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宁乡市洋华机电拖欠货款问题还未解决
·请求永州市依法查处陈某等人合同诈骗案
·新化县公安渎职,严重交通肇事案一拖再拖至今竟未立案
·道县课后服务费收费存在矛盾和乱收费现象
关于刘某铭与彭某阳租赁合同纠纷一案,申请民事检察监督复核
lzm1960 发表于 2020-11-19 16:59:29『标签:酸甜苦辣 娄底->娄星区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1)

民事检察监督复核申请书A

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再审申请人):刘兆铭,男,1960年2月17日出生,汉族,户籍所在地:冷水江市渣渡镇和平村一组,现住娄底五江建材城,身份证号码4325021960021*****,联系电话:151****4328。

申请人(一审被告、再审申请人):吴莲丽,女,1964年12月25日出生,汉族,户籍所在地及住址同上,身份证号码4325021964122*****,系刘兆铭之妻。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再审被申请人):彭向阳,男,1973年5月22日出生,汉族,户籍所在地:娄底市娄星区长青办事处长青居委会1组,现住娄底山海翠园小区,身份证号码4305221973052*****,联系电话:133****9508。

刘兆铭与彭向阳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娄底市中院(2016)湘13民终1263号判决(见附件1:11号)和娄星区法院一审(2017)湘1302民初2819号判决(见附件1:10号);于2018年4月23日向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该院于2018年10月30日作出(2018)湘13民再50号和49号两份判决,申请人仍不服,向娄底市检察院申请监督,娄底市检察院作出娄检民(行)监(2019)43130000017号(见附件1:2号)和43130000016号(见附件1:3号)两份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申请人认为,娄底市人民检察院的两份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都是错误的;因而又向湖南省检察院提请监督复查,湖南省检察院作出湘检民(行)复查(2019)43000000216号和43000000217号两份(见附件1:1号)复查决定。却依然维持娄底检察院的错误决定,是不可理喻的。今特向贵院提请监督复核。

申请请求:

1、请求贵院撤销湖南省检察院作出湘检民(行)复查(2019)43000000216号和43000000217号(见附件1:1号)两份复查决定以及娄底市检察院作出的娄检民(行)监(2019)43130000017号和43130000016号两份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见附件1:2、3号);

2、请求贵院就本案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抗诉,并监督最高人民法院提审本案,撤销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湘13民再50号和(2018)湘13民再49号两份判决(见附件1:6、7号),改判驳回彭向阳两次起诉(见附件2:3、4号)的全部诉讼请求;并判决被申请人赔尝因错误起诉和错误申请财产保全;以及因原一、二审法院的错误查封申请人全部财产;错误判决,给申请人所造成的一切损失。

3、追究被申请人以获取非法利益为目的,虚构欠租假象,提起虚假诉讼,诈骗申请人;破坏申请人公司的生产经营等犯罪事实的刑事责任;

4、本案一、二审、再审全部诉讼费用均由被申请人承担。

事实和理由

一、娄底市检察院迎合再审判决认定“彭向阳2016年4月28日向法院起诉时,刘兆铭尚欠租金4530元,刘兆铭违约,依法应承担违约责任。故认定法院判决刘兆铭支付相应租金,适用法律正确;认定彭向阳申请财产保全,娄星区法院裁定查封刘兆铭房产和冻结银行存款合法有据;”(见附件1:2号)。均系认定事实错误和适用法律不当。是在没有审查案卷材料,没有弄明白彭向阳诉求的真实目的时,草率作出的错误认定;湖南省检察院维护娄底市检察院的错误认定,不支持监督申请是错误的。

(一)、娄底市检察院,认定刘兆铭尚欠租金4530元不准确;认定刘兆铭违约是错误的。事实是只有在还要继续履行合同、刘兆铭之前所交的合同押金不需要退还的情况下,才是尚欠租金4530元。而这4530元钱,也只相当于12天租金(4530*30/11397.36=11.9天),这时离之前约定,在上期租金到期日的前后15天内预交下半年租金(有七年的租金收据、交租明细表为证,见附件2:7号),的最后期限还差3天;而且这时我还有10000元的合同押金在彭向阳手上。这时申请人也并未违约。

更何况彭向阳并不是要求继续履行合同、收取应得租金;而是诉求:解除合同,收回房屋;向其支付违约金74624元;既然要解除合同,收回房屋;就理应按合同约定无条件退还我之前已交的押金10000元(见原合同,附件2:5,6号),这10000元押金在娄底中院的(2018)湘13民再49号判决中已予以退还(见附件1:7号)。这押金扣除4530元后,还应退还刘兆铭5470元。这时不但申请人没有违约和拖欠其租金。相反是彭向阳欠刘兆铭5470元,真正违约和应承担违约责任的人都是彭向阳自己。

如上所述,彭向阳起诉时还欠刘兆铭5470元。刘兆铭没有违约和欠租的事实,没有从2016年3月8日起支付租金的义务;又何谈应承担违约责任?况且彭向阳并未要求按约定预交下期租金;娄星区法院,罔顾事实,判非所诉,违法判决我重复支付自2016年3月8日至9月8日,其中包含我上年已多交的14466元在内的租金是明显错误的(见附件1:12号)。娄底中院再审两判决虽然撤销了原一、二审的三次错误判决;却仅退还了其中枉法重复多判和没有认定以及枉法认定与本案无关的一些款项(见附件1:6、7号)。而对恶势力彭向阳在反欠申请人5470元时虚构欠租假象,提起虚假诉讼,讹诈申请人;操控法院违法查封申请人全部财产;导致我公司倒闭,给申请人造成数百万元损失的犯罪事实置若罔闻;不但不为民除恶、不为受迫害人追回损失。却反而判决受害人为劫匪恶势力支付,因恶势力自己造成其被空置房屋的虚拟租金。这天理何在?公平正义何在?

