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隆回县远山村应加强值班干部管理
·中方县桐木镇一村民占用公共用地修建房屋
·二广高速2248公里500米处高速非固定测速点恶意测速罚款,请领导过问
·举报洞口县检察院院长收受贿赂、徇私枉法,包庇黑恶头目
安乡县人民法院院长的违法事件
陶开心 发表于 2018-10-10 19:23:16『标签:酸甜苦辣 常德->安乡县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2)

八年官司,经过一审再审终审的铁案为何成为一纸空文!?

尊敬的上级领导,媒体记者:

今天,我怀着无比悲愤的心情,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安乡县人民法院院长谢迎春庇护、拨款救助吸毒、开设赌场恶势力团伙唐建军、龚四元的事实,以及我八年来遭受唐建军、龚四元等人采取极其卑鄙、恶劣的手段,对我恐吓、谩骂、追杀,无故拖欠我房租几百万元的违法犯罪行径。

基本情况

我叫陶开心,1959年12月27日出生,现住湖南省安乡县大鲸港镇永乐居委会。1994年我外出在商海打拼,尝尽了酸甜苦辣,凭自己的劳动积累一定资金。2006年我响应安乡县委县、县政府的号召,回乡投资建成一座宾馆、茶楼、酒楼,建房征地手续齐全合法。

2009年由龚四元介绍所谓的富商唐建军,请求租赁院内宾馆茶楼酒楼。我对唐某不了解,当场拒绝租给他。事后唐建军和龚四元拖各种关系找我要求租赁,唐某和龚某本人也多次上门到我家里说好话,赖死赖活要租我的房子,还自称他们有雄厚的资金,等他们发财了一定感谢我。我说感谢不用,考虑到我也是从年轻走过来的,创业不容易,就答应租给了他们。为慎重起见,我请安乡县王宁律师起草了一份租赁合同,从2009年2月24日开始签订为期八年的财产租赁合同。头两年,每年由唐某,龚某付给我80万租金,后6年每年为100万租金,每年8月1日一次性付清。

恶梦来临,我遭受长达八年非人的折磨

就在人民法院依法判决之后,唐某,龚某指使社会闲杂人员将我锁在家门外数次。从2011年开始,唐某不按合同要求,在没有任何理由情况下拒付分文租金,我多次上门催讨租金,他不仅不履行合同,反而将我锁在门外,不让我的车辆和人员进出。导致我有家难归。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求助于公安机关,我先后于2011年7月26日下午1:05分、晚上21:00分,

2011年7月27日下午1点46分,

2011年8月17日凌晨4点40分,

2011年8月18日晚上23点15分,

2013年3月31日早上8点10分,

2013年8月28日上午9点将我的车和人拒之门外不让我回家。上述时间是我向公安机关报警的时间,有当地警察和我的司机小周作证。

2012年6月23日,唐某,龚某亲自参与,带十多名流氓地痞强行把我投资近100万的茶楼砸毁,在我本人出面制止无效的情况下,我于2012年6月24日找到法院执行庭母茂生法官,母茂生法官还对唐某、龚某等人当面严厉地交待明天不能再砸了,然而唐某、龚某等人雇佣并亲自参与的打砸行为并未停止。从2012年6月25日清晨6点开始,唐某现场指挥多名社会闲杂人员继续砸到上午8点左右。我只好再次求助法官,在法官制止下才停止。后经安乡县人民法院法官现场拍照取证,其毁坏情况如下,茶楼一层,二层13个包间的所有门,灯具,窗帘,隔墙,墙纸,中央空调,风机,柜机。一楼的吧台,茶水间,两层卫生间的卫具和豪华的装饰被全部毁坏。

与此同时,唐某、龚某还多次采取发短信或当面恐吓、谩骂、侮辱我人格。有手机截屏为证。

2014年9月15日12时许,唐建军扬言要刺杀我,并非法持有管制刀找到我居所要对我行凶,我不敢开门,只好报了警。事后,经过警方调查完全属实,并对唐建军非法持有管制刀具行凶给予唐某行政拘留五日处罚。

事后我才知道唐某、龚某是个十恶不赦的赌徒、毒鬼,宾馆内长期藏污纳垢,唐某、龚某身边还养了一批地痞流氓充当唐某、龚某马仔。我如梦初醒,才知道引狼入室。由于唐某、龚某拒付给我宾馆租金,还在外扬言整个宾馆都是他唐某、龚某人的。我自知遇到了这伙不讲理的强盗,在有关部门支持鼓励下,我独自一人开始了和唐建军、龚四元进行了漫长的八年官司。

漫长的八年官司结束后,新任安乡法院院长谢迎春为何要推翻市县二级法院重审终审,市检察机关监督的公正判决?

