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新宁县信访局大忽悠,专门忽悠不懂法律的老百姓
·桃源县六合幸福里开发商虚假宣传欺诈老百姓
·沅江市共华镇东合村九旬娭毑医保问题
·实名反映湘潭县信访局工作人员态度差
益阳市中院一审判长滥用法权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yywy 发表于 2018-12-06 14:30:47『标签:投诉举报 益阳->赫山区 综治司法

法院是坚守社会底线维护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护墙。尤其是中级法院作为终审法院理应为百姓声张正义,改判一审错案,维持一审正确判决。益阳市中级法院在百姓心中,却是专为有背景的强势群体利益服务、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制造冤假错案的场所。

吴向荣专为益阳黑社会赌场收取赌债提供赌资,并且带了一个马仔叫李凤明,车上随时都带有管制刀具,采取非法拘禁的手段作案逼迫打借条。

宋应飞,参加过对越战争的退伍老兵,回家后创业开办了3家公司,经销、加工钢材等业务,资产上亿元。因为业务需要,宋应飞被益阳黑社会团伙以业务为诱饵陷进了赌博诈骗团伙的设局,成为益阳黑社会团伙的一块肥肉,先后诈骗1.37亿元,非法拘禁118次,胁迫所打的非法借条高达7000多万元,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在公安部门根深蒂固,宋应飞报警报案无门。其中吴向荣、李凤明非法拘禁宋应飞8次,胁迫所打的吴向荣、李凤明名字的借条涉案金额400多万元,非法利息高达一角。这样的黑恶势力,宋应飞报案后,益阳特警支队的刘聪等人到达益阳火车站鸿运宾馆非法拘禁的现场也不管不问,益阳的黑恶势力之所以气焰嚣张,警匪一家当之无愧。

吴向荣、李凤明将这些非法借条到赫山法院提起了“民间借贷”的诉讼。一审时,因涉嫌刑事犯罪,赫山法院将倪志仁、王维、吴向荣、李凤明四案移交到了公安。益阳公安搁置不作为一年之久,赫山法院追求“结案率”,益阳公安遂于2017年7月20日给赫山法院作了一个没有正式文号的含糊其辞的《回复函》,在文前称“暂未掌握犯罪证据”,文后结尾称“正在进一步侦查查证中”,赫山法院遂以此为依据,断章取义刑事侦结,违反“刑优于民”的审判原则,批示法官再次以“民间借贷”审理,一审以吴向荣与宋应飞有往来银行流水为“据”被判“民间借贷成立”,李凤明案因没有一分钱的银行流水判“驳回起诉”。

李凤明为司法诈骗非法债务提起了上诉,中级法院民一庭组成了以“黄和平、刘国清、黎娜”的合议庭。这样一个一审法院判决正确的案子,在审判长黄和平的手上,因为李凤明的律师与其关系不一般,居然没有经过正常开庭审理,就滥用手中的法权莫名其妙的发回了重审(案号(2018)湘09民终1077号)。

法官充当黑社会的保护伞,其高招就是滥用手中的法权,大笔一挥就可以达到幕后要求所要的结果。黄和平充当李凤明保护伞,使吴向荣、李凤明胆壮气粗“走得起”,弄个发回重审不仅有翻盘的机会,磨也要磨死你。2018年11月29日上午九点多,吴向荣、李凤明又来到中级法院,正巧宋应飞在中级法院办完事出来在大院内,吴向荣一下车(中级法院大院不停外来车辆,吴向荣冒充公安进入)就指着宋应飞大骂“你这个脚猪,老子好久又要淹死你!”遂发生暴力殴打。

最高人民法院对虚假民间借贷的诉讼高度重视,一次又一次发布通知慎重审理,(2018)215号文件,尤其强调了涉及刑事犯罪的“套路贷”虚假诉讼应“驳回起诉”,黄和平作为一个法官,一个庭长,不是不懂法,不是不知道本案移交了公安涉及刑事犯罪,也不是不知道最高法最近颁布的215号文件,而是依然用手中的法权,为黑恶势力司法诈骗非法债务充当保护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