(三)如上所述,彭向阳起诉要求解除合同时,我没有违约和欠租事实,没有给付义务。娄底市检察院认定查封刘兆铭全部房产“合法有据”的前提不存在。娄星区法院在明知原告诉求只为:解除合同,收回房屋;而对法院判决收回房屋的执行不可能存在难以执行;也不可能对原告造成任何损害。在根本没有查封必要的情况下,草率作出“查封刘兆铭房产和冻结银行存款”裁定;是不符合《民诉法》规定的诉讼保全之必要性条件的错误裁定。娄底市检察院认定“合法有据”是错误的?

二、本案一审娄星区法院和二审娄底市中院的裁定、判决中许多作为严重偏离了“维护公平正义的公正司法”原则和严重违背“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审判规则。存在多次罔顾事实,枉法裁判的情形。湖南政法系统官官相护,集体上演现代版“皇帝的新装”。导致本案至今无法得到纠错和结案。明显有帮助恶势力欺压、讹诈申请人;恶意损害申请人利益的嫌疑。

(一)2016年5月9日我接到娄星区法院电话,来到法院领取应诉通知,看到彭向阳于4月28日,以我违约,拖欠其租金为由;诉求:解除合同,交还房屋;并按11397.36元/月标准支付2016年3月8日至交还房屋止的租金和违约金74624元的起诉状(见附件2:3号)。和娄星区法院“冻结被告刘兆铭名下银行存款14万元;或查封扣压被告同等价值的其他财产”的(2016)湘1302民初1371号裁定书时(见附件1:13号)。我感觉遇上了抢劫、杀人的强盗。全身毛骨悚然,惊出了一身冷汗。

自2009年3月起我就租用这门面,原告7年来一直按双方真实约定收取了全部租金,被告从未有过拖欠(见附件2:7号);由于被告为了成立、壮大“娄底别致建筑装饰材料有限公司”(见附件2:2号)初期投入了40万后;又于2014年倾其所有投入60多万元,将门面重装升级;又正好在2015年遭遇全国性罕见、普遍无法承受的市场寒流;公司入不溥出,经营状况非常惨淡,资金链已经断裂。在这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我公司必须依靠我的房子,向银行抵押贷款,才能支撑公司正常运转,渡过难关。由于这公司倾注了我整个家族八个成员一生的血汗;承载着我全家4代人11条生命和3个书包;我深知这公司使命重大,是万万垮不得的。故此当即向审判长表明:我7年来从未有过拖欠租金;是其隐瞒事实真象,捏造事实提起的虚假诉讼。并说明了我公司目前正处在生死零界点上,如果解除合同或查封我财产,都有可能导致公司倒闭,造成严重后果。希望法院能以事实为依据,果断公正处理本案。

可是,就在我向法院说明情况的第二天即5月10日又实际严重超标的查封了我唯一的216.84平方,价值近100万的房产(见附2:8号)该作为是违背民诉法:采取保全措施的必要性条件的。违反最高法关于“严禁超标的查封、乱查封”精神的。而且,我国的任何法律,包刮保全措施都是建立在,公正平等保护诉讼双方利益不受损害的基础之上的。而不是用来帮助恶势力野蛮欺压、讹诈弱势者的权力工具。绝不可能是只保护原告或是有钱恶势力的利益,而可以无限度地扩大损害被告或百姓利益的。

彭向阳诉求只为:“收回房屋”,他的房屋原地不动地摆在那里。只要退还我乘余的合同押金,法院判决收回,是随时都可收回的。不采取保全措施,绝不会对原告有任何损失。如果法院责令或调解要求被告依约预交下半年租金;我会感恩戴德,立即交清。而在当前形势下查封我全部房产,就等于陷断了我公司的命脉。将会使我公司无法维持正常营业,导至公司倒闭。就会给我造成无法挽回的巨大损失。对于这么严重的后果,娄星区法院在查封我唯一的全部财产时,不可能没有预见。更何况是在我向审判长说明了有关案件真实情况后,不但没有取消保全措施;却反而于第二天就火速查封了我仅有的全部财产。

(二)娄星区法院为了使彭向阳起诉的理由成立,帮助其以民事纠纷掩盖其捏造事实,实施诈骗犯罪的真实目的,竟然把其亲手提交法院,且在法庭上当众认定,并经双方签字认可的李文革的证明:“经调解一致同意,第二、三年租金单价都按52元/月/平方计算”篡改为:“第二年上半年租金仍按调解前的63元计算,下半年租金才按52元计算。(见附1:12号)

