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衡南县三塘镇太平洋小区内牌馆日夜营业
·检举溆浦县一中校长向仁山,为何一直没有回复
·会同县和平村村干部倒卖沙子
·咨询会同县青朗异地搬迁款问题
请政府在房屋拆迁补偿上还株洲县松西子社区安脚组村民一个公道
danyiren1314 发表于 2018-10-05 21:52:22『标签:酸甜苦辣 株洲->株洲县 土地房产
  ↓相关评论(2)

请政府在房屋拆迁补偿上还我一个公道

株洲县政府、渌口镇政府:

2009年9月,我家的房屋被株洲县渌口镇政府行政强拆,由于补偿不公,我连续9年上访讨公道,在湖南省委督促下,渌口镇政府现在要求我签订《易春林房屋征拆遗留问题处理协议》,但这个协议仍然继续着先前的不公,所以我坚决不能接受。株洲县政府征拆办仗着强势无比的公权力对我说:“协议已经通过联席会议确定下来了,不可能再改了!你签下了协议,就不能再去上访了,你签就签,不签就算了,你还要去告状就判你的刑”!

株洲县征拆办和渌口镇释放出三层意思:一是联席会议确定了就不能再改了,不管协议是否合理;二是签下了协议就不能上访了,宪法所赋予我的权利就终止了;三是签了协议后我要再上访,政府就要判我的刑。针对这三层意思,我逐一予以驳斥。

株洲县征拆办召开的联席会议,表明政府对我诉求的重视,但是重视是一码事,联席会议的决议是否合理又是一码事。在中国历史上,包括永远开除刘少奇、彭德怀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党籍的决议,尽管许多人举手表示赞成,但刘、彭的平反,表明关于刘、彭的决议是错误的。现实中生活中,许多冤假错案也是由地方政法委召开联席会议形成了的决议,而随着这些冤假错案的平反,证明这些决议都是错误的。我9年上访,原因在于补偿不公,株洲县征拆办和渌口镇在我上访9年之后形成了一个联席会议决议,但这个决议仍然是维持先前的不公补偿方案,这样的联席会议有何意义?岂不是浪费行政资源、浪费纳税人的钱财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公民对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有批评、建议、申诉、控告、检举并依法取得赔偿的权利。这种法定权利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株洲县征拆办和渌口镇政府岂能随意剥夺我的法定权利?自然,假如政府给我作出公平合理的补偿,谁愿意去上访?在一些政府官员将访民视为“维稳对象”的情况下,上访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遭受冷漠、白眼、呵斥、非法拘留和身体受累、精神受伤的自我折磨,谁愿意上访?今天春风得意的政府官员有朝一日不幸落难沦为访民,才能体会到上访的滋味!当然,如果我无理取闹,甚至寻衅滋事,政府可以依法对我进行处理,问题是将问题摆在桌面上之后,谁也说不过我,因为情理法都在我这里,政府官员哪怕是满身是嘴也是理屈词穷。有个成语叫“以理服人”,政府更应以理服人,不能以权代“理”、以权压“理”。在法治社会,私权和公权是平等的,地方政府岂能将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我上访是政府补偿不公和非法打压造成的,责任不在我而在政府,政府有什么理由要我承担法律责任?有什么理由要判我的刑?

渌口镇政府多次扬言我在签协议后如果再上访就要判我的刑,我只能说这种威胁本身就凸显了一种法盲意识。请问能依法判处犯罪嫌疑的徒刑的机关是政府还是法院?政府官员将自己当做法院,口口声声“再上访就判刑”,这是公权力的嚣张和放肆!难道神圣的国法是你政府官员打压老百姓的私器?难道人民法院某个政府官员开办的私人法院?

我为何不服株洲县征拆办的拆迁补偿方案?

第一,我家房屋被强拆之前,没有任何政府工作人员和我谈过拆迁补偿问题,更谈不上和我签订体现我意愿的拆迁补偿协议。尽管县拆迁办和我签订了一份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但那是有十多人在场的情况下逼迫我签的,该协议违背了我个人的意愿,在法律上是无效的,也即是说,政府强逼我签订的协议,是一纸没有法律效力的协议。

第二,关于选择宅基地的问题。松西子社区从2012至2013年底给我选择了一块坟墓地,理所当然地被我“拒收”。此后,我家的宅基地问题一直悬而未决。2014年,经县委县政府和渌口镇党委镇政府为我家解决壹套安置房,但壹套房子远远不能抵偿我家被拆迁的房屋。2013年3月28日的承诺书上写明:补偿房屋两套:第壹套为和城国际9栋202房,第二套为和城国际另一套120平方左右的房屋。现在“缩水”为壹套,还欠我壹套120平米的安置房,对此,“回复”为何没有提及?

