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湘潭县七旬老人被人逼得急性中风
·实名反映湘潭县信访局工作人员态度差
·N次开庭几乎就没准时过,湘潭市雨湖区法院作风真差!
·洞口县有人恶意透露个人隐私
战“疫”新阶段:重心应迅速转移到防控本地传播
我爱红网 发表于 2020-02-14 01:44:00『标签:建言献策 长沙->长沙县 医疗卫生

老喻现时居住在湖南省长沙县湘龙街道的筑梦园小区。非常不幸,2月7日上午,当地官媒公布的“长沙市确诊病例涉及小区或场所名单”中,筑梦园小区赫然在列。

  要不是官媒公布这个名单,筑梦园小区11个栋楼里的1400多户住户,恐怕至今都还蒙在鼓里,绝然意识不到新冠病毒的威胁已经近在咫尺。根据邻居提供的确诊患者的线索,老喻终于在长沙县2月6日公布的确诊病例资料中,查到了筑梦园小区确诊患者的简单信息。

  据邻居在筑梦园业主群透露,这位1月25日开始发病,2月5日确诊的新冠患者,竟然就住在老喻所住楼栋的隔壁。

  左边为老喻所住楼栋,右边为确诊病例所在的八栋

  所在小区有了确诊病例,筑梦园小区的绝大部分住户,那真个是万分自觉,纷纷主动隔离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为了防止把病毒扩散到社会。

  也是啊,万一自己先前不注意,曾经跟确诊的那位患者或者家人接触过呢?万一接触过,自己身上因此带了病毒呢?

  俗话早就说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筑梦园小区内部环境

  可是,接下来的几天里,老喻遇到的一些事,却让老喻有些着急了。

  先是管辖筑梦园小区的湘龙街道湘绣社区,要求筑梦园小区的住户,通过网络填写一份筑梦园疫情防控调查问卷。

  老喻注意到,这份调查问卷有这样一些项目。

  老喻老老实实填了表,但心里却有些疑惑:我们小区都已经有确诊病例了,调查咋还停留在是否接待过来自湖北的亲戚朋友或者去过湖北地区呢?咋就不调查一下,我们是不是接触过我们小区里的确诊患者和他的家人以及跟他们密切接触过的人呢?

  老喻邻居拍到的小区确诊患者被救护车从小区接走时的场景

  由于调查问卷里填写了手机号,问卷提交过后没几天,一位自称湘绣社区的工作人员的男子给老喻打来了电话,简单问了些情况后,又重点问起了老喻这段时间有没有接待过来自湖北的亲戚朋友或者去过湖北地区。

  回答完工作人员的问题,老喻说:“还有什么需要问的吗?”

“没有了。谢谢你的配合。”对方态度倒是很客气。

“我觉得你遗忘了更该问的问题。”老喻说。

“什么问题?”

“我觉得,你更该问问我是不是接触过我们小区里的确诊患者,他的家人,以及跟他们密切接触过的人。然后,还应该问问我这几天有没有出门,是不是接触过外面的人。”老喻一口气说了一大堆。

  对方噎住了,过了大概五秒钟,他说:“再次谢谢你的配合。”

  然后,挂断了电话。

  老喻其实挺理解他,一个社区干部,上面没安排的事,他哪敢自作主张。

  只是,现在战“疫”已经进入第二阶段,疫情防控工作也到了最吃劲的关键阶段,如果防控的重心不及时随着实际情况发生的改变而转移,依然还是像第一阶段一样,只是盯住来自湖北人和去过湖北的人,将会误大事。

  老喻此说,绝非危言耸听。

  大家都知道,武汉是在1月23日封城的。武汉封城后,各地都采取了强有力的防控措施,对来自湖北、武汉的人员进行了摸排和登记。而且,武汉封城至今,已经过了20余天。按照专家们的分析判断,新冠病毒的潜伏期一般不会超过14天,那么,20多天过去,封城前从武汉、湖北分散到全国各地的第一代病毒传播者,绝大部分都已经出现了病症,这些输入性病例,已经或被收治,或被隔离。而没有携带病毒的,20多天过去,大概率已经不会再有大问题。

  从最近各地公布的确诊病例数据看,其中有相当比例的确诊病例,都是第一代病例的密切接触者,也就是卫健部门所称的本地病例。

  2月11日下午,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在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也着重提到了要警惕3代4代病例的问题。

  显然,在战“疫”第二阶段,我们必须及时调整防控重心,除了继续密切关注来自湖北人和去过湖北的人,摸排清楚输入性病例,也就是第一代传播者的密切接触者以外,应该把更多的精力用到第二代、第三代甚至第四代病例也就是本地病例的密切接触者的控制上。

  比如我们筑梦园小区已经确诊的这位廖先生,他就属于湖北来到湖南的第一代输入性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已经属于第二代病例,即本地病例。如果不严格防控廖先生这样的第二代传播者的传播,不严格摸排本地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只会涌现出更多的三代病例、四代病例,新冠疫情防控阻击战就会功亏一篑。

  那么,如何防控二代甚至三代、四代传播呢?老喻不是专家,相信专家们有的是办法。现在问题的关键,是省市县的疫情防控指挥部,必须重视起这个问题,要求基层街道和社区,与时俱进,针对新的形势,迅速转移防控重心,采取新的措施,坚决封堵二代传播渠道。

  比如我们筑梦园小区,至今没有禁止小区住户的出入,小区住户依然可以随意外出,外来人员也可以随意进入小区活动。老喻非常担心,随意外出的个别住户很有可能把病毒带往四面八方,随意进入小区的人员也可能把小区里的病毒传向四乡八邻。

  好在我们筑梦园的住户们大都很自觉,主动不出门,把自己跟社会隔离了开来。但是,其他已经有了确诊病例的小区呢?是不是都能像我们小区的住户这样自觉?如果街道、社区再不迅速果断地采取封堵措施,依然停留在老方法上放任自流,依然还是“枪口”对外,却不把“枪口”对准自己,后果将会如何?

  老喻有点不敢想。

  望我苦难的中国人,少一点苦难!

  老喻2020.2.13下午于长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