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常宁市宜潭乡大屋村潭水河道旁淤泥堆积影响生态
·反映沅陵县20年前统招公费生至今未回复、至今未解决
·常宁水岸明珠的合同存在违规收费陷阱!
·桂阳县临聘教师已经4个月没发工资
被害人戴某的妻子对冷水江市公安局王警官枉法办案的控告书
小丽 发表于 2019-12-02 12:23:30『标签:酸甜苦辣 娄底->冷水江市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15)

被害人戴石宗的妻子粱晚香对冷水江市公安局王警官枉法办案的控告书

尊敬的上级领导:

杀人犯阳振宏(冷水江市教育局建筑工程公司总经理,法人代表)自1995年与被害人妻子存在私生活问题,至案发时已有23年。2018年3月份,阳振宏与被害人妻子奸情暴露。2018年端午节前,阳振宏和其妻邹建丽多次要求与被害人戴石宗见面,戴石宗不同意,只在电话中扬言要到纪委举报并整死阳振宏;。2018年6月18日晚(端午节),阳振宏带尖刀(尖刀藏在邹建丽的包里)来到被害人位于冷水江市布溪江南市场的住处,在被害人家门口遇到散步回家的梁晚香,随即对梁晚香进行殴打。扬言要把梁晚香带至茶馆协商。梁晚香被打后大声呼救,听到呼救声后被害人戴石宗开门出来,看到戴石宗出来,阳振宏立即从邹建丽的随身包里拿出尖刀,见阳振宏手持凶器,戴石宗大喊要拍照并报警,阳振宏见状用刀奋力刺进戴石宗心脏,然后抽刀,戴石宗当场倒地死亡,见戴石宗倒下后,阳振宏与邹建丽快速逃离现场。

关于阳振宏故意杀人一案,冷水江市公安局对现场的证据并没有调查清楚,查清杀人真相。现冷水江市公安局认定的事实:1、戴石宗拿木棍追打阳振宏。2、戴石宗拿杯子砸阳振宏。3、戴石宗在四楼铁门那被阳振宏刺中心脏,然后捂住血再返回六楼平台处倒地死亡。

本案的重要事实:1、我老公戴石宗从家出门到死都没有拿任何东西也没拿木棍追打阳振宏,公安局认定的案发现场4楼铁门那根本没有木棍?只有我老公戴石宗倒地死亡的5至6楼平台堆煤那里有两块30厘米左右的小木块,那是我平常捡来调火的小木块,而小木块检验都只有我老公戴石宗的血迹,并没有阳振宏的任何血迹和生物痕迹,木块更没有我老公戴石宗的指纹,(假设我老公戴石宗拿了木棍追打阳振宏到四楼铁门那刺中心脏,戴石宗一手要捂住心脏不要喷血,另一只手还要弯腰在地上捡起两根小木块在带回5至6楼平台上吗?这明显不符合常理)而这就是公安机关认定戴石宗拿木棍打阳振宏的证据作为依据。

2、戴石宗并没有用杯子砸阳振宏,(现场的杯子碎片是小孩刘徽先前喝水掉地上的)掉地上和砸出去的杯子碎片不一样的,刘徽在公安局有证人证言。

3.戴石宗是在5楼到6楼的转角平台上被阳振宏杀死,心脏当场刺穿,人当场死在那里。案发现场并不是4楼防盗门边(设想戴石宗在4楼防盗门边被刺穿心脏后还能爬27个台阶并经过两个楼梯拐弯平台到5楼至6楼的拐角平台,这是明显不符合常理)

冷水江市公安局王警官故意错误本案关键证据,导致明明是故意杀人罪而被定为故意伤害罪的错误案件性质,导致冤假错案的发生。不仅让无辜的死者戴石宗蒙受冤屈、被害人家属气愤不平,更是无视与践踏我国法律。

在整个案件发生过程中,邹建丽带刀藏刀,阳振宏杀人,邹建丽是参与者,其弟邹建成参与藏匿凶器。应当作为杀人案件的共同犯罪人立案侦查,现在却被公安机关当晚释放。

公安机关作为国家的执法机关,对阳振宏查案不严、对邹建丽有案不立、对帮助隐藏凶器的邹建成有责不追,这样从“轻”办案的行为,让我们被害人家属悲痛万分。一年多来被害人戴石宗的妻子、女儿和兄弟亲属无数次到冷水江市公安局反映事情的真实情况。换来的是冷水江市公安局粗暴地将被害人家属拘留。

二、我们的要求

作为被害人戴石宗的妻子,我誓死要洗刷我老公戴石宗的冤屈,决不允许国家执法机关一手遮天,颠倒事实黑白制造冤案,我们要求严惩冷水江市公安局在阳振宏故意杀人案中的枉法办案的王警官,坚决打掉故意杀人犯阳振宏、邹建丽、邹建成的保护伞?