2011年10月15日,我向安乡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追讨租金。

2012年1月11日,安乡县人民法院(2011)安民初字第1174号依法作出判决:“被告唐建军、龚四元三日内付给我租金一百万元。”但唐某、龚某拒不执行判决。

2012年5月28日,我再次向安乡县人民法院起诉,向唐某、龚某继续追讨一百万元,因对方违约在先,我还要求法院解除租赁合同。

2012年11月12日,安乡县人民法院(2012)安民初字1393号作出如下判决:“责令唐某、龚某偿还一百万租金及违约金,并解除全部租赁财产合同。”唐某、龚某不服判决,向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013年3月10日,常德中级人民法院(2013)常民一终字388号作出如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唐某、龚某仍不服判决,申请再审。

(2013)常民申字84号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驳回唐建军的再审申请。

2013年10月24日,(2013)安执字第65号执行裁决书。由安乡县人民法院组织公检法社区干部共计300余人的执法队伍,依法对唐建军,龚四元强行腾退之后,剩下的残渣按理说我不应该负责,但当时法院二年后,唐某,龚某向法院起诉我,要求我补偿腾退之后的残值,最后也有评估公司作价4180194元。并由安乡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5)安民初字第633号。后由唐某,龚某向法院申请执行我,(2015)安执字第425号,执行我,并由安乡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对我执行,把评估公司作价4180194元扣除欠我租金违约金相低,我于2016年1月19日按期将40万现金汇到安乡县人民法院账户上,龚某,唐某也领取了。按照法律程序,我与龚某,唐某官司就此彻底终结了。

2013年12月3日,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常民申字84号再次作出如下民事裁定书:“驳回唐建军、龚四元的再次申请。”

2014年1月15日,唐某、龚某向常德市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

2014年4月15日,常德市人民检察院湘常检民行(2014)11号作出如下决定:“本院决定不支持唐建军、龚四元的监督申请。”

这其中2013年11月4日唐某、龚某向安乡县人民法院提出优先购买我宾馆酒楼房产权。

2014年8月4日安乡县人民法院﹙2013﹚安民初字1383号作出如下判决:“驳回原告唐建军、龚四元优先购买宾馆酒楼的房产权的诉讼请求。”唐某、龚某仍不服优先购买权的判决向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2014年10月17日,常德市中级法院(2014)常民二终至第136号作出如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2013年10月24日,安乡县人民法院(2013)安执字第6号依法腾退唐建军、龚四元使用的天源大酒店并当场将宾馆交付给申请执行人陶开心。

2015年7月7日,唐某、龚某向安乡县人民法院提起因法院强制执行后的装修残值,本来按合同我本不予理睬,但通过法院调停和出于退钱免灾,我答应了法院的调停,在不要三百余万元租金和违约金的情况下,﹙2015﹚安民初字633号作出决定,由法院执行局执行我,将唐某所欠我租金和法院强制执行后的装修残值相抵,还由我赔付给唐某四十万资金,我找朋友凑集了四十万资金付给了法院。唐某,龚某已经到安乡法院领取。

时隔5年后,新来的安乡县人民法院院长谢迎春以个人院长名义,不调查,不顾其他法官反对,也不向我本人和实地了解的情况下,于2017年7月7日提出(2011)安民初字第1174号,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提出再审。2017年9月8日安乡人民法院审理,到长达一年后,2018年8月8日才出判决结果,歪曲事实,判决(2011)安民初字第1174号判决书有错误。之后,谢迎春又跑到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说(2012)安民初字1393号判决,(2013)常民一终字第388号,(2013)常民申字第84号。二个县级法院判决,二个市级终审再审判决都被谢迎春全盘否定。

安乡法院院长谢迎春利用职权庇护、救助黑恶势力

一、涉毒、涉赌的唐建军、龚四元咆哮公堂谢迎春助纣为虐

谢迎春2016年调入安乡任法院任院长后,就亲眼所见涉毒,涉赌恶势力团伙唐建军、龚四元等人公开大闹安乡人民法院,咆哮公堂,谢迎春不依法对咆哮人民法院的违法人员进行打击,维护法院正常工作秩序。反而对已经判决生效的案子,不严肃指出涉毒、涉赌的唐建军、龚四元到县委县政府上访的无理要求和违法行为。谢迎春身为一院之长,公然扰乱正常的社会秩序,违背法律尊严,也给社会带来了极端不安定。

二、法院院长对涉毒、涉赌作恶多端唐建军、龚四元庭前不掌握,不调查。

唐建军、龚四元开设赌场,聚众吸毒,故意伤害多次受到公安机关打击等社会背景不作调查研究。其作恶多端的事实在没有社会广泛调查了解的情况下,利用院长职权,片面认为经过人民法院一审、再审和终审的判决有错误。谢迎春本人也多次跑到上级人民法院请求再审。

