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会同县金子岩泥湾村何时能修桥?
·辰溪县金桥村村委干部以权谋私
·宁远县柏家坪镇四元山村修建垃圾站问题
·实名反映湘潭县信访局工作人员态度差
湘阴县政府违法强拆民宅和养殖场要求赔偿追责的实名举报书
金龙周伟 发表于 2018-10-15 22:27:33『标签:投诉举报 岳阳->湘阴县 综治司法
  ↓单位回复(1)

关于湘阴县政府违法强拆民宅和养殖场要求赔偿追责的

实名举报书

举报人:易军辉,男,汉族,农民,公民身份号码4306021976111*****,住址湖南省岳阳市湘阴县界头铺镇金华村后背垅组,联系电话:137****9562。

举报人:周伟,女,汉族,农民,公民身份号码4306241975122*****,住址同易军辉。系易军辉配偶。联系电话:133****3606。举报人:易明权,男,汉族,公民身份号码4306241951052*****,住址及联系方式同易军辉。系易军辉父亲。

被举报单位:湘阴县人民政府、岳望高速湘阴段工程建设协调指挥部(下称指挥部)、湘阴县国土资源局、湘阴县金龙镇人民政府。

被举报事由:上述被举报单位及其主要领导,威胁、恐吓、打人、关人,违法强拆了举报人的房屋及养殖场,造成举报人全家严重身心伤害和巨额财产损失,要求赔偿损失、公平补偿安置并严查违法严格追究党纪法律责任。

一、“强拆”起因

2009年10月湘阴县政府获批征用700余亩土地用于修建岳望高速公路,举报人位于湘阴县金龙镇(原界头铺镇)金华村后背垅组的房屋及养殖场被纳入拆迁范围。2014年12月3日湘阴县国土局分别对举报人易军辉、易明权作出了《限期拆迁腾地决定书》,决定书记载:易军辉的养殖场建筑面积833.8平米,补偿共计822781元;易明权的房屋总建筑面积322.62平米,补偿共计443450元。2015年6月2日湘阴县法院作出了准予执行《限期腾地决定书》的行政裁定,由县政府组织实施。

二、“强拆”的种种非人道卑鄙行径2015年6月中旬,湘阴县政府、指挥部及金龙镇政府等组织第一次“强拆”时任副县长周太平,指挥部负责人员龙友龚及李双,金龙镇书记李峰及全镇的村干部等上百人集结到举报人家准备强拆。易军辉夫妇不得已冒死爬上屋顶进行阻止。当日隔空谈判举报人易军辉、易明权父子可获补偿195万元,易军辉夫妇要求现场领导签字承诺被拒绝。在炎炎烈日下暴晒几小时后,强拆人马撤离。次日,指挥部吴姓书记电约在指挥部谈判,易军辉夫妇在指挥部被几十人围堵、威胁、恐吓,叫嚣政府要抓人,要动用武警,逼迫要求易军辉签字,耍尽流氓、土匪和黑社会威风。易军辉夫妇经苦苦斗争后脱险。

2015年6月30日湘阴县政府、指挥部、金龙镇政府等组织近百人队伍实施第二次“强拆”。当日易军辉带小孩去省城住院治病。现场领导人员以协调补偿为借口欺骗周伟开门谈判,随即几十人强行打入,开始一条龙洗劫扫荡。

真正是一个令举报人全家永生难忘的罪恶黑暗日子:

第一步,打人、抓人、关人:易军辉年逾六旬母亲被甩在地用脚踩头再施殴打,无力反抗后被反扣双手强拖上车,全身瘀伤至今未获赔偿。周伟被暴力控制,径直拉到至几十公里外县公安局,不问青红皂白强行拷打,强迫定罪,强逼捺印,没有任何手续直接送看守所关押十天,与艾滋病患者同室羁押,拒绝看病,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惨无人道。易军辉弟媳同样被暴力打伤,连同易军辉弟弟(智障)和易明权被强行架出屋外。

