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宁远县天堂镇武装部长失信发威,强毁贫困户家庭财物
·举报涟源市六亩塘镇党委书记霸道
·通道县有关纪检监察机关应对严重违纪违法的“小虎苍蝇”进行严肃追责
·靖州县自来水公司维护主水管找用户收取天价费用
新邵县严塘镇湖城村原村委书记黄光平违纪违法行为
37219981 发表于 2018-09-26 14:34:13『标签:投诉举报 邵阳->新邵县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18)

控告书

控告人:湖南省新邵县严塘镇湖城村村民(简称原告)。

被控告人:湖南省新邵县严塘镇湖城村原村委书记黄光平(简称被告),男,住湖城村1组,其他信息无法知道。

控告请求:

1、请求依法依规追究被告敲诈勒索、贪污公款、危害村民、盗卖集体土地的责任;责令被告退还敲诈原告钱财以及可以产生的孳息。赔偿造成赔偿原告的一切损失。

2、请求依法依规责令被告追回盗卖原告集体的土地及附着物并恢复原状还给原告、追究其盗卖集体的土地、玩忽职守的责任的法律责任。

事实与理由;

-、被告扰乱治安,报复信访人。造成信访人的重大损失。

在被告未任书记前的选举中的第一次没有被选中为村书记,于是被告在选举前所拉的派性无赖和亲属闹着要求重新选举,重新选举中还是没选中为村书记;其所拉的无赖及亲属又要求要重新选举。只有选上被告当上村书记了才不要重新选举。镇干部只好宣布休会,择期再选。镇干部第三次不开会选举,由镇干部带着被告安排的人把全村分成几片,每片由镇干部带着二名村民(部分是被告安排的无赖)拿着投票箱,上门找有选举权的人投票选举;被告就发动的全部无赖跟着所有的投票箱走,看谁投了谁的选票。选民在被告委派的无赖与亲属亲眼监督下,担心没投被告的票,万一被告被选中,自己就会遭到被告报复,胆小的村民受到心理的压力,被迫投被告为村委书记选票。之后,被告又想当村主任。被告握着村书记的权力,指定一些不是党员、不是组长、不是村民推选的无赖作村委选举委员会的委员。选举的时候,这些无赖委员拿着选票和投票箱,骑着摩托车到处乱跑,到外村找人在选票上填被告作村主任的选票。选举的结果是所填写的选票数量多于登记的选民的数量几百张。被告就这样成了不光彩的村主任后,用贪污集体的公款培育繁殖的无赖渗透到了严塘镇人民政府(简称镇政府)的各部门中、还渗到县里的公、检、法、林业、国土、县纪检、县政法委中,使信访人投诉无门,反而帮助被告盗用镇政党委、镇政府的公章制造伪证来报复不服被告的信访人,还要把信访人关进精神医院去折磨死。被告还说:打死、打伤不服被各的人员是没关系的,镇政府有的是钱赔,使派出所不受理信访人被被告伤害案件的报案、不作报警登记、不出警、不处理。

这些无赖人员盗卖湖城村16组土地和破坏承包经营责任制的落实,使湖城村16组的土地权属证书至今不能颁发。被告为其拉选票的何文斌勾结个别镇干部盗卖了湖城村16组集体10处土地给外地人建房,造成了16组约200多万元的经济损失。指使无赖何文斌打伤肖平云,造成肖平云12万多元的损失。无赖人员还和林业部门的人合伙盗伐了何顺生承包龟形山200棵胸围60cm的杉树;我村74岁还无房居住的村民何长云,国家规定可以提供建房资金和土地给五保户建房,分得盗卖我组土地赃款的国土管理人员,无赖们至今不准何长云在靠近院子旁边自己责任地上建造房屋;

