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湘潭县七旬老人被人逼得急性中风
·实名反映湘潭县信访局工作人员态度差
·N次开庭几乎就没准时过,湘潭市雨湖区法院作风真差!
·衡东群众血泪控诉:别让公平正义卡在“最后一公里”
常宁市洋泉镇东塘村万二小组村民希望有个家
奇闻趣事 发表于 2020-06-29 15:36:50『标签:酸甜苦辣 衡阳->常宁市 土地房产

尊敬的领导:

您好!

非常抱歉百忙之中再打扰您,给您写信实在是无奈之举。

我是衡阳常宁市洋泉镇东塘村万二小组村民吴春桃,自《农村建房申请书》获得村委盖章批准以来,建房申请已过去40天时间,我已投入现金9800元,子女们也因此不能上班,损失惨重。不幸的是,截至今日,连房屋的地基都没打完!

我们得到常宁市国土资源局的官方回复是:“基本农田不能建房,这是红线;同时针对东塘村特殊地理环境(四周为山,中间为农田,村民几乎都是在依农田的一般耕地上建房),’一般耕地’在村民没有纠纷、并由当地国土所上报上级部门后,可以建房”。再通俗一点讲,这些年来的做法是:特殊的地理位置促使绝大部分村民只能在“一般耕地”上建房,只要没有其他村民闹,有关部门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其建房。建好后,当地国土所再给其建房证,再待时机,将此土地改为宅基地,从此手续齐全,名正言顺。反之,如果某村民对另一家有仇恨,就在对方建房时,邀上本祠堂几户关系好的人,上告国土局,说他没有建房证,然后国土局开具《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从而他可以利用这种漏洞达到公报私仇的目的。

这事表面看是村民之间的纠纷,实则是否暴露出政府在某些职能和制度上出现缺失?作为受害人,以下几点值得商榷:

1.我一家7口,连房屋都没得住

2.建房时,当村民之间纠纷难以协调时,“政府”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耗时一个多月,我们为这个矛盾作出的努力和妥协有目共睹,但依然没有结果。当

我们上访到镇政府领导时,他给出的处理意见是自己处理矛盾,政府只是协助。可问题是,如果我们能协调,何必要寻求政府支持呢?就政府的职能有明文规定:“保护公民的生命安全及各种合法权益,保护国家、企业和个人的合法财产不受侵犯,保障人民民主,协调人民内部矛盾”。在调查事实之后,政府是否可以强势介入,展现担当和作为?营造“公平、正义”的社会氛围?而不是一味地叫村民之间去协调?

3.真需要100%获得村民签名同意,才算得上没有纠纷了吗?

姑且不说这一做法是不是法律所必须要求的手续,就说如果真要签名,需要100%获得村民同意吗?按此苛刻标准,有几家能建成房?目前我家申请建房获得村支书吴旦传、村主任吴伍传签名并盖章通过,获得65%村名签名同意,29%村民在外务工无法签名,6%村民反对(1户不同意签名),村支书和村主任签名无效?65%的村民签名无效?请问究竟谁代表民意?谁代表公平与正义?

4.为何二十三年来,吴小成家总能以各种理由甚至暴力成功反对我家建房?政府的管制力体现在哪?

二十三年前,当时是我家势单力薄,他以破坏风水为由,暴力强行阻止我家建房,请问政府职能何在?二十三年后,他再次阻止我家建房,这次理由是说我家是占用“一般耕地”。洋泉镇东塘村的特殊地理位置,促使大家只能在“一般耕地”上建房,别人能在自留地上盖高楼大厦,而我连基本的住宅都不能盖,公理何在?这样让个别村民公报私仇下去,政府的管制体现在哪?

5.作为职能部门的当地国土所,为何只是开具停止违法通知书?

根据“首问负责制“要求:”群众来访时,机关在岗被询问的工作人员即为首问责任人。要求首问责任人对群众提出的问题或要求,无论是否是自己职责(权)范围内的事,都要给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对职责(权)范围内的事,若手续完备,首问责任人要在规定的时限内予以办结;若手续不完备,应一次性告之其办事机关的全部办理要求和所需的文书材料,不要让群众多跑或白跑。对非自己职责(权)范围内的事,首问责任人也要热情接待,并根据群众来访事由,负责引导该人到相应部门,让来访群众方便、快捷地找到经办人员并及时办事”。当地国土所明知建房的核心焦点是村民之间有纠纷,为何不是去协调相关人员解决这个纠纷,而只是简单粗暴地开具违法通知单?这是不是有“只求不出错”的不作为之嫌?

6.当地国土所明知东塘村现有的建房制度存在漏洞,为何不大胆上报,积极去解决当前现状的问题,让大家有法可依,避免个别村民公报私仇?

作为新时代一个积极、有担当的基层执法部门,应该深入基层,大胆暴露现有制度存在的问题,然后推动上级部门修改有关条例,让百姓有法可依,让矛盾纠纷止于法律,而不是靠村民之间无休止的协调!

以上是我提出的几点问题,我相信这些问题,不只是某个家庭的问题,而是暴露出当前基层工作存在的不足,如能重视,定当在解决我家问题的同时,对基层工作的改进有所帮助。偏颇之处,也请多多包涵并批评指正。

此致

敬礼

吴春桃及家人

2020年6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