第二步,扫荡、清场:强拆人员把明显的大件物品简单登记,现金及细小财物没有清点登记统统被埋。与此同时进行的是强行拉走易军辉养殖场内160多头家猪、30余只鸡鸭直接变卖,捕杀家狗分而食之,扬言“易军辉家的狗就是好吃”。据举报人统计,强拆当日家庭全部财产及生活物品或被埋或毁损,直接经济损失30余万元。“强拆”后举报人向政府数次报送了书面财物损失清单,至今不认可不赔偿,镇政府主要领导一句话顶多给你5万块钱,要就要,不要随你告状。

第三步,拆房、平地:随着挖机的轰鸣声四起,举报人房屋和养殖厂房接连倒地被夷为平地,财物当做垃圾掩埋碾压,现场尘土飞扬,一片狼藉,惨不忍睹。举报人全家倾家荡产,一无所有。易军辉返回后无家无归,抱着女儿向政府求情投诉,遭遇层层推诿阻拦甚至敌对。周伟被关十天后自行回家,身心遭受严重损害,至今政府未给任何说法,始终不能走出罪恶阴影。年幼小孩经历强拆现场,见生人来家都怕常常被噩梦吓醒......三个月后,举报人艰难维权斗争后才领到政府部分补偿款,并开始了艰难的维权路......

三年多了,举报人无数次找有关政府,早已被当成专政对象,根本无人实质处理问题,只有推诿、忽悠、蔑视、嘲讽和敌。举报人深恶痛绝,无处伸冤,告状无门,只有“死路一条”?!

三、基本诉求

1.踩人、打人、关人凭什么?必须给举报人一个公道。

2.湘阴县政府获准强拆和补偿的仅仅是举报人的房屋和部分附属设施,补偿项目明显少算、漏算为什么?是谁打了补偿款的黑主意?政府工作人员承诺少算漏算项目同意再核算增补,何时落实?

3.补偿标准比邻村“湘阴机场项目”低几十万元,要求参照“湘阴机场项目”标准补偿方显基本公平正义!

4.掩埋、损坏的财物以及被贱卖的家禽必须无条件赔偿!家狗“好吃”的人必须坐牢!

5.参与“强拆”的政府机构及其要员须公开向举报人赔礼道歉、恢复名誉。

6.请求严查“强拆”举报人房屋的相关人员违反党纪国法行为,严格追责以平民愤。举报人已掌握一定线索,自愿配合上级调查。

举报人自愿对举报内容真实性负法律责任。

国家施行依法治国,建设法治政府,要求“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湘阴岂是法外之地!举报人房屋被强拆一案,湘阴政府丧失基本公平正义,严重践踏举报人基本生存权益,罪恶累累。举报人无法通过合法的方法维权只有用老百姓认为可行的一切方法。请求上级部门依法核查,严格追究。举报人全家跪谢!

湘阴发布:关于被拆迁户易军辉在红网百姓呼声实名举报的回复

一、举报人基本情况

易军辉,男,汉族,非党,42岁,身份证号码:43062419761111*****,全家共9个人,住金龙镇(原界头铺镇)金华村后背垅组。在当地务工。

周伟,女,非党,43岁,身份证号码:43062419751227*****,全家共9个人,住金龙镇(原界头铺镇)金华村后背垅组。系易军辉配偶,在当地务工。

易明权,男,汉族,67岁,党员,1951年10月出生,身份证号码:43062419510526*****,全家共9个人,住金龙镇(原界头铺镇)金华村后背垅组。系易军辉父亲,在当地务工。

易军辉及家属代表是金龙镇(原界头铺镇)金华村后背垅组村民,易军辉家里的住宅及猪场在岳望高速湘阴段的征地拆迁红线范围内,在进行征拆之前,从2013年至2015年6月,县政府领导,县征拆办、县公证处、县法院、镇、村干部近100余次上户协调,由于当事人及其家属在拆迁协调过程中一直提出,要求政府给他们建成现有的居住房屋和猪场的无理要求,拒不接受腾地,严重影响了项目建设的正常进行,成为岳望高速公路湘阴段最后一个拆迁户。