娄星区法院在明知被告没有欠租事实,原告起诉理由也都是一些自相矛盾的不实之词,诉求也只请求解除合同,并没有要求被告继续预交下半年租金;是明显可看出,其起诉目的不是为了收回自己应得的房租,而是为了讹诈我89090元钱,并恶意侵占或损毁我60多万元的店面装修。而且从娄底两级法院的判决,对原告全部诉求:都未予支持。就充分说明法院是非常清楚,原告的起诉是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明显是彭向阳故意捏造事实,提起的虚假诉讼。可是,娄星区法院不但不驳回起诉、不主持调解;不究恶势力恶意虚假诉讼,严重挠乱社会、经济、司法秩序的刑事责任。反而是判非所求,违法判决我向原告支付2106年3月8日至9月7日止的,因无故查封我全部财产后,使我公司不能营业,造成其房屋被空置,我并未使用其房屋的虚拟“租金”。而且是枉法判决我重复缴纳第二年已经多预交了的14466元租金(再审已退还,见附1:6号)。

(三)娄底市中院二审(2016)湘13民终1263号判决;依一审错误,维持原判。已被中院(2018)湘13民再50号判决撤销:

二审法院虽然觉得一审法院赤裸裸的篡改经双方认定的李文革的证据不馁,又咐和原告律师用所谓的“溯及力逻辑”来“认定刘兆铭在2015年11月23日向彭向阳缴纳租金68328元时并未要求就多缴租金进行折抵,因此,可以视为刘兆铭以实际行动认可变更后的合同对变更前支付的租金不具溯及力”。故对刘兆铭的上诉主张不予支持。因而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见附1:11号)。二审虽然高明,巧用一个“溯及力逻辑”轻松抹去了一个篡改证据的罪名。却抛弃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既然对平民百姓适应的“溯及力逻辑”,对恶势力也是同样适用的。彭向阳没有按惯例在2015年9月8日前后主张收取2015年9月8日至11月23日的租金。而在11月23日收取下半年租金时(见附2:10号),又没有提出要求补交,因而可视为其以实际行动放弃了2015年9月8日至11月23的租金对11月23日后收取的租金不具溯及力。

可事实是:我早在2015年的9月初调解降租时就提出:上半年多交租金要退回或扣减下半年的。可彭向阳却说“不要扣减,直接折抵二个月租金,到11月份再交下半年租金就是了”。所以彭向阳才有破天荒地改变了在每年9月8日左右交租的习惯。自觉到11月23日才来收取2015年下半年的租金。二审判决虽然化解了篡改证据罪,但实质上是换汤不换药。都是一个目的要维护一审的枉法判决,同心合力帮助、促使恶势力彭向阳捏造的欠租起诉理由成立。肆无忌惮地纵容、帮助恶势力,抢夺我们巨额财产。这哪里象是维护公平正义,平等保护双方当事人合法权益、财产不受侵害和损失的人民法院?这配得上“人民”二字吗?

(四)娄星区法院一审(2017)湘1302民初2819号判决;两处错误已被娄底中院(2018)湘13民再49号判决撤销(见附1:7号)。

罔顾彭向阳的两张亲笔收据已收3万元,且明确注明了租金所属期限的铁的事实(见附2:15号),枉法认定:“2017年8月7号合同期满后被告未支付租金,一直经营到2017年7月26日,被告转让门面时止,期间支付了3万元给原告,该款与本案无关”(见附1:10号)。

彭向阳2017年8月22日的诉求是:判令两被告支付2016年9月8日至2017年7月26日的租金91191.93元,并支付违约金26409.05元;(合计117600.98元)(见附2:4号)可是娄星区法院(2017)湘1302民初2819号判决却是,违法超诉求判决:由刘兆铭吴莲丽支付原告彭向阳至2017年7月25日拖欠的租金121516元;并支付违约金30837元违约金(合计151903元)。即超诉求多判34302.02元(见附110号)。

三、本案不是娄底两级法院所认定的民事纠纷,而是一起有预谋、有目的、经过精心策划,借机诱骗申请改变交租习惯延迟交租,而人为设计创造的欠租假象,提起虚假诉讼,利用其保护伞的势力运作、操控法院枉法判决;讹诈、欺压申请人;恶意查封申请人全部财产,破坏申请人公司生产经营的恶势力刑事犯罪案件。

(一)如前所述,彭向阳诉指:刘兆铭拖欠租金和违约的事实不存在。经娄底中院再审查明的事实是,其起诉时申请人还存有24466元在彭向阳手上(见附1:6/7号),扣除3月8至4月28日50天的租金共18995.6元(11397.36/30*50=18995.6元)后,也还余有5470元在其手上。这时不但申请人没欠其租金,反而是彭向阳欠了我5470元钱,且这时离之前约定成俗的交租期限还差3天。这充分证明彭向阳是在反欠刘兆铭5470元时捏造事实,倒打一耙;讹诈、污告我欠租,借法院之手强行毁约;获取非法利益。恶意损害我的合法利益。

(二)彭向阳起诉状上所陈述的欠租事由,唯独只有第2面第8-10行:“原告同意第二、三年租金都降低按52元/月/平方计收”和“被告欣然接,付清了第二年租金”(见附2:3号);且其亲手向法院提交了李文革的证明,通过质证予以坐实的这一事实是真实的。而这一铁的事实;恰恰证明了原告起诉时不但被告未欠原告租金,反而是原告欠了被告5470元钱;也充分证明了原告未按惯例在9月收取下半年租金,而到11月23日才收取。是被告欣然接受,交清了第二年租金,不存在拖欠租金的。同时也充分证明彭向阳亲口承诺“折抵二个月”的事实。如若没有承诺“折抵二个月”又何以说“被告欣然接受,交清了第二年租金”。除此之外,其它全都是假的。

