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湖南省分行不按国家政策强制为女员工办理提前退休
·对“邵阳县涉黑校长及其妻违法乱纪案”处理结果何时有?
·请新宁县公安局公示“回龙寺镇炸山毁林”一案调查图片
·洞口县森博然气有限公司擅自乱加价
再向双峰县司法局反映律师案件代理问题
钓鱼郎 发表于 2020-07-31 07:53:29『标签:酸甜苦辣 娄底->双峰县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1)

“钓鱼郎”网友:

您好!

关于您在红网《百姓呼声》上反映《双峰县曹某假冒律师梓门桥镇某法律服务所无证执业、哄骗钱财》的问题收悉。局党组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了调查组,经调查,现就有关问题答复如下:

一、关于举报“曹剩余不学无术,好逸恶劳,巧舌如簧,游走乡里,无证执业,哄骗钱财”的问题。曹剩余,男,现年44岁,大专文化,双峰县杏子铺镇人。经核实,曹剩余从2011年开始执业,是经司法行政机关核准取得《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执业证》,目前是双峰县富厚法律服务所的一名基层法律工作者,其执业证号为:31812141100057。所以,举报人举报其“无证执业”的情况不实。

二、关于曹剩余因彭美木2017年劳动争议一案预收费2000元,而最终未能南下开庭代理的问题。经调查,举报人彭美木之子彭夫定于2017年因婚姻纠纷委托曹剩余代理,在代理过程中,彭夫定提出其父彭美木在广东惠州有一劳务仲裁也要求曹代理,并承诺付费2000元。2017年9月28日20时19分07秒,彭美木之女彭玉玲通过微信为其父转帐2000元代理费给曹剩余。后因举报人在司法行政部门和残联的引导下,在广东惠州申请了法律援助,故曹剩余最终没有去惠州出庭代理。2017年10月6日11时14分57秒,曹剩余通过微信转帐退回2000元代理费给彭玉玲,彭玉玲未及时接收,10月7日11时15分06秒系统自动退款给曹剩余,10月7日12时09分51秒曹剩余再次将2000元微信转帐给彭玉玲。故曹剩余没有为彭美木代理出庭,也没有收取代理费。

综上所述,您所反映《双峰县曹某假冒律师梓门桥镇某法律服务所无证执业、哄骗钱财》的情况不实。但鉴于曹剩余在为彭美木代理过程中,没有主动引导彭美木走法律援助途径,没有及时向彭美木说明已退还收费的情况,从而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误会,我局对曹剩余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责令其今后执业时必须严格按照《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管理办法》(2000年3月30日司法部令第60号)执行。

双峰县司法局

2020年7月2日

以上是双峰司法局的回复,当事人表示不服。理由如下:

一,曹剩余虽然有法律工作者证,但无执业律师证。他先收钱且未按基层法律工作者程序来,实际上广东省自2012年已经不允许法律工作者出庭。一方面说明曹剩余不懂地方法规,另一方面说明上级监管如同空洞。也有肯定曹剩余心知肚明故意为之,连管辖法院都搞不清楚就开始要钱。出现漏洞没有违章就必有违规之处,司峰司法局毫无举一反三之心。

二,向主任在电话当中回复:彭美木未向双峰司法局求援,导致他未能获取司法援助。事实上彭美木多次向走马街镇司法所和劳动保障局反应过,都没有指出一条明路。最终导致曹剩余骗钱得手,一方面是老人家已经穷其所能。另一方面是家乡机关职能没有落到实处,距离援助单位惠州司法还有很大差距。

三,向主任在电话当中有解释有利于曹剩余的两点,并多次强调法律工作者收入来源困难。说曹剩余不按流程接案子情有可原,事实上程序正义才会判决正义。这代表了上级监管部门对自已人的坦护态度,也就很容易理解曹剩余以后还会胆大妄为。

四,无论是彭夫定的离婚案,还是彭美木的劳务案。只要是核实案子移到了广东法院,曹剩余都无资格出庭,故不存在收费代理这么一说。他之所以敢闭眼收钱,是因为贪欲,是因为农村老人家不懂法,因为上级监管不力。

