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茶陵县金盛物业不够称职
·通道县万佛路的路灯几天不亮了
·隆回县羊古坳居委会乱颁土地证
·鹤城区岳麓欧城1期有住户养鸡
赫山区泥江口镇横堤村村民申请开公开听证会的报告
老生常谈 发表于 2020-01-14 15:31:26『标签:酸甜苦辣 益阳->赫山区 综治司法

申请开公开听证会的报告

赫山区泥江口镇人民政府:

申请人:曾庆余,男,1945年3月27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泥江口镇横堤村新屋里组人,曾担任村委会治安主任、乡人大代表。

(一)在1998年8月益阳市政府越级上访告知单证明,赫山区樊家庙乡仙锋仑村曾庆余为代表要求清理仙锋仑村村级财务账目,证明曾庆余是举报人。在1986年曾庆余同李连香、曾志高、蔡伏初四人向上级政府举报清理仙锋仑村财务账目,到1988年在乡政府整党员小组会议上,村主任曾长庚宣读一份假材料要开除曾庆余党籍,党员曾伏元、曾友章二人说:“你们村干部报复曾庆余不该举报清理仙锋仑村财务,报复曾庆余开除党籍,我们不同意。”最后,乡党员委强行给曾庆余党内挂黄牌一年。

(二)在1998年9月25日,在仙锋仑村张家湾组曾新华家开党员组长会,参加人员组长13人、党员15人、乡干部5人,村干部曾长庚、刘雪辉、曾正和、曾新春、曾新华五人先后大骂曾庆余煽动老屋里组村民不交上缴,将曾庆余党员除名,见着乡干部蔡秋良、周立华、夏立彬五人先后大骂曾庆余煽动老屋里组村民不交上缴,将曾庆余党员除名,见着组长张大正、曾唯抗二人说:“我们有亲眼看见曾庆余煽动老屋里组村民不交上缴。”村干部没有通知曾庆余参加开会,就这样将曾庆余党员除名,见证人:曾伏元、高运雪、李青华、曾放开四人证明以上事实。曾庆余不服,调查取证据,是村干部曾新春、曾正和、乡干部李三才、周立华伪造曾庆余煽动老屋里组村民不交上缴,要李青华、蔡伏芳、曾唯抗签字作证,有老屋里组曾石尤、曾四海、曾合意、聂茶园、曾俊得、曾多得、曾石林、曾亮托、李立明、曾上朝、曾石尧、曾肯强、曾放开14人证明曾庆余没有煽动老屋里组村民不交上缴,只有15人党员参加,全村38人党员,没有超过半数以上党员参加将曾庆余党员除名,组长不应参加,因为组长不是党员,乡干部蔡秋良、周立华、夏立彬五人在乡政府怎么知道曾庆余煽动老屋里组村民不交上缴呢?将曾庆余党员除名事实错误,程序违法,曾庆余不服,向党中央、省、市、区组织部申诉,在2000年12月益阳市组织部会同赫山区组织部给曾庆余错误复函,樊家庙乡党委将曾庆余党员除名事实清楚,程序合法。曾庆余不服,向中央、省、市、区纪委控告,乡、村干部以曾庆余煽动老屋里组村民不交上缴为由,报复将曾庆余党员除名,请纪委调查原村干部曾长庚、刘雪辉、曾新春,要他们回答曾庆余何年何月何日煽动老屋里组村民谁不交上缴?叫什么名字?而且查此人村上财务账上是否完成上缴?而且要此人出来作证。

在2017年转交泥江口镇政府开公开听证会,泥江口镇人民政府没有开。在2018年湖南省第三巡视组也收到曾庆余以上材料,转交泥江口镇政府开公开听证会,没有开。在2019年9月28日,湖南省信访局收到曾庆余以上材料,转交泥江口镇政府开公开听证会,没有开。因此,曾庆余特向赫山区泥江口镇政府申请开公开听证会。请求镇政府通知横堤村委干部通知横堤村党员、组长、村民代表、镇人大、镇纪委、镇组织部、镇党委、镇政府干部,益阳赫山电话记者于2020年元月16日上午九时到横堤村部开以上人员会议,首先由泥江口镇政府镇长孔湘平安排原村主任曾长庚、原村干部刘雪辉发言,曾庆余在1986年至1988年患了什么错误将曾庆余挂黄牌一年,要二人先后发言曾庆余在1998年煽动老屋里组村民谁不完成上缴?叫什么名字?在何年何月何日何地曾庆余煽动村民谁不完成上缴?由镇长孔湘平安排曾庆余公开举证,再由孔湘平安排证人李青华、蔡伏芳、曾放开、曾伏元、高运雪、曾长贵在会上作证,再安排党员李卫阳、曾民权、刘明达、蔡建华发言评论,再安排镇人大代表发言,按赫山电视台记者发言,再由镇纪委、镇长发言结论。恢复曾庆余党籍,恢复曾庆余名誉,再由泥江口镇人民政府盖公章恢复曾庆余党籍,恢复曾庆余名誉,撤销樊家庙乡在1988年给曾庆余挂黄牌一年,撤销樊乡发(1998)15号文件将曾庆余党员除名决定。请求泥江口镇人民政府2020年元月18日通知泥江口镇17个村党员组长、退休干部、村民代表在泥江口镇大会议室开会,由泥江口镇政府镇长孔湘平宣读撤销1988年乡组织部给曾庆余挂黄牌一年,撤销樊乡发(1998)15号将曾庆余党员除名的决定,恢复曾庆余党籍,恢复曾庆余名誉,向曾庆余赔礼道歉。