报告人代表:

梁晚香,身份证号是43252419650307****,阳振宏故意杀人案被害人戴石宗之妻

戴丽君,身份证号是43252419880702****,阳振宏故意杀人案被害人戴石宗之女

戴继宗,身份证号是43252419481004****,阳振宏故意杀人案被害人戴石宗之同胞兄弟

戴寿宗,身份证号是43252419561203****,阳振宏故意杀人案被害人戴石宗之同胞兄弟

冷江网宣:关于《被害人戴某的妻子对冷水江市公安局王警官枉法办案的控告书》的回复第1楼

网友:

您好!您反映的问题已收悉并转交有关单位调查核处,调查结果出来后将及时在网上回复。

冷水江市委网信办

2019.12.3

2019-12-03 10:06:46

时刻网友20181004125216:来自时刻端的跟评第2楼
冷水江太黑暗了
2019-12-03 13:19:15

小丽:感谢领导的重视第3楼
感谢领导的重视,在此我表达四个观点和要求:

1、确实是娄底检察院邓娅玲、刘中文两位检察官办错案。明明一件很简单的带刀入室有意杀人案,二位检察官连一些楚,就提起公诉。如:案发第一现场在哪?我父亲是死在哪的?冷水江市公安局在侦查案件时发现的重要证据“木棍”“杯子”用以证明我父亲追打过阳振宏两口子的证据,并因此冷水江市公安局认定这是一起故意伤害案的重要证据。

娄底检察院既然不认定冷水江市公安局认定的“木棍”、“杯子”,为什么不将案件退给冷水江市公安局去侦查清楚?却还是以此证据来提起公诉?阳振宏、邹建丽两口子口供一致说我父亲用杯子、木棍追打过他们,而我母亲说事实根本没有发生过打斗,现在他们俩口子举出的证据也证明我父亲没打,为什么还不退给冷水江市公安局侦查清楚他们俩口子的口供?我父亲是被阳振宏所杀,那两口子在家商量好后带凶器刀到我家来的邹建丽,有责任为何不追究?冷水江市办案民警对犯法的邹建丽不管,检查官邓娅玲不指出冷水江市公安局办案民警改正错误,却放任自流,以至于某些重要证据的缺失而引发案件的认定与真实情况不一样,而导致冤案的产生。这是检察官邓娅玲、刘中文两人在工作上存在严重的失职。

2、冷水江市公安局办案民警,在证据的采纳方面存在严重的偏袒行为,以至于一起故意带刀入室杀人案件通过收集一些简单的证据和口供就变成了故意伤害案,将案件性质由故意杀人变为故意伤害。并且作为带刀同伙的邹建丽违法不管、藏刀的邹建成有责不追,这是明显的有意失职。我们受害人曾亲自到冷水江市公安局反应一些案件的情况,并提出合理的疑问,希望得到答复并搞清楚案情,可是到冷水江市公安局后却找不到领导,找到了冷水江市公安局的民警却在我们受害人面前摆官架子。其实我们就是想让公安局的领导听听我们受害人的声音,反应一些案件情况,在当时对案件的侦破也是有所帮助的,但他们就是不见不听,后来我们受害人也是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只好到冷水江市公安门口打横幅,希望以此来引起冷水江市公安局的领导重视,却没想到被冷水江公安局将我们受害者的家属给拘留,受害人反而成为了违法犯罪的人。

3、我父亲被害至今已经一年多,由冷水江市公安局侦查,侦查后又送娄底检察院,现在娄底检察院都以故意伤害提起公诉了,为什么我到现在都没有收到或者了解到冷水江市公安局或娄底检察院对我父亲被害认定的任何经过和材料。如:第一次开庭,我们所有在场的受害人家属都听到检察官邓娅玲说我父亲用杯子砸过阳振宏,后来我们受害人再次到娄底检察院反应案件的真实的情况,可是检察官邓娅玲却说没有这么说过,并因为不再和我们受害人见面。

4、我作为被害人的女儿,其实就想搞清我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我父亲这么一个正直的人,做了什么要让阳振宏、邹建丽两口子带刀到我家里上门来杀他,并且在我母亲眼前杀害她的丈夫我的父亲。在我家门口杀了我父亲后,阳振宏、邹建丽当晚就被冷水江市公安局抓了,但邹建丽当晚却又给放了。这年头和犯罪嫌疑人一起商量并实施有意带刀去别人家杀人并且案发后又和犯罪嫌疑人商量并帮助隐藏凶器都不犯法了吗?共同帮助故意杀人也没罪了吗?