被告任村书记期间,剥夺了村民对村小组长的选举权。安排部分无赖任村民小组长和村委的理财人员,使村委的财务不公开,不允许村民查询怀疑被告的帐目,被告己经一年多不任村干部了,还留恋村委书记、村主任的权位,被告因为没有得到村委书记和村主任世袭制的待遇,怕查出和镇干部共同贪污村集的公款。被告至今不肯向新村委会移交被告任村书记所把握村委的账目,还赖着要当村干部。在2017年的村、支两委选举前,被告又故伎重演,召集其原来的一帮无赖,选举前为其从监狱出来不久的侄儿到处串联拉任村书记的选票不成功后,选举后继续为其从监狱出来不久的侄儿向党政机关提出要任湖城村支两委负责人的要求。企图像以前一样推翻湖城村2017年村、支两委的选举工作。这个有具体姓名的无赖拉票破坏选举的重要证据,由被告渗透到镇纪检中的无赖销毁了。被告自己说:只要从贪污集体的公款中,拿出一部分给镇政府的干部,谁也别想要被告交出原村委的帐目。被告说给了一点钱给镇干部,16组的何顺生代理16组的村民告我卖16组的的土地,要颁发土地证书告了十多年,还是没告赢,镇干收了钱,16组的人从此再也别想政府颁发土地证书给他们。严塘镇人民政府在2017年在村支两委的选举公告上,写着对落选、拒不交帐的和选举中拉票的人一定要严肃处理的承诺,成了象放屁一样欺骗村民的谎言。

二、被告强行高价独霸承包我村的路灯安装工程、用公款贿赂干部、收取回扣。

被告高价独霸了承包国家为我村的安装路灯的工程,村民投诉到镇政府,镇政府不理睬,村民们也只有敢怒不敢言。其中一个胆大的村民何选英拿着安装路灯的资质证书,在施工以前几个月多次找到被告也要求承包安装工程,被告口头答应承包给何选英。后来,何选英看到被告自己安排人施工安装路灯,就找被告要求承包一半工程。被告说自己是村委书记,有垄断承包村内一切工程的权力;何选英听了很气愤,跑到被告家里,把被告家里的东西打烂,被告叫来派出所的民警把何选英带到镇政府,镇政府的干部和民警以暴力威胁何选英让给被告承包,何选英不屈服被告和镇政的压力,坚决要承包,终因被告黑社会势力大于何选英个人的力量,强行施工承包了。何选英打烂了被告的东西,被告也不要赔了;无疑被告要靠收取回扣和在高价承包中的获利来弥补。全村共装路灯172盏,总计费用85万元每盂灯费用4940元。实际每盏灯包安装好只要费用2580元。被告在独霸安装路灯工程中,收受回扣和贿赂了干部406240元钱。

三、被告独霸承包我村的高速公路被安置户宅基地修整工程,冒领集体公款。

国家修建二广高速公路(简称高速)经过我村,需要占用原告中11户村民(简称安置户)的宅基地作建设用地。为了安置11户安置户的新的建房宅基地(简称安置地)安排好,国家花了397000元钱征用了我村的蛇形山土地作安置地。安置地东面与207国道通往陡岭村已经硬化的村道相邻,只是西面高于相邻的207国道有一点坡度(是古墓地)的地方现在还没有利用。安置地的地形象一条盘蜷在平地上的蛇,上面平坦,因为缺少自流灌溉的水源,所以叫蛇形山。在农业学大寨的运动中,村民们安装了电动抽水机,解决了抗旱的问题后,村委(那时称为大队)在蛇形山架起高音喇叭,每天安排一百多人干了一个冬天,把蛇形山开垦成已经可以种水稻的大田,可以作为建房的安置地,所以被国家选为安置地。被告没有张榜公布承包修整土地工程价格的招标投标的相关事宜,被告说自己是村委书记,可以垄断承包村内一切工程的权力论调,自己独霸了土地修整工程,只用小型挖掘机削平田坎和灌田的水圳就完工了事。根据当时的物价和村民估计,修整土地费不用超过2万元就会有我村的村民承包该工程。被告用独霸修整土地的行为,侵占了我村集体公款148000元钱作为修整土地费据为已有,除去2万元的土地修整费,被告冒领了我村集体的128000元钱。

