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江华县不讲民主的为人小学校长
·洞口县雪峰博雅职业学校学生交了伙食费还吃不到饭
·咨询沅陵县档案局收费问题
·再次质疑双牌县液化气价格虚高,谋取暴利违法行为无人管
雨湖区法院制造冤假错案
呼唤公平正义 发表于 2018-10-12 15:45:13『标签:投诉举报 湘潭->雨湖区 劳动保障
  ↓相关评论(1)

雨湖区法院的判决是彻头彻尾的冤假错案

——张浩诉湖南江南机器实业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案再审二审开庭陈述状

2018年6月22日,雨湖区法院就原审原告张浩与原审被告湖南江南机器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南实业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再次作出错误判决,让人感到十分震惊和愤慨。我作为江南实业公司的股东和在职员工,对本案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思考,在经过反复地调查、询问、取证和查阅案卷资料之后,我认为雨湖区法院原审和再审的判决是一错再错,雨湖区法院审理本案的法官已经涉嫌滥用职权和玩忽职守,他们的职务违法行为因与本次开庭无关,不再赘述。但是,原审原告张浩及其诉讼代理人和雨湖区法院的法官们制造了这起冤假错案的事实,今天必须当庭澄清。我的陈述分为四个部分:

第一部分、雨湖区法院的判决是一起冤案。

首先,在阐述这起冤案之前,请主审法官允许我讲一个简短的与本案有关的故事(举手等待法官的批准)。其实,我也并不想讲这个故事,我怕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因为大家都知道,被冤枉的心情和感受是伤心、伤肺、伤身体和难以控制的。下面,我先讲一个与本案有关的小故事:

一个语文老师在课堂上为了阐述一个道理,向学生以讲故事的形式进行提问,他说:“有一艘游轮遭遇海难,船上有对夫妻好不容易来到救生艇前面,但救生艇上只剩下一个位子了,这时,男人让女人靠后,自己纵身跳上了救生艇。女人站在渐渐下沉的游轮上,撕心裂肺地向男人叫喊了一句话……”

讲到这里,老师提问:“同学们,你们猜一猜,女人喊出了一句什么话?”

同学们群情激愤,气得纷纷说:“我恨你,我瞎了眼!”、“你这个没良心的,你不得好死!”、“你是不是男人,你这个虚情假意、自私自利的家伙!”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个个义愤填膺……

这时,老师注意到有一个学生一直没有发言,就向他提问,这个学生回答说:“老师,我觉得那个女人会喊------照顾好我们的孩子!”

老师一惊,问道:“你听过这个故事?”

学生摇了摇头说:“没有听过,是因为我母亲生病临终前,就是这样对我爸说的!”

老师感慨的对这位学生说:“你,答对了。”

女人和游轮一起沉没了,男人回到家乡,独自一人把女儿带大,几十年过后,男人病故,女儿整理遗物时,发现了父亲的日记。

原来,当年父亲带母亲出去旅游,是为了让已经患上绝症的母亲散散心,愉快地度过生命中最后不多的宝贵时间,没想到遭遇海难事故。关键时刻,父亲冲向了那唯一的生机,他在日记中写道:“我深爱的妻子,我多想和你一起沉入大海,可是,我们不能,为了女儿,我只能让你一个人长眠在海底……”

教室里沉没了,同学们都已经听懂了老师讲这个故事所要阐述的道理。我想我们在坐的各位也都听懂了,那就是:世间的善与恶,真与假,有时是错综复杂、难以分辨的。所以,凡事不要只看表面,不可轻易地去论断他人,否则,按大多数同学的猜想和判断,那位父亲就要背上一辈子的黑锅了。因为,能够帮他洗刷黑锅的人已经葬身海底了。

故事讲完了,联想到原审原告张浩起诉江南实业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雨湖区法院就仅仅凭江南实业公司打了四个月的工资到张浩的银行卡上这个表面现象,就妄断张浩与江南实业公司存在劳动关系,这就象故事中讲到的一样,表面现象的背后,就是除了冤枉还是冤枉。张浩起诉江南实业公司一案,已经让我公司背了四年多的黑锅。今天,我们不能让这个黑锅再继续背下去了,这是一起冤案的事实和证据如下:

1、张浩犯过罪、判过刑(有判决书为证),江南实业公司属国防军工企业,根据国家相关政策和公司规定,我公司不可能招用他,正如他自己诉称的“本符合条件顶替进厂,后因其他原因未能顶替上”,显然其他原因也就是这个原因。

2、《劳动合同法》自2008年1月1日起施行以来,张浩从未提出过与我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直至2013年7月我公司统一采用银行卡发放非全日制用工报酬时,张浩的母亲谭孟军串通张浩趁机捏造虚假事实,企图骗取我公司的赔偿和补偿以及张浩的“五险一金”。

3、张浩的母亲谭孟军是江南实业公司聘请的非全日制用工,张浩提供的江南实业公司向其银行卡上支付他母亲谭孟军2013年7、8、9、10月四个月劳动报酬的银行查询记录,根本不是发给张浩的工资,也不是工资卡,更不能作为事实劳动关系的证据。而事实的经过是:2013年7月,江南实业公司对临时工(非全日制用工人员)的工资发放由原来的现金发放改为银行转账发放,江南实业公司聘请的临时工谭孟军(原军五厂工伤退休职工)以没有银行卡和老眼昏花等为由,执意要求江南实业公司将她的工资打到其儿子张浩的银行卡上。刚开始,公司并没有同意谭的要求,最后一直拖到要发工资了,谭孟军仍然拒不提供银行卡,在这种紧急情况下,为保证财务部门工资发放工作的正常进行,江南实业公司只好同意了谭的要求,但等单位连续四个月将谭孟军的工资打到张浩的银行卡上以后,谭孟军和张浩就于2013年底向湘潭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其与我们单位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并要求江南实业公司正式录用张浩和补缴“五险一金”。单位得知该情况和谭为什么执意要单位将其工资打到子张浩银行卡上的真实目的以后,便于2013年12月立即停止了向张浩银行卡上继续转谭孟军的工资,并作为异常情况,全公司单独为谭孟军一个人继续发放现金工资,直至2014年3月份辞退谭孟军。

4、湘潭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以张浩“没有提供与被申请人湖南江南机器实业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直接证据”为由,认定其仲裁申请不符合受理条件,随即做出了“对其仲裁申请不予受理”的决定。张浩就仅仅凭借江南实业公司转了四个月谭孟军的工资到其银行卡上,就想以“与湖南江南机器实业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为由起诉江南实业公司,企图非法侵占公司和股东的利益,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5、对于江南实业公司来说,张浩是个子虚乌有的人。江南实业公司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也从来没有聘请过张浩。其中,我们查实,张浩于2013年4月11日起至2015年5月止在湘乡华泰大酒店从事保安服务工作,是全职,不是兼职,并与该酒店签订了全日制的劳动合同。张浩这段工作时间正好涵盖了2013年7、8、9、10月,因此,张浩不可能同时在两个全日制单位全天侯上班。张浩诉称在江南实业公司菜场白天打扫卫生、晚上继续值班,完全是骗人的谎言。否则,不仅违反了《劳动法》第36条关于“国家实行劳动者全日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的工作制度”和劳动部1996年颁发的《关于实行劳动合同制度若干问题的通知》第17条“用人单位招用职工时应查验终止、解除劳动关系证明以及其他能证明该职工与任何用人单位不存在劳动关系的凭证,方可与其签订劳动合同”的禁止性规定,而且也违背了人体生理、心理机能的极限常识。如果张浩谎称是请人代扫,就违背了《劳动合同法》第3条第2款规定“依法订立的劳动合同具有约束力,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应当履行劳动合同的义务”和《劳动合同法》第29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应当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全面履行各自的义务”,“全面履行”的首要含义就是要亲自履行,请人代替打扫卫生,就违背了亲自履行的原则,视为无效。

6、江南实业公司《非全日制用工报酬发放表》等原始财务凭证、用工和报酬发放对象一直是谭孟军,而不是张浩。这些事实检察机关通过实地调查走访并查阅相关资料了解得清清楚楚,从而审查认定张浩与我公司根本不存在劳动关系。

7、湖南省人民检察院湘检民(行)监【2016】43000000163号民事(行政)抗诉书认为: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潭中民一终字第23号民事判决书认定的基本事实以及张浩与上诉人(我们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缺乏证据证明,且(我们公司)有新证据足以推翻原审认定的所谓事实。