本来我就在这起案件上失去了我最亲的亲人,这是我一生的痛,现在冷水江市公安局还要办错案,这是在我心口的伤口上撒盐,娄底市检察院就更荒唐,放任错案的发生,这是又用一把刀子捅我心窝。我已经失去了我最亲的人,却还要遭遇这些官僚的有意刁难和阳振宏、邹建丽的保护伞,我一个弱女子,现在真是家破人亡,万般无助下只好请人民政府的领导为我作主。

我的要求:

1、对放任错案发生乱作为的邓娅玲、刘中文与造成错案发生的冷水江市办案民警追究责任。并更换检察官邓娅玲、刘中文。

2、要求收到娄底检察院、冷水江市公安局在我父亲案件中的认定的全部材料。

3、查清楚我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阳振宏、邹建丽两口子为什么要半夜带刀上门将我父亲杀害?

2019-12-03 14:58:54

好事者:建议请律师第4楼
是不是这样的?

1、粱晚香与被害人戴石宗是夫妻关系?

2、阳振宏梁晚香偷情?

3、阳振宏梁晚香奸情被戴石宗发现后,戴石宗准备向纪委举报?

4、2018年6月18日晚(端午节),阳振宏与邹建丽来到被害人戴石宗位于冷水江市布溪江南市场的住处,在被害人家门口遇到散步回家的梁晚香,随即对梁晚香进行殴打,扬言要把梁晚香带至茶馆协商。梁晚香被打后大声呼救,听到呼救声后被害人戴石宗开门出来,看到戴石宗出来,阳振宏立即从邹建丽的随身包里拿出尖刀,见阳振宏手持凶器,戴石宗大喊要拍照并报警,阳振宏见状用刀奋力刺进戴石宗心脏,然后抽刀,戴石宗当场倒地死亡,见戴石宗倒下后,阳振宏与邹建丽快速逃离现场。

如果以上属实,这个应该是故意杀人罪啊,不是故意伤害。

2019-12-05 14:00:48

好事者:请律师第5楼
我觉得冷水江公安局应该全面搜集证据:

1、全面调查阳振宏的梁晚香两人奸情,奸夫杀害亲夫,于法于理都应该重判;

2、“第一次开庭,我们所有在场的受害人家属都听到检察官邓娅玲说我父亲用杯子砸过阳振宏”,这个要证据证实的,比如杯子在哪里,证人证实;

3、带刀同伙的邹建丽可能涉及故意杀人,这个要看公安机关获取的证据;

4、藏刀的邹建成可能涉嫌包庇罪。

2019-12-05 14:18:11

小丽:回信第6楼

回复好事者。案发当晚(端午节)是凶手阳振宏、帮助带刀的邹建丽两人自己要来我家,来之前没打电话或发信息告诉我家任何人。来后却并不直接敲门,而是两人像小偷一样躲在六楼到楼顶的转角平台处。直到我母亲回来,他申出头偷看,我母亲才知道他们夫妻两人不请自来躲在上面。我母亲被打后大声呼救,我父亲才从家中出来,是阳振宏见我父亲出来二话不说便从邹建丽的包里拿出刀对着我父亲,我父亲(曾是一名记者)见这情况。没和他们俩口子动手,什么都没说只是向我母亲要手机拍照并打110报警。阳振宏是趁我父亲去拿手机不注意时才一刀直接就刺我父亲的心脏,然后抽刀就带着邹建丽离去。这就是事情的经过。现在的情况:

1、这起案件本是性质十分恶劣的故意杀人案件,(此案中凶器刀是阳振宏、邹建丽两口子带来。他们两人白天不来半夜来我家,还是不请自来。是阳振宏趁我父亲不注意时自己主动用刀直接刺向我父亲心脏处,然后抽刀带着邹建丽离去,两人并没有对我父亲采取任何急救措施。)没有发生任何打斗,现在连娄底检查院检查官邓娅玲也不认可冷水江公安局认定的现场证据“木棍”“杯子”。可是却被冷水江市公安局的办案民警颠倒了案件事实,没有发生打斗就变成了打。让我作为受害人的女儿心中十分愤怒。阳振宏、邹建丽两人在冷水江市公安局口供都以来找我父亲谈事为由,可是来的就他们夫妻两人,一来就对我母亲拉扯殴打,母亲见状大声向我父亲呼救,我父亲一出来阳振宏就直接一刀刺向心脏,这是谈事?晚上谈事还带刀?这叫谈事吗?这些问题连冷水江市公安民警都回答不了。在本案中重要证据“木棍”“杯子”,我们受害人都不知道他们冷水江市公安局办案民警怎么认定的,还是后来案件到了娄底检察院后,才知道冷水江市公安局在本案中认定了“杯子”“杯子”这个证据。作为重要证据的“杯子”,冷水江市公安局并不找我们受害人核实,再后来我们受害人左上访右上访才见到冷水江市公安局办案民警,和他说明这杯子是家中小孩刘徽喝水时摔碎了,可以鉴定的。因此冷水江市公安局办案民警此时才开始采纳我们受害人的意见。认为杯子不是证据。

2、本案的凶手阳振宏,确实和我母亲长期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

3、本案邹建丽,作为案件的带刀和藏刀帮凶现在一直都逃脱法律的制裁,并因为邹建丽在公安局的假口供,致使案件到现在都没真相大白。

4、在本案中,娄底市检察院检察官邓娅玲、刘中文两人确实是错办案,他们二位检察官看过材料后跟我们受害人说他们不认定在案件中冷水江市公安局办案民警采集的证据“杯子”“木棍”,可是他们俩个即不将案件退回冷水江市公安局侦察清楚,反而以一些自己都不认可的东西来提起公诉。还有最让人生气的是,邓娅玲、刘中文二人在提起公诉上,案发第一现场都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

阳振宏、邹建丽两夫妻在冷水江可谓是有权有势,明明犯了重罪的,给从轻处理。犯了罪的邹建丽却以证据不足,不管不问。动不动就叫我们受害者给拿出证据,他们俩口子带刀去我家,又没找我们商量,我怎么拿出来呢?再说现场不是有很多证据吗?难道帮助凶犯阳振宏带刀去案发现场并事后藏刀不犯罪?在冷水江市公安局作伪证,假口供,导致案件真像到现在为止都没真相大白,这也不犯罪?两人一起带刀半夜来我家,故意将我父亲杀害,这不犯罪?可是冷水江市公安局就要包庇她,娄底检察院也就是要搞错案件。我父亲无故惨死家中。杀了我父亲现在冷水江市公安局办案民警和娄底检察院的邓娅玲、刘中文二位领导一个实事求是的真相都不给一个作为女儿的我,我不服。我现在一个弱女子,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还家破人亡,谁能帮帮我?

2019-12-06 09:28:00

好事者:请律师第7楼
我看网上有另外一个版本:

6月18日晚20时许,因被害人戴XX的妻子XX与犯罪嫌疑人阳XX长期交往过密,嫌疑人阳XX携带一把水果刀与妻子邹某一同前往戴XX家协商解决,随后双方发生肢体冲突,阳XX掏出水果刀刺中戴XX的左胸致其死亡。

2018年春节,梁XX背着丈夫戴XX,给阳XX发了一条祝福短信。信中包含了“我喜欢你”、“想你”的字眼。不料,这条短信被阳XX的妻子看见。从此,阳XX之妻开始找梁XX讨说法。

无论怎么样,受害人戴XX没有过错,阳XX案发之前就有过错的。

这个案件,故意杀人罪或者故意伤害罪(致死)量刑差别很大,如果定性故意杀人,而且是奸夫杀害亲夫,极可能是死刑。

可以找律师,如果你们家属一定要对方付出法律上的代价,就不要出具谅解书。

由律师向检察机关提出律师建议,如果家里因经济方面原因,可以申请司法援助,可以向娄底市司法局提出申请,请他们派律师协助,这个是不需要律师费的。(娄星广场对面有)