村委把蛇形山开垦成稻田后,没有置办种水稻的农具,发包给多名村民(简称果农)种果树。国家征用蛇形山的时候,果树达了盛产期。被告没有把国家赔偿果农的果树赔偿款分给果农。只象征性的给果农一点点钱,其余的被告贪污了。

四、被告独霸我村的木子山的山林为己用,贪污国家征用木子山的征地款。

我村的岭上、陈家山、龟形山、蛇形山、原村部泥砖土房等等一切公共场地财产的利用承包,都是出榜公布让村民投标竞争承包,唯独远离我村居民点5公里以外的大坝水库旁边有一大片长满了遮天蔽日的树木,地名为的木子山,村委至今没有出榜让我村的村民投标竞争承包。去年前交通部门修建大坝口到平壤上镇竹山村的公路经过木子山占用了木子山的一些土地、山林,国家支付了我村木子山的土地征用费8万元,是应该全部上交给村委的,被告强行截留3万元不上交给村集体占为己有。至此时被告霸占木子山的事情才被村民发现,被告以前盗伐了木子山的多少树木村民也无法知道。

五、被告虚报冒领我村的公款。

湖城村村部后面的田,面积为0.5亩。被告花费村委的巨额的资金,用混凝土从老湖城石桥对着207国道桥头河床中浇铸了一道长约70米,高约4米的挡土墙,从老湖城石桥对着207国道桥头,把河床中的滩涂围在和村部后面的面积为0.5亩地连成一个整体,又花巨额的公款,购买渣土填满,被告利用职权虚报为0.8亩,修一个与村民无关的,成了供被告一帮无赖平时停车场的健身广场,从村集体用黄新平的名字支取了巨额的(据传说为12万元)土地购买费据为已有。就这样,被告用湖城村集体的公款浇铸一堵混凝土挡土墙、用湖城村集体的公款买士填满挡土墙内的滩涂,又卖给湖城村集体,从村集体冒领10万元钱为己有。

六、被告盗卖集体的土地,并贪污盗卖土地的赃款。贪污应该上交给村委的墓地管理费、贪污举报被告盗伐树木的罚款和应给村民的举报奖金。

我村村民何胜安、何顺生承包了我村地名龟形山的山地(简称承包山地),承包合同书上写着山的北面以“公路为界”,被告在山地承包期内盗卖承包山地北面约300m2土地给其表嫂何淑莲建有三间住房和两间杂屋,现在承包山地的北面与公路之间,多出了何淑莲的房屋,不是“公路”。被告贪污了何淑莲应该向村委上交建房的用地款。2016年7月9日,被告伙同县林业派出所、严塘林业站的个别人盗伐了何淑莲屋后面200多棵胸径为60cm的杉树,用挖掘机挖去了何淑莲屋后龟形山长约20多米,宽约20多米的山林土地为何淑莲拓展宅基地,又贪污了何淑莲应该要向村委上交拓展建房用地的用地费。被告为他人还盗卖了龟形山南面约500m2土地给外地村的村民作宅基地,同样贪污该地的土地的卖地款。

山地按承包合同规定;本村人在龟形山葬坟用地6m2,要向村委交纳500元钱的墓地费,山地承包人收30元、村委收470元墓地管理费。共计被告侵占了盗伐龟形山树林和盗卖土地面积约1100m2,可作墓地183块,村委应收墓地管理费91666元(其中包括应给山地承包人收5490元,没给山林承包人,应加倍处罚被告为10980元),共102646元,全部被被告贪污。贪污了盗卖了1100m2土地的赃款没有上交给村集体。