二、项目征地拆迁按程序做到了依法依规、当事人房屋拆迁补偿合法。

岳望高速公路建设项目为单独选址项目,是我省“五纵七横”高速公路网主要组成部分,全长133公里,其中岳阳市境内96公里,涉及五个县市区。岳长高速公路湘阴段建设项目经湖南省人民政府《农用地转用、土地征收审批单》(2009)政国土字第1171号文件批准,湘阴县人民政府于2009年5月5日发布了《湘阴县人民政府关于预征用岳长高速公路湘阴段建设项目土地的公告》、2009年12月1日发布了《湘阴县人民政府关于征用岳长高速公路湘阴段建设项目土地的通告》湘阴政告[2009]30号及2014年4月28日发布的《湘阴县人民政府关于同意〈岳望高速公路湘阴段工程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方案〉的批复》湘阴政函[2014]32号。

该户座落于湘阴县金龙镇金华村后背垅组的房屋建筑面积833.8平方米、猪场建筑面积322.62平方米都在被征收的范围内。按照《岳阳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岳阳市集体土地上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办法〉的通知》(岳政发[2009]16号)规定的标准。考虑到物价上涨因素,根据岳阳市岳望高速公路建设协调领导小组针对该项目沿线五县、市、区实际情况,制定的征地拆迁安置补偿方案:对房屋拆迁补偿在岳政发[2009]16号文件规定的标准基础上,房屋主体(含装饰装修)补偿标准提高28%执行;对房屋拆迁补偿的计算采取补偿标准不下浮,房屋成新不折旧的原则进行补偿,该户房屋和猪场拆迁迁补偿共计1266231元。

三、对当事人房屋和猪场依法履行强制腾地程序。

根据省、市、县各级政府的要求,为保障国家重点工程岳望高速公路早日建成通车,湘阴县国土资源局依法履行限期腾地程序,于2014年11月21日将当事人房屋和猪场拆迁补偿款共计1266231元存入县司法局土地征收专用账户内,依法对当事人做出了《湘国土资腾字<2014>47号限期腾地决定书,并于2014年12月3日予以送达,当事人既未在限定的期限内腾出土地,也未申请行政复议和向湘阴县人民法院提出诉讼。2015年2月4日湘阴县国土资源局依法向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湘阴县人民法院受理后依法成立了合议庭,于2015年4月3日依法向被执行人送达了《受理非诉行政案件告知书》,被执行人在规定期限内未向法院提出过异议。经湘阴县人民法院审查并报岳阳市人民法院审批,于2015年6月2日作出的行政裁定([2015]湘行执字第24-1号、第25-1号),裁定准予执行湘阴县国土资源局作出的《湘国土资腾<2014>47号限期腾地决定书,由湘阴县人民政府组织实施。

四、强腾实施过程中做到依法公开

湘阴县人民政府于2015年6月5日依据湘阴县人民法院作出的行政裁定([2015]湘行执字第24-1号、第25-1号),《发布了关于对金龙镇金华村易明权、易军辉集体土地上被征收房屋实施强制搬迁的公告》。6月5日、15日湘阴县人民法院向被执行人送达了《行政裁定书》及《执行通知书》,被执行人一直拒不腾地。2015年7月10日8时许,湘阴县人民政府组织相关职能部门的执法人员来到被执行人住宅和猪场准备强制执行搬迁。在工作人员到达现场后,易军辉、周伟夫妇爬到其父亲易明权的住宅三楼屋顶。扬言谁动手拆除其房屋和猪场,就从楼上跳下,后周伟手持一矿泉水瓶自称系农药,如果强拆就喝农药。在场县政府领导及工作人员考虑被执行人的人身安全放弃了强制执行搬迁行动。为确保国家重点工程岳望高速公路早日建成通车,2015年7月30日湘阴县人民政府再次对当事人房屋及猪场实施强制搬迁腾地。为维护现场秩序、保障被拆行人的人身安全,将被执行人及其直属亲戚带离现场并安置在湘阴宾馆,安排专人看护以防被执行人及其直属亲戚进行自残。由于周伟在看护过程中不服从工作人员安排和劝导、情绪十分激动,湘阴县公安局传唤询问周伟采取跳楼、喝农药和自残相威胁的方式阻碍执行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对其以阻碍执行职务作出行政拘留10的处罚,并履行了处罚告知程序,在作出处罚后向被处罚人周伟送达了《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告知了其不服处罚决定可在收到决定书后60日内向岳阳市公安局或向湘阴县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或6个月内向湘阴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救济权利。