三、法院院长谢迎春同违法犯罪人员沆瀣一气,单独推翻县、市法院判决。

谢迎春曾向涉毒、涉赌作恶多端唐建军、龚四元当面答应提出再审。在唐建军、龚四元自认理亏,找不到合适理由前提下,谢迎春在唐建军、龚四元本人没新的合法理由前提下,指示下属法官按照谢迎春个人意见办案。谢迎春明知经过市县再审终审判决生效的案子,为何5年之后由谢迎春单独出面提出来再审。

四、谢迎春擅自给涉毒、涉赌的唐建军、龚四元救助款5万5千元。唐建军、龚四元住在自家三层上下六间的洋楼里吸毒,开设赌场。谢迎春不去救助为正义打不起官司的良民,反而拿人民的血汗钱去救助涉毒、涉赌的唐建军、龚四元,你的公理何在?

谢大院长,你这个头顶国徽的大法官,你是不是和恶势力团伙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勾当,我想请问你??

匪夷所思,啼笑皆非

令我匪夷所思,啼笑皆非的是,经过县、市二级人民法院一审终审再审的法律文书,还有常德市人民检察院监督此案。在安乡县人民法院院长谢迎春的“一手遮天”的具体安排操纵下,先前的判决竟成了一纸空文。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谢迎春为何不顾其他法官反对要单独推翻多年的多次判决;谢迎春为何要与涉毒涉赌涉黄黑恶势力为伍;谢迎春在他的涉赌涉毒涉黄黑恶势同伙没有提出新的异议的前提下,又为何替对方故意找茬;谢迎春为何在龚四元,唐建军无赖咆哮法院情况下,谢迎春为何却听之任之,不对破坏单位稳定的无赖绳之以法,而任其发展,四处上访听之任之。谢迎春你人鬼不分,是非不分,男女不分,年龄不分,好坏不分,对象不分,篡改有法律效力的判决书,特别是在习总书记扫黑除恶,维护法律权威前提下,谢迎春确实有损人民法官形象。

个人诉求

八年来,我为了这场马拉松式的磨人官司,身体给打垮了,财产掏空了,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地步。但我还是相信法律,相信法官是正义的、公平的,也希望给一个年近花甲,心脏进行四次搭桥手术,身患多种疾病的守法公民一个公正的判决,还我一个公道,好让我在习近平总书记的正确领导下安享晚年!

申述人:陶开心

电话:186****6633

安乡县人民法院:关于《安乡县人民法院院长的违法事件》的回复第1楼

陶开心:

你于2018年10月10日发表《安乡县人民法院院长的违法事件》的帖子,反映安乡县人民法院院长谢迎春擅自拨款救助唐建军、龚四元,篡改有法律效力的判决书等问题,现将有关情况回复如下:

一、案件审理情况及执行情况

(一)案件审理情况

2009年2月24日,唐建军、龚四元与陶开心签订了财产租赁合同,合同约定租赁期限为8年。合同签订后,陶开心将租赁物交付给唐建军、龚四元使用。合同履行至第三年,唐建军、龚四元以陶开心未全面交付租赁标的物鱼池、别墅1-3层等为由,拒绝给付陶开心租金100万元。陶开心多次就此事与唐建军、龚四元协商未果,于2011年11月15日向安乡县法院起诉[案号:(2011)安民初字第1174号],要求唐建军、龚四元按约履行2011年8月1日应给付的当年租金100万元。

安乡县法院于2012年1月11日作出(2011)安民初字第117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原告唐建军、龚四元给付被告陶开心租金100万元。

2012年7月11日,陶开心再次向本院起诉[案号:(2012)安民初字第1393号],请求解除与唐建军、龚四元签订的租赁合同、返还租赁物、赔偿损失、支付租金和违约金。

本院于2012年11月12日对该案作出(2012)安民初字第1393号民事判决:解除陶开心与唐建军、龚四元于2009年2月24日签订的《财产租赁合同》;唐建军、龚四元返还陶开心《财产租赁合同》约定的全部租赁财产等。唐建军、龚四元不服,向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3月10日作出(2013)常民一终字第388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唐建军不服,申请再审。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12月13日作出(2013)常民申字第84号民事裁定,驳回了唐建军的再审申请。

2013年5月9日,唐建军以陶开心为被告、龚四元为第三人,以陶开心侵害其优先购买权为由,向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财产损害赔偿之诉,要求赔偿损失1500万元。因在指定的期限内未缴纳案件受理费,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10月19日将该案按自动撤诉处理。

