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湘潭市政府:外来购房者享3万补贴,实际却无法领取
·湘乡树人股东致湘潭市委领导的信
·关于湘潭市政府人员拒收外地人购房补贴资料的事件
·雨湖区法院制造冤假错案
请求追究益阳市司法局在调查违法违规工作中失职失察失责的责任
长春人投诉 发表于 2018-11-08 12:51:26『标签:酸甜苦辣 益阳 综治司法

请求查处追究益阳市司法局在调查

曾雪军违法违规工作中的失职失察失责的责任

湖南省司法厅:

我叫郭正芳,男,汉族,益阳市资阳区人,身份证号43230119760116****

现我汇报益阳市司法局在我投诉法律工作者曾雪军时,调查工作完全是敷衍应付,所作出的2018年10月26日《关于郭正芳投诉曾军违法违规执业没收违法所得吊销其法律工作者证的答复》是对被投诉人违法违规行为的包庇与纵容,完全失职失察失责。

一、关于投诉时间违反了有关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只

字未提。

1、我最早在司法部门对曾雪军的投诉是2017年4月18日提交的《请求查处曾雪军违法代理交通事故案并威胁当事人提起恶意诉讼依法严惩的报告》。该报告是因为我对曾雪军冒充律师代理申请人交通事故案子后,对其并非律师的身份有怀疑而请求益阳市司法局查实曾雪军的真实身份。2017年4月20日,益阳市司法局就查实了曾雪军“我市无此执业律师”回复了申请人。

2、2017年8月16日,我向益阳市司法局提交了《请求依法打击曾雪军扰乱司法秩序,开除法律工作者会同工商部门吊销其营业许可没收全部违法所得的报告》。我在得到益阳市司法局2017年4月20日的回复后,便认为曾雪军违法以一个普通公民的身份非法注册了“资阳区创世纪交通事故代理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创世纪公司)在益阳市交警二大队的办公场所欺骗代理我的交通事故案,遂向益阳市工商局举报创世纪公司属于违法登记并违法经营,在工商部门的案卷中有曾雪军的身份资料,才得知曾雪军是铁肩法律服务所执业的法律工作者,遂向被申请人提交了8月16日的报告,益阳市司法局将该报告转到了资阳区司法局处理。

3、2017年12月7日,资阳区司法局称8月16日的报告内容不具体,我又补充提交了《关于曾雪军品行恶劣威胁举报人依法吊销其法律工作者证并予以严惩的报告》。

4、2018年9月2日,我向益阳市司法局提交《请求查处曾雪军违法违规执业没收违法所得吊销其法律工作者证的报告》。2017年12月7日的报告提交后,资阳区司法局仍然以种种理由拖延,而且曾雪军在此期间对我和家人的威胁更加变本加厉,我也多次与益阳市司法局衔接反映资阳区司法局迟迟没有给我出具文字性调查结论的情况。直到2018年7月27日,时过近一年时间,资阳区司法局仍没有给我文字性的正式答复,我到红网发布了《工商、司法、交警部门庇护品行恶劣的法律工作者曾雪军混在法律队伍在益阳交警二大队坑蒙群众》的贴文,且红网向被申请人下达了限期回复的调查函后,益阳市司法局才作为一件事情来处理,并给红网做了应付式的回复。9月2日的报告是在上述情况下,益阳市司法局要求我重新提交一份报告而提交的该报告,并于2018年10月26日(实际作出的时间是2018年11月2日)敷衍作出了《关于郭正芳投诉曾雪军违法违规执业没收违法所得吊销其法律工作者证的答复》。

二、对曾雪军违法违规的行为事实有意轻描淡写,对曾

雪军自然人身份与法律工作者身份挂羊头卖狗肉的违法实质予以了掩盖。

1、对曾雪军同时代理原被告事实的认定系敷衍而为:

①曾雪军在交警二大队的办公场所接受代理交通事故的案子,其身份是法律工作者(有交警支队对其身份的认定),而不是自然人及其注册的创世纪公司(姑且不论该公司的工商注册是否合法);

②曾雪军在医院纠缠办理我儿子的交通事故案子时,亮明了其是在交警支队专门办理交通事故案子的律师;

③曾雪军在医院纠缠办理我儿子的交通事故案时,明确表明了其是肇事方胡洪波的代理律师,并多次游说由其同时代理原被告方可以合作多拿保险公司的赔偿,与我的利益不冲突;

④在我不同意由曾雪军代理的情况下,曾雪军是作为肇事方的授权律师代表肇事方的全部事务,并且在曾雪军的操作下,我始终无法与胡洪波本人见面交涉;

