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桃江县振兴路与资江路交汇处红绿灯设置时间不合理
·桃源县六合幸福里开发商虚假宣传欺诈老百姓
·举报邵阳市供销合作总社党委书记有关问题
·江永县同创世纪皇庭强制非法收取停车费
石门县廖家冲村村霸打人,当地公检机关态度恶劣
小小老百姓 发表于 2018-10-30 21:04:42『标签:投诉举报 常德->石门县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6)

一、相关人员介绍

张某梯:男,65岁,石门县子良乡廖家冲村村民,本案被害者

张某忠:男,40多岁,石门县子良乡廖家冲村村民,本案作案者

张某厚、张某梅、张某群:张儒厚系张某梯弟弟,张某群、张某梅系妹妹。

张某洋:男,张某忠堂兄弟,原子良乡水管站站长,目前为子良乡一般干部

刘某知:男,石门县子良乡廖家冲村支部书记

向某玉:男,石门县子良乡廖家冲村村主任

周警官:子良乡派出所本案办案民警

屈某云:石门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官,本案办案人员

张某平、张某:两人为张某梯儿子

二、事件经过

2017年12月11日中午13点,是我们一家人一生噩梦的开始,这一天,我父亲在房顶检屋(牛栏),张某忠家的70多只羊又跑到我们家山前,眼看又要去吃庄稼,我父亲就给他赶走。过了几分钟,张某忠就过来了,当时我父亲就站在房顶上跟张某忠理论,让他看好他家的羊,张某忠不但不接受,反而恶狠狠的说:“我家羊就从你家山上过,啥时候吃过你家庄稼”。这样,两人争执时,张某忠就捡起地上的一根木棒打我父亲,我父亲就站在房顶上拿瓦片扔他,牛栏的瓦被他打烂很多,我父亲被他打得摔在房梁上,他继续追打,我父亲爬起来逃进自家房子二楼,张某忠不依不饶,又砸烂我家蜂桶,追进屋子,上二楼打我父亲,最终我父亲被他打的头破脸肿、肋骨断四根,左小腿粉粹性骨折,奄奄一息,他看我父亲躺在地上不动了,才愤愤离开。过了一会,我父亲醒过来,浑身上下都是血,腿也走不了了,艰难的给在外地的儿子打了电话。我们报警,报村干部,过了一会儿,我叔叔、姑姑赶过来,村干部和派出所过来,找人扎了个担架,抬了10多里地,到晚上9点才把我父亲送到石门县中医院治疗,我父亲在石门县中医院做了手术,在医院躺了40多天才回来,到现在除了能自己上厕所吃饭,什么重活都不能干,左腿一到变天就疼痛难忍,胸部痛,左耳听力丧失。经司法鉴定,我父亲被打成轻伤一级,详情可见常德市倚天司法鉴定所出具的两份《司法鉴定意见书》。

在此期间,我们耐心等待,相信政府相信法律会有一个公平公正的处理结果,让犯法的人受到法律的制裁,结果子良乡派出所、石门县人民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包庇张某忠,案子一拖再拖,迟迟不给答复,拖到2018年10月26日,检察院一个电话打给我父亲,让他去领文书,就领到一个不起诉的决定书,真的是让人悲愤,张某忠40多岁,一言不合对一个身高不到1米5,体重不到90斤的64岁老人,下如此狠手,从房顶追到房里二楼,把人打成多处骨折,全身上下伤痕累累,子良乡派出所和石门县人民检察院枉顾性命,漠视社会道德,挑战社会主义法治社会的公平和正义,助纣为虐,包庇犯罪,充当不法分子保护伞,法纪何在!党性何在!天理何在!公道何在!

看看张某忠,子良乡派出所,石门县检察院都是怎么挑战道德和法律底线的吧。

案发前几年,张某忠一直在家养羊,他跟我家不远,常年养70~80头羊,自己经常不照管,到处吃别人家的庄稼,我们家的庄稼每次被吃了,我爸跟他说让他好好看着,他就恶狠狠的说:“你再跟我搞我就打死你”。我爸爸一个人在家,人小力单,每次都是忍气吞声。2016年,张某忠家的羊吃了村民罗某球家的庄稼,罗某球找他理论,他将65岁的罗某球一顿毒打,罗某球在家躺了一个星期,事发后张某忠没负半点责任。(此事可以找村干部、罗某球求证)

据村干部反应,张某忠一贯霸道,多次动手打老婆,有一次他们夫妻又在家打起来,他老婆忙找村干部求援,等村干部赶过去,张某忠恶狠狠的对村支书和村主任说:“你们如果来我家喝茶,我欢迎,你们如果敢管我们家闲事,椅子都没得给你们坐”。(这些都是村干部原话,可以找村干部求证)