1、其诉称“按约定被告应在2016年2月8日前支付第三年前半年租金”的预交时间,与事实不符。而是应在上期租金到期日的前后15天内支付。有七年历史的租金收据和经法庭查明认定的交租明细表为证(见附2:7号)。其中彭向阳隐瞒了在2009年3月1日和2014年2月26日二次签订合同时,双方就“提前30天预交下半年租金”这一条款通过抗议、解释、协商,已将这一条款认定为提醒提前准备租金的条款,并确定实际操作的交租时间为“上期租金到期日的前后15天内预交下半年租金”;且七年来双方一直依此约定执行的基本事实(见附2:7号)。这“提前30天预交...”只是其早有蓄谋在合同中设置埋伏的一个套。

2、彭向阳诉称“第三年前半年即2016年3月8日至9月8日”不是事实。2015年经李文革调解,双方答成一致,第二、三年租金都按52元/月/平方标准计收后(见附2:9号);当我要求退还上半多预交的14466元租金或扣减下半年租金时,彭向阳亲口承诺不应扣,直接折抵二个月是了,并以实际行动兑现了承诺。自觉延迟至2015年11月23日才来收取下半年的租金68328元(见附2:10号)。也就是说我2015年的租金已交到了2016年的5月8日。有李文革的证明和彭向阳2015年的二张租金收据和原告起诉状陈述的“被告欣然接受,(于11月23日)付清了第二年租金”相互佐证,可以证明折抵二个月的事实。现在彭向阳又反过来矢口否定这一事实,是为掩盖其虚假诉讼的罪恶事实。这分明就是恶势力彭向阳故意以“折抵二个月..”来措开约成俗的交租时间,诱骗我延时交租,而人为设计创造的欠租假象。

3、其诉称“经多次催讨,被告却至今未付,被告严重违约”也是其捏造的。这时不是被告欠其租金,而是原告欠了被告5470元钱。且其并未多次催讨;其在起诉前只来过我店里二次,2016年3月来店里问我租金准备好了没有?我说按降租后的约定,去年交的租金要到5月8日才到期,到时我会提前准备的。他没有否定我说的话,只说要我尽量不要超过5月。我也答应在五一前后给他提前交清。却未意识到他会设计陷害,讹诈我。4月20日左右再次来我店里借我身份证,说是他去银行贷款,需要承租人的身份证明;因我心无亏欠,没多想就把我身份证给他拍了照,(其交法庭的我的身份证照片是这时给他的)见他没有催讨租金,我还告诉他在五月初去他店里刷信用卡交房租。他却回答说:“不用急,慢慢凑够了再交”。到5月2、3日我想去他店里刷卡交租,打他电话时,却被设置为无法接通。他两次来我店,都没有催讨过房租,只是为稳住我不要提前交租。故意制造欠租假象,然后趙趙赶在离我们约定五一交租的时间,提前三天向法院起诉。

(三)、由于彭向阳很清楚,我把全部资金都投入其店面装修了,我手上已没有了公司运行所必需的流动资金。只要查封了我的全部财产。就截断了我公司运行的资金来源;我和公司就无法营业和逃走;就能把我牢牢地绑架在其房屋上任由他玩弄;这就是其实施早有预谋的诈骗计划的绝佳时机。因而又借降租机会制造欠租假象,搬出早已准备好的套路合同,捏造事实,隐瞒真象,踩在正要准备给其预交第三年上半年租金的节点上,以询问租金准备好没有和借我身份证为由来过店里二次,充当经多次催讨,至今未付的假象;赶在我们约定在5.1节时提前预交租金的前三天向法院起诉。并且就在其向法院起诉的同时操控法院,于5月9日裁定冻结我存款14万,(见附1:13号)又于5月10日实际查封我唯一的216.84平方,价值近100万的房产(见附2:8号)。

特别是,在2016年4月20日左右彭向阳到我店里借我身份时,我约他5.1节去他店里刷卡交租,他说“不用急,慢慢凑够了再交”;5月2、3日两次打他电话想去刷卡交租,却被设置无法接通;法庭上审判长两次问他:“如被告交清房租,你是否还愿意继续租门面给他?你是否同意调解?”他斩钉切铁地说:不愿意!不同意调解!(见附2:13号)2017年3月我找五江业委会梁主任约他答应下午6点来味都酒店调解,多次电话催促都说马上就来了,一直等到9点多,了才叫他律师来应付了一下,根本就是不愿调解;4月我又找执行局游法官约他到执行局调解,这次在游法官的耐心劝说下,答成了一致意见。当我拿出卡来准备按游法官的调解刷卡交清法院已判决的6万多元钱时。他又说要等他回家和老婆说一下再交。这一等就是二个多月,到6月12日才收到一个责令我立即搬离门面的律师函(见附2:14号)。我这时才意识到彭向阳是在其虚假诉讼的诈骗阴谋被识破,其解除合同,侵占申请人巨额财产目的并没有得法院支持的情况下,不达目的誓不摆休,想要赶尽杀绝,把申请人强行赶出门面。我知道他的意图后,为躲避他的追杀,立即决定舍弃60多万元的店面装修,于6月份就逃离了这个门面。我还凭着良心,为减少他损失,主动找到TATA木门的王总承租他的这个门面。且还将我砸锅卖铁所得仅有的3万元都交给了他(见附件2:15号)。我是为了求他放过我一条生路,了清此案,不再追杀我。当时彭向阳同意只要我上半年房租按判决交清,下半年的房租就只交了这3万元算了。可他拿到我这3万元后,我要求去他那里刷信用卡付了上半年房租时,他又说这个先不要急,等他和法院说一下,再当法院的面交。这样一拖又是二个月,然后再次变脸,于2017年8月22日向娄星区法院再次起诉(见附件2:2号),进而达到霸占我那套住房的目的。这是如许多领导和旁观者所说的,给他交清房租就能了得的吗?