合同规定“如连续掉树5株以上,而乙方末抓获偷树者,罚乙方每株10元,”“如发现乙方私自砍伐树木每株罚50元整”。现在山林承包人何顺生抓获被告连续盗的树木200多株,按照对等的原则,也要对被告私自砍伐树木的规定,罚款10000元。按“如连续掉树5株以上,而乙方末抓获偷树者,罚乙方每株10元,”同样按照对等的原则,承包人抓获被告为何淑莲拓展宅基地的时候盗伐了龟形山的杉树200株,也要奖励承包人10000元,再罚被告10000元,共计40000元,被告贪污了这些钱,没有上交村委。被告还贪污了国家电力线路砍伐我的零星树赔偿款,造成何顺生3040元钱的损失。

七、被告敲诈勒索原告的钱财。

国家修建高速公路拆迁前,负责拆迁的严塘镇人民政府的干部对安置户宣布:没有新建被拆迁房宅基(简称安置地)地的安置户,和其他村的安置户一样,由镇政府免费统一安排提供平整的安置地给安置户建房。于是国家花了397000元钱征用了我村的原来在农学大寨运动中,已经开垦成平整的稻田、地名叫蛇形山的土地,承诺尽快地平整好土地分配给安置户作安置地,被告独霸了土地修整工程,用挖掘机削平田坎和灌田的水圳等修整土作后,在给安置户分配安置地具体位置的时候,被告要求安置户何乱生交纳27000元钱给被告;何汉宇、何上生两个安置户每户向被告交纳19000元钱,要求安置户何小青向被告交纳26800元钱;要求何建祥、何早强、伍叔华(黄倍生)、何友求、何红卫(温优良)、肖要成、何要祥等每个安置户向被告交纳16800元钱给被告,还不给收据,被告才准安置户在安置地上建房,否则不准被拆迁卢在安置地上建房。在土地没整修好以前,安置户租住在其他村民家中,特别拥挤,急切盼望被拆迁的房屋早日建成。在被告的权力的威胁下,安置户只得违心地向被告交纳了226400元钱,被告至今还不肯给安置户开具收款收据,被告敲诈安置户的这些钱,是安置户借来建房的,是要支付孳息的。被告至今不肯退还敲诈勒索原告的钱财和孳息。

八、被告贪污了国家赔偿给我村村民购买墓地款。贪污盗卖蛇形山的士地赃款和村民的退耕还林款。

被告把我村蛇形山土地盗卖给何相成、廖向阳(陡岭村村民)、何茂林、李雄新(寸石镇村民)作宅基地,收取了何相成30800元钱、廖向阳27000元钱、何茂林14200元钱、李雄新39200元钱、共计149000元钱,至今也不肯给收据。这些卖地款被告贪污了。被告领取国家对蛇形山征地款据说是397000元钱,没有对全村村民公布,也被被告贪污。国家修建高速公路,占用了我村坝上院子和七房院子村民已故老人葬坟的坟墓用地,国家赔偿了迁坟费,另外还赔偿了七房院子村民购买被迁坟的墓地费1400元,被告利用职权贪污了后,后来口头答应从村里的山地中划一片山地给七房院子的村民作为补偿。现在被告不给七房院子村民购买坟墓的墓地费1400元,也不给一片山地的补偿。同样被告还贪污了坝上院子的村民的墓地购买费,坝上院子的村民至今还不知道。

被告贪污了我村村民何才高承包了我村40亩的荒山造林的退耕还林费。还贪污应该给村民何顺生、何胜安2亩多地的退耕还林费。

九、被告玩忽职守,祸害我村民。

○1、被告请19组村民戴向前向207国道至19组村民何连生家屋后面的村内道路两傍的住户集资6万钱硬化道路,承诺国家拨款来了就付给集资户,国家拨来钱了又被被告贪污。○2、被告用国家修建高速公路赔偿给我村高速公路占用我村人行道的钱,只修了其中沿高速公路从湖城桥到望家坳,两边3.5m宽的水泥路人行道。赔偿给沿高速公路占用从黄蟒岭上开始经过空泥凹供15、16、17、18、19组村民到湖城桥的人行通路的钱被被告贪污,连路的毛坯至今也没法开工。○3、我村五龙峰的山地、林木全部被人毁坏,戴向前代表村民要求被告向镇政府反映情况、请求处理,被告和镇政府不理睬。○4、被告贪污了国家赔偿修建高速损毁我村蛇形山傍边和流水坝傍边的两座承担着我村15、16、17、18、19、20、21组的村民抗旱的电力抽水设备的修复费,村民的抗旱水利设施至今没有修复,两座机房承担村民们灌溉的稻田全部荒芜,或种一点玉米。被告不顾村民的死活,却用国家支持农业生产的钱修了一个对村民毫无用处,反而让村民每夜交纳照明电费的健身广场。玩忽职守造成原告的巨大损失。被告的同伙何自然还以不堪入耳的语言侮辱信访人何长云。

