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桃源一中对面六合幸福里小区夜间施工严重扰民,有部门管吗?
·湖南省送变电工程一分公司拖欠项目尾款,一直未解决
·靖州县房价有何控制措施?
·津市职业中专学校对学生不负责
鼎城区谢家铺镇东湖山村6组村民田地被侵占,请领导帮助
沧海一粟 发表于 2018-10-26 12:06:28『标签:酸甜苦辣 常德->鼎城区 土地房产
  ↓相关评论(3)

我是常德市鼎城区谢家铺镇东湖山村6组(该村俗名洛阳冲,位于沧水河边,原属唐家铺乡,2016年,唐家铺乡被撤销,东湖山村整体并入谢家铺镇)一名普通村民。

现申诉如下:

背景:

1998年,我父亲高国建(殁于2012年,殁年53岁,次年,我成婚)携我和弟弟搬迁到邻村八斗巷村(同属唐家铺乡),在八斗巷村5组购私房居住,2003年卖掉私房(卖掉房子后,父亲和弟弟去珠海打工,我则继续上学),我们在八斗巷村居住时间为5年,在这5年期间,我们一直耕种八斗5组村民撂荒的耕地和山林,未在八斗巷村承包耕地和山林;在八斗巷村居住期间,我父亲、我、弟弟的户籍并未发生迁移,户籍一直在唐家铺乡东湖山村6组。

如今,我们全家仍生活在东湖六组(有住宅)。

事情经过:

2003年,东湖山村6组组民私自开会决定:将我家承包的4/5的耕地和山林收回,仅保留我爷爷徐秋舫(2017年已故,爷爷曾对我说他死不瞑目,被某些人肆意践踏尊严)的耕地和山林,其余发包给本组其他组民,至今已15年有余,距离国家2006年1月1日农业税也将近12年,这12年来,我家未享受到国家针对农民的任何优惠政策,包括粮食直补和林地补贴,经济上损失巨大,失地这些年一直无地可种,粮油基本全靠外购,生活穷困,是生活在农村的“边缘人”:有农业户口,且户口从未发生过迁移,却一无耕地二无林地,连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没有。

为争取作为农民应有的权利,我80多岁爷爷徐秋舫多次找村干部,希望能帮忙协调,无果;本人也曾多次和村干部说明情况,表明我家面临的实际困难,希望能帮助我协调解决,可他们要么打太极要么表示爱莫能助,不肯出面,嫌麻烦。对他们失望!失望透顶!

自我读高中起,我家无田耕种,在农村无任何经济来源,父母只好背井离乡,打工为生,我读大学四年,借了四年贷款交学费,大学毕业两年后才还清助学贷款。我们这一家的悲惨遭遇,难道在一定程度上,不是拜这些昏庸的村官和势利小人所赐?!

十几年来,我家人没有向上级反映过承包地被无故收回的情况,十几年来,默默舔舐被人大把撒盐的伤口!为什么?因为我们把解决问题的希望寄托在了农村基层干部的身上、寄托在了“善良”的父老乡亲身上!我们宁肯自己忍辱负重,也要维护家乡的和谐稳定!现在看来,我们当初太善良!太单纯!太幼稚了!我们家人的宽厚仁慈被居心叵测的人利用了,我们家人成了某些人眼中最愚蠢最懦弱的人!不是吗!?

2017年1月,我曾就此事发帖,帖文内容和上面基本一致,请看当时谢家铺镇政府的回复(实际上是胡言乱语,毫无依据):

“游客”网友:

你好!

您在常德论坛《市民留言》栏目反映的事件,鼎城区谢家铺镇人民政府已知悉。经查,现将有关情况回复如下:

1998年其父高国建将全家迁至八斗村5组居住,当时其家人主动提出本户名下的田,山退回本组,所欠村,组的统筹款也不再缴纳。后村组根据其情况将山,田收回重新分配。现要求收回需经村,组及村民表决同意。

所言东湖6组2016年砍伐树木后的空地系集体所有,现没有分配。其提出要求暂不予支持。

谢家铺镇人民政府

就一个电话打给所谓村干部,听其一面之词,连与最重要的当事人(我的家人)的沟通都没有就按村干部的话敷衍回复?一派胡言!能服人心?老百姓的冤屈,找谁去伸?

诉求:

1.我不需要虚与委蛇的部门回复,我只要求在镇里和区里相关人员在场的情况下,与当时处理我家田和山的村干部和村民直接对质,辩明真理(他们敢吗?);

2.请区政府镇政府把这件事当做一件事(于老百姓,这是关乎生存的大事)来认真处理,因为我一直在忍,我十分担心某年某月某日我会忍无可忍。

鼎城区网管办:受理回复第1楼

经查阅,网友反映的问题,谢家铺镇政府确实回复过,现在您认为该回复没有深入调查、实事求是的问题,我们将转到该镇进行核实,具体情况待核实清楚再回复给您。

鼎城区网管办

10.29

2018-10-29 16:57:17

沧海一粟:诉求第2楼
我对他们根本不信任,我不相信他们会深入调查、实事求是。

我只要求对话!当面协调!

2018-10-30 10:42:42

鼎城区网管办:回复第3楼

网友反映的问题,当地镇政府核实回复如下:

高国建是原唐家铺乡八斗巷村5组人,结婚后,入赘妻子家所在地东湖山村6组。截止1998年止,全家欠村组合同提留3000多元,无能力交纳,便多次向村组提出回老家八斗巷村,当时村组不同意,要求其交清合同提留后才能搬走。后来,高国建和组里双方申请唐家铺司法所调解这一矛盾,经调解双方达成协议:

1.高国建家所欠村组合同提留3000余元,待其自留山上的杉树成材砍伐出卖后,再向村组交纳;

2.从1998年起,除保留其岳父徐秋舫一人的责任山田后,其余责任山田交回组里,高国建家不再向村组交纳人头和责任田的合同提留。

1998年,高国建带妻儿四人搬到八斗巷村5组居住。2012年,征得东湖山村6组村民同意又搬回并重新修建了房屋。

高国建家交回的责任山在2003年确权给了组里其他村民,交回的责任田在2003年前一直抛荒,后来由本村7组村民捡起栽种到现在,今年田土确权时,确权在组里。因此,您提出要求暂不予支持。

鼎城区谢家铺镇人民政府

11.5

2018-11-05 09:42:46
这是第1 - 3条评论,共有3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