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有人侵占湘潭县易俗河御珑湾小区入口土地建门面
·湘潭县锦绣御珑湾开发商侵占道路入口土地
·长沙金辉惟楚花园价格欺诈,不予退房
·城步县西岩镇三合村党支部书记违法乱纪,谁来管?
新宁县一桩“杀人案”致老农蒙冤入狱12年
清泉石上流 发表于 2018-12-06 13:50:00『标签:酸甜苦辣 邵阳->新宁县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5)

中央纪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各新闻媒体:

我叫兰方宜,男,1942年8月14日出生,现年76岁,瑶族,湖南省新宁县麻林乡金桥村10组人,农民,身份证:43052819420814****,委托代理人,李继红(新宁县越城律师事务所律师)。联系电话:130****5300

现将本人蒙冤入狱12年的基本情况及申诉请求报告如下:

基本案情

1988年农历七月的一天,本村某山上发现一男性尸体,经确认系本村村民杨永发,公安机关当即介入调查并进行尸体检验,均未发现死于他杀证据,此后死者家属不断上访,迫于维稳压力,事隔两年之后,新宁县公安局在再次开棺验尸,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本人就是嫌犯的情况下,就于1991年3月20日将本人收容审查,1992年9月17日被执行逮捕(收审一年半之后),1999年12月22日(超期羁押8年之后)被新宁县人民法院在没有审判权限的情况下撇开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强行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于2002年7月16日假释出狱(实际坐牢12年)。

现申请人兰方宜对新宁县人民法院(1999)宁刑初字第61号判决不服,提出申诉。

请求事项:

1、撤销新宁县人民法院宁刑初字第61号判决。

2、判决申诉人兰方宜无罪

3、追究相关人员枉法办案责任

事实和理由:

一、原审人民法院判决认定事实依据严重错误

1、本案死者杨永发死亡原因不明。原审人民法院认定杨永发死亡原因是因他人掐压颈部导致死亡的依据是邵阳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报告单,该报告单作出的时间是1991年10月11日,而杨永发死亡时间是1988年农历7月初6,相隔近三年时间。而据案发当时现场情况,新宁县公安局法医罗祥根及其他刑侦人员已对尸表进行检验,在尸体表面特别是颈部没有形成任何外力形成的伤痕。如果是掐压颈部导致窒息死亡,那么尸体表面特别是颈部会留下明显的痕迹,同时,受害人作为一个男子汉必定会有所反抗,现场就会留下反抗打斗的痕迹,但现场勘查都没有发现相关情况。据此,新宁县公安局明确得出杨永发不属于他杀的结论。

2、事隔三年后,重新开官验尸,尸体已高度腐烂成肉泥浆,无法进行体表检验,邵阳市公安局法医现场提取牙齿26颗,经检验却得出死者杨永发系他人掐压颈部导致死亡实在太过牵强,不符合基本的常理和逻辑。

3、同时,退一万步讲,即便杨永发是死于他杀,而且是掐压颈部窒息死亡,本案中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本人兰方宜就是作案凶手。

4、法院采信了已被湖南省公安厅否定的鉴定结论。基于以上原因,该案由新宁县人民检察院报送邵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后,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死亡原因鉴定疑点颇多,于1993年11月27日委托湖南省公安厅进行复核鉴定。湖南省公安厅科学技术研究所经鉴定后明确否定了邵阳市公安局法医所作“杨永发是他人掐压颈部死亡”的结论。在此情况下,新宁县人民法院干脆违规撇开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仍然采信邵阳市公安局法医的错误鉴定结论,自作主张开庭审判了此案,从而做出了错误判决,导致了一起重大冤假错案的发生。

二、本案人证明显缺乏可信度。

1、梳理本案所有案卷材料发现,本案所有证人都不是案发时目击者,所有证言都是道听途说、主观臆测。如申诉人之妻唐桂兰与申诉人兰方宜长期不和,经常打架吵架,唐桂兰在向警方控告时表示兰方宜在家里跟其讲述杨永发的过程,称兰方宜告诉她往死者杨永发嘴里灌了农药,这根本不符合常理,杀人偿命老百姓都知道,更何况是感情不和并对自己怀有敌意的人。如若唐桂兰讲的那样,难么受害人杨永发嘴里一定有农药残留,以当时的技术设备,很容易检验出来,但不管是新宁县公安局法医现场勘查,还是邵阳市公安局三年后的检验都没发现农药成分。