一十、被告为自己谋利污染了我村的饮水水源,

被告在离我村自来水水源上游不远的地方办了占地20多亩的一个绿水游泳场,主营宴席类的餐饮业务。餐饮、厕所、及大量含有化工物质的游泳池中的洗涤的污水,排入村办自来水的水源中,通过只有卵石缝隙的迎新河底渗透到村自来水抽水机的水井里成了村民饮用水,危害着村民的健康。

一十一、被告强行霸占我村的农业灌溉水源,使村民的稻田无法耕种。

夏、秋两季是气温高,降水少的天气,是各种农作物生长最需要水的季节,又是绿水游泳场业务用水的高峰时期。被告在靠近没有泥沙、只有卵石的迎新河傍边挖了几个深水凼,迎新河水渗入水凼中,把凼中的水再抽到被告办的绿水游泳场使用,使迎新河的水位下降,造成我村湖城院子和弯里肖家水稻田灌水的水源断流,村民们的稻田无水灌溉,土地被迫荒芜,部分土地改种早粮,降低了土地的出产值和村民的生活水平。

一十二、骗取国家财物、盗卖集体公物。

被告虚报水稻耕种面积,骗取国家无偿提供的一台水稻联合收割机一台一年后卖掉、还卖掉村集体的电力器材;为无赖的亲友办理低保户待遇骗取国家的钱财。

如上所述:贪污了盗卖了龟形山1100m2)的土地所有权费,按被告在蛇形山的收费标准应为10万元钱的卖地款;贪污了盗卖给李雄新(寸石镇人)多人购卖蛇形山的宅基地费149000元,不给收据;敲诈安置户宅基地费226400元;贪污龟形山的墓地管理费和盗伐山林罚款142646元、贪污村委砍伐何顺生的零星树3040元钱的赔偿款。贪污蛇形山的土地修整费128000元;被告贪污木子山土地上的附着物款3万,被告贪污了国家赔偿给七房院子村买坟墓的墓地费1400元;在安装路灯中用公款402800元钱贿赂干部。虚报冒领健身广场土地公款10万元,被告在近几年中贪污了我村的各款项1439440元钱。被告勾结个别政府的人员贪污,造成16组约200万的损失,总计贪公款3439440(还不包括独霸木子山的山林、盗伐龟形山的200棵杉树、贪污国家修建高速公路占用的行人通路的赔偿款、退耕还林款、玩忽职守中贪污公款的钱无法计算)。

原告和被告都是同等的公民,镇政府允许被告贪污公款3439440元,镇政府就应该以对待被告的同等方法对待我村的村民,应该给原告家庭中的每个村民3439440元钱另加上被告贪污国家修建高速公路占用了原七房头何平家后面经过空泥凹到达湖城桥的人行通路的赔偿款、盗伐200棵杉树和被告盗卖自然条件相等的土地作为对原告家庭中每个村民的补偿,并追究其刑事责任。

综上;严塘镇党委、严塘人民政府的黑恶势力人员帮助被告贪污村委和我村村民个人所巨额钱财;公开宣布,如果湖城村的村民不同意被告世袭任村书记和村主任的愿望,严塘镇党委、严塘人民政府就拒绝向湖城村的村民和新村委移交被告任村书记和村主任时的一切财务帐目。使被告侵害村民的具体数目上无法落实。在严塘镇党委、严塘人民政府的黑恶势力人员的干扰下,新邵县没有一个部门敢受理此举报和控告,故,请求上级领导依法依规支持原告的诉求。

