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怀化CNCC新贸链诈骗,疯狂敛财
·江华县江华新城开发商故意不给办证
·株洲友谊房地产公司欺骗消费者,8年未拿到房
·汝城县益将乡城品电商服务站拦截快递、欺骗消费者
关于常德恒大华府欺骗消费者的投诉
良民一号 发表于 2020-10-12 17:01:13『标签:消费维权 常德 综治司法

由于常德恒大华府74栋公寓存在严重的设计缺陷,我们业主已经与恒大相关部门协调多次,协调无果后,于9月3日将我们业主的诉求以书面方式向常德市信访局反映,距约定回复的时间还有22天。前期,我代表业主已就常德恒大的丑态在红网发文4次,直接目的是为引起常德市相关职能部门的重视,深层次意义在于让无辜的老百姓别再上当,保留我们当代公民一点基本的道德良知底线。发文后,至今我收到职能部门的回复有两条,大意总结如下:

第一条:武陵区网信办回复:

这个事不关我们区的事,有问题找市里。

第二条:常德市住建局回复:

我们和恒大合法合规,有问题找政府或其他部门。

(具体回复均保存,作为下一步投诉的文字痕迹)

然而,恒大与政府职能部门始终未对“双方默许且合规”的设计图纸为何不及时向业主公示做出丝毫解释;始终未对“符合消防法的楼梯间窗户”全封闭是否会对居民造成呼吸障碍进行过丝毫评估。很显然,常德恒大及职能部门部分人对业主的诉求置若罔闻,自始至终灌输着“带套不算强奸”的极其危险的社会价值观,让我们受害的业主不得不含泪把这几层“套”脱下来,让大家看一看。

一、常德市住建局

作为房屋建设期的直接监督部门,有义务要求开发商在房屋销售时将设计图纸向业主公示,如果住建局在审核图纸基本合理性、监督图纸公示落实上只是“纸上谈兵,备案即可”,一旦后期出问题就果断地充当开发商的后盾,拿起冰冷的规定给开发商做包装,反倒成为业主维护正当权益的阻碍,如何代表政府履行为人民服务的职责。

特别是,9月9日下午住建局信访办在会议中,现场明确要求开发商把设计相关图纸向业主公示,就公摊面积的计算方式向业主公示,至今开发商丝毫未提及此事,又做何解释?

二、常德市场监督局

目前常德恒大的销售出现了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多处反映销售欺诈、销售人员代收款项、花钱请人排队饥饿营销等行为,甚至据悉已经有一名香港公民被常德恒大骗取房款。出现这么多问题,难道就以“谁家房产无虚假,树大招风就这样”的说辞来搪塞老百姓吗?调查了吗?调查了什么?

三、常德市环保局

国家目前对住房规定的空气含氧量确实没有明确的规定,即使有一个定义,地方也没有执行。之所以没有规定,是因为我们国家认为住房起码是要“能住”,没必要因为民生大计的常识问题出规定。目前看来,常德恒大的楼梯窗户问题,完全是因为为降低消防系统成本所选择的“为满足消防法的方案最优”,这个概念本质上是不同的,又回到了期初这个糟糕的、省钱的设计上,这个消防设计又有谁给我们业主看过呢?当我们业主感觉呼吸困难的时候,多次要求环保局介入,环保局的回复又是什么呢?“对不起,不关我们的事”。

四、常德市税务局

常德恒大一年上亿的税无形地成为了地方经济的一股暖流,只要给钱一切都好说话。事实上,单就74栋公寓而言,有多少户合同金额、发票金额、转账金额是不一致的?是完全不符合税法三流合一的基本要求的,有调查吗?谁给我们的中介费乱象做解释?是不敢调查吗?

五、常德市司法局

我们业主之所以不能打官司,不是常德恒大做得天衣无缝,而是顾虑于常德地方能否在面对恒大时给老百姓一个司法公正?众所周知,常德恒大的开发商是鑫泽置业,虽据说是恒大的全资子公司,但是事实上是什么关系,老百姓谁也不清楚。这场官司,第一,没有律师想接,吃力不讨好;第二,赢了,又必然是无限地拖延等结果。

六、常德市物价局

对于任何一件商品的交易价格都要基本守恒的,这里所谓的守恒就是市场曲线。常德恒大在销售公寓时,2018年开盘10000元以上,2019年年底跌破7000元以下,在没有疫情因素下,这么大的售价悬殊,不能简单地以商业公寓没有备案价、买卖自由来规避这一极其不合理的价格落差问题,那我们物价局在监督一些什么?又要把这个锅丢给谁?

七、常德市房产局

常德恒大74栋公寓的面积多人反映是有缩水的,我们多次跟开发商提到了这个问题,并且部门业主已经有实证。但是,开发商一致要求业主寻找的测绘公司一定要有当地房产局备案,即限定测绘公司,左右测绘结果。目前,造成有资格给我们业主测绘的公司少之又少,甚至根本不敢接常德恒大复测的业务。请问房产局,是否有这样的游戏规则,如果是这个规则,测绘结果如何公允?

八、常德市信访局

信访局是传达老百姓诉求的窗口,和法院的职能是不同的。在我们上访过程中,信访局屡次强调的一个概念“法律证据”,其实是犯了一个恶意的错误,有意地将老百姓诉求推向民事诉讼的环节,而不是从解决问题角度出发,更不是从老百姓的诉求的合理性去考虑。如果司法都如此明朗,为何红网还会有如此多的不公?

总之,74栋商用公寓大门不临街、窗户全封闭的奇葩设计,信访局推司法局,司法局说要证据,证据又来源于各个局,推来推去不作为。如此循环下去,终究是要有个尽头,这个头便是一个“公理”二字。我们必然将此等不作为反复诉求下去,无论这些“套”有多少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