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小孩在泉塘维也纳量贩ktv头部受伤,请支付医药费
·武冈市教科局校车办潘用良滥用职权乱作为
·严查桃源县公安失职渎职行为,还受害人公道
·反映洪江市教师薪资有关问题
城步县公检法执行县政府政法委违法“会议纪要”存违法行为
含冤负重 发表于 2018-10-09 09:48:27『标签:酸甜苦辣 邵阳->城步县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2)

河南政府官员和湖南政府官员都是执行违法“会议纪要”法院的处理结果却大不相同。

彭毅命案代理人杨宗才

前不久河南省周口市中级法院审理一桩二政府官员执行违法”会议纪要”被判滥用职权罪引起了社会的关注,河南二官员执行违法会议纪要,是违反城乡规划法,在原有楼房基础上增加楼层,受到住房户投诉,检察院很快立了案。河南永城市乡规划服务中心的夏某某、刘某某在明知会议纪要违法的情况下,仍按照上级领导要求执行了,法院依法认定夏某某、刘某某构成滥用职权罪,二人上诉均被驳回维持原判。

今天我谈湖南城步县公检法执行城步县政府政法委违法”会议纪要“,认定城步县检察院传唤彭毅问话后,彭毅尸体却在山坡上发现,城步县检察院对彭毅死亡没有责任,却要彭毅自己承担一切责任,做出这个荒唐的结论。使受害人家属无法接受,被剥夺了向上级司法部门申诉的权利,也同样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1990年12月15日,城步县检察院传唤证人彭毅问话后,非正常死亡,城步县公安局解剖彭毅的尸体后,发现死者腹腔内有三千多毫升淤血和凝血块,脾脏粉碎性破裂出血,毫无疑问彭毅是受到强烈打击才导致腹腔内有三千多毫升淤血和凝血块,是脾脏破裂大出血才致死亡。然而城步县政府政法委得知这一信息后,为了不把彭毅死因张扬出去,把有权利处理彭毅死因的公检法司领导召集一起开会,统一口径,“彭毅是在检察院问完话看了问话材料签好字,趁案件承办人向领导汇报,不打招呼,私自离开检察院外出以致后来身亡,其一切责任均应自负,检察院在整个审查过程中没有刑讯逼供、殴打行为,且在彭擅自离开后多处寻找,故对彭毅的死亡没有任何责任”。

城步县政府政法作出这样一个“会议纪要”中写道,且在彭擅自离开后多处寻找,把检察院描写得非常尽职尽责,故对彭毅的死亡没有任何责任。

尽管“会议纪要”写得非常完美,无懈可击。但是,“会议纪要”内容仅只证明公安局解剖了彭毅尸体,没有公安机关的调查材料,还是不完美。因为,彭毅死亡之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了刑事诉讼法,公安部发布了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其中有一条关键的就是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内部发生重大、特别重大的刑事案件,由所在地公安机关主管部门负责侦查。所以,城步县政府政法委这个会议纪要违反了《刑事诉讼法》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

同样是国家颁发的法律法规,同样是国家审判机关,同样是政府官员,不同的是河南政府官员是行政单位行政干部,湖南官员是司法部门的公检法执法的官员,河南政府官员和湖南政府官员同样是执行违法“会议纪要“,不同的法院,不同的法官对同样“违法会议纪要“处理结果一个在地下,一个在天上。

河南二行政官员执行“会议纪要”是违反城乡规划法,被法院毫不留情判滥用职权罪。

而湖南城步公检法官员执行城步县政府政法委“会议纪要”,是一桩发生在检察院的人命重大刑事案,是违反《刑事诉讼法》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有邵阳市中级法院和湖南省高级法院二级法院法官千方百计找对策,避开法律,为公检法官员执行违法“会议纪要”保驾护航。

2018年10月9日

巫江看客:关于“彭毅死亡事件”有关网络帖文的回复 第1楼

近日,有网民在网络多次发帖,就“彭毅死亡事件”对多个部门提出申诉。为澄清事实,以正视听,现将“彭毅死亡事件”的真实情况公布如下:

一、“彭毅死亡事件”的事发经过

1990年城步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接到群众举报,县木材公司职工彭国良在订购苗木过程中有重大贪污受贿嫌疑,经检察长决定依法初查后,决定对彭国良以涉嫌贪污罪立案侦查并依法对其刑事拘留。在拘留期间,彭国良暗地写信与其弟彭毅串供。1990年12月15日,当时本院经检股干警刘盛源与杨小舟由检察长指派,通知彭毅到县检察院经检股办公室进行询问调查。调查结束后,彭毅未打招呼就自行离开检察院。12月16日下午四时,城步苗族自治县塔溪乡政府电话向县公安局报称:下午一时左右,肖家庄一山上发现一具无名尸体,请公安局确认死因。公安局接到报警后即派人对尸体进行检验,并勘察现场后确认死者为彭毅。12月20日上午,邵阳市公安局、城步苗族自治县公安局法医及有关同志对尸体和现场又进行了复验。1991年2月2日,邵阳市公安局法医曾光纯、城步苗族自治县公安局法医周合明、何祥云作出法医检验尸体鉴定结论:死者彭毅不是因暴力打击致死,而是因生前身患肝硬化、脾淤血、肝脑综合症引起精神障碍,从一米多高的圹上摔下致使脾脏破裂出血而死。