强腾过程中,湘阴县政府安排了县司法局公证处工作人员全程进行了公证、监督和摄像,并由相关职能部门和金龙镇政府工作人员,对被执行人的财产及家用电器,家具,生活用品,耕具等进行登记、摄像、打包、贴封条,在易军辉家附近租了房子,用于存放易军辉家的已登记、摄像、打包、贴封条的物品;对被执行人的牲畜按湘阴县价格认证中心价格认证的市场价进行收购。县司法局公证处已全程摄像,并保存了摄像资料。

五、强腾实施后积极协调和善后

强腾实施后被执行人于2015年9月22日,向县人民法院和县公证处提出申请并兑付了房屋和猪场拆迁补偿款。由湘阴县价格认证中心价格认证易军辉家的牲畜按市场价进行收购为123816元已拨付到镇财政所,镇财政所多次通知易军辉及他的家人来领取,至今,他及他的家人没来领取该笔牲猪收购款,此款只好一直暂存在镇财政所账户上;易军辉和易进军两兄弟在金华村各自建造了180平方米两层楼房,于2016年建成,装修比较好。现在,一大家子人在新房子里生活。

2015年湘阴县人民政府依法组织强腾后,信访人易军辉周伟夫妇这几年一直在政府上访,金龙镇党委政府多次表明态度:依法依规处理,符合政策的有补,不符合政策没有补。他们损坏的财产及其它损失,要他们夫妇提供有效证据,如果有有效证据资料,该政府负责的,政府负责。县、镇政府和指挥部曾数次与当事人及其委托的律师,就财产损失、青苗补偿等进行了数次协调。金龙镇政府提出按10万元包干一次性处理,而当事人于2018年1月5日委托律师提出173.4774万元,双方提出的数额差距太大无法达成协调。也多次要他们夫妇收集有关证据,支持他们依法维权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让法律公平判决。

六、举报人的相关诉求回复

1、强腾过程中无踩人打人行为,湘阴县公安局传唤询问周伟采取跳楼、喝农药和自残相威胁的方式阻碍执行行为,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对其以阻碍执行职务作出行政拘留10的处罚。

2、2009年11月20日对当事人的住宅和猪场进行了调查登记,易军辉、易明权父子全程参与并签字认定。2013年10月17日上户重新核对时当事人对核对数据无异议。2014年12月份县指挥部再次请房产中介机构对当事人的住宅和猪场重新进行了测量核实,并由县司法局公证处全程进行了公证。在以上数据核对后当事人一直没有提出异议。现举报人反映的房屋和部分附属设施,补偿项目明显少算、漏算,政府及相关部门一直承诺可以与存档的视频资料进行核对,查实如有少算、漏算将严格按政策补偿。当事人的拆迁补偿由县征拆办存入公证处专户,并已足额兑付到位。如有谁打了补偿款的黑主意,当事人可以向纪检、监察部门进行实名举报。

3、根据《岳阳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岳阳市集体土地上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办法〉的通知》(岳政发[2009]16号)规定的补偿标准,考虑到物价上涨因素,根据岳阳市岳望高速公路建设协调领导小组针对该项目沿线五县、市、区实际情况,制定统一的征地拆迁安置补偿方案:对房屋拆迁补偿在岳政发[2009]16号文件规定的标准基础上,房屋主体(含装饰装修)补偿标准提高28%执行;对房屋拆迁补偿的计算采取补偿标准不下浮,房屋成新不折旧的原则进行补偿。而当事人提出的“湘阴机场项目”补偿标准,是针对长沙武警湘阴直升机场单一项目的补偿标准。

4、在房屋和猪场依法强制腾地后,县、镇政府和指挥部曾数次与当事人及其委托的律师,就财产损失、青苗补偿等进行了数次协调。金龙镇政府提出按10万元包干一次性处理,而当事人于2018年1月5日委托律师提出173.4774万元,双方提出的数额差距太大无法达成协调。政府及相关部门已告知当事人,支持他们依法维权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让法律公平判决。当事人反映的家狗“好吃”纯属子虚乌有。

5、对当事人的住宅和猪场进行强制腾地是依法进行实施的,是合法强腾,不存在向举报人赔礼道歉。

6、举报人反映强腾房屋的相关人员有违反党纪国法行为,可向纪检、监察部门进行实名举报。

湘阴县金龙镇人民政府

2018年10月30日

2018-11-01 14:3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