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举报湘潭市中级法院院长廖迪文枉法判案
·N次开庭几乎就没准时过,湘潭市雨湖区法院作风真差!
·湘潭规划局不顾法律法规违法审批,隔墙零间距建24层高楼
·湘潭市政府:外来购房者享3万补贴,实际却无法领取
请求解决衡阳县供销社双龙商场集资房问题
衡阳县供销社职工 发表于 2018-10-31 12:47:40『标签:咨询求助 衡阳->衡阳县 土地房产
  ↓相关评论(2)

尊敬的各位领导:

我们是衡阳县供销社双龙商场的部分在编或退休的职工。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联名向各位领导反映我单位集资建房的有关情况,恳请领导能够关注我们的问题,倾听我们的呼声,并尽快予以解决:

双龙商场原是一处棚架门店,1985年开始兴建双龙商场门面,建成后成了像样的商业场地。由于当时的领导指导有方、职工努力,商场办的红红火火。

为进一步发展商场规模,增加经济效益和职工福利。1992年,当时的商场领导决定扩建商场,并号召没有住房的职工集资。通过集体讨论,确定在商场的3-5楼建一部分职工住房,每套面积约70m,按楼层的不同,每一分得此房的职工在93年-96年分两次集资了9000-10500元不等的现金,并由企业财务以“住房集资款”的名目开具了正规收据(见附件)。让该部分的职工有了暖心的家。但因当时房产政策的原因,没有办房产证。

后来,随着时代变迁以及个别领导的不作为,致使企业关门,职工四散。迫使上级领导不得不将其列入改制计划。现在,即将进行改制,部分领导却因利益心怀鬼胎,隐瞒篡改集资建房的固有事实,擅自要把这些房作为单位“福利房”平分,即让各集资住户出钱给那些没有集资的人;时而又把它说成是什么“以息代租”,要把此类房屋等同门面房估价拍卖,要让我们净身出户。真让人愤慨不已!

对白纸黑字、铁证如山的东西都可以随意否决,试问,这种做法的法律依据和政策规定在哪里?!为所欲为、罔顾民生在前,信口雌黄、出尔反尔于后,试问这些人的社会道德又在哪里?

二十几年前的昨天,企业倒闭。我们当中的绝大部分人

砸了的“饭碗”,上老下小,为了生活,四处奔波,挣扎在温饱线上。二十几年后的今天,企业改制。而主持改制的部分领导竟想谋夺早属我们的几间破房烂屋。竟想让我们为数不少的特困户扫地出门、露宿街头!

作为弱势群体,我们颠沛流离,灰头土脑,其情已难堪;作为改制的主事者,一些领导不计后果,任性胡为,于心又何忍!?


在此,我们表示:要坚决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誓死捍卫我们的容身之所!

为此,诚恳请求衡阳各级领导为双龙商场职工集资建房作出公正处理。我们请求:

1、尽快进行改制;

2、绝不接受增加集资款;

3、单位出面为我们办好土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此两项费用由我们负责)。

呈请批示

报告人(部分):

周华爱、冯玲、龙全胜、彭冠军、谭荣华、王爱莲、赵月兰、陈四清、朱凯良、颜小飞、冯帮喜、周小英、颜志平、肖远翔、盛光明


衡阳县供销社职工:补充内容第1楼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

强烈要求停止侵权,实事求是保护我们的权益!

联合申报人:

刘吉仁、彭金莲、陈利英、谭胜华、谭荣华、王国军、徐湘衡、邹志合、罗红球、谭雪姣、顾小辉、颜志凤、朱丽华、洪艳、刘美、王素华、冯玲、罗宋美、谭兰香、邓先顺、彭颂真、曾云利、赵月兰、黄中秀、刘建平、周玉红、宁顺莲、扬勤、李云秀、颜荣辉、曾满英、周爱华、邹曙红、扬岳香、黄爱莲、万明明、付玲玲、仇静、李昌平、朱开良、龙兰桂、魏姣华、肖远翔、廖坑军、扬小姣、冯健、周小英、毛利华、龙全胜、彭冠军、王爱莲、陈思清、朱凯良、颜小飞、冯帮喜、颜志平、盛光明

2018-11-01 13:56:56

mm30915:关于《请求解决衡阳县供销社双龙商场的集资房问题》的回复第2楼

红网网友:

你们好!关于《请求解决衡阳县供销社双龙商场的集资房问题》网帖反映的问题,现回复如下:

自启动改制以来,县供销社与企业反复调研、权衡,为避免社有资产流失,参照县域其他企业的操作惯例,决定将三楼及以上职工住房一并纳入企业的改制资产,参与公开拍卖,但绝大多数的现住户对此决定存在异议。

争议的源头还要追溯到1993年。当年,双龙商场扩建完成,根据当时的企业负责人及知情人回忆,当时的企业班子决定按“以息代租”的方案把三楼及以上住房分配给单位有实际需求的干部职工居住(“以息代租”,就是要求各实际住户按楼层及使用面积的不同向企业交纳数额不等的现金,让此笔现金的孳息来替代房租,而所集得的现金作为企业的流动资金参与当时的经营活动)。1996年,企业又以资金紧张为由,继续向各住户追加了部分集资款。但是,从当时向各位开具的收据写明的是“住房集资款”或“房屋集资款”,而没有附加任何说明。财务在处理此笔款项时,又把集资所得的500889元计入“其它应付款”科目。因年代较久远,人员已星散,现在企业已找不到当初如何分房的任何资料。县社及企业认为是“以息代租”;而各住户则以手中的收据为凭,认为是“集资建房”,双方各执一词,争论至今。

县政府已安排工作专班,正在就此事调查核实。

衡阳县供销合作社联合社

2018年11月6日

2018-11-07 16:49:05
这是第1 - 2条评论,共有2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