2019-12-06 16:42:19

好事者:楼主留一个邮箱或者qq号第8楼
楼主留一个邮箱或者QQ号。
2019-12-06 16:51:17

好事者:关于网上控告第9楼
楼主第一次面对这种事情,关于控告信怎么写,我建议几句:

1、不宜公开指名道姓的说检察官或者办案民警枉法办案,可能实际上并不是你猜测的那样;

2、在红网发帖用途不大,而是要请律师向执法机关提出专业的法律意见;

3、只针对案件事实。

2019-12-06 17:03:27

小丽:回信“好事者”第10楼

你好,谢谢你的几点意见。有些我接受,但有些我不能接受。原因有以下几点:我找过律师,现在是第二任律师。我请的第一任律师,当时案发时我正怀胎,家中突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一边要待产一边还要去和律师交流案件,可是我请的第一任律师,连很多案件的基本情况都不和我说,还有一些很重要的事,他却欺骗我,和说的很轻,我当然就让他代劳辛苦,为此案件才糊里糊涂到了检察院。我父亲这案件中出现的证据“杯子”“木棍”等证明我父亲追打过阳振宏的证据,我们受害者居然是在我请的第二任律师才知道这情况。我父亲无辜惨死,被阳振宏、邹建丽特意带刀上门半夜杀害,我恨。冷水江市公安局故意办错案子,我恨。娄底检察院故意办错案,我恨。难道只允许他们来我家半夜杀人,故意办错案子,我连提他们的名字都不行?我不但会提,我还会在各个网站上提。我父亲是给阳振宏、邹建丽带刀上门半夜杀害,这是事实,无法改变,但他们怎么杀的?我父亲死在哪?为什么要杀?就算不是我父亲,但人命关天,难道就不应该搞明白?我做为我父亲的女儿,我连我父亲怎么死的难道都不能知道?他阳振宏、邹建丽仗势杀人,他们仗谁的势力如此杀人,我能不能知道?是人民政府哪位领导保护下,以至于一位人民的领导干部半夜带刀和自己妻子邹建丽来家杀人?以至于从冷水江市公安局到娄底检察院对杀人犯阳振宏的从轻处理,帮助杀人的邹建丽当晚就给冷水江市公安局给放了,我能不能知道?也让我清楚一下为什么我请的第一任律师为什么这么没职业道德而变成了他们俩的保护工具来欺骗我?为什么娄底检察院的检察机关邓娅玲明明对我们受害者家属说:“案件中的“杯子”“木棍”我们检察机关不认定”反而在法院起诉的时候却又认定了?作为一国家检察机关,说话可以随随便便的?邓娅玲硬要说邹建丽没犯罪,这又是为什么?一个案件,作为检察机关要本着实事求是把案件搞清楚的精神去办案,邓娅玲和说我父亲是在四楼铁门处被刺,心脏被刺破大出血,还能爬楼梯?还能捡东西?是有什么样的力量又让一个检察院的领导开始说瞎话?说来说去,现在的我只是想尽到一个做女儿的最基本的孝道,知道我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冷水江市公安局、娄底检察院给个明确又让我信服的说法,这不行吗?因为我很年轻,很多事不懂,如果我的要求得不到解决,我以后会找个平台之类的来请教大家,并希望得到大家的帮助,到时我会再在红网或者其它网站上留下专门的地址。我相信在广大的网友的帮助下,我一定能搞清楚我父亲是怎么死的。



2019-12-07 09:31:49

好事者:去娄底市检察院起诉科反映情况第11楼
律师很多也是只收钱的,有些律师被对方当事人收买这种情形也有。如果觉得律师有问题,有证据就可以去司法局控告。

你这个案件,对方携带刀具上门,这个情节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属实,理论上邹是涉嫌犯罪了的,而且情节严重。