张某忠为啥敢如此嚣张霸道呢,一是廖家冲村村民朴实憨厚,一般受点气都是忍气吞声;二是此人目无法纪,性格使然;三是他有一个亲戚在子良乡政府当干部,背后有人撑腰。

再看看给他撑腰的人,他的堂哥张某洋,此人是原子良乡水管站站长,2017年在县纪委监委的巡视巡察中,发现他在党的十八大之后不收手、不收敛,2015年至2016年,利用扶贫之机敛财,贪污扶贫资金4万元,并伙同他人套取危房改造款45万余元(此案情公布在常德市纪委官方网站上)。此人无组织无纪律,违背中央精神,十八大之后不收敛不收手,而且贪占套用扶贫资金,最后仅仅受到开除党籍,行政降级的处理,可谓是神通广大。

再看看子良乡派出所的所作所为,在案发后,子良乡派出所第一时间到达了现场,取证并带走了张某忠,过了几天,我们去向派出所打听案情,派出所姓周的警官居然说,张某忠不承认他拿棒打了我父亲,而且打人的棒找不到了,还多次提及张某洋,说张某洋也很关心这个案子,多次说要怎么办怎么办。而实际情况是,当时在场的人,村干部刘某知、向某玉,我姑姑张某群、张某梅,我叔叔张某厚都看到派出所拿走了打人的棒子,还在沟里洗手了。而张某忠在去派出所之前,村民唐某勇听说了此事,打电话向张某忠询问把我父亲搞成什么样子了,张某忠回答:“把他腿打断了!”,而派出所告诉我的居然是张某忠不承认此事。案发后第四天,即2017年12月14日,有人告诉我唐某勇询问张某忠的情况,我当即打电话向唐某勇求证,得到肯定答复之后,报告了子良乡派出所周姓警官,但是直到2018年9月11日,我询问石门县人民检察院,才知道该情况一直没被派出所录进材料,我再次打电话给周姓警官,他才喊唐某勇去做了问询笔录。

再来说说石门县人民检察院办案检察官屈某云,对于案子一拖再拖,我们虽然着急,也只能询问、等待,2018年5月份,子良乡派出所才说案子准备送检,后面送检了我们又问检察院,检察院就说补充侦查,有一次我们打电话给屈某云检察官,结果屈姓检察官态度非常之恶劣,当我问及为什么唐某勇的旁证没有的时候,她居然说:“你去找子良乡派出所啊”,一副不关她的事的样子,最后问得她不耐烦了,她就对着电话吼:“你不要跟我嚼!”,就粗暴的挂断了电话,如此高高在上、漠视群众的官僚主义作风,让人心寒。

三、受害者之问

1.为什么派出所会说作案工具不见了?当时那么多人在场,张某忠也并没有跑掉,现场的人都说打人的棒子派出所拿走了,还洗了手,而为什么派出所最后却说没找到,没找到当时为什么不找,后面他们来过我家,压根就没有找棍子的行动,就是来拍个照片就走了。

2.为什么张某忠前后说法不一致?他在去派出所之前还跟别人说把我父亲的腿打断了,为什么派出所告诉我们张某忠说的是不承认他打了我父亲。

3.为什么张某洋可以介入此案?他作为嫌疑人的三代以内直系旁亲,而且在子良乡当干部,且有违法乱纪前科,为什么可以多次询问案情,而不是回避?

4.为什么检察院的屈姓检察官态度能如此之蛮横?她作为一个手握法律公器,为人民主持正义的人民检察官,在受害者家属询问的时候为什么会是如此的答复,中央三令五申整治“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改进党风政风,她为什么可以充耳不闻。