因为认为自己有钱有势有靠山,可操控法院按他的意思判决。完全有把握得到我全部财产,才有底气如此强硬。才会一次又一次的起诉(见附2:4号),不断累积门面被迫空置后的虚拟租金。才会再次操控法院执行局步步紧逼。不断上门送执行通知、限制消费令(见附1:19、20号),并被强制拘留15天(见附2:16号),且以“拘留后还要座牢”,威胁逼迫我“交出已被查封的房产给彭总”。

(四)、由于我的全部财产被无故违法查封和冻结,公司及我本人信誉极度受损,因此不能向银行抵押贷款;无法筹集到公司运行所必需的周转资金。公司被迫停业直至倒闭;我刚投入其店面的60多万元装修被打掉;我苦心经营了七年已打开销路的品牌,总经销权被取消;公司积累了七年的人脉和客户资源全部损失;公司员工和我全家五人全部失业。造成直接的经济损失数百万;我所有的银行帐户和微信帐户上仅有的2万多元钱被强制一分不留地全部划走;我唯一的216.84平方,价值近100万的住房于2016年5月10日被查封至今,已达4年半之久。甚至,还操控执行局于2018年2月12日把我强制押到拘留所过春节,至2月27日才出来(见附2:16号)。给我造成的间接损失以及对我精神和肉体上的伤害无法估量;严重损害了我的利益。

彭向阳起诉目的却并不是为了收回自己应得租金;而是为了借法院之力强行毁约、收回房屋;非法霸占我刚投入其房屋上60多万元的店面装修为其所用。讹诈我向其重复支付上年已经支付的14466元租金和违约金74624元。最终的真实目的就是想要得到我那被查封的200多平方的房产。这分明就是早有预谋,经精心策划的谋财害命。是恶势力欺压、讹诈百姓;牟取非法利益的本性所为。对于彭向阳这种依靠炒作门面、放高利贷、欺压、剥削弱势百姓来实现自己发财梦的恶势力,作出这种恶毒至极,丧尽天理良心的事情,不足为奇;也并不可怕。但是,最可怕,最让人恐惧和绝望的是,我们不敢想象,在当今法治社会;作为代表国家和人民,履行宪法审判和监督职责,把持正义天平,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惩治邪恶打击犯罪,保护人民生命财产不被恶势力侵犯、剥夺和损害,维护社会秩序的权力机关,娄底市两级人民法院和娄底市人民检察院,竟然集体被恶势力彭向阳及其保护伞挷架和操控;集体为恶势力充当打手;纵容帮助恶势力彭向阳,以民事纠纷掩盖其在反欠我5470元强行霸占不予退还,却捏造事实,提起虚假诉讼;以强行毁约解除合同,来达到非法获取、剥夺我们巨额财产之目的。

我虽木讷本份,但头脑清醒,明理守法。知道民事双方必需是在不损害双方利益的前提下,采取合法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所产生的纠纷才是民事纠纷。我自己亲身经历的刻骨铭心的事自己最清楚,本案绝非民事纠纷,而是一起有预谋,有动机有目的,有保护伞的恶势力诈骗犯罪!其行为性质等同于套路贷犯罪。

娄底市中院、娄底市检察院、湖南省检察院,仅以被告与原告签订了租赁合同,且被告已按合同约定履行了2016年3月7日之前的租金缴纳义务。就偏信恶势力预谋制造的、明显不存在、不符合逻辑、自相矛盾又无法解释的欠租假象;却对刘兆铭所提出的原告在本案中所隐瞒的,明显可以得到证实的事实真象,置若罔闻;在明知是娄星区法院违法错误冻结、查封被告全部财产;切断了被告公司的流动资金来源,导至公司倒闭,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百万元。明知是原一、二审法院的罔顾事实的枉法判决,助涨了恶势力彭向阳继续欺压弱势百姓,势有不讹诈完刘兆铭全部财产誓不摆休的嚣张气焰。至使本案至今无法结案的情况下;还在死死咬定本案为民事纠纷。还是一致认定:“本案之前的三次裁判是有错误,但是娄底中院再审时,已经纠正;撤销了前三次错误判决;改判退还了之前多判的租金和款项;现在已经没有错误了”。这是明显违背维护公平正义的公正司法原则和有错必纠精神的。