本案委托:湖城村19组村民何平,电话0739296****;16组村民何顺生,电话155****3351;10组村民何才高,电话0739361****;16组村民何长云,电话137****1812;桂花院子村民何选英,电话151****6277等人为信访代表人。原告中其他任何人也可以作本案的信访代表人,但是,代表的行为要符合国家法律允许原告人的诉求为准,否则为无效代理。

此致

上级领导

(原告)签名:签名接着转后面的页面:

 

37219981:无题第1楼
严塘镇人民政府指示落选一年多的原村书记黄光平不向新村委移交财物帐目,谁有证据证能证明严塘镇的干部是清白的?
2018-09-26 19:45:02

37219981:无题第2楼
黄光平勾结严塘派出所不受理村民受害的报案,理由何在?

2018-09-26 19:49:43

37219981:无题第3楼
真是闻所未闻,在严塘镇党委的领下,湖城村支部书记也实行世袭制。
2018-09-27 10:37:42

zw123:回复:新邵县严塘镇湖城村原村委书记黄光平违纪违法行为第4楼
民困于贪残之政,中国有句古言《硕鼠》按常理说,老鼠过街人人喊打。这样的村支书村主任政府部门应该依清理,坚决用法律进行查处。这样骑在老百姓的头上作威作富,是公民的敌人是国家的罪人。对打击举报人的行为政府要依法处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笫二章第四十一条之规定,公民有检举揭发的权利,谁打击举报人谁就该负法律责任,任何机关和个人没有越宪法的权利。
2018-09-27 11:25:59

ASDFGH:无题第5楼
感谢zw123跟帖。

2018-09-27 19:52:10

ASDFGH:无题第6楼

请严塘镇党委、政府的人出来网上说句活,黄光平现在没有当村委书记和村主任凭什么一年多了的资格了,凭什么不向新村委移交财物帐目?是哪些人参加了黄光平贪污公款的分赃?凭什么用党委和政府的名义制造伪证非法拘禁要求颁发湖城村16组村民的土地承包经营证书?

控诉书

控诉人:湖南省新邵县严塘镇湖城村16组村民(简称我)信访代理人:何顶生。

控诉人:新邵县严塘镇湖城村16组村民何顺生(简称我)。电话155XXXX3351。

被控诉人;新邵县严塘镇人民政府(各办公室部分人员)、严塘镇湖城村原村委书记黄光平(简称被告)。

控诉请求:1、要求落实我组的土地承包责任制、发放我组村民的土地承包经营证书。2、请求法依规追究被告报复性伤害信访人造成在本案中的一切法律责任。

事实与理由;我村的原村委书记黄光平(包括其培育的无赖简称被告)是靠利用其组织的无赖、黑恶的家族势力人员威胁村民生命安全、为其拉票破坏选举任村支委书记和村委主任的。被告任村委书记和村委主任之后,指定为其拉票的无赖赖着任村民小组长、盗卖了我组的10处土地给外地人建房6栋,并私分全部赃款和我组的各项土地收益、不准把我组没承包到各户的土地,不准落实到我组各户的土地承包经营,还打伤要求颁发土地承包经营证书的村民两人,(按现时国家规定的价格)造成我的经济损失约100万元。在我组暴力推行土地私有制买卖,合伙贪污、霸占集体的公共财产,盗代村民承包山地的村木,不准村民对被告侵占集体财产相关的财务提出质疑与查询。被告利用贪污(包括村)集体的财物,培育繁殖的无赖渗透到严塘镇人民政府、公、检、法、各部门中及县政法委的个别办公室的人员中,互相推诿不受理对被告的各种违法行为的举报和控告投诉。并用镇党委、镇人民政府的公章制造伪证疯狂地报复信访人、还要把我关进精神医院去折磨死。被告还说:打死、打伤不服盗卖土地的人员是没关系的,政府有的是钱赔,被告安排黑势力人员打伤村民们受被告伤害的时候,公安机关不受理村民的报警、不作报案记录、不出警、不立案。检察、法院审判人员帮肋被告制造伪证、枉法裁判。