我们公司在申请再审时提供的新证据是:张浩自2013年4月至2016年4月与湘乡市华泰大酒店签订了全日制劳动合同,并在湘乡市华泰大酒店从事保安、服务员工作,而这段时间涵盖了张浩提交的我们公司向其银行卡上打了2013年7、8、9、10月四个月所谓工资的时间。即:我们公司按谭孟军的要求打了四个月谭孟军的工资到张浩银行卡上的时候,张浩却正在湘乡市华泰大酒店上班。基于一个劳动者不可能同时与两个全日制用人单位建立两个劳动关系的法律规定,张浩与湘乡市华泰大酒店已经建立了劳动关系,也就间接印证了张浩不可能再与远在湘潭市雨湖区楠竹山的我们公司同时建立劳动关系。我们公司提供的这个新证据在原有证据的基础上进一步佐证了张浩与我们公司之间不存在任何关系。

8、我们公司2008年至2013年散见于财务账册中的《临时工考勤表》、《非全日制用工报酬发放表》所记载的考勤对象和工资发放对象中,除了2013年7、8、9、10月按谭孟军的要求是写的张浩以外,其余全部都是谭孟军的名字。与此同时,这几个月的考勤就没有了谭孟军的名字。也就是说报了张浩,就不能再报谭孟军;报了谭孟军,就不能再报张浩。总之,母子俩只能报一个人,而按谭孟军的要求是报张浩,不报谭孟军,谭孟军这四个月就没有工资。这也反过来印证了是谭盟军与我公司存在临时用工关系。而且,等事发以后,江南实业公司知道了谭的险恶用心,便立即停止了向张浩的银行卡上继续转现金,同时恢复了向谭孟军发放工资,并再次向谭严正要求她提供银行卡,在卡未提供之前,暂时按现金发放。江南实业公司是被冤枉的。

9、在菜市场长期做生意的谭丁等5人在本案审理中出庭做证并提供了证言证明,证实在菜市场经营多年从未看见过一个叫张浩的打扫过卫生,能够证明原告张浩与我们单位之间根本就不存在任何关系,而是张浩及其诉讼代理人和雨湖区法院制造的一起冤案。

10、在我们公司2013年7月份工资发放由原来的发现金改为通过银行卡发放之前,我们单位以现金向临时工发放工资的程序是:第一,先由班组报考勤到科(队)室;第二,再由科(队)室报考勤到分公司劳资员汇总、审核、核算每个人的劳动报酬,劳资员核算完以后制定《非全日制用工报酬发放表》;第三,劳资员将《非全日制用工报酬发放表》报分公司领导和总公司人力资源部门和分管领导审批;第四,审批后的《非全日制用工报酬发放表》报会计和出纳准备核发;第五,各科(队)室(或班组)到出纳处领取本科(队)室(或班组)所有临时工工资的总现金,同时,在《非全日制用工报酬发放表》上代临时工签字,有的是直接写临时工的名字,有的是写领钱人的名字并在其名字后面加个“代”字。出纳将代签完字的《非全日制用工报酬发放表》交会计做财务凭证存档;第六,各科(队)室或班组再将自己领回的总现金造册到临时工个人,由临时工在科(队)室或班组的造册表(本)上最后签字领钱。

该程序显示,尽管保存于公司财务档案中的《非全日制用工报酬发放表》上没有谭孟军的亲笔签字(这是公司工资现金发放程序的内部管理问题),但造表发放工资的对象是谭孟军而不是张浩。而谭孟军在班组签字领工资的本子,因班组管理不善,被别有用心的谭孟军盗走了(改发工资到银行卡后,该本子实际上也已经不需要用了,对该本子的保管时限和有无必要保管,企业也没有具体规定)。幸亏该本子的部分复印件由谭孟军“不小心”提供给了湘潭市人民市检察院,才让谭孟军盗取并控制班组工资签字本的真相大白于天下。但没想到的是雨湖区法院的审案法官居然认为该证据应该由我们公司提供才予以采信,他们就没有想到该证据已经被谭梦军所盗取和控制,致使我们公司因找不到作为十分关键和重要证据的该本子而无法提供证据证明。基于雨湖区法院审案法官这种闭门造车、对有争议和需要进一步调查证实的关键问题不采取任何查证和庭外调查措施就妄下结论、显失断案公平的前车之鉴,目前,我们已经向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关于请求市中级人民法院责令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谭孟军提交“工资发放签字本”证据的申请》。