(一)、刘兆铭虽然与彭向阳有签过合同,而且是从2009年3月1日就签了第一份,五年期满后又于2014年2月26日续签了第二份同样的格式合同;两合同都有如:第三条“租金每半年提前30天一次性预交付清,如若拖延,超过10天解除合同”第八条“乙方逾期10天交租,应按三年租金总额的15支付违约金”该合同的约定是:提前30天预交下半年租金,而逾期10天交租的违约前提,对出租人没有任何损失;不在合同法113条“违约损失赔偿额应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的违约赔偿范围;而举张违约该责任的目的,势必造成承租人60多万元的装修财产损失;甚至引发公司倒闭等更严重的后果。是严重违背合同法关于:“当事人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之公平原则的。而原合同第五条“房屋的转闸门、防盗门、玻璃门、隔墙及所有装修和相关手续均由乙方负责费用自理”(见附2:4、5号)的约定,是其将一个建筑工程尚未完工,不符合使用条件的半成品房屋,交付给我使用;且还要我自费为他完成这些尚未完工部分基建项目;这对承租人也是很不公平的。

但这合同并非承租的真实意思表示,而是彭向阳单方面改变双方协商的要约内容,而私自增加打印提供的格式合同。我当即提出了抗议,要求重新打印。他却解释说:“这提前30天只是提醒你提前准备租金的;真正操作还是要上期租金到期后才来收租的。违约金也只是针对那些恶意赖帐不还的人才用的。我们都是讲诚信的生意人,说话是算数的”并以各种理由欺骗申请人,执意拒绝重新打印。在我的坚决要求下,才用半张信纸给我写了一句话:“交租时间,确定在上期租金到期日的前后15天内收取。如有特殊情况在半月内还不能交清时,可打电话说明,适当延迟”因为我是诚信为本,从不欠帐的人。也就错误地以君子之心度劫匪之腹,相信了他的话,虽是无奈签了名,却是从未生效的合同。法院认定“被告已按合同约定履行了交租义务”是不正确的,七年的交租收据表明:从未按合同约定的在2月8日和8月8日前收取过租金,而是一直按纸条变更后的约定在3月8日和9月8日前后15天内收取的(见附2:7号)。

(二)这合同不仅严重违背合同法公平原则;而且严重背离做人的良心和道德。这明显是在我上期所交租金还差20天才到期(还有7598元没有用完),就要毁掉我刚投入到他房屋上的60多万元的装修。并向其支付违约金74624元。?该合同明显与“保护合同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经济秩序”的合同法立法目的不符;也严重背离做人的良心和道德。这样的合同如果出租人只是为了和前7年一样,提醒承租人提前准备租金,督促承租人按时交租,来达到自己获取正当的租金收益的话,法院和检察院认定这是民事纠纷也无可厚非。

(三)、现实不是刘兆铭拖欠了彭向阳租金故意不交;而是因为第二年通过调解降租后,彭向阳就提前多预交的部分租金自愿折抵了二个月。在彭向阳起诉前是因为我上期交的租金还没到期,还不须要交钱;其起诉时我于5月2、3日打他电话想去交租,电话却被设置无法接通,没法给他交租。而彭向阳起诉目的并不是为了获取自己应得的租金收益;而是利用早已设计好的套路合同;人为设制欠租假象,污告我拖欠其租金,至今未付;讹诈我向其重复支付上年已多预交的14466元租金和违约金74624元。并操控法院在根本没有财产保全必要的情况下,火速违法冻结了我全部的银行帐户和查封我全部房产。意在切断我公司维持正常营业的流动资金来源,破坏我公司生产经营,整垮我们公司,进而得我那被其查封的房产。因为彭向阳有钱、有势、有保护伞撑腰,可以完全操控法院按照他的意思判决,完全有把握抢夺到我的全部财产,才坚决拒绝接受我给其交清租金,坚决拒绝调解(见附2:13号)。这是娄底市中院、检察院和湖南省检察院所认定的民事纠纷吗?如若彭向阳再在原合同上加一句:“逾期20天交租,诛灭乙方全家”。那你们也要判决杀了我们全家吗?而现在的结果无异于杀我全家。

(四)、现在的情况是:我刚向其房屋上投入的60多万元的店面装修被逼迫打掉,苦心经营了七年的品牌总经销权被取消,积累了七年的客户资源和人脉被丢失,公司被迫倒闭;公司员工和我一家5人失业,我累积了40年的信誉被毁。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百万元。所有的银行帐户和微信帐户上仅有的2万多元钱被强制一分不留地全部划走;我唯一的住房于2016年5月10日查封至今,已达4年半之久。甚至,还操控执行局于2018年2月12日把我强制押到拘留所过春节,至2月27日才出来(见附2:16号)。给我造成间接损失以及对我精神和肉体上的伤害是无法估量的;

(五)、娄底市中院、检察院和湖南省检察院都一致认定:“本案之前的三次裁判是有错误,但是娄底中院再审时,已经纠正;撤销了前三次错误判决;改判退还了之前多判的租金和款项;现在已经没有错误了”(见附1:1、2、3号)。我死不明白,既然前三次裁判是有错误,才被撒销;却无视因为这三次错误而引发的严重后果。这是纠正错误了吗?!难道你们在审理一起:有预谋的驾车违章逆行,故意把别人连车带人撞飞悬崖,摔得粉身碎骨了;你们也只要判令他原路退回去,不要逆行违章就可以了吗?!就算是你开车在路上不小心撞坏了别人的车也要全额赔尝啊。莫说这还是出于非法目的,制造欠租假象,污告、讹我巨额财产!难道这就是湖南政法系统,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公正司法?!这就是你们有错必纠的真实态度?!如果有人入户偷盗,得手后被户主发现,因怕户主报案,就把户主活活捅死,你们也只要判令小偷把所偷的钱财退还原户主就可以了吗?!我恳请您们换位想想;你们处在我现在的情况下,你们会怎样。