三、本案涉嫌刑讯逼供

1、本案在侦查过程中,警方存在严重的刑讯逼供、诱供等违法行为,对申诉人实施捆绑、殴打、断食、脱衣挨冻、疲劳审讯等行为,甚至被押到死刑犯枪决现场跟死刑犯并列跪在一起。

2、本案另一关键证人戴亚雄向警方讲述了申诉人杀害杨永发的经过及申诉人带信给给其女婿王金光的证言,经事后调取本案案卷材料,发现所谓证人戴亚雄其实就是跟兰方宜同监室在押人员,经过警方做思想工作,成为警方的狱内耳目,故意与申诉人套近乎、拉亲戚关系,连哄带骗获得了所谓的证人证言,并诱导本人与家属相互通信而被当场发现的荒谬一幕(经查阅案卷材料对此有详细的记录)。

3、《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1979年)第三十二条明确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1998)第六十一条规定:严禁以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凡经查证属于采有刑讯逼供或者威胁、引诱、欺骗等方法取得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供述,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四、本案在侦查审判过程中严重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

1、严重超期羁押。

本案中,所谓的嫌疑人兰方宜于1991年3月20日即被新宁县公安局收审,一直到1999年10月15日才开庭审理,超期羁押之久世所罕见,且如此严重超期羁押都没有经过上级检查机关批准。

2、超越管辖权违法审判。

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1996年修订)第二十条第二款之规定,“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普通刑事案件”应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既然申诉人兰方宜被控故意杀人罪(致一人死亡的严重后果),且没有从轻情节,按量刑标准和司法实践,至少也是无期徒刑,那么该案件就应由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新宁县人民法院根本无权管辖。且在新宁县人民检察院将本案报送至邵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后,邵阳市人民检察院以事实不清为由将案件退回补充侦查,新宁县人民检察院在新宁县公安局没有做任何补充侦查情况下,于199年2月直接向新宁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严重违反相关程序规定,执法犯法,导致申诉人兰方宜被违法审判。

3、罪罚极为矛盾,有悖常理。事实上,判决结果(有期徒刑15年,)与法院认定的故意杀人罪(既遂且无从轻情节)的量刑标准也极不对称,明显是属于超期羁押又无证据定罪情况下,公检法机关害怕放人而担责的枉法判决(通常称关多久判多久)。

五、法院剥夺了被审判人员的正当权益。

原审法院在庭审时不仅没有给被告指定辩护律师,而且申诉人兰方宜在庭审阶段始终没有承认杀害杨永发,坚持自己没有犯罪行为,并多次向法庭陈述其在侦查阶段所作有罪供述是在警方刑讯逼供、诱供的情况下的违心供认,但法庭对此不予理睬,没有启动非法证据排除。

综上所述,原审人民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刑讯逼供的证据没有依法排除,且原审人民法院在没有管辖权的情况下违法审判。因此案件,本人无辜蒙受12年牢狱之灾,几乎家破人亡,肉体精神备受折磨,遭受的各种损失可以说是巨大的。

对纠正冤假错案给予了高度关注,让我们普通百姓对司法公正充满了信心也看到了纠正冤假错案的希望。本人恳请上级党委和政法部门领导关心重视,责成有关机构本着以事实为真相的原则,明察秋毫,重新核查,还本人以清白,并依法追究相关人员违法办案的责任。

以上所述全部属实,本人愿对信息真实性负一切法律责任。

申述报告人:兰方宜

梅花昏香:冤案十二年谁来关注第1楼
冤案十二年谁来关注

2018-12-07 00:21:08

梅花昏香:用血泪亊实控告冤案制造者!第2楼
用血泪亊实控告冤案制造者!
2018-12-07 10:17:19

梅花昏香:严肃法纪有冤必纠第3楼
依法纠错,正义为受冤老人平反昭雪,洗刷冤屈!
2018-12-07 10:24:31

智光遍照:来自时刻端的跟评第4楼
如此枉法,公检法的威信如何树立?
2018-12-08 20:03:20

梅花昏香:法不乱行第5楼
谁办案,谁负责,案件终身制负责到底!
2018-12-09 09:13:27
这是第1 - 5条评论,共有5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