二、“彭毅死亡事件”的处理情况

(一)1990年12月20日,城步苗族自治县政府、人大、政法委、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西岩区委、区公所、西岩镇等相关单位的领导召开了“关于彭毅死亡一事”的研究处理的专门会议,听取了县检察院、县公安局对有关情况的介绍,审查了有关案件材料,形成以下意见:1.县检察院在侦查案件中,掌握确凿证据发现串供行为后,依法对串供人员予以传唤到指定地点进行询问,符合法律程序,是执法部门严格按照法律规定行使的正当手段,是法律赋予检察机关的职责和权力。2.死者彭毅作为国家公民应当严格遵纪守法,但彭毅与有重大犯罪嫌疑的彭国良进行串供,妨碍司法机关的侦查活动,涉嫌包庇犯罪。3.彭毅在检察机关接受询问完毕后,趁案件承办人员向领导汇报时,不打招呼擅自离开检察院外出以致后来身亡,其责任均应自负,检察机关在整个过程中没有刑讯逼供、殴打行为,且在彭擅自离开后多处进行寻找,故对彭毅的死亡没有责任。4.彭毅死因由公安机关依法侦查做出结论,对结论不服,可向上级机关申诉,但不得因此闹事和纠缠。5.做好死者安葬、安抚家属等善后工作。

(二)1991年2月6日,城步苗族自治县公安局依法作出《关于彭毅死亡情况的报告》。报告通过对死者彭毅双脚鞋跟的插入情况、现场的脚印、柴草的倒塌特征分析,认定现场只有一人,推断该现场为第一现场而不是移尸现场;根据尸体的温度结合目击群众的证言认定彭毅的死亡时间是1990年12月16日白天;根据尸体解剖病理切片认定彭毅是疾病加上心理压力导致精神障碍来到现场。公安机关认为彭毅的死亡是从高处摔下脾脏破裂大出血造成,不是暴力杀害。

(三)邵阳市人民检察院会同邵阳市纪委于2002年9月17日也作出《关于刘盛源同志违纪问题的调查报告》,对其中的“刑讯逼供致人死亡”问题也作出了结论,认为刑讯逼供致人死亡证据不足,不能认定为违纪。

(四)城步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就“彭毅死亡事件”和对刘盛源同志违纪问题的调查情况向彭毅之父彭贤佑出具了书面答复函。

(五)彭毅之父彭贤佑委托城步苗族自治县儒林镇八角亭社区居民杨宗才曾多次利用网络媒体,在网上发帖就“彭毅死亡事件”大肆宣染,企图欺骗蒙蔽不明真相的公众,本院也多次予以答复回应,公布真相,澄清事实,并及时向上级有关部门书面汇报“彭毅事件”的详细情况。

(六)城步县儒林镇八角亭周家冲居民杨宗才因在网上发布损害刘盛源名誉的帖子,2015年5月6日被城步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以诽谤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杨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现有鉴定结论,排除彭毅基于暴力致死,确认彭毅的死亡原因系基于自身疾病。杨宗才仅基于主观怀疑彭毅死亡原因,而在网上散布检察院办案打死人弃尸等帖子,且因散布行为被行政拘留后,杨明知彭毅死亡的法医检验鉴定书,仍积极上传、散布彭毅是被刘盛源等人殴打致死并抛尸、彭毅尸检鉴定是伪造的等6篇网帖,在信息网络散布,网帖的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远超5000次以上,属情节严重,杨宗才的行为构成毁谤罪。”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8月10日作出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杨宗才之子杨培锋不服以上判决,提起申诉,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其申诉予以驳回,(2016)湘05刑申47号文书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各位网友可以直接点击链接进行查看。

综上所述,城步苗族自治县委、政府、人大、政法机关对“彭毅死亡事件”高度重视,开展了大量的调查工作,及时作出了处理结论并书面答复了当事人家属。“彭毅死亡事件”的处理结论是实事求是和客观公正的,该帖举报的内容与客观事实不符。

城步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

2018年10月8日

2018-10-10 11:45:28

含冤负重:城步县检察院继续充当彭毅命案凶手的保护伞。第2楼
城步县检察院继续充当彭毅命案凶手的保护伞。

中央纪委监察委:

最高人民检察院:

我是彭毅命案死者方委托和村民委员会推荐的诉讼代理人。

2018年9月18日,城步县检察院三人来到我家,要求对彭毅冤案代理息访罢诉,说对他们工作态度要求表示满意打勾。一个女检察官还说什么荒唐话,这个冤案二三十年了,不要再搞了,我质问,国家哪条法律规定二三十年的冤案不能申诉?他们三人不回答,城步县检察院为了树立形象,是想继续隐瞒彭毅命案,充当凶手的保护伞。

中央第八巡视组把我的举报材料立刻转交给被举报城步县检察院,城步县检察院作出“关于楊宗才反映要求追究刘盛源等人打死彭毅的刑事责任的信访事项调查处理意见书”,以非法“会议纪要”城步县检察院不承认办案人员打死证人。

2018年2月22日中央第八巡视组来到湖南巡视,我整理了彭毅命案的材料,通过邮寄又面交到中央第八巡视组,中央第八巡视组工作人员马上把举报城步县检察院办案打死证人彭毅的材料立刻转到被举报城步县检察院。要打死彭毅的涉案城步县检察院自己处理。

举报材料转到城步县检察院后,城步县检察院作出不承认打死彭毅的回复意见送到我家。检察院不处理之后,我又把举报材料邮寄到中央纪委监察委。

本代理人认为,城步县检察院对彭毅的死亡有不有关,提出六点事实,佐证检察院办案人员打死证人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符合刑事诉讼法、刑法、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有充足的事实和法律依据发表质证意见:

一、城步县检察院称:

经查:彭毅的死亡与检察院刘盛源等办案人员无关。

代理人认为,中国既然是一个法国家,任何单位组织和个人均应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检察机关是一个法律监督机关,城步县检察院工作人员更应该尊纪守法。而不是要老百姓守法,检察官可以执法犯法。

证人彭毅被城步县检察院刘盛源传唤问话后,没有送他回家在程序上违法,不明不白的死亡,尸体在山坡上发现和城步县检察院有直接关系,检察院拿不出彭毅是私自外逃的证据,凭一个非法会议纪要和一个无鉴定资质的尸检鉴定结论,怎么对彭毅非正常死亡就没有责任呢?

一、有报案人肖祥银在第一时间看到无名尸体是从上面旱田拖下来的。

二、城步县检察院办案打死证人丢到山上。既有城步县公安局刑侦大队调查笔录,证明彭毅是被城步县检察院办案人员打死丢到山上的。

三、有城步县公安局治安大队调查刘盛源、杨小舟、陈业国调查笔录。证明刘盛源和陈业国串供。杨小舟在公安局治安大队调查笔录中证明,当年城步县检察院办案打死彭毅以后,公安局、检察院纪检找了经检股几个人作了调查笔录,记载了是谁打死彭毅,又是如何对彭毅尸体进行处理的事情经过。

四、有西岩镇原司法员刘太贤证明,陈业国讲从头到尾没有参与问彭毅,西岩镇司法员刘太贤证明看到彭毅的问话笔录在陈业国的私人桌子上。足以证明彭毅的问话笔录是陈业国伪造的。

五、有调查彭毅问话笔录,该问话笔录字体以上记录我看过,和我讲的一样,与城步县公安局治安大队调查陈业国签字,以上记录我看过,和我讲的相符。前面十个字完全与陈业国字体相同,是陈业国伪造的问话笔录。

六,城步县法院复印何祥云三个法医证周合明的证明、足以证明彭毅的尸检鉴定书是伪造的。

城步县检察院在送达本代理人复查意见通知书称,

第一、城步县苗族自治人民检察院传唤彭毅程序合法,理由正当;

举报人认为,城步县检察院传唤彭毅理由正当,但程序严重违法。

1、根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二百零三条,人民检察院在侦查过程中,应当及时询问证人,并告知证人履行作证的权利和义务。

所谓及时,就是彭毅被传唤到检察院后,应该立即安排人询问彭毅。

根据城步县公安局治安大队调查刘盛源和杨小舟问话笔录,刘盛源和杨小舟是上午10时左右把彭毅传唤到检察院问话,杨小舟证词(证据6第二页)证明杨小舟从上午到下午下班只负责看守彭毅。彭毅到检察院后长达7-8个小时没有及时安排询问证人彭毅。刘盛源而是在杨小舟下班以后,晚上才询问证人彭毅,城步县检察院询问时间严重程序违法。(证据6杨小舟证词)

2、根本《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二百零三条,人民检察院在侦查过程中,应当及时询问证人,并且告知证人履行作证的权利和义务。