11、在四年多的诉讼过程中,省、市检察院经过实地深入调查核实情况后形成了14份调查笔录,该笔录与我们公司《非全日制用工报酬发放表》、分公司《临时工考勤表》、科室(班组)《2013年1至6月份工资发放表(本)》、证人谭丁等5人的书面证言及其庭审证言能够相互印证,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证明我们公司与张浩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打到张浩银行卡上的几个月工资是其母亲谭孟军的。

12、劳动关系的两个主体之间不仅存在经济关系,还存在人身关系,即行政隶属关系。也就是说,劳动者除了提供劳动之外,还要接受用人单位的管理,服从其安排,遵守其规章制度等等。雨湖区法院审案法官连劳动关系的基本常识都搞不懂,就判定我们单位与张浩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真是政法史上和法律界的一个奇葩。在庭审当中,原告张浩自己都承认既没有与我们公司签订过劳动合同,也不了解我们公司的制度,更没有参加过我们公司的任何会议、相关活动或接受过其他工作安排。张浩对审案法官有关他从事我们公司相关工作的提问是一问三不知。一个号称在我们公司工作了8年时间之久的临时工,再怎么不关心和过问公司的事情,多多少少也会有一些工作上的故事在其身上发生,但张浩却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知道。因为这些工作都是他妈干的,他当然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如果说知道一点的话,也是在这次诉讼欺诈中他妈教的。综上所述,种种迹象表明,江南实业公司是被冤枉的。借此机会,为了国家与法律的公平和正义,我在这里再一次呼吁:请求法院除了做庭审调查以外,对决定本案命运的诸多疑点和关键问题要全方位地展开深入、细致、彻底的调查。

第二部分、雨湖区法院的判决是一起假案

原审原告张浩以劳动争议为名、以民事诉讼为手段,诬告江南实业公司与其存在劳动关系,企图对江南实业公司进行敲诈勒索,并打着“民事诉讼”的幌子,伪造和使用虚假证据欺骗法院,雨湖区法院审判长、审判员等法官和原告诉讼代理人不以事实为依据,采取偏听偏信、钻法律空子、在关键证据的采信上使用双重标准、肆意歪曲证据“三性”原则等手法,混淆是非,对原告陈述的虚假事实和提供的虚假证据予以采信,制造了一起长达近5年的假案,主要事实和证据如下:

1、原审原告张浩提供的主要证人包括周司、奚从新、聂佩媛、吴春涛等人都是谭孟军的亲戚,其中,周司是张浩的养妹,奚从新是张浩的继父,聂佩媛是张浩的前妻并共同生养了一个儿子,吴春涛是张浩的表舅等等,他们提供的证言是虚假的、不可信的。在我们公司调查了解情况的过程中,有的亲戚证人还说(方言):“公家对私人的事,还jing搞么子罗”,言下之意,就是公家要让着私人,私人要捞公家一把。所以,这些所谓证人不顾事实,胡编乱造,雨湖区法院的法官们对这些虚假证言和信息不调查,不核实,也居然采信。

2、张浩所提供的其他证人证言,也许看过他曾在菜市场偶尔打扫过卫生,但并不知道张浩是帮其母亲和继父临时代扫呢,还是我公司聘请他打扫卫生。其中,有的与常年在菜市场打扫卫生的谭孟军(张浩的母亲)存在利益关系和私下交情,他们的证言证词也是虚假的。

3、江南实业公司将张浩的母亲谭孟军的工资打到张浩的银行卡上,是应谭孟军的执意要求,并在谭孟军坚持和拒绝提交其银行卡,以致影响到江南实业公司工资正常发放的情况下,被迫和无赖才这样做的。谭孟军被江南实业公司2014年3月份辞退,也是因为她拒不提交她本人用于工资发放的银行卡,违反了江南实业公司的管理制度。2013年6月,在江南实业公司口头通知所有非全日制用工人员(俗称临时工)提交用于工资发放的银行卡、登记户名和卡号时,谭孟军谎称她没有银行卡,而且老眼昏花,与银行打交道不方便。但是,到了法庭上谭又称她有银行卡,并且不承认她当年说过的话以及她拒不提供其银行卡的事实和所做作为,相反,还要在法庭上猪八戒吃西瓜倒打一耙。所有这些,除了能够证明谭孟军是个不讲道德、不讲诚信、虚伪狡诈的人以外,就是证明原审原告的整个诉讼都是在编制假言、假证、假戏和假情节。而谭孟军就是张浩诉讼欺诈的始作俑者。