⑤曾雪军与我签订交通事故案代理合同的签署地是在交警二大队的办公场所,其创世纪公司在交警二大队系违规接案;

⑥曾雪军以我授权代理人的身份与我签订的代理合同系蒙蔽我签订的欺诈合同,当时我是相信曾雪军的律师权威,在交警二大队有办公场所,其合同上的创世纪公司还以为是交警部门专门开办的受理交通事故案的性质。

⑦曾雪军与我签订了代理合同以后,曾雪军安排其他律师出庭,是以“正天法律服务所主任”的身份,我是为了配合我授权收的曾雪军所安排的出庭人员签字出庭,益阳市司法局混淆法律事务所“安排”与所谓的中介“介绍”的关系。这种授权代理人本人不出庭,安排其他律师(法律工作者)出庭的情况,是法律服务所或者律师事务所司空见惯的现象。如果是创世纪“介绍”、我聘请的授权律师出庭,应有完整的包括出庭费用的授权配套手续。可见,出庭律师是曾雪军以“正天法律服务所主任”的身份安排,其出庭报酬是与曾雪军挂钩的;

⑧曾雪军作为胡洪波的授权律师代理胡洪波一手遮天,胡洪波的出庭律师也是曾雪军一手安排的,我也并未和胡洪波的出庭律师有任何交涉往来,我无数次要求曾雪军安排与胡洪波直接交涉均被曾雪军拒绝。曾雪军在红网的留言自己承认申请人在医院的医疗费也是由曾雪军代表胡洪波垫付;

根据以上事实,完全可以认定曾雪军以法律工作者的身份及正天法律服务所主任的身份同时代理原被告双方,并安排其他律师出庭。益阳市司法局罔顾以上事实,将“安排”出庭人员称作“介绍”,不仅不对曾雪军为逃避司法打击所做的精心安排进行查处,反而为曾雪军逃避司法打击进行辩护,完全背离了被申请人应承担的监督监管的行政职责

三、曾雪军冒充律师身份证据确凿,益阳市司法局无视事实与证据。

1、我对曾雪军的投诉是怀疑曾雪军并非律师却以律师身份纠缠代理我的交通事故案,从查实曾雪军的身份开始。我于2017年4月18日提交的《请求查处曾雪军违法代理交通事故案并威胁当事人提起恶意诉讼依法严惩的报告》其内容非常明确,且被申请人(另一科室)作出了批示;

2、曾雪军在交警二大队办公场所门口显眼处挂有醒目标志“律师值班室”;

3、曾雪军在医院承揽我的交通事故案时,明确告知我是胡洪波的代理律师,并要同时代理我这一方,为了取得我的相信还说明在交警二大队有律师办公室。因为我姐夫在开始阶段的情况不了解,我本人多次电话中表示曾雪军最初就是以律师身份来承揽案子的,也一直以律师身份代理胡洪波和我这一方,益阳市司法局在答复中是曲解申请人姐夫的真实意思。

四、有意混淆自然人与法律工作者的身份关系,对曾雪军挂羊头卖狗肉的违法违规行为进行规避与开脱。

1、承接当事人的诉讼案件,作为当事人的授权代理人,《民诉法》有严格规定;

2、曾雪军作为法律工作者的身份,益阳市司法局应根据《湖南省法律事务所条例》、《基层法律工作者管理条例》的规定进行监管;

3、公民申办法人注册机构,《民法总则》有明确规定,法人分为一般法人、营利法人和特别法人。申办法律诉讼的法人注册,属于特别法人的范围,不适用《公司法》;自然人申办营利法人的注册机构,才适用《公司法》。曾雪军以自然人的身份申办营利法人的注册机构“创世纪公司”,工商部门的登记行为违法,益阳市司法局应对工商部门的错误登记予以监管和干预;

4、曾雪军所申办登记的创世纪公司的经营范围,并不属于《民法总则》规定的营利法人范围,工商部门的登记注册是违反民法总则的规定的,益阳市司法局应行使监督工商部门撤销该违法登记的职责,而且工商部门注册创世纪公司后,其经营范围不论前置还是后置,益阳市司法局应按照民法总则的规定审核批准其行政许可,创世纪公司自登记以后,其经营范围并没有得到批准,创世纪公司一直属于违法经营的状态,益阳市司法局不仅没有尽到行政监管的职责,将特别法人与营利法人混为一谈,得出曾雪军开办创世纪公司没有强制性法律规定的奇葩结论,这是非常震惊的;

