更是瞎编。因王安宜家已经是小组的最当头一家,而申志华家离小组的住户就更远了?附近方圆50米内都没有其他小组住户,小组群众对化粪池一事何来反对意见?事实是小组住户90以上都是签字同意了的,有字据为证。。。3.砌化粪池正是响应了国家建设卫生文明乡村政策而建的,何来造成环境污染一说?又何来排出的污水对下方农田生产造成极大影响?难道你村干部要指鹿为马,把化粪池说成是化工厂不成??试问哪个家不要屙屎拉尿??你和王安宜家要不要屙屎拉尿?王安宜家在下边圈养了那么多家禽不要屙屎拉尿?他家的这些屎尿离他自己家和公路下面的农田可是更近反倒不会污染环境影响农田生产,而离得更远的申志华家的屎尿会就影响?是不是干脆可以叫申志华家不要屙屎拉尿了?其实常年就两个老人在家,会有多少屎尿?并且申志华家也承诺会定期打走里面的屎尿保证不会流出到任何地方,影响到环境卫生,否则愿意承担一切责任。现如今任何小区或农村,都是就近建化粪池,然后定期都要掏粪处理,防止堵塞和溢出。作为村镇干部尽然凭借王安宜的猜测和臆想觉得此化粪池以后会溢出污染环境为由,以子虚乌有的所谓民众意见为由,可以肆意损害他人的合法权益了???尔等干部罔顾事实,逻辑混乱(你村干部和王安宜家以后砌化粪池是不是也要经我们群众都同意才行??更可恨是等群众签字同意申志华家了,尔等眼见无计可施,抵赖不认不说,还强词夺理说会污染环境影响农田生产。此情景与《窦娥冤》里官吏每无心正法,使百姓有口难言岂不相似??),不分好歹,错勘贤愚???事实二、所谓的公共水沟,完全是王安宜挖路、圈地不断扩张的占地事实给不明真相的镇领导的误导!!!只要是本小组的群众都知道,此水沟本乃天然的山洪冲刷所形成,已有上百年之久。上世纪90年代初,申志华家把水沟右侧坡上队里群众的好几块黄花土一家一家换来做宅基地用,然后挖土平山在半坡上修建了房屋。彼时王安宜家在申志华家下方4米左右的平处,两家中间不仅隔着4/5米宽的一块空地,过来又还有一条高出空地2米左右近3米宽的上山道路,然后这才到申志华家堡坎脚外与上山道路中间的凹型水沟。这本来间距10米左右,落差4米左右互不相干的两家在2012年前后突然就成了近邻了。原因是王安宜趁申志华夫妇常年在外地儿子家之机,加之队里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很少在家,走这条山路的人也就少了,他叫人把2米多高近3米宽的道路给挖平,然后连同那块空地一起给霸占了,圈起用来养鸡等家禽。等申志华夫妇外地回到老家才发现自家房屋已经少许开裂,地基的堡坎岌岌可危,当时相当震惊,想不到王安宜竟然能做出这种挖人墙角的伤天害理之事。但申志华夫妇又不敢找王安宜理论,于是想把靠自家这向的水沟涂上水泥予以保护地基牢固,没想遭到王安宜无理强制阻拦。请来村镇干部前来处理,怎奈王安宜蛮横无理,硬说这是两家的公共水沟有权干涉阻拦。多次处理无果,可保护房屋堡坎地基迫在眉睫申志华家拖延不起,无奈只好一再让步,单方面出资近2万把整条排水沟进行了水泥硬化。期间就水泥硬化水沟的位置也发生了严重分歧与矛盾(因年代久远,加上遭到王安宜破坏,原始水沟的位置已经很难确定),镇上的罗安青领导本来提出对准下面的涵洞口拉直修缮,但遭到村领导曾青春的强烈反对,他一再坚持只能在靠申志华家堡坎外40公分的位置修缮。申志华的房屋今天会面临崩塌之危险,本皆因你王安宜挖掉上山道路引起。现水沟另一侧距王安宜家的房子相去甚远,侧面近10米之地块本非他王安宜家的私人土地,都是其圈占空地和上山道路后围起做了鸡圈,何况硬化水沟的钱王安宜一分不出,你王安宜又何必好处占尽还得寸进尺这么损人呢???后来多方交涉,终于确定在50公分的位置修缮硬化水沟。就是这样一个极不合理有失公允的糊里糊涂仅关于修缮水沟的协议,是否就说到这个王安宜一分钱也没有花的水沟变成王安宜私人的了?或者里面是不是有哪条写着申志华家不能在挨自家这侧沟边种点葱和蒜了呢??退一万步来说,即使算是公共的,那也该一人一边才对吧?年过七旬的两个老人在自家的屋前屋后种点葱蒜,生活方便点到底碍着邻居王安宜什么了?他当初当着村镇领导说的理由:“说他养的鸡出来吃了申志华家的葱,申志华就会用毒药毒死他家的鸡,为了防止这种还远未发生了而他认定会发生的事,所以才阻拦抢夺申志华的葱和锄头。”面对王安宜这么荒唐可笑的理由,请问你们村镇领导当时是做何种表态呢?这里无法糊弄人了就又换说辞了对吧?协议上如有不让在自家这边种点葱蒜的条款,你就把它传上来给大家看看吧。如果没有,哪里来的申志华违反协议之说?还颠倒黑白说王安宜劝阻反遭殴打?首先申志华不是在你王安宜家地里种葱,沟的对面一侧是你王安宜家圈公家地和霸占道路围着的一大个鸡圈,人申志华在自家这侧种葱到底对他会有什么妨害?你王安宜凭什么跳出来强制阻拦申志华种葱的行为?如果你真有道理,为什么不选择找村干部出面调解,却要仗着自己比申志华年轻又有两个申志华高大而强行来抢夺申志华的锄头和葱。王安宜来到申志华家的屋旁强制阻拦申志华种葱,侵害了申志华正常的生活生产权利,如今抢夺者反倒被你说成了受害者。按你所描述,申志华拿着锄头追到王安宜家打人,但是如此厉害的申志华反过来又被受伤的王安宜夺了锄头和葱以及粪箕作为证据。