4、谭孟军为了要证明江南实业公司《非全日制用工报酬发放表》是假的,将按此表内容发放工资的用于科室发工资的个人签字本盗走(有谭提供给检察院的签字本复印件为证),使原审被告江南实业公司拿不出用于最后到科(队)室或班组领工资的个人签字本的证据来证明《非全日制用工报酬发放表》的真实性,以制造张浩与江南实业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假象。

5、在2013年7月份以前,江南实业公司工资发放是发现金,也就是说2013年6月份是该公司最后一次现金工资发放。为了要证明原审原告张浩在江南实业公司上班领工资,谭孟军又制作了一个假证据,她在本子中当年六月份的工资发放记录上进行了篡改:一是将应发对象谭孟军有意擦拭掉了,想蒙混过关;二是将签收对象改成了“张浩谭孟军代”,想证明江南实业公司的发放对象是张浩;三是为了提醒大家注意,特意在“张浩谭孟军代”下加划了波浪线;四是谭孟军改了几次名字,最开始叫陈孟君,后来改为谭孟君,最后身份证又改为谭孟军,但她还是最习惯用谭孟君,所以,在科(队)室领工资签字时都是签的谭孟君,但由于做贼心虚,在改动“张浩谭孟军代”时,就特意按照本子上发放对象写的谭孟军而不是谭孟君。经管理过该本子的两任班长王晖和魏勇鉴定和辨认,六月份的“张浩谭孟军代”个人签字和签字下面划的波浪线都是伪造和篡改的。并且,与复印件上前面一至五月份的真实签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6、谭孟军为什么要把上述用于科室发工资的个人签字本的复印件提供给检察院,是因为她在该本子当年六月份的工资发放记录上做了手脚,想用做了手脚的伪证来证明其子张浩领了工资,却没有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露出了她篡改证据和盗取控制了科(队)室“工资发放签字本”的马脚。

7、在雨湖区法院(2017)湘0302民再15号民事判决书第2页中,原审原告张浩原审诉称与原审被告公司下属三产分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而在该次庭审的《民事审判笔录》第20页中,审案法官询问张浩“2005年到2014年签过合同没有?”张浩又回答“没有。”说明原审原告张浩是信口雌黄,想以假乱真。

8、在雨湖区法院原审质证中,原审原告称被告提供的《非全日制用工报酬发放表》是伪造的(雨湖区法院民事判决书【2014】雨法民一初字第392号第6页),在再审质证中,原审原告又称被告提供的《非全日制用工报酬发放表》是真实、合法的(雨湖区法院民事判决书【2017】湘0302民再15号第13页)。为了自圆其说,又狡辩称对该《非全日制用工报酬发放表》的关联性和证明目的有异议,企图玩弄证据的“三性”原则把戏,说明原审原告是假话连篇。

9、原审原告在雨湖区法院再审《民事审判笔录》中第10页第10行至17行关于其所谓的“第八组证据”的描述全部是掩耳盗铃、颠倒黑白、自欺欺人的谎话。

10、原审原告在雨湖区法院再审《民事审判笔录》中第12页第1行至4行关于其提供给检察院的工资签字本的复印件的描述,全部是栽赃陷害、贼喊捉贼的假话。这些假话已在我代表江南实业公司提供给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关于请求市中级人民法院责令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谭孟军提交“工资发放签字本”证据的申请》中被戳穿。

11、原审原告在雨湖区法院再审《民事审判笔录》中第12页第5行至6行关于王晖的签字、指纹、录音光盘等,经王晖本人质证,全部是伪造的。

12、原审原告在雨湖区法院再审《民事审判笔录》中第12页倒数第6行至倒数第5行关于王晖作证写的证明一事的情节,完全是编造的假戏,王晖根本就不认识周司,周司所说的现场在哪里?是指哪个现场?王晖都是莫名其妙。而且,周司是原审原告张浩的养妹,是相互串通,弄虚作假。