五、娄底两级法院都是口口声声地说:法院打官司,打的是证据;你是白纸黑字在合同上签了字的。我想问?彭向阳起诉我违约、欠租的事实证据又在哪里?为什么现在国家严励打击的套路贷,也是白纸黑字签了合同的,却不是民事纠纷,而是套路贷诈骗犯罪。

(一)如上所述,原合同是釆用欺骗手段签订,又双方协商进行了变更,一直没有生效,明显有失公平的套路合同。若是用来要求承租人按惯例支付租金,获取应得的租金收益也就罢了。却是借用降租前多预交的14466元钱,假意折抵2个月,骗取被告改变习惯,推迟交租,制造旁人难以识破的欠租假象。在反欠被告5470元钱时,赶在离我们之前约定在5.1给他提前预交租金的时间还差3天的4月28日,搬出他早已准备的这个套路合同,向法院起诉要求解除合同,讹诈我向其重复支付上期已经支付了的14466元和违约金74624元(见附2:3号)。这样的“合同”能够作为毁掉我60多万的装修和讹诈我89090元的证据吗?而且是在5月2、3日我想去给他交租,打他电话时,却被设置为无法接通,拒绝收租的情况下。这样的“白纸黑字签了名的合同”能够作为娄星区法院冻结我全部银行帐户,查封我唯一的价值近100万的房产。毁我信誉,切断我公司经营流动资金来源,阻止破坏我公司的生产经营。判决我重复支付已经支付了的14466元钱的依据吗?这就是法院应该遵循的“以是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审判规则吗?

(二)、原告起诉状所陈述的事由和向法院提交证据中,唯独只有“李文革的证明”也就是其起诉状第2面第8-10行所陈述的“原告同意第二、三年租金都降低按52元/月/平方计收”和“被告欣然接受后付清了第二年租金”的事实是真实的,且经法庭质证认可。而这唯一真实的证据,恰恰证明被告没有欠原告租金,反而是原告欠了被告5470元钱。同时也证明原告自愿“折抵二个月租金”的事实。因此彭向阳又在法庭上反悔,否定这一事实说:“不是都按52元,而是第二年上半年仍按原来的63元,只有下半年才是按52元/月/平方计算”。难道说,这经第三方调解,达成一致的协议,且由原告亲手提交法院,经质证双方签字认可的事实和证据是想改就能改的吗?那还有何公平正义可言?然而娄星区法院却是真实地依原告的意思,将这一铁的事实和证据篡改为“第二年上半年仍按原来的63元,下半年才按52元/月/平方计算”。娄星法院篡改证据和判决刘兆铭向原告重复支付上期已支付的租金14466元,的理由和证据又在哪里?且娄底中院再审已否定、撤销了原一审的这一判决。

难道不是明知彭向阳起诉欠租违约事实不成立,只有帮助恶势力篡改了这一不利证据,才能构成被告欠租;才能继续这场官司;只有判决刘兆铭重复多支付这14466元,才能促使被告不服判决、继续上诉。才能无限拖延诉讼时间,才能帮助恶势力完整地得到我的那套被查封的房产吗?除此之外,彭向阳起诉事由的所有陈述,都是自相矛盾的不实之词。

综合上述事实,无论是从彭向阳精心策划设计的“提前30天预交租金,逾期10天,解除合同,并支付三年总额15的违约金”的两份明显有失公平的套路合同的动机。还是其起诉,要求“解除合同,收回房屋,并向其重复支付,上年已经多支付了的14466元和74624元违约金”的真实诉求目的。以及之后的多次拒绝收取租金;多次拒绝调解,且在法庭上二次表态:不“愿意调解”,“刘兆铭交清房租也要解除合同”(见附2:13号)的行为事实都表明。本案彭向阳起诉目的,都不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取得应得的租金收益。而是为了非法讹诈我89090元钱和毁掉60多万的装修;恶意搞垮我公司。进而得到我那套被查封的房子。