这要什么样的人才会如此瞎编乱造颠倒事实啊?听申志华夫妇说的是,王安宜当着各位领导的面侮辱谩骂申志华,侮辱申志华的人格和伤害申志华的尊严,领导们可是充耳未闻,任由王安宜嚣张跋扈乱咬人。而且就在今天,不知何故王安宜又在家一边谩骂申志华还一边用刀剁砧板。申志华到村里找领导反映,村里会计还让申志华家把电视声音调大就听不到了。我说申志华没有打王安宜就是虚假言论,你村领导说申志华打了王安宜,而且还追到王安宜家去打就证据确凿了?还说如果王安宜要去验伤,要让申志华拿出2千块钱压着,然后王安宜即使没有伤,费用也要一人一半,这不是白叫申志华抬钱给王安宜免费体检吗?这是什么逻辑,村干部你到给个说法啊?事实二、所谓的公共水沟,完全是王安宜挖路、圈地不断扩张的占地事实给不明真相的镇领导的误导!!!只要是本小组的群众都知道,此水沟本乃天然的山洪冲刷所形成,已有上百年之久。上世纪90年代初,申志华家把水沟右侧坡上队里群众的好几块黄花土一家一家换来做宅基地用,然后挖土平山在半坡上修建了房屋。彼时王安宜家在申志华家下方4米左右的平处,两家中间不仅隔着4/5米宽的一块空地,过来又还有一条高出空地2米左右近3米宽的上山道路,然后这才到申志华家堡坎脚外与上山道路中间的凹型水沟。这本来间距10米左右,落差4米左右互不相干的两家在2012年前后突然就成了近邻了。原因是王安宜趁申志华夫妇常年在外地儿子家之机,加之队里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很少在家,走这条山路的人也就少了,他叫人把2米多高近3米宽的道路给挖平,然后连同那块空地一起给霸占了,圈起用来养鸡等家禽。等申志华夫妇外地回到老家才发现自家房屋已经少许开裂,地基的堡坎岌岌可危,当时相当震惊,想不到王安宜竟然能做出这种挖人墙角的伤天害理之事。但申志华夫妇又不敢找王安宜理论,于是想把靠自家这向的水沟涂上水泥予以保护地基牢固,没想遭到王安宜无理强制阻拦。请来村镇干部前来处理,怎奈王安宜蛮横无理,硬说这是两家的公共水沟有权干涉阻拦。多次处理无果,可保护房屋堡坎地基迫在眉睫申志华家拖延不起,无奈只好一再让步,单方面出资近2万把整条排水沟进行了水泥硬化。期间就水泥硬化水沟的位置也发生了严重分歧与矛盾(因年代久远,加上遭到王安宜破坏,原始水沟的位置已经很难确定),镇上的罗安青领导本来提出对准下面的涵洞口拉直修缮,但遭到村领导曾青春的强烈反对,他一再坚持只能在靠申志华家堡坎外40公分的位置修缮。申志华的房屋今天会面临崩塌之危险,本皆因你王安宜挖掉上山道路引起。现水沟另一侧距王安宜家的房子相去甚远,侧面近10米之地块本非他王安宜家的私人土地,都是其圈占空地和上山道路后围起做了鸡圈,何况硬化水沟的钱王安宜一分不出,你王安宜又何必好处占尽还得寸进尺这么损人呢???后来多方交涉,终于确定在50公分的位置修缮硬化水沟。就是这样一个极不合理有失公允的糊里糊涂仅关于修缮水沟的协议,是否就说到这个王安宜一分钱也没有花的水沟变成王安宜私人的了?或者里面是不是有哪条写着申志华家不能在挨自家这侧沟边种点葱和蒜了呢??退一万步来说,即使算是公共的,那也该一人一边才对吧?年过七旬的两个老人在自家的屋前屋后种点葱蒜,生活方便点到底碍着邻居王安宜什么了?他当初当着村镇领导说的理由:“说他养的鸡出来吃了申志华家的葱,申志华就会用毒药毒死他家的鸡,为了防止这种还远未发生了而他认定会发生的事,所以才阻拦抢夺申志华的葱和锄头。”面对王安宜这么荒唐可笑的理由,请问你们村镇领导当时是做何种表态呢?这里无法糊弄人了就又换说辞了对吧?协议上如有不让在自家这边种点葱蒜的条款,你就把它传上来给大家看看吧。如果没有,哪里来的申志华违反协议之说?还颠倒黑白说王安宜劝阻反遭殴打?首先申志华不是在你王安宜家地里种葱,沟的对面一侧是你王安宜家圈公家地和霸占道路围着的一大个鸡圈,人申志华在自家这侧种葱到底对他会有什么妨害?你王安宜凭什么跳出来强制阻拦申志华种葱的行为?如果你真有道理,为什么不选择找村干部出面调解,却要仗着自己比申志华年轻又有两个申志华高大而强行来抢夺申志华的锄头和葱。王安宜来到申志华家的屋旁强制阻拦申志华种葱,侵害了申志华正常的生活生产权利,如今抢夺者反倒被你说成了受害者。按你所描述,申志华拿着锄头追到王安宜家打人,但是如此厉害的申志华反过来又被受伤的王安宜夺了锄头和葱以及粪箕作为证据。这要什么样的人才会如此瞎编乱造颠倒事实啊?听申志华夫妇说的是,王安宜当着各位领导的面侮辱谩骂申志华,侮辱申志华的人格和伤害申志华的尊严,领导们可是充耳未闻,任由王安宜嚣张跋扈乱咬人。而且就在今天,不知何故王安宜又在家一边谩骂申志华还一边用刀剁砧板。申志华到村里找领导反映,村里会计还让申志华家把电视声音调大就听不到了。我说申志华没有打王安宜就是虚假言论,你村领导说申志华打了王安宜,而且还追到王安宜家去打就证据确凿了?还说如果王安宜要去验伤,要让申志华拿出2千块钱压着,然后王安宜即使没有伤,费用也要一人一半,这不是白叫申志华抬钱给王安宜免费体检吗?这是什么逻辑,村干部你到给个说法啊?
2019-10-31 05:03:27