5、曾雪军作为法律工作者,其接案登记、收费登记应严格按照《基层法律工作者管理办法》第33条的规定执行。曾雪军以创世纪公司的名义与申请人签订诉讼代理合同及其收费方式,明显违法;益阳市司法局竟然将曾雪军以法律工作者身份所承接的诉讼案件的业务收费(系特别法人的经营范围)应监管的职责,辩称曾雪军以自然人身份所登记的营利法人签订的违法合同不属于益阳市司法局监管的职责,并作出曾雪军没有违反《基层法律工作者管理办法》第33条的规定的结论,是非常震惊的。

益阳市司法局对曾雪军以自然人的身份和法律服务所主任及法律工作者的三种身份交替违法违规行为不仅视而不见,而且对其挂羊头卖狗肉的实质进行辩护,益阳市司法局严重失职失责失察。

五、对曾雪军是否系“正天法律服务所主任”及转到“铁肩法律事务所”执业的合法性未做充分调查,对铁肩法律服务所的监管责任未做调查。

曾雪军在交警二大队所悬挂的始终是“正天法律事务所主任”,并未悬挂“铁肩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曾雪军系铁肩法律事务所执业人员,是我在与工商部门的投诉案卷中才知情的。也就是说曾雪军一直以“正天法律事务所主任”自居并承接诉讼业务,即使曾雪军确有中途转到“铁肩法律事务所”执业的情形,曾雪军继续悬挂“正天法律事务所主任”的招牌也构成欺诈。从常理来说,法律事务所主任或律师事务所主任,均是该事务所的法人代表、第一负责人,曾雪军放弃“主任”到“铁肩法律事务所”做普通执业人员违背常理。

曾雪军究竟怎么从“正天法律事务所主任”转到了“铁肩法律事务所”执业,益阳市司法局的调查结论缺乏依据;以及两法律事务所对曾雪军的执业行为没有有效监督管理,被申请人也没有做任何调查和处置。

六、曾雪军作为法律工作者对当事人进行威胁恐吓,及提起恶意诉讼,不仅严重违反法律工作者的执业操守,其行为已构成侵权等刑事犯罪,益阳市司法局竟然辩称未造成后果。

曾雪军作为法律工作者,应严格遵守《基层法律工作

者管理办法》的规定,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然而曾雪军不仅不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反而企图将当事人的赔偿款据为己有,在未得逞的情况下,对当事人竟然采取电话威胁、纠集黑社会人员上门威胁恐吓等各种手段;威胁恐吓不成,又对当事人提起恶意诉讼,这一系列行为,曾雪军完全就是个人渣,更谈不上作为法律工作者的基本执业操守。益阳市司法局将曾雪军未得逞的行为辩称“没有造成后果”,难道益阳市司法局作为司法机构,一定要曾雪军把当事人要被砍断手脚才造成了后果吗?对曾雪军给我及其家人亲属造成的身心伤害所构成的侮辱罪、侵权罪等行为就视而不见吗?益阳市司法局所称的调解,也不能建立在消除曾雪军的违法违规行为的司法惩处的基础之上。因此,益阳市司法局以所谓调解不成,且做了所谓“赔礼道歉”来掩盖曾雪军的违法违规行为,曾雪军也并未对申请人及其家人赔礼道歉,只是单方面对申请人的姐夫当面做了所谓的“赔礼道歉”,我姐夫也并未接受曾雪军的赔礼道歉。益阳市司法局在调解过程中有明显袒护包庇曾雪军的言辞,也是我拒绝接受调解的重要原因。

七、益阳市司法局对自身监督监管工作的失职失责失察未进行深刻反省。

益阳市司法局作为国家专业专职的行政职能监督管理部门,对我投诉的曾雪军违法违规的行为事实,理应做深入的调查和依法依规的处置,我作为普通公民和曾雪军的当事人,对曾雪军的投诉提供的只能是有价值的调查线索,至于曾雪军究竟违反了哪条法律法规,被申请人应根据违法违规的事实进行处置,益阳市司法局对我的投诉却是敷衍而为,而且对曾雪军挂羊头卖狗肉扰乱司法秩序和社会秩序的违法行为、对当事人构成侵权行为和生命威胁的犯罪行为百般予以掩盖庇护,益阳市司法局如此失职失责失察,究竟是因为什么?幕后掩藏了什么?

综上所述,益阳市司法局所作出的答复,是无法自圆其说的,特此汇报。

汇报人:郭正芳

2018年11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