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湘潭县七旬老人被人逼得急性中风
·实名反映湘潭县信访局工作人员态度差
·N次开庭几乎就没准时过,湘潭市雨湖区法院作风真差!
·衡东群众血泪控诉:别让公平正义卡在“最后一公里”
津市灵泉乡龙山村村部将我耕种了几十年的土地强行给别人卖钱(不耕种)
乡下村民 发表于 2020-06-29 11:51:39『标签:酸甜苦辣 常德->津市 土地房产

请求将1.46亩水田确权给胡代玉

户主胡代玉、姜守菊系新洲镇麓山村龙山片7组村民。

事由:

1982年全国土地家庭承包,抽签分田到户10.21亩,胡代玉其中包括1.46亩。

2007年第二轮承包,2007—2024年共17年10.21亩,其中包括1.46亩由胡代玉继续承包(有监督卡、有津市市灵泉乡龙山村民委员会的公章)。

邵国台本人有田地三块,岩佰秧田、荷堰背、羊义地,本人在外地,住临澧杉板,为了骗取粮补,串通胡代新组长暗地里把我承包经营几十年的承包田1.46亩违法变更到五保户邵国台的户头上。2007年从原承包10.21亩继续承包(其中有1.46亩),只发监督卡,邵国台没有监督卡,也没有上交款等证据,一块田有两个户承包不合情由,2007年只按原面积承包,全组没动田,邵国台的1.46亩承包是假的,没有法律依据。邵国台2010年3月以假证为凭证,把还在1.46亩田间劳作的胡代玉、姜守菊赶上田,证明2010年3月3日邵国台才拿到假证,假写成2007年。

2009年12月份动过田,开大会调整胡代玉退0.95亩,足以证明2007年邵国台的权证是假的,2010年3月(假写成2007年)少了胡代玉1.46亩,证权的格式是真的,填写数字是假的,2010年1月30日才发填证。

2015年12月份,邵国台死后,2016年2月组长周宗千已经私自将1.46亩写到自己户头上了,自己不种卖给三妹整块480元。

2016年2月20日,胡代玉要依法收回1.46亩,书记彭基峰说把1.46亩给才香兰卖钱,三方有争议,有人说,都要抢田种,整块田包括直补每年570元,听说要交钱,其他两户公开不要田,我为了维护自身权益,要交钱,胡代玉也要田,因为是自己的田,为了把田拿到手,以后处理才被迫限交570元,不存在租贷,也不存在五保户死后,全组平均分到户,当时合同规定1.46亩面积确权到胡代玉户头上,与交钱是两码事,田权是胡代玉的。

2016年3月—2016年11月,两次签字胡代玉都有1.46亩;2017年12月15日晚上书记彭基峰、副书记姜守铁、胡开珍、蔡香兰、胡金平、姜元秀6人被迫胡代玉、姜守菊交出1.46亩口粮田给蔡香兰卖钱。有人说了句公道话:“按照1982年分的田进行清理,当时查证蔡香兰的田却被别人所占。

2018年4月20日,都有1.46亩到胡代玉的户头上,组长周宗千强行阻止胡代玉在有1.46亩册子上签字,他说你会上天,不准你签字,就走了。2018年6月5日下午书记彭基峰打电话给田培秀等人说明天信访调查带好身份证做伪证;胡代玉的田我说跨了就跨了。2018年第四次定案签字,10月份就没了1.46亩。胡代玉在空白纸上写下了要收回1.46亩的理由,签字时日期都是空白的,后来日期被主管土地的姜守铁添加为3月13日,签的日期都是假的,严重破坏违反了《不动产登记法》。

1.46亩就这样没入册,我找法人代表马美喜要求说明原因,他说这个要找主管土地的姜守铁。找姜守铁时他又说要找支部书记彭基锋。找彭基锋时他又说要找津市经管局刘苏美。我三次找到刘苏美要求看前三次签字有1.46亩的明细表时,刘苏美说前三次明细烧了;农户签字的明细表是按法律程序规定的,由市经管局保存,全市几十万农民的明细表都保存在市经管局,唯独只有我一户的明细表就烧了,这明显是违法的。刘苏美说跨了就跨了。

各级政府、津市法院、澧县法院、常德中级法院都要新洲政府处理此事情,而周先福却写下息访承诺书,被迫胡代玉在息访承诺书上签字。

补充:

1982年至2009年胡代玉缴纳农业税和提留时,承包经营是10.21亩水田;2009年12月有了直补退给周序友0.95亩;剩下9.26亩;2007年组长胡代新暗地将邵国台的岩佰秧田给了周绍生,后又将胡代玉和场田(又名和牙坎丘)1.46亩给邵国台;剩下7.8亩;2013年猪厂落户又退给了周绍清辣椒田0.62亩、长田1.57亩、小月亮0.23亩、小田0.22亩(共计2.74亩);请问新洲镇政府7.8亩在哪里?当时你们的回复只维护被告人;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当剥去。新洲镇政府回复多多余部分没有要求退出来,为什么被迫胡代玉连退了3次口粮田。

2017年3月21日飞机测绘图纸上都有我胡代玉的1.46亩,审核者霍礼乐。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编码:430781100218000710J)承包期限是2007年10月1日至2024年1月31日止,共计17年;而湖南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对证登记薄是2007年10月1日到2027年12月31日止,共计20年前后不符合。

2018年6月6日政府回复是假的:回复上说2013年最后一次调整土地将和场田(又名和牙坎丘)1.46亩的田分给了组里五保户邵国台;而湖南省农村承包经营权证登记簿上却是2007年10月1日和场田(又名和牙坎丘)已是绍国台的了;1982年至2020年实际上由胡代玉耕种近40年。

2019年1月28日镇党委书记郭久平用电话通知村干部书记彭基锋、主任马美喜、副书记姜守铁来镇党委办公室处理土地纠纷,彭基锋却耍阴谋要和我们到信访办处理,在路上彭基锋说,是你的田都不给你,你还要田我就几拳打死你。彭基锋百般刁难胡代玉。

胡代玉从1982年抽签分得和场田1.46亩水田,承包经营种植到2020年,其中彭基锋装2018-2019违法变更到别人户头上,被别人领取胡代玉的粮补,反而还说胡代玉租种的别人的田。

总的要求:

1、要求1.46亩确权到胡代玉的户头上。

2、凭假证强行限交1140元,退回给胡代玉。

3、邵国台串通组长胡代新强占6年,每年300元,计1800元退给胡代玉。

4、补偿多年纠纷误工、路费5000元。

5、前三次有和场田(又名和牙坎丘)1.46亩签字明细表请复印给我。

6、有全组三分之二的村民签字证明1.46亩水田是我胡代玉的。

7、2018、2019年年种粮直补款,2年每年156元共计312元退还给胡代玉。

8、各级要我上访的次数、地点见明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