杨桥镇:关于对“邵东市杨桥镇书院村村干部和村霸合伙欺压百姓之真实材料”贴文回复第6楼

关于对“邵东市杨桥镇书院村村干部和村霸合伙欺压百姓之真实材料”帖文回复

2019年10月,红网《百姓呼声》栏目出现“邵东市杨桥镇书院村村干部和村霸合伙欺压百姓之真实材料”一文,杨桥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立即对该文反映的问题进行了调查,现将相关情况回复如下:

一、贴文中反映双方的基本情况:

1、申志华基本情况:申志华系我镇书院村华公祠组村民,目前在书院村华公祠组务农。

2、王安宜基本情况:王安宜系我镇书院村华公祠组村民,目前在书院村华公祠组务农。

二、调查处理情况

1、经调查网上出现多篇贴文,其反应的问题均是王安宜、申志华两家矛盾。杨桥镇围绕其两家的矛盾,多次上门做工作,双方无法达成协议,镇村两级已建议其双方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2、在处理王安宜、申志华两家矛盾过程中,镇村两级干部始终依法依规,合理处理两家矛盾,没有出现贴文中所反映的合伙欺压百姓的问题。

杨桥镇人民政府

2019年11月14日

2019-11-26 12:23:10
这是第1 - 6条评论,共有6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