第三,当初县征拆办在丈量我家房屋时不通知本人到场,侵犯了我的知情权。正是由于我不在现场,征拆办负责人和国土部门的丈量人员便随心所欲地量尺寸并根据“缩水”尺寸确定补偿金额,尽管有镇干部和社区干部在场,我又凭什么相信和你们一鼻孔出气的在场干部?假如在场干部真有正义感的话,就应该制止丈量人员在房主人不在场的情况下丈量我家的房屋,你们丈量时,一个关心我的熟人告诉我这一消息,我于是匆匆赶回家,但此时你们已经丈量结束了。面对我的突然出现,你们一不让我签字,二不告知我丈量情况。但当我提出质疑并要求你们重新丈量时,却遭到了你们的拒绝,难道我家的房屋基础因修路被占用,复查丈量无法进行就成为我家不明不白地吃亏的理由?

第四,既然2009年房屋拆除协议不符合法律程序,应视为无效协议,那么,谁来对这纸虚假无效协议负责?难道政府工作人员做错事了可以不承担责任?

第五,我的房屋被拆除一个月之后的一天,指挥部和征拆办派人送给我82613万元补偿款,没有发票,丢了一句“房屋拆迁款送来了哈”的话就拂袖而去,以此宣告拆迁补偿结束。难道这就是共产党倡导的群众路线?这就是政府工作人员对待老百姓应有的态度?

从株洲县拆迁办的“回复”来看,政府总是将责任推给我而不检讨自己的过错,所以每次谈判都陷入僵局,我的信访诉求也就变成了一只“球”被推来推去,让我在信访—回复—信访—回复的往复循环中徘徊。我作为非法强拆的受害者,需要的不是政府回避和推卸责任的“回复”,而是真心实意解决问题的举措与方案。政府的“乱作为、滥作为产生问题;政府的不作为、慢作为积累矛盾。政府通过公权力酿造一个不公案件有如探囊取物般的容易,纠正一个滥权错误和解决一个信访问题,则难上加难,往往需要受害民众付出大量无谓的身累和心累、付出大量时间、精力和财力的代价甚至付出伤痛和鲜血的代价。从某种意义上说,《关于“1661号群众身边问题件”交办函的回复》是我用血肉之躯和乱作为的政府工作人打出来的!我强烈呼吁株洲县和渌口镇政府直面我的诉求,用勇于负责的担当精神痛下决心解决我的合理合法诉求,让我真正感受到人民政府是老百姓的坚强靠山,真正感受到党和政府不会让老百姓吃亏的执政理念。

请政府领导重视我的诉求,好歹也给我一个回复,对于冷血冷漠、以权压人,面对我的合理诉求装逼装傻的国家工作人员,我骂他一句“狗官”、“不得好死”,请不要对号入座,我是有言在先,勿谓言之不预也!

以上报告请领导批准是盼。

报告人:株洲县路口镇松西子社区安脚组村民易春林

联系电话:151****8065

2018年10月7日

zzsx123456:请政府在房屋拆迁补偿上还株洲县松西子社区安脚组村民一个公道第1楼

网友您好:

您反映的问题已经交株洲县有关部门调查核处,谢谢!

株洲市委网信办

2018年10月8日

2018-10-09 15:08:14

xjx8499:关于易春林房屋拆迁补偿问题情况说明第2楼

我单位收到转发的关于易春林房屋拆迁补偿问题来信来访件,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现将具体情况说明如下:

一、信访事由

因2009年松西子社区修路征收其房屋时,承诺为易春林无偿提供一个150平米的地基没有及时兑现(注明:2013年1月,镇政府召集松西子社区负责人及易春林、张婷母女,就地基一事进行了协商,决定在松西子白鹤小学附近提供130平米的地给予易春林建房,易春林不同意),多年来一直上访至今。2013年,在一次上访的过程中,因为其敲锣与松西子社区的保安发生拉扯,导致右小指受伤,经鉴定,构成10级伤残。

历年来,县、镇两级政府和松西子社区为了解决易春林的问题,多次召开专题协商会议,并在2013年底花费人民币58万元(渌口镇政府出28万元,松西子社区出30万元)在和城国际帮其落实了一套140平米的商品房(此房易春林及其儿子张玄一家已经入住)。易春林觉得自己的诉求尚未解决妥当,仍继续进行上访。

二、信访人诉求

对信访人易春林反映问题归纳:1、认为2009年房屋拆除协议不符合法律程序,没有通知本人参加丈量面积、签字等征地拆迁有关法律法规手续;2、对拆迁后的民生问题没有妥善处理;3、坚持认为信访维权不违法,解决问题本人不进法院,不承担法律责任。

三、处理情况及工作举措

接到易春林的反映材料后,镇领导高度重视,多次与当事人易春林沟通交流,对她反映的问题逐一进行解释和答复。

1、认为2009年房屋拆除协议不符合法律程序,没有通知本人参加丈量面积、签字等征地拆迁有关法律法规手续问题。

对信访人易春林认为2009年房屋拆除协议不符合法律程序,没有通知本人参加丈量面积、签字等征地拆迁有关法律法规手续问题,我镇和上级单位进行了报告,与县征拆办及有关部门进行了对接,需县征拆办进行核实并答复。