在2002年,原村干部曾正华、曾长庚、刘雪辉、张建安四人向乡政府交了集体辞职报告,辞职报告内容是曾庆余在前面鸣锣宣传要村民不交上缴,村干部收上缴不到,四人签名集体向乡政府辞职,乡长蔡秋良、乡干部何晒资、樊立新、乡派出所吴镇祥、干警郭见新于2002年9月28日晚上九时将将曾庆余门炸开,五人将曾庆余从一层打到二层楼,又从二层打到第三层楼,打得曾庆余全家喊救命,将曾庆余打成残疾二级拘留16日,多次到医院治疗。在2012年,泥江口镇干部高志亮、村干部曾德华、乡派出所袁海超三人将曾庆余绑押到镇派出所,见证人曹志达、曾德华。

镇政法书记周建军用双手掐着曾庆余脖子,边掐边说我要将你曾庆余掐死,送到火葬场烧成灰,掐着曾庆余口流白沫,眼翻白眼,将曾庆余掐成重病,送往益阳市中西结合医院治疗,镇政府干部高志亮、村干部曾德华二人限制曾庆余人身自由十天。在2014年3月,泥江口镇政府干部杨波、王则民、仙锋村支书蔡述军、塘湾村支书张应忠将曾庆余押到赫山区公安局,单独审问,将曾庆余审得倒在地上搞刑讯逼供。

镇派出所袁海超、镇政法书记王浩兵、村支书蔡述军将曾庆余绑押到拘留所要拘留,曾庆余因冠心病超标痛得在地上打滚,拘留所人不拘留说曾庆余有死的危险,村支书蔡述军、镇政法书记王浩兵、镇派出所超海超将曾庆余昏迷不醒抛到益阳市第三人民医院治疗,以上干部故意不通知曾庆余家属,故意不安排陪人,活活将曾庆余弄死。晚上医院将曾庆余打针针头失落,鲜血流尽湿透棉衣、棉被,从床上滚到地上昏死一天一晚,泥江口镇泥石子塘曾卫中、曾鼎民二人在益阳市第三人民医院限制曾庆余十天,二人对曾庆余说泥江口镇干部镇政法委书记王浩兵交代我们只要你曾庆余走出第三人民医院,泥江口镇政府干部要我们打死你。

在2017年泥江口镇政府干部李正春多次通知泥江口镇派出所将曾庆余绑押到镇派出所审问得重病住医院治疗,在2017年9月泥江口镇干部邓跃光干部控制曾庆余人身自由九天。在2019年9月1日至30日泥江口镇干部派人熊建限制曾庆余人身自由30天。在2019年11月10日,镇政府派镇政府干部高志亮、熊建、王则民、镇派出所副所长杨所长三人总共6人将曾庆余打伤,抢走曾庆余手机将曾庆余绑押到镇派出所关押十多个小时,曾庆余报了110,曾庆余不服。于2019年11月12日到长沙火车站售火车票到深圳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视法庭就被发现以上六人就到长沙火车站将曾庆余打伤绑押到镇派出所抢走曾庆余袋子,关押到镇派出所十几个小时,将曾庆余打伤住进医院治疗。多次经医院诊断证明曾庆余失明症、焦虑症、脑后遗症。

综上所述,泥江口镇政府、镇派出所多次将曾庆余绑押,刑讯逼供,打伤残疾二级,被打伤多次住医院治疗,对曾庆余精神造成极大的损,经医院病情诊断证明:脑后遗症、失明症、焦虑症。

依照《国家赔偿法》第34条三项规定:曾庆余从1998年被乡、村干部捏造事实被党员除名申诉22年,专门上访申诉和控告应按一年365天X22年X2019年全国城镇职工日平均工资350元天=390500元,再从20倍=781000元,由泥江口镇人民政府赔偿7801000元到曾庆余,由泥江口镇人民政府赔偿曾庆余伙食费40多万元,车船费40多万元,住宿费40多万元。由泥江口镇人民政府赔偿曾庆余的住院治疗伙食费2万元,住院治疗伙食费40多万元,住院治疗车船费40万元,住医治疗住宿费40多万元,由泥江口镇政府赔偿曾庆余的妻子蔡放英陪护曾庆余治疗误工费80多万元,伙食费20多万元,车船费20万元,住宿费20多万元。

请求泥江口镇人民政府于2020年元月14日前处理以上曾庆余的诉求,并且请求泥江口镇人民政府加盖公章,将以上各项请求书面答复曾庆余,请求处理,超过期限镇政府负责。

此至。

申请人:曾庆余

2020年元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