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建议溆浦各级政府狠刹整酒歪风,降低疫情传播风险
·嘉禾县中医医院变相克扣职工奖金
·新型冠状肺炎非常时期蓝山县竟要求公务员上班
·辰溪龙头庵乡米某借钱不还
长沙县安沙镇及村委包庇地方黑恶势力违建、侵害他人通行权的行为
付映辉 发表于 2020-01-14 08:55:32『标签:酸甜苦辣 长沙->长沙县 土地房产
  ↓单位回复(1)

长沙县、安沙镇及村委包庇地方黑恶势力违建侵害他人通行权,相关部门职责不清、相互推委、对待投诉敷衍了事不作为、乱作为。我家出行通道被姚伟家违建恶意堵塞后,对方叫嚣村、镇、县、省政府部门都有关系、湖南省黑白两道都摆得平,告到哪里都不怕。我家在寻求村、镇、县相关部门依法依规拆除违建、让国家补贴的到户公路到户,还我家出行道路过程中,相关部门果真罔顾事实,以文盲、法盲村长空口无凭公报私仇的伪证和侵权方空口颠倒黑白的说词为依据,作出明显偏袒侵权方与事实不符的处理与回复。对我家针对“政府回复与处理提出的异议”,妄图通过信访来充当挡箭牌,让我家一个月内到县信访提出复查。我家申请复查还是发回给“原来这帮人”去再乱作为一番,如不复查正好被相关部门以此为理由不再受理我方申诉。长沙县、安沙镇、村相关部门人员打铁不能自身硬,为充当地方黑恶势力合格的保护伞挖空心思、无所不用其极,做人的良知抛之脑后。不惜以侵权方的口吻污蔑我家为空心房,试图将侵权方的违建房屋合理、合法化。在当今湖南省会荣升新一些城市、国家大力打击黑恶势力与地方官员勾结为害一方,打造高效廉洁政府、公平法治社会、良好投资环境大方针下,长沙县安沙镇及村委相关部门公然与党和国家的要求背道而弛。在处理纠纷过程中选择性的失明与失聪,把自己执政能力与文盲、法盲的村长相提并论,擅自做主让侵权方保留违建,让对方敷衍了事另开道路给我家,同样是政府补助的到户公路侵权方是笔直大路通到家,我家变成了羊肠小道“十八弯”。

姚伟平时横行乡里,常常为一已私利侵占村民公共和私人利益,村民迫于无他的横行霸道敢怒不敢言,我通过12345政府热线、长沙县长信箱、湖南省长信箱、湖南信访网、中央人民政府官网等为民谋福祉反映问题的渠道不断投诉,结果好政策被下有对策的乱作为、不作为给执行歪了。不敢想像不懂上网和这么多申诉渠道的乡村农民遇到问题只能任由被玩于股掌间。我不光要为姚伟违建阻挡国家补贴我家修的到户公路、出行道路申诉,更是为被占用公共出行道路乡亲申诉。长沙县安沙镇及村委作不作为、乱作为是他们的事,相信党和政府的公信力和执政力是我的事,此事在当地人尽皆知,村民都在看着党的正当渠道公平公正解决纠纷的公信力,好让他们以后遇到类似问题不再以暴制暴开场。

安沙镇人民政府:回复:长沙县安沙镇及村委包庇地方黑恶势力违建、侵害他人通行权的行为

你好,你的来信已收悉,经现场查看和走访知情人得知:

2018年5月份,鼎功桥村委员会在收到付映辉反映问题后第一时间上门进行调解,由于双方当事人都不在场,是受委托人在进行协商,在协商的最后付映辉的委托人鲁顺全无法达成意见,最后决定由付映辉的儿子文广锋从深圳回来后再召集姚伟进行协商处理。2018年10月,付映辉的儿子文广锋从深圳回来后,村委会电话通知姚伟前来调解处理,但他在外务工未能前来协商处理。协调无果后,村委会通过该组组长了解情况,付映辉常年居住在深圳儿子家,其老家房屋委托叔父文正明负责照看。

2015年之前,姚伟动手修建杂屋前,原杂屋东向有一条不足1.5米的过道通往付映辉家,小路外是姚伟的牛栏房,牛栏房东边是一条组级的水渠,姚伟当时在修杂屋时征得了文正明的同意,他将牛栏房拆除后才建的杂屋,并将过道移到了杂屋东向。现姚伟已在水渠里铺设了大型涵管,保证了付映辉家的日常出行。

安沙镇政府

2020年1月17日

2020-01-22 09:1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