13、原审原告申请的出庭证人吴春涛在雨湖区法院再审《民事审判笔录》中第13页至14页关于法官、原代2和被代2的提问回答,除了他在哪里上班的提问回答是真实的以外,其余全部是谎言。因为吴春涛是原审原告张浩的表舅。

14、原审原告所提供的2014年5月21日署名王晖的《证明》材料是伪造的。已被湘潭市人民检察院的调查所证实。

15、在雨湖区法院再审《民事审判笔录》中第18页倒数第7行至倒数第6行中,原代2关于张浩在湘乡华泰大酒店上班的劳动关系质证是狡辩和谎言,张浩与湘乡华泰大酒店签订的劳动合同是全日制劳动合同,是全职,不是兼职。

16、在雨湖区法院再审《民事审判笔录》中关于张浩在湘乡华泰大酒店上班的有关提问回答是张浩的一面之词,雨湖区法院的法官没有履行庭外实地调查的职责,张浩的回答也没有得到相关方的证实,存在编造和撒谎嫌疑。

综上所述,原审原告是谎话连篇,欺骗律师,欺骗法院,由于时间关系,只要再认真细致查阅案卷和做进一步调查核实,本案还会有许多原审原告编造的谎言、假戏和伪证,并从中得出本案是一起典型的诉讼欺诈,应当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该判刑的判刑,该追责的追责,以肃清司法环境,伸张公平正义。

第三部分、雨湖区法院的判决是一起错案

1、雨湖区法院(2017)湘0302民再15号民事判决书对“上诉人认为谭孟军是本案非全日制的用工主体的主张不予采信”的观点显然属于认定事实错误。相关证据、证明和事实陈述已在再审判决后原审被告(再审申请人)的上诉状中阐述。

2、雨湖区法院《15号民事判决书》认定“原审原告张浩提供了工资卡,充分证明原审原、被告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属于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和认定事实错误。张浩谎称其从2005年5月1日至2014年3月1日在实业公司上班。那我请问张浩,你在江南实业公司上了8年多班,一共有106个月的工资,目前,仅仅有4个月的工资打到了你的银行卡上,还有102个月的工资证明在哪里呢?何况这四个月的工资,江南实业公司有大量的、真实的证据证明是你母亲谭孟军的,而不是你张浩的。

3、雨湖区法院《15号民事判决书》认定“原审原告张浩提供了证人证言,充分证明原审原、被告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属于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有效、真实的证据证明和认定事实错误。上述第二部分已经阐述能够证明张浩在集贸市场扫过地的证人证言主要都是其亲戚和利害关系人,大部分都是无效的和虚假的证人证言,何况这些所谓的证人证言只知道表面现象是在扫地,扫地人实际与实业公司是什么关系并不知道。因为隔行如隔山,也许律师和法官这个职业并不清楚环卫这个行业和清扫岗位普遍存在代扫这个现象,我在单位是分管环卫科和维修队的,几年之前我接管环卫科的时候,我们单位130多个环卫工就有110多个是请人代扫的,占到了环卫工的总数的85%左右。因为只要地扫了,环境卫生搞好了,至于是谁干的,主管部门不会过多的去干预。但是,长期以往这样代扫下去,又存在许多劳动风险问题,特别是万一遇到代扫人员工作时发生各种事故和意外,必将给代扫人和用工单位公司带来巨大的风险。所以,环卫部门也在逐步规范代扫现象,不断加强环卫工的管理,但完全杜绝也是不切实际的。

4、根据本案的庭审调查和检察院的实地调查,已经查明的事实是江南实业公司与原审原告张浩的母亲存在非全日制劳动关系,而与张浩没有任何关系。雨湖区法院的审案法官和原审原告诉讼代理人不以事实为依据,采取偏听偏信、钻法律空子、在关键证据的采信上使用双重标准、肆意歪曲证据“三性”原则等手法,混淆是非,对原审原告陈述的虚假事实和提供的虚假证据予以采信,而对原审被告陈述的事实和大量的、真实的原始凭证、证人证言和证据置之不理,并断章取义、随意倾斜的认定原审原、被告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必将产生适用法律错误的结果。