5.为什么不起诉书上如此多的荒唐之言?《石门县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石检刑刑不诉[2018]127号)。①第一段“因涉嫌故意伤害罪,2018年4月19日被石门县公安局取保候审,同年6月12日经本院决定并由石门县公安局执行取保候审”,张某忠自2017年12月11日犯案以来,根本没在派出所公安局待过一天,一直在外面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他和他的家人还在外面扬言“打了就打了,不过就是出点钱,我出了气,值得!”,2018年4月19日之前没有办理取保候审,为什么他作为嫌疑人可以一直逍遥自在。②第三段“因以前张某忠养的山羊将张某梯的庄家吃了,两人为此发生争执”。我想澄清一点,我的父亲不种“庄家”,也不懂“庄家”的意思,为什么一封如此严肃的法律文书,会有如此明显的低级文字错误,他们的专业性何在?职业素养何在?他们难道一天天就知道当“庄家”吗?以他们如此的水平,根本没有掌握如此国之重器的资格。③第三段讲了我父亲是在自家房顶检屋,到了第四段居然变成了“被害人张某梯与犯罪嫌疑人张某梯均讲在屋外发生争执”,我父亲在自家房顶,是自己的房子的一部分,为什么后面又变成了屋外,房顶难道不是我的房子的一部分?前后矛盾!④第四段“张某梯持瓦片砸张某忠,在追赶的过程中被害人张某梯踩断房梁,身体悬空,仅用手支撑,后又自行爬起来。两人到屋内二楼继续发生打斗,被害人张某梯陈述系张某忠持木棒殴打其腿部、戳其胸部,致其肋骨骨折、小腿左胫骨粉碎性骨折。这一过程与犯罪嫌疑人供述两人翻在一起,其用拳头打击被害人的胸口完全不一致,现场没有目击证人,办案机关现场勘验没有发现被害人所说的木棒,鉴定意见胸部肋骨骨折和小腿左胫骨粉碎性骨折致伤原因不明确,不能排除系被害入踩断房梁掉下去形成的可能性,全案证据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得出唯的排他性的结论,不符合起诉条件。”这一段的表述明显漏洞百出,我父亲在几米高的房顶上,如何追赶张某忠?而我父亲腿如果是坠房梁导致腿骨粉粹性骨折,还能自行爬起,跑到二楼,继续打斗,我不知道他是有什么样的洪荒之力,还能在腿粉粹性骨折的情况下跟人打斗,我是无法接受。⑤这么明显的故意伤害罪,检察院居然是做出不起诉决定,公安局居然是证据不足、实事不清,我想问一下,是不是只要以后所有犯法的人只要不让别人看见,毁掉作案工具,就可以逍遥法外?⑥家属询问案情的时候,屈检察官居然和家属说“江苏于明海案”。说对方是正当防卫,请问全程在别人家屋顶、屋子二楼追打别人,也算正当防卫的话,那是否以后只要我被别人碰一下就可以追着别人打并非法入侵到人家家里破坏财物并打死打伤别人而不用负任何责任。⑦我家是贫困的偏远山区,我父亲为了照顾聋哑的大伯,留在方圆5里杳无人烟的山沟里独自照顾亲哥哥,长期被张某忠欺压,只能忍气吞声,案发后公、检不作为,一句“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就让一个残暴的凶徒逍遥法外,是不是以后所有的偏远山区的贫困老百姓都得不到法律的庇护,那公检法存在的意义何在?法律存在的意义何在?难道我们只能生活在摄像头、监控器下面才会有安全感?

法律是维护社会的公序良俗的,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震慑不法分子的,在中央亲自部署“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之时,在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二督导组亲自进驻常德之时,石门县公安局、石门县人民检察院居然还如此胆大妄为、肆意包庇犯罪,不为人民作主,他们的党性何在?法纪何在?良心何在?

作为受害者家属,如果连自己的父亲都保护不了,枉为人子。受害人及家属、亲人如果得不到法律的保护,正义得不到伸张,我们将穷尽一切手段捍卫自己的合法权利!请不要将那些善良的人们逼到悬崖边上,因为当他们绝望了反抗的时候,你连下跪的机会都没有。

 

小小老百姓:回复:石门县廖家冲村村霸打人,当地公检机关态度恶劣第1楼
公检明显包庇犯罪分子,办冤家案、人情案,希望大家帮我顶起
2018-10-31 11:44:55

且听疯吟:请政府主持公道第2楼
请政府主持公道,严惩凶犯,维护正义!
2018-10-31 11:48:31

三三儿:遵纪守法,尊重法律,尊重政府决断第3楼

当这些事情发生在身边的时候,真的是不敢相信......穷乡僻壤之地,还是有很多领导照顾不到的黑暗势力......

2018-10-31 16:01:56

小小老百姓:回复:石门县廖家冲村村霸打人,当地公检机关态度恶劣第4楼
偏僻的地方,乡民淳朴,一般不会生事,受到欺负也大多忍气吞声,大家都相信党和政府能给自己公道,信息的闭塞,使得很多问题都不能曝光!
2018-10-31 22:13:06

小小老百姓:回复:石门县廖家冲村村霸打人,当地公检机关态度恶劣第5楼

此事经过乡政府及村里干部协调处理,已经得到妥善处理,感谢党和政府及各位领导的关心。

2018-11-01 17:58:00

大美子良:关于“石门县廖家冲村村霸打人,当地公检机关态度恶劣”的调查回复第6楼

2018年10月30日,有网友在红网《百姓呼声》栏目发布“石门县廖家冲村村霸打人,当地公检机关态度恶劣”的帖文。获悉该帖文后,我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迅速成立调查组,对所反映的问题调查核实,现就调查情况及处理意见回复如下:

2017年12月11日,廖家冲村村民张某忠与张某梯发生冲突,并致使张某梯轻伤一级。事情发生后,子良镇派出所、廖家冲村积极介入,并由派出所办理此案件。

2018年11月1日,由子良镇政府、派出所、司法所、廖家冲村委会组成的调解组,于廖家冲村村部进行了调解。经过当事人双方沟通,调解组合力调解。双方已达成调解协议,张某忠也得到了张某梯的谅解。

石门县子良镇人民政府

2018年11月2日

2018-11-02 12:56:19
这是第1 - 6条评论,共有6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