2、对拆迁后的民生问题没有妥善处理问题。信访人在镇反映问题,提出的诉求如下:1、补偿标准不符合政策规定,要按新规定补偿;2、赔偿两次受伤住院的各项费用;3、落实安置房指标;4、返还垫付的和城国际房产契税及过户费用。

渌口镇人民政府经过多次与其协商,并聘请律师跟她进行对接,但是因为达不到易春林本人的期望值,一直没有妥善处理好此事。在2015年下半年,经镇党委班子成员集体研讨决定,给易春林一套广源家居安置房指标,面积为90平米左右,由其自己支付828元/平米,镇政府承当剩余的2700元/平米的费用,希望能够圆满解决易春林的上访问题。该方案最后也没有得到易春林的认可。

2016年以来,易春林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及要求:1、关于补偿标准不符合政策规定的问题。认为:其一政府说的让自己请律师介入不认可;其二本人的问题拖了这么多年,其中为解决事情受到身体伤害、精神伤害、店面受损要计算在内;其三当时丈量的面积只有1层,要按2层面积算;其四补偿标准要按新的标准计算;其五政府安排的广元家居的房子不去也不要,担心出现矛盾。2、赔偿两次受伤住院的各项费用。认为自己的两次受伤,都是政府造成,在原赔偿3万元的基础上,剩余的费用应该全部由政府承担。3、落实安置房指标的问题。认为原政府的领导落实问题并没有与自己本人见面协商,不认可,也就是原政府安排的广元家居的房子不去也不要,如果政府不承担由原领导个人承担。4、返还垫付的和城国际房产契税及过户费用的问题。认为因政府搞建设,将自己有房产证、手续齐全的房子拆除,政府本应承担房子相关的费用,且在购置和城国际房子时已付了相关费用,而42297元费用是重复购付,不能出2次费用,所以应该返还。

我镇对易春林提出的问题进行协调:一是易春林老屋111.86平方按2009年征拆计算标准为8.2643万元(该款已到位),考虑到当时拆屋还基,一直没有合适的地方进行安置,现今请示上级有关领导,同意按2015年株洲县房屋征收政策标准计算原房屋征收金额。二是人身伤害的问题,考虑到其家庭实际情况,由政府通过其他途径予以解决30000元。三是和城国际房产契税及过户费用4.2297万元,由渌口镇政府与相关部门进行衔接。四是从2009年至2016年多次到各级、各部门上访的误工、车船等费用,政府不能给予支持。

3、坚持认为信访维权不违法,解决问题本人不进法院,不承担法律责任问题。

2017年9月29日,县委副书记、县信访工作联席会议第一召集人朱江主持召开信访工作联席会议,会议议定了易春林信访问题。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德云、副县长、公安局长黄团结参加了会议。会议从5个方面议定了易春林信访问题:1、易春林信访问题确因松西子社区建设征拆产生,鉴于当时宅基地没有到位的实际情况,同意按2015年株洲县房屋征收政策标准计算原房屋征收金额。2、县信访联席会议在今年5月对易春林信访问题明确了化解思路。吴宏亮副县长牵头,信访局、渌口镇按照化解思路,做了大量工作,会议同意两家单位拿出的化解方案。3、为防止信访人以其他理由上访,渌口镇要继续做好信访人的思想教育和疏导工作。4、易春林与渌口镇人民政府签订息访息诉承诺书,保证今后不再上访,否则依法处理。5、渌口镇按协议约定的时间节点,按时把补偿金支付到位。

渌口镇鉴于当时宅基地没有到位的实际情况,同意按2015年株洲县房屋征收政策标准计算原房屋征收金额;渌口镇人民政府与信访人易春林签订处理协议书,而当事人也应作出承诺和保证今后不再上访,否则依法处理;渌口镇按协议约定的时间节点,按时把补偿金支付到位。然而信访人易春林坚持认为信访维权不违法,解决问题本人不进法院,不承担法律责任问题,导致问题解决无法到位,形成僵局。

在2017年以来至今,工作人员多次与信访人见面,进行解释工作,但信访人又提出一是要增加二胎安置指标及相关补贴;二是要一次性付清款项,且不进法院,不承担法律责任。我镇将继续积极按照县信访联席会议在对易春林信访问题明确的化解思路,依法依规依程序认真做好信访人的思想教育和疏导工作,力求化解僵局;2、关心信访人的生活状况,对生活困难的照顾到位。将严格按照上级信访部门要求的“四个到位”的原则,认真对待并积极主动且依法依规依程序进行解决问题。

渌口镇人民政府

2018年10月8日

2018-10-10 13:49:23
这是第1 - 2条评论,共有2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