不管是从两合同都有约定“提前30天预交租金”,却以纸条承诺变更为每年的3月8日和9月8日的前后15天内预交下半年租金。且7年来一直依此承诺收取租金。如若原合同没有过变更,是真实有效的话;为何7年未按合同约定的时间收取过租金,这可能吗?而且也没有按合同,起诉主张过自己的权力,这现实吗?而当他知道我于2013年全款购置了一套住房,又于2014年向其房屋上投入60多万元的装修,有资产可供其惊夺时;在2015年9月原告随市场行情;“同意第二、三年租金都降低按52元计收”时。却不扣减上半年多预交的一万多元租金。反而愿意多损失几千元,给我折抵2个月租金,直接推迟了2个多月;到11月23日才收取了下半年租金。踩在正要预交2016年租金的节点上,赶在我们约定5.1提前预交租金的3天前,即2016年4月28日向法院起诉。又在法庭上矢否认曾有过“变更合同”和“折抵2个月”等一系列的既不合常理,也合逻辑的行为事实看。还是原告起诉状中所陈述的“合同履行到第二年被告拖延交租,为求顺利收租,原告同意第二、三年租都降低按52元/月/平方计收,但求不再拖欠,被告欣然接受付清了第二年租金”。原告2015年3月7日收到2015年3月8日至9月7日租金78905元的收据;表明被告按历年的习惯交租,并没有拖延(见附2:7号)。而原告在第二年9月初经调解同意第二、三年租金都降低按52元计收了,因而在上半按63元/月/平方预交租金时,就多交了14466元应当退还。可原告未退还,因其选择折抵了2个月租金,才未按习惯在9月初同意租金都降低时,收取下半年租金。而是实际推迟了2个多月,到11月23日才来收取了68384元租金。原告起诉后又在法庭上否定折抵二个月的事实;这不明显的自相矛盾!如果没有折抵2个月!以彭向阳之前7年不断上涨租金时都不能延迟一天交租的性格;在他已经同意给让利降租的情况下,我还可能不立即交清房租吗?彭向阳还会按调解协议同意给我降租吗?他会让我拖欠租金75天,而不向法院起诉吗?如果不是原告自己承诺“折抵了2个月”彭向阳会在本案起诉状中说“被告欣然接受付清了第二年租金”吗?如果没有折抵2个月!按他起诉所依据的合同约定,到11月23日收取租之金,已经是拖欠了100多天的租金了。还能算是“欣然接受付清了第二年租金”吗?这明显的是自相矛盾,难园其说。

以上不合常理和逻辑的行为和自相矛盾的陈述,无不表明,恶势力彭向阳早有预谋、有目的地提前布局,等待时机实施诈骗。非法获得我7万多元违约金和我刚投入在其店面上的60多万元的装修以及我唯一的一套200多平方的房子。利用早已设计好的套路合同;选准刘兆铭刚刚倾其所有向其店面投入了60多万元的装修,手上没有了经营必需的流动资金;又遇市场突变,生意不好,市场普遍降租救市的绝佳时机;故意以调解降租后我上半的多预交的14466元钱,折抵二个月房租,骗取我改变惯例延迟交租。踩在正要预交下期租金的节点上。捏造事实,隐瞒真相;而提起的虚假诉讼。本案娄底两级法院的所做所为,就好象是皇帝新装,让娄底整个政法系统和各个职能部门都假装看不见。我不明白究竟是什么魔力捉使娄星区法院如此揭尽全力地冒着犯罪的危险,帮助恶势力篡改证据和多次枉法判决。而娄底中院、娄底市捡察院以及湖南省捡察院,也是极力纵容恶势力诈骗犯罪;袒护包屁其下手循私枉法。

当我满怀希望,无数次的向娄底各个政法部门、扫黑办提出举报、控告和申诉时,出乎意料的遭遇冷莫和无视。娄星区法院竟敢明目张胆地篡改证据,罔顾事实,枉法判决;帮助恶势力实施诈骗和毁灭我全部财产。而娄底中院、娄底市检察院、湖南省检察院也是纵容、袒护、包屁;甚至是娄底整个政法系统及各职能部门都集体沉默。这就足以看出恶势力彭向阳及其保护伞能量之强大,行为之猖狂,手段之残忍。

我心知肚明,这么强大的力量想要弄死我这样无依无靠,现已身无分文的平民百姓,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也很清楚我的劫数已尽。但我不能这么默默地等死,我要用我的生命来唤醒当今社会已经沉睡的良心和道德;要用我的生命来悍卫法律尊严,阻止公平正义的法律不再被别有用心的人滥用,成为恶势力诈骗百姓财产的工具;要用我的生命来阻止这种新型的“套路租”诈骗犯罪也和现正在严厉打击的“套路贷”诈骗犯罪一样在全国范围内大量暴发。希望能用我的生命来引起国家立法部门的关注,尽早认识“套路租”有可能对社会产生的危害,防微杜渐。也算是我最后一次为子孙后代,为我国广大百姓争取政俯重视防止套路租再次危害社会,创造一个安定、和谐的社会环境尽一点微簿之力。

我死不足惜,唯一自责和遗憾的是对不起我的家人,我后悔当初执意把儿子、儿媳、女儿和老婆都留在身边共同打理这家公司,她们为我打拼了十多年没有给过她们一分钱的工资。现在家产一夜归零,什么都没有了。而她们又找不到能养家的工作。特别是我还有一个96岁的父亲,当时他老人家为鼓历我们创业,把他从牙缝里省下积攒了一生才仅有3万元养老钱也借给了我公司重新装修了。现在不但不能给他养老送终,这3万元也不能还他了。更担心的是我一个正在读六年级,成绩在班上前几名,一个正读三年级成绩连续稳拿班级第一,连续每期得四至五张奖状的两个聪明可爱的小孙子,即将面临弃学。为不把自责和遗憾带入阴曹地府。

故此,特向贵院提出监督复核申请,恳请贵院救救我一家人,依法支持两申请人的申请请求。

此致!

最高人民检察院

申请人:刘兆铭、吴莲丽

2020年11月24日

附件1:判决、裁定等文书复印件一本(20份)

附件2:相关证据材料一本(21份)

娄星区委网信办:回复第1楼

网友:

您好!您所反映的《关于刘某铭与彭某阳租赁合同纠纷一案,申请民事检察监督复核》一事,我们已收悉,相关情况请反映给省市相关部门。感谢您对我区的关注和支持!

娄星区委网信办

2020年11月23日

2020-11-23 16:55:24
这是第1 - 1条评论,共有1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