2013年11月4日,龚四元认为陶开心在龚四元不知情的情况下向陈兴民出卖了租赁给龚四元、唐建军的房屋,向本院提起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之诉,要求判决龚四元对租赁房屋享有优先购买权,确认陶开心、王淑珍与陈兴民签订的《买卖合同无效》。本院受理后于2014年8月4日作出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龚四元、唐建军(后追加为原告)的诉讼请求。后龚四元不服上诉至常德市中人民法院,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0月17日作出(2014)常民二终字第13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5年7月7日,因龚四元、唐建军在租赁陶开心房屋期间的装修费用和添置的设备、设施等费用,陶开心未予补偿,龚四元、唐建军以陶开心不当得利为由向我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陶开心赔偿龚四元原天源国际大酒店固定装修残值4180194元、可搬动的资产残值5000000元、剥夺龚四元优先购买权的经济损失1000000元。本院于2015年11月4日作出民事判决书,判决陶开心返还原告龚四元、唐建军原天源国际大酒店不可移动的建(构)筑物、装饰装修及设施设备的残值4180194元,驳回其他诉讼请求。

(二)案件执行情况

陶开心申请执行唐建军、龚四元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与龚四元、唐建军申请执行陶开心不当得利纠纷案三案合并执行情况:

1.(2011)安民初字第1174号陶开心诉唐建军、龚四元租赁合同纠纷,执行情况:2013年10月24日执行到位268000元。

2.(2012)安民初字第1393号陶开心诉唐建军、龚四元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执行情况:执行未到位。

3.(2015)安民初字第633号龚四元、唐建军诉陶开心不当得利纠纷,执行情况:判决生效后,陶开心于2016年1月18日将40万元汇入安乡县人民法院执行标的款账户。唐建军、龚四元自2016年1月27日多次共领取了应得的229145元。

二、再审启动情况说明

龚四元近年来多次到省、市、县有关部门上访,反映安乡法院判决和执行存在违法问题,对其不公平,要求撤销(2011)民初字第1174号民事判决书及相关执行案件。

2015年5月,省委巡视组就龚四元信访问题进行专门交办。市、县有关部门也多次进行过交办。我院多次接访龚四元、唐建军,进行释法析理、教育疏导、判后答疑,龚四元、唐建军仍然上访不止,强烈要求我院对案件进行再审。

2017年5月26日,龚四元再次向本院递交再审申诉状。我院完全按照法定程序对再审申诉状进行审查后作出再审决定。

该案现已进入二审阶段,案件正在审理之中。

三、关于救助情况

鉴于本案案情复杂,唐建军不服法院判决,多次赴省进京上访,另因龚四元、唐建军家庭困难、负债累累,特别是龚四元本人多病,且子女还在求学期间。2016年以来,根据上级有关部门的要求和司法救助程序,对龚四元、唐建军给予救助共计55000元。

四、陶开心反映谢迎春利用职权庇护、救助黑恶势力的情况不属实

常德市两级法院对陶开心与龚四元、唐建军的案件进行再审是基于当事人申请而启动的,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进行的,不存在庇护的问题。对当事人进行救助和帮扶,也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程序进行的,至于龚四元、唐建军是否属于涉毒、涉赌恶势力团伙我院没有掌握这方面的情况。

除接访外,谢迎春与龚四元、唐建军无任何接触,也无其他关系。

五、处理意见

1.鉴于案件已经启动再审程序且进入二审程序,我院将建议市中级人民法院加快案件审理力度,尽早依法作出处理。

2.鉴于陶开心曾向中央巡视组进行过反映问题并扬言继续告状,我院谢迎春同志多次希望约见陶开心,但陶开心均以各种理由推托。因此只能等待上级法院审理结果。

安乡县人民法院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二日

2018-10-12 08:38:10

情窦未开:楼主作为出租人,发生纠纷时解除合同为上策第2楼
楼主作为出租人,属于租赁市场的商家,承租人是您的客户,作为商家,必须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和合同要求,完善的提供设施及服务,遇到客户拒付租金的情况,多多检查一下自己是否哪方面做的不妥,必要时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解除合同,若是客户已无持续经营的能力,请求继续履行合同是得不偿失,即使法律支持了你的请求,但是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您的合同目的也无法实现,赢了官司拿不到钱;若是客户的品质有问题,是个赖账的主儿,说明其没有继续承租的意思表示,您只能果断的请求法院解除租赁合同,放弃一些蝇头小利尽快结束纷争,也是对自己权益的一种保护,请求继续履行合同,不仅合同目的难以实现,可能会给您带来更多的麻烦,8年旷日持久的纷争,与你当初的贪婪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
2018-10-17 15:34:30
这是第1 - 2条评论,共有2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