总结:彭美木不但没有得到过双峰司法的任何援助,历经一裁两审才发现曹剩余无资格来广东省出庭,这样的口头训他毫无教育意义,必须要吊销曹剩余法律工作者证。同时司法局内部应该严格按流程要求办事,避免有免费法援不告诉群众却又纵容假律师收费的乱象。

草民不懂法,诉讼靠百度。

附件认定:曹剩余是法律工作者,不能来广东省出庭。

而贵局又回复曹剩余可以接彭美木的案子,默认他不用通过服务所也可以不用签合同盖公章直接收钱就行,理由是他收入困难!未必农民工讨工资就容易?

事实上彭美木的案子一裁两审都是在广东省惠州市开庭,法律援助律师也是惠州市司法免费提供的。

咱先不说曹剩余这做人的差距乍这么大,司法局你们这结论与法律规定也是严重不符合啊!

所以草民不服,到了娄底也要问个究竟。到底曹剩余这个法律工作者能不能合法接彭美木这个异地案子?请书面回复。

附件:法律工作者与执业律师的区别。

一、律师与法律工作者的定义

我国现行的法律和行政规章,主要设定了两种人为专职的法律执业人员:一为律师;二为法律工作者。

我国《律师法》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律师,是指依法取得律师职业证书,为社会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

根据行政规章《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管理办法》第二条规定:基层法律工作者是在基层法律服务所中执业,为社会提供法律服务的人员。

二、律师与法律工作者的区别

区别之一,二者产生和存在的法律基础不同。律师的产生和其执业的基础,是根据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的规定.法律工作者的产生和其执业的基础,是根据行政规章《关于乡镇法律法务所的暂行规定》(现为《基层法律服务所管理办法》和《基层法律工作者管理办法》)的规定。也就是说,法律服务所和法律工作者的设定是没有法律基础的。

区别之二,二者执业的准人不同。要想做律师,必须先参加全国律师资格考试,取得律师职业资格。从2002年起,要想做律师,必须先取得法律职业资格。而做基层法律工作者,就没有这样的准入程序,只要你想做并得到司法行政部门的同意就行。

区别之三,二者执业的法律水平或者说是法律知识的含量不同。做律师,首先得是法律本科毕业,才有报名参加考试的资格。参加考试,不是一般人就可以成就理想、如愿以偿的。就以2002年的考试为例,全国报名参加考试的人有38万之多,但因此而获得资格的人只是报考人数的百分之六点多有资格做律师的人,其知识含量的程度有多少,我这里不说,你也会猜想了。而做法律工作者,只要具备高中文化就可以了。

区别之四,二者服务的范围不同。律师的服务范围十分广泛,凡是社会生活中用得上律师的事务,律师都可以发挥作用。而法律工作者的服务范围仅限于从事简单的民事类代理事务,他们不具备从事刑事类代理和辩护业务。

区别之五,二者执业的地域不同。在全国范围类,律师执业不受地域限制,在国家与国家之间,律师也有一定的执业空间。法律工作者的执业受地域范围限制,根据司法部对行政规章《乡镇法律法务业务工作细则》的解释,基层法律工作者不能代理当事人任何一方均不在本辖区内的民事、经济、行政诉讼案件。现在广东\上海\北京等发达地方已经不允许法律工作者出庭参加.

区别之六,二者体现的社会价值不同。律师作为一种职业,是世界各法制国家的同类设定,律师的社会作用,国际条约《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1990)》有系统的揭示,其中之一就是“要求所有人都能有效地得到独立的法律专业人员提供的法律服务”。因此,有人说:“没有律师就没有司法公正”。法律工作者的职业设定,只是中国的现象,不是国际上通常的做法,因此也就没有“没有法律工作者就没有司法公正”的说法。

“钓鱼郎”网友:

您好!