“杯子”“木棍”等证明你父亲追打过阳振宏的证据,不但要有物证,而且还要与阳XX、邹XX还有梁XX的证言以及现场印证才能作为证据。

以我的理解案件现在检察院起诉阶段对吧?可以在律师陪同下去娄底市检察院起诉科反映情况,只有律师才能看到案卷,特别注意的是他们的口供。

如果检察院采纳律师意见,退补侦查,结果不一样。

2019-12-07 10:34:45

小丽:回信第12楼
回信:你好,我第一任律师的问题,我是想追究,但现在主要是查清我父亲的冤案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杀人凶手阳振宏、邹建丽两人自己主动半夜带刀去我家将我父亲杀害,这是事实。我自己本来读书少文笔也不好,他们俩的犯罪要我写出来他们检察院检察官邓娅玲、刘中文才知道?阳振宏、邹建丽的犯罪难道是要我写出来才是真的?我请的第二任律师就邹建丽的犯罪事实写过律师意见书,但邓娅玲以证据不足不受理,说邹建丽没犯罪,我能怎么办?证言方面,我母亲说我父亲和阳振宏、邹建丽没发生过任何打斗。阳振宏、邹建丽说打了,现在在阳振宏、邹建丽举的证也证明没打,现在是冷水江市公案局办案民警、娄底检察院邓娅玲、刘中文没证据也要说打了。他们这些官老爷要装聋作哑,我一个弱子女,现在是有冤也不知道怎么申?

对于犯了罪的邹建丽却以证据不足,不管不问。检察官邓娅玲动不动就叫我们受害者给拿出证据,他们俩口子带刀去我家,又没找我们商量,我怎么拿出来呢?再说现场不是有很多证据吗?难道帮助凶犯阳振宏带刀去案发现场并事后藏刀不犯罪?在冷水江市公安局作伪证,假口供,导致案件真像到现在为止都没真相大白,这也不犯罪?两人一起带刀半夜来我家,故意将我父亲杀害,这不犯罪?我想问问网友们,我该怎么办才能搞清楚我父亲到底是为什么会让阳振宏、邹建丽他们俩个半夜带刀上门来杀?又凭什么杀了我父亲后,主犯阳振宏要从轻处理?带刀并藏刀的帮凶邹建丽这个杀人者无罪?难道现在不论在法律还是道德上对待破坏别人家庭并上门寻衅滋事并杀人都可以了吗?律师欺负我,我可以换律师来解决。现在是检察官邓娅玲、刘中文和冷水江市公安局的办案民警合起伙来欺负我,我该怎么办呢?

2019-12-07 23:53:26

小丽:检察院的领导说:《不要纠结你爸死在哪?只要死了就行》第13楼
检察院的领导说:《不要纠结你爸死在哪?只要死了就行》

娄底检察院邓娅玲、刘中文两位检察官办错案。明明一件很简单的带刀入室故意杀人案,二位检察官连一些最基本的案件情况和有影响案件真实情况的证据都没查清楚,就提起公诉。如:杀人第一现场在哪?我父亲是死在哪的?冷水江市公安局在侦查案件时发现的证据“木棍”“杯子”用来证明我父亲追打过阳振宏两口子的证据,并因此冷水江市公安局认定这是一起故意伤害案的重要证据,检察院邓娅玲既然不认定冷水江市公安局认定的“木棍”、“杯子”,为什么不将案件退给冷水江市公安局去侦查真相?这是检察官邓娅玲、刘中文两人在工作上存在的失职。

阳振宏、邹建丽两夫妻口供一致说我父亲用”杯子”、”木棍”追打过他们,而我母亲(梁晚香)说案发当晚根本没有发生过打斗。现在阳振宏、邹建丽一致口供举出来的证据也证明了我父亲没拿”杯子”、”木棍”打,又为什么不退给冷水江市公安局从新侦查清楚他们俩夫妻的口供?这是人民检察官邓娅玲、刘中文两人在工作上存在的严重的失职。

我父亲的确是被阳振宏所杀,那两夫妻商量好后带凶器刀直奔到我家来的邹建丽,作为案件共同人,为什么没有刑事责任?让杀人帮凶逍遥法外?邹建丽的哥哥邹建成帮助藏匿凶器为什么没有刑事责任?冷水江市公安局定错案件性质,作为人民督察机关的人民检察院不督察冷水江市公安局案件性质错误,不查出案件的真相,却放任自流,以至于冤假错案的产生。这又是人民检察官邓娅玲、刘中文两人在工作上存在严重的失职。甚至是充当有钱有势的杀人凶手的保护伞的嫌疑。(杀人凶手阳振宏是冷水江市教育局下属单位的法人代表,总经理)