第二百零六条,询问证人,应当问明证人的基本情况以及与当事人的关系,并且告知证人应当如实提供证据,证言和故意作伪证或者隐匿罪证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

第一百九十九条,第二款,讯问的检察人员也应当在笔录上签名。

从调查彭毅笔录(证据14一页),城步县检察院在询问证人彭毅的时候,应当告知彭毅履行作证的权利和义务,和承担法律的后果。刘盛源没有告知彭毅作证的权利和义务,询问检察人员刘盛源也没有在询问笔录上签名,是程序严重违法。

3、《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二百零五条,第二款,询问证人应当个别进行。

根据城步县公安局治安大队调查刘盛源问话笔录,(证据5第二页5)刘盛源证明,“我和杨小舟问彭毅的时候,我们当时经检股的人都在办公室里”。除了杨小舟已经回家后,经检股还有4-5个人在办公室里,4-5人共同参与问话,因彭毅不配合,被经检股的4-5个人暴力打击致死。城步县检察院对询问证人彭毅没有个别进行,严重程序违法。

4、《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二百零五条,第三款,在现场询问证人,应当出示工作证。

刘盛源和杨小舟到彭毅家里传唤,刘盛源和杨小舟没有出示工作证和证明文件,程序违法。

第二、城步县检察院称;

法医检验尸体鉴定书已经明确了彭毅的死亡原因,证实与城步县苗族自治人民检察院办案无关;

申请人认为,城步县公安局作出彭毅尸体检验鉴定书,委托鉴定程序违法,是在城步县政府政法委作出的会议纪要之后,根据非法会议纪要对彭毅死因非法定性,才作出尸检鉴定书,鉴定人员何祥云周合明在1990年彭毅死亡时只是从卫校毕业医士调到公安局的普通民警,无鉴定资质,鉴定书没有鉴定人员签名,20年不送达尸体检验鉴定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九种鉴定意见,彭毅尸体鉴定书具备四种情形,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彭毅尸检鉴定书貝备四种违法的情形,不能作为彭毅死亡原因定案的根据。(证据10)

第三、城步县检察院称;

城步苗族自治县公安局于1991年2月6日依法作出关于彭毅死亡情况的报告,认定了彭毅死亡原因,排除了他人暴力杀害。

申请人认为,城步县公安局作出彭毅死亡一事情况报告,城步县公安局根本没有对彭毅非正常死亡进行过侦查,而是依据非法“会议纪要”之后,和涉案人员刘盛源说问话到六点多钟的虚假陈述。及伪造无资质尸体检验鉴定书作出的情况报告,来欺骗上级。(证据13)

第四、城步县检察院称;

关于彭毅死亡一事有关问题研究“会议纪要”对彭毅死亡事件己定性。彭毅的死亡与我院及工作人员无关。

申请人认为,彭毅的死亡原因只有经过公安机关主管部门侦查作出的结论才具有合法性。

城步县政法委召开彭毅死亡几个问题研究会议,仅凭涉案人员杨大书的假汇报,没有公安机关侦查材料,与会人员凭涉案人员汇报,无权对彭毅的死亡定性,非法“会议纪要”对彭毅死亡定性无效。

城步县检察院作法律监督机关,杨大书作为副检察长,理应秉公执法,怂恿办案人员打死证人,用一个非法会议纪要作为彭毅死因定性,是草菅人命。彭毅的死亡与城步县检察院杨大书及工作人员有不可推卸的刑事责任。

第五、城步县检察院称;

城步县苗族自治人民法院和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了彭毅死亡事件的事实,两级法院审理查明,都一致认为不是城步县苗族自治人民检察院工作人员刑讯逼供致彭毅死亡的。(新的证据20)

申请人认为,城步县法院是处于立案登记压力,才受理申请人起诉,城步县法院9月8号受理此案,9月11号就直接驳回起诉。并没开庭审理。邵阳市中级法院受理申请人上诉,只是通知申请人庭外问话,法官杨皞陟说,一审法院不审事实,我也不审事实。也同样直接驳回上诉。(见邵中院原被问话记录)

由此可见,城步县法院和邵阳市中级法院根本没有查明彭毅死亡事件。

城步县检察院作出这个五点所谓调查处理意见,在铁的事实和法律面前,仍然不承认办案人员打死彭毅,还说什么经过多级部门调查,作出的结论是一致的,真是一派,胡言。

根据以上事实和法律法规,城步县检察为包庇自己人违法犯罪,是一个既不讲事实,又不讲法律,是一个以权代法的检察院,而不是一个法律监督机关!

请求中央纪委监察委、最高检察院对湖南城步县检察院办案打死证人故意杀人案立案查处。代理人杨宗才

2018年9月28日

2018-10-10 13:10:04
这是第1 - 2条评论,共有2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