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对邵阳县煤矿棚改有关回复的质疑
·隆回县大岭村与三和村交界想修公路
·隆回县公安局紫阳派出所处事不公
·新化县公安渎职,严重交通肇事案一拖再拖至今竟未立案
关于益阳天峰置业有限公司的仲裁存在问题
tianfeng 发表于 2020-07-31 15:59:45『标签:酸甜苦辣 益阳->赫山区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1)

一楼两法,从36号裁决书查处益阳司法乱象背后的保护伞

益阳仲裁委员会对益阳朝阳城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申请益阳天峰置业有限公司的仲裁,于2014年12月31日,出台了违法的(2013)第36号《裁决书》,该裁决书之所以违法,理由有三:

1、 一个首席仲裁员没有签字,2个仲裁员也没有签字,有没有加盖益阳仲裁委员会的公章;

2、 仲裁内容根本错误;

3、 违约金高达3000多万元。

就是这样一份仲裁员没有签字、没有加盖公章也没有法律

效力的内容严重错误的违法《裁决书》,从益阳中级法院执行局申请省高院异地执行,省高院指定到常德市鼎城区法院对益阳天峰置业有限公司执行5400多万元,并查封了天峰公司酒店公寓的在建房产,走向拍卖程序。

益阳天峰置业有限公司这么多年来,被迫陷于维权,向益阳

市检察院对36号裁决书申请监督,益阳市检察院于2019年7月18日向益阳市中级法院下达了益检民(行)执监(2019)43090000001号《检察建议书》,益阳市中级法院对益阳市检察院的《检察建议书》可以无视,至今不予受理。

益阳天峰置业有限公司也向益阳市仲裁委申请仲裁,于2020年4月16日下达了益仲裁字(2018)第2号《裁决书》。

同样是益阳市仲裁委的裁决,因为益阳仲裁委换了领导,两份裁决两种结果:出台36号裁决书的益阳仲裁委的领导现已调任益阳市中级法院领导,所以对益阳市检察院的检察建议书直接无视。对比两份裁决书,2号裁决书的仲裁员每人均签字,加盖有益阳市仲裁委的公章,形式要件完全是合法的。内容更是天壤之别,2号裁决书没有裁决一分钱的违约金,朝阳公司应付天峰公司工程款等有关款项800余万元。而36号裁决书裁决天峰公司应付朝阳公司1100多万元,外加违约金3000多万元,共计5400多万元。

常德市鼎城区法院于2020年4月15日下达(2019)0703执932号《暂缓执行书》,于2020年7月10日下达(2019)0703执932号《恢复执行书》。

为什么这样一份不具有法律效力的违法的36号《裁决书》可以堂而皇之的从益阳市中级法院走到省高院指定异地法院执行?益阳市仲裁委下达益仲裁字(2018)第2号《裁决书》后,益阳天峰置业有限公司向益阳市中级法院申请执行,益阳市中级法院于2020年7月16日下达了(2020)湘09执324号《执行裁定书》,并向鼎城区法院提交了《执行异议书》。

如此一楼两法,举国罕见!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奇异事件?

湖南益阳天峰酒店公寓坐落在湖南益阳市康富南路,由益阳天峰置业有限公司和益阳鑫浩贸易有限公司联合建设,天峰公司建设南部,鑫浩公司建设北部,工程施工方为益阳朝阳城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北部工程已经交付使用成为维也纳酒店,南部工程却成了“烂尾楼”。

原因在于:益阳鑫浩贸易有限公司的老板卢小毛与职业放贷人罗树中组成黑社会团伙,长期受到益阳市有关保护伞的保护,罗树中入股鑫浩公司后,承建天峰酒店公寓,由罗树中借用益阳朝阳城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资质,以授权代理人的身份,两人合伙既做开发商,又做承建商。在建设阶段,发生死人事故2起,许腊生等多人被打成轻伤的刑事案件,理应追究其违法刑事责任,但是受到保护伞的保护,死者的赔偿金不予负责赔偿,许腊生反被威胁被迫逃亡在外。维也纳酒店开业后,发生一起死亡事件,等等,一直都是不了了之。

本案在新浪网有报道,请参看:《天峰公寓酒店遭遇“同楼两价”益阳仲裁委被指“一案两裁”》,网址:http://k.sina.com.cn/article_3241016662_c12dfd56001008psv.html一文,有关卢小毛、罗树中涉黑涉恶下文专文曝光。

舒怡苏

2020年7月31日


时刻网友20180317090618:来自时刻端的跟评第1楼
没看明白基本诉求是什么
2020-08-03 16:11:19
这是第1 - 1条评论,共有1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