冷水江市公安局办案民警,在证据采纳方面存在严重的偏袒行为,以至于一起故意带刀入室杀人案件通过收集一些简单的证据和口供就变成了故意伤害案,将案件性质由故意杀人变为故意伤害。并且作为带刀同伙的邹建丽违法不管、藏刀的邹建成有责不追,这是明显的有意失职。我们受害人曾亲自到冷水江市公安局反应一些案件的情况,并提出合理的疑问,希望得到答复并搞清楚案情,可是到冷水江市公安局后却找不到领导,找到了后冷水江市公安局的领导却在我们受害人面前摆官架子,其实我们就是想让公安局的领导听听我们受害人的声音,反应一些案件情况,在当时这对案件的真相侦破也是有所帮助的,但他们就是不见就是不听。

我作为被害人的女儿,其实就想搞清我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我父亲这么一个正直的人,做了什么要让阳振宏、邹建丽两口子带刀到我家里上门来杀他。杀人凶手阳振宏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和我母亲梁晚香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长达20多年之久,这本来就是作风有问题,还在这个朗朗乾坤的法制社会带刀上门做出‘奸夫’杀害‘亲夫'奇葩凶案。在这个依法治国的法制社会还有王法可在?还有天理可在?我的经历难道真的印证了那句‘法律是保护有钱人的’吗?

在我家门口杀了我父亲后,阳振宏、邹建丽快速逃匿,后被冷水江市公安局抓住,但共同犯罪人邹建丽当晚却又给放了。这年头帮助杀人犯带刀直奔别人家上门杀人都不犯法了吗?故意杀人也没罪了吗?本来我就在这起案件上失去了我最亲的父亲,这是我一生的痛,现在冷水江市公安局还要办错案,这是在我伤口上撒盐。娄底市检察院就更荒唐,放任错案的发生,这是又用一把刀子捅我心窝。我已经失去了我最亲的人,却还要遭遇这些有钱人的保护伞的有意刁难,我一个弱女子,现在是家破人亡,万般无助下只好请人民政府的领导为我作主。

案件发生已经一年多了,我无数次的到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上访反应情况。中间很多的曲折一言难尽。今年10月分的时候娄底市检察院有个王处长,因为我上访和网上发的一些文章,特意从娄底来我家给我做工作。当时我很高兴,因为终于有领导肯听听我们受害人的声音。但是没想到的是,通过和她聊了一下午的法律和案件情况,她跟我说:不要纠结你父亲是死在四楼铁门处还是五楼与六楼的拐角平台处。,也不要纠结你父亲有没有和阳振宏发生过打斗,只要是被阳振宏杀死了就行,这跟定性没关系,不要到处上访吵闹。可是我后来回想,如果这样那我父亲到底是死在哪?我亲眼见到我父亲死在五楼与六楼的拐角平台处,这也不是真的吗???我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我做为女儿也不必纠结了吗???我想请问作为检察院的王处长,是个读了书懂法律知识的人,更是一个国家公务员就是这样才安慰死者家属的???这是赤裸裸的给死者家属下套,作为检察院工作人员跑到死者家属家,却告诉死者女儿:你不要纠结你爸死哪,只要是死了就行。多么可笑的话!多么寒心的话!这就是法制社会的依法治国吗?

2019-12-08 20:08:41

社会调查员:来自时刻端的跟评第14楼
偷个奸夫23年!奸夫杀害了亲夫,然后偷人之妇又来为亲夫喊冤?哎呀,这这这啥呀!
2019-12-09 00:45:49

好事者:也可以去娄底市政法委反映情况第15楼

证据是公安机关负责搜集的,受害人家属没有能力提供证据。

邹XX涉嫌犯罪了的,首先,她带刀上门,和她丈夫一起殴打了你母亲,之后她丈夫就是用这把刀杀害你父亲的,涉嫌“故意杀人罪”“寻衅滋事罪”。

阳XX的犯罪行为,故意杀人罪的证据比较多,而非故意伤害罪,他与邹XX带刀上门,有潜伏情节,更是对着受害人左胸一刀致命。

(假如他用刀砍大腿屁股等非要害部位,受害人是流血过多死亡的,又或者他是和你父亲对殴,慌乱之中刺中你父亲,就趋向于认定故意伤害)。

即使有互殴情节,现在的证据还是趋向于认定故意杀人。

至于邹建成,如果在阳XX杀害你父亲后,帮助隐匿刀具,可能涉嫌“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

可以去投诉的部门,现阶段可以去娄底市检察院,娄底市政法委反映情况。

你也可以看看其他案件,情节比这个轻微的都判了死刑的。http://news.sohu.com/20080205/n255079990.shtml

2019-12-09 09:01:39
这是第1 - 15条评论,共有15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