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湘潭市政府:外来购房者享3万补贴,实际却无法领取
·举报湘潭市中级法院院长廖迪文枉法判案
·N次开庭几乎就没准时过,湘潭市雨湖区法院作风真差!
·湘潭规划局不顾法律法规违法审批,隔墙零间距建24层高楼
益阳南县南洲镇信访申诉函
189****5145 发表于 2018-11-07 18:50:32『标签:酸甜苦辣 益阳->南县 其它
  ↓相关评论(1)

针对南县南洲镇信访回复的申诉函

一、 针对南洲镇关于2009年2月份开始征收小荷堰三组土地,刚开始为了新建城南路,征收本组70多亩耕地,土地强征收完了,房子强拆迁完了,县委书记汪军和县长黄育文拒接落实在安置区建房,致使很多村民只能租房和借宿亲戚家。

南洲镇的答复说是:

1、南县拆迁安置滞后是规划的原因。

2、改革了拆迁安置目的是维护拆迁人的利益,促进本县经济发展。

3、拆迁安置改革方式变了。

本人的答复是:

1、 南县拆迁安置滞后的原因是黄育文自己造成的。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中,早就规定要:做好征地中农民住房拆迁补偿安置工作,解决好被征地农民居住问题、做到先安置后拆迁。

国务院的通知中早已明确规定:要先安置后拆迁。

本来在拆迁前就规划了涂家台路以西,新一中以南,城南路以北,为本组的安置区,但在拆迁完成后,黄育文就立马不认账,拆迁留地安置协议书如同废纸一张。黄育文的这种失信行为,不仅仅是欺骗了老百姓,还玷污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尊严。

1、 改革了拆迁安置目的是维护拆迁人的利益,促进本县经济发展。

我看改革了拆迁安置目的不是维护拆迁人的利益,而是恰恰相反,大大的损害了拆迁人的利益。

本组安置区位置:涂家台路以西,新一中以南,城南路以北,地理位置较好,其实县政府就是看中安置区的地理位置较好,想把安置区收回,变更安置区的使用性质,用作商业开发。

南县人民政府竟然在“湖南益阳南县土地招拍挂-房天下土地网”公然售卖我们组安身养命的安置区,在房天下网上提到:桂花园路南县一中南地段,总面积6153m2,共100间台基,按预算40万/间计算,政府可收入4000万元,黄育文公然违背上一届政府规划部门出了“安置”红线图,是赤裸裸的掠夺行径。

2、 拆迁安置改革方式变了

拆迁安置以‘分房子’代替以前的‘分台子’。黄育文的这个政策真的是早不来,晚不来,刚好把本组耕地强征收完,房子强拆完,就整出这样一个政策。

这个政策是不适用小荷堰三组的安置政策的,是违法的政策。

本组村民的安置区2009年分到位了,已有9个年头了,不是2018才分的安置区的,黄育文的这个政策不适用小荷堰三组的安置。

本组村民签订是《留地安置补偿协议书》,请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请依法履行规划新一中以南,涂家台路以西,城南路以北为本组村民的安置小区的合同,如果现任领导黄育文单方面撕毁合同,则签订的合同为无效合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一方以欺诈手段订立合同或者损害第三人利益,为无效合同,如果是无效合同,请恢复本组的原貌,归还本组赖以生存的耕地。

可以这样说,只要黄育文可以废掉《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本人愿意接受黄育文任何安排。

二、针对南洲镇关于:在2018年6月15日上午7时许,李勇带队50余名

城管(同时特警在外围待命)对小荷堰三组任忠伟进行了暴力强拆,致使周圆春老人(70岁)昏迷不醒,现在还在医院治疗的问题还说事情不属实。

本人答复是:2018年6月15日上午,南洲镇政法委书记李勇带队50余名城管(同时特警在外围待命)对小荷堰三组任忠伟、王伟英家暴力强拆。

请问一:南洲镇镇政府是否有拆迁权?

县城市综合执法局是否有权在农村参与强拆?

九都派出所到现场所谓维护次序,打伤了人是不是该管?

说周圆春本人强行闯入警戒区,不听劝阻,自行倒地,简直睁着眼睛说瞎话。

周圆春在知道自己祖屋要被非法拆掉时,肯定要到现场阻止,但是遭到李勇指派的城管强行拉拽,导致心脏病复发而倒地,然而镇政府的人员居然使用“碰瓷”一说,难道县人民医院医生的诊断书伪造的吗?真是恬不知耻说些没有事实根据的瞎话。

任忠伟,王伟英家在留地安置没到位的情况下,当然有权拒绝交出房屋。在楼顶以自身和小女儿的人身安全,抵制黄育文的非法强拆。

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八条“被征收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不提起行政诉讼,在补偿决定规定的期限内又不搬迁的,由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早就明文规定:

1、在征收时必须出公告,无公告征收违法

2、集体土地必须转变成国有土地才能征收

3、政府无拆迁权,只有法院有拆迁权

以上肯定了黄育文和南洲镇无拆迁权,黄育文和南洲镇对任忠伟、王伟英家实施强拆是严重的犯罪行为。

城市执法参与征地拆迁,从城市管理执法局的职责上看,政府动用城管人员到农村集体土地上参与征地拆迁,就是地方政府、领导乱用职权,纯属违法。城市管理执法是管理城市的,怎么能管理到农村。以上可以看出:在怎么轮也轮不到城管在农村实施非法强拆。

在两次的强拆中,使周圆春老人(70岁)昏迷不醒,在医院治疗达半直接晕倒在地,晕厥在地上两小时有余

任忠志被打断四根肋骨,面部被压伤

任忠明血压升高,昏迷,腰部,腿部受伤

吴丽芬面部按压在地上,受伤

王伟英,腿部面部受伤,同时被政法委书记李勇强行搂抱,

这些都有现场视频和医院的症断书,难道县人民医院的这些诊断是自己写的不成?

其中任忠志被司法鉴定为轻伤二级,难道县司法鉴定书也是自己写的不成?

根据我国刑法第234条,经鉴定达到轻伤以上的,追究刑事责任,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九都派出所民警还大言不惭说整个非法强拆过程没有违法行为,这已经是不是什么违法行为了,是严重的犯罪行行为。难道在九都派出所工作人员看来只有打死了人,才算是违法行为吗?

我再次请问,你们成立的所谓包案领导小组:副县长练世宏,副镇长文腊红,还有张泽龙、张光政难道比我这个农民还不懂法吗?你们整出这么一个信访答复书,里面写的内容都不经过大脑思考一下吗?不要整天坐在办公室喝茶,想着怎么抢农民的耕地,拆农民的房子,打农民了,祖宗三代以上都是农民,也许下一个遭非法强拆的就是你的亲属,或者就是你自己的房子。

申诉人:周圆春

2018年11月7日

时刻网友20180928102344:回复:益阳南县南洲镇信访申诉函第1楼
一群乌合之众,别觉得我说的难听,他们心里该妹店逼数吗
2018-11-10 19:58:05
这是第1 - 1条评论,共有1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