在这些证据的收集过程中,有很多信息是属于企业内部的管理程序和管理问题,并不能代表和影响事实的存在或者不存在,如果律师和法官们仅仅凭借自己政法职业的惯性思维,不深入实际调查研究,对有争议的或复杂案件的调查也习惯于只进行庭审调查,而没有其他补充调查,必将导致错案的发生。就比如,本案涉及到的单位工资发放问题,是发现金还是银行转账,只是企业内部两种不同的工资发放形式而已。并不能完全代表和全部说明其他什么问题,也就是说不能作为判定其他问题的唯一证明和证据。

5、省、市检察院经过实地深入调查核实情况后形成了14份调查笔录,该笔录与我们公司《非全日制用工报酬发放表》、分公司《临时工考勤表》、科(队)室(班组)《2013年1至6月份工资发放表》、证人谭丁等5人的书面证言及其庭审证言能够相互印证,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证明我们公司与张浩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打到张浩银行卡上的四个月工资是其母亲谭孟军的。

雨湖区法院的审案法官对实业公司在上述关键问题上提供的原始证据、证人证言和客观事实置之不理;对湖南省人民检察院提出的严正抗诉置若罔闻,并用“对其抗诉观点和事实是否采纳,最终由法院做出裁判”进行搪塞,以“没有证明谭孟军签字的真实性”为由,“对其证明目的不予采信”,完全彻底地否定了省、市检察院调查取证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和权威性,气焰十分嚣张。他们打着所谓司法独立和法院依法采信的幌子,明知故犯,一意孤行,为所欲为,一错再错,最终导致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

第四部分、雨湖区法院制造的冤假错案,暴露了原审原告诉讼背后的敲诈勒索欺诈行为

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我围绕案件主要内容陈述的这四个部分标题的主语以及通篇内容中涉及到有关雨湖区关于法院称谓的名词,都是用的雨湖区法院,而不是雨湖区人民法院,因为,雨湖区法院的审案法官在这起劳动争议纠纷案中,充当了原审原告张浩对江南实业公司进行诉讼欺诈和敲诈勒索的保护伞,替恶人为虎作伥,并涉嫌滥用职权和玩忽职守,有损“人民”法院的形象。

从前面三个部分的陈述与综合分析可以看出,张浩起诉我们公司要求劳动赔偿的行为纯属无中生有,恶意“碰瓷”,已构成诬告、诉讼欺诈、敲诈勒索和诈骗违法。我们在上诉的同时,已经向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关于请求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张浩诬告我们公司劳动争议一案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的报告”,我们1335名股东和员工商议:一方面,我们将继续保留追究谭孟军和张浩敲诈勒索我们公司刑事犯罪行为的权利,并希望有过刑事犯罪记录的原审原告张浩悬崖勒马,回头是岸,不要以诉讼欺诈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滑越远,给自己留下终生遗憾;另一方面,我们将依法向公安机关申请集会示威游行,以抗议司法腐败,杜绝冤假错案,呼唤司法廉政和公平正义!

俗话说得好: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最后,我代表江南实业公司1335名股东和员工郑重地宣布,谁侵犯我们湖南江南机器实业有限公司股东和员工的权益,我们就将和谁斗争到底。

我的陈述完了,谢谢大家。

湖南江南机器实业有限公司

2018年9月29日

正义 中国梦:贪官污吏又买通了某些,我的好几个帖子2017年11月8日之后被禁评了。春节后中央巡视组将对湖南进行巡视,大概是贪官污吏害怕什么吧第1楼
贪官污吏又买通了某些,我的好几个帖子2017年11月8日之后被禁评了。春节后中央巡视组将对湖南进行巡视,大概是贪官污吏害怕什么吧,2018年2月4日之后又有几个帖子被禁评了,真是太卑劣了。这也更反映出贪官污吏黔驴技穷,愚昧无知,做贼心虚!

我与众多的贪官污吏、某些庞大的腐败集团斗争多年,不屈不挠,越战越勇,因为我坚信,在以习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贪官污吏必将受到应有的惩处,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我!

2018-10-22 15:08:44
这是第1 - 1条评论,共有1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