关于您在红网《百姓呼声》上反映《双峰县曹某假冒律师梓门桥镇某法律服务所无证执业、哄骗钱财》的问题收悉。局党组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了调查组,经调查,现就有关问题答复如下:

一、关于举报“曹剩余不学无术,好逸恶劳,巧舌如簧,游走乡里,无证执业,哄骗钱财”的问题。曹剩余,男,现年44岁,大专文化,双峰县杏子铺镇人。经核实,曹剩余从2011年开始执业,是经司法行政机关核准取得《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执业证》,目前是双峰县富厚法律服务所的一名基层法律工作者,其执业证号为:31812141100057。所以,举报人举报其“无证执业”的情况不实。

二、关于曹剩余因彭美木2017年劳动争议一案预收费2000元,而最终未能南下开庭代理的问题。经调查,举报人彭美木之子彭夫定于2017年因婚姻纠纷委托曹剩余代理,在代理过程中,彭夫定提出其父彭美木在广东惠州有一劳务仲裁也要求曹代理,并承诺付费2000元。2017年9月28日20时19分07秒,彭美木之女彭玉玲通过微信为其父转帐2000元代理费给曹剩余。后因举报人在司法行政部门和残联的引导下,在广东惠州申请了法律援助,故曹剩余最终没有去惠州出庭代理。2017年10月6日11时14分57秒,曹剩余通过微信转帐退回2000元代理费给彭玉玲,彭玉玲未及时接收,10月7日11时15分06秒系统自动退款给曹剩余,10月7日12时09分51秒曹剩余再次将2000元微信转帐给彭玉玲。故曹剩余没有为彭美木代理出庭,也没有收取代理费。

综上所述,您所反映《双峰县曹某假冒律师梓门桥镇某法律服务所无证执业、哄骗钱财》的情况不实。但鉴于曹剩余在为彭美木代理过程中,没有主动引导彭美木走法律援助途径,没有及时向彭美木说明已退还收费的情况,从而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误会,我局对曹剩余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责令其今后执业时必须严格按照《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管理办法》(2000年3月30日司法部令第60号)执行。

双峰县司法局

2020年7月2日

以上是双峰司法局的回复,当事人表示不服。理由如下:

一,曹剩余虽然有法律工作者证,但无执业律师证。他先收钱且未按基层法律工作者程序来,实际上广东省自2012年已经不允许法律工作者出庭。一方面说明曹剩余不懂地方法规,另一方面说明上级监管如同空洞。也有肯定曹剩余心知肚明故意为之,连管辖法院都搞不清楚就开始要钱。出现漏洞没有违章就必有违规之处,司峰司法局毫无举一反三之心。

二,向主任在电话当中回复:彭美木未向双峰司法局求援,导致他未能获取司法援助。事实上彭美木多次向走马街镇司法所和劳动保障局反应过,都没有指出一条明路。最终导致曹剩余骗钱得手,一方面是老人家已经穷其所能。另一方面是家乡机关职能没有落到实处,距离援助单位惠州司法还有很大差距。

三,向主任在电话当中有解释有利于曹剩余的两点,并多次强调法律工作者收入来源困难。说曹剩余不按流程接案子情有可原,事实上程序正义才会判决正义。这代表了上级监管部门对自已人的坦护态度,也就很容易理解曹剩余以后还会胆大妄为。

四,无论是彭夫定的离婚案,还是彭美木的劳务案。只要是核实案子移到了广东法院,曹剩余都无资格出庭,故不存在收费代理这么一说。他之所以敢闭眼收钱,是因为贪欲,是因为农村老人家不懂法,因为上级监管不力。

总结:彭美木不但没有得到过双峰司法的任何援助,历经一裁两审才发现曹剩余无资格来广东省出庭,这样的口头训他毫无教育意义,必须要吊销曹剩余法律工作者证。同时司法局内部应该严格按流程要求办事,避免有免费法援不告诉群众却又纵容假律师收费的乱象。

双峰县委网信办:收悉第1楼

网友:

您好!

您的留言收悉,已转有关部门核处,如有相关情况将及时反馈,谢谢。

双峰县委网信办

2020-08-03 09:08:17
这是第1 - 1条评论,共有1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