我是受我组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村民委托,信访被告在盗卖的我组集体块土地还用镇党委和镇人民政府的公章,制造伪证,对我进行多次故意伤害,非法拘禁,不准落实我的土地承包责任制,不准颁发我组的土地承包经营证书的非法行为,已经快二十年了。

被告对我组诉求是千般刁难、万般阻挠。被告渗透在严塘镇人民政府的人的黑势力镇长对我说:我组村民不服严塘镇人民政府废除土地承包责任制、废除颁发土地承包经营证书、反对干部盗卖我组的土地的问题,不属严塘镇人民政府管辖,不处理。反而教唆被告认破坏我个人合法的建房施工造成(按现时国家规定的价格)我约100万元的经济损失。我说:我是相信严塘镇人民政府会依法办事的、我相信国家法律是正确的。被告在严塘镇人民政府内的黑恶势力镇长对我说:严塘镇人民政府没有制订什么法律,你相信法律,你去找法律解决问题,不要来找严塘镇人民政府处理;使我组村民的诉求至今没有解决。严塘镇党委书记何冀湘不能处理,就应该把案件移送到县政府和县党委处处理。后来,何冀湘打电话告诉我由县政法委的处理。县政法委的彭永红说对我说:要我去找林业局处理处我组的信访事项,政法委不管。就这样严塘镇人民政府又替黄光平把把县政法委的彭永红发展成为反对颁发我组土地证书的黑恶势力人员,并结成铁板一块地向县信访局说我组没有信访问题。《土地管理法》第16条规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人民政府处理。单位之间的争议,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个人之间、个人与单位之间的争议,由乡级人民政府或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土地管理法》第21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由县级人民政府登记造册,核发证书,确认所有权”。《农村土地承包法》。第11条规定“乡(镇)人民政府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农村土地承包及承包合同管理”。第23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向承包方颁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或者林权证等证书,并登记造册,确认土地承包经营权”。在盗卖我组每一块土地的资料中,都盖严塘镇人民的公章,千方百计刁难我组,坚决不同意落实我组的土地承包责任制,坚决反对颁发我组的土地承包经营证书。我请上级领导依法依规追究被告在我组暴力推行土地私有买卖的责任、落实我组的土地承包责任制、颁发我组村民的土地,追究被告造成我个人和我所代理村民的一切损失责任。

此致

上级领导

信访代表人、控诉人;新邵县严塘镇湖城村16组村民何顺生。电话155XXXX3351。

补充几点关于信访斥的情况:

我质问:“县国土局凭什么把我组的土地批给外地人建房”?县国土局说:“你们村里、镇里批了,我们不批,严塘镇的干部会教唆买地人来告我们的”。我质问:“公安派出所为什么不受理报警”?公安派出所答:“严塘镇人民政府不让受理报警的,严塘镇人民政府级别比派出所级别大,我们没办法”。我质问审判员:“凭什么枉法裁判”?审判员说:“是县公安局法制大队和严塘镇人民政府要我们这样判的,我只能这样判。”

我问严塘镇人民政府:“凭什么要盗卖我组的土地”?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吴忠德抢着点说:“全国的土地差不多都卖光了,为什么还要告我们盗卖你们组的土地”?(在网上搜索《吴忠德狗杂种》就可以见这个证据)。

现在,在严塘镇的范围内,只有我一个村民小组是唯一没有颁发村民土地经营承包证书的村小组,我询问严塘镇人民政府:“凭什么不依法颁发我组的土地证书?”严塘镇人民政府说:“法律是全国人大制订的,你去找全国人大。”

现在县政法委的彭永红继承了严塘镇党委、政府不处理土地颁证、故意伤害的衣钵,我认为只要严塘镇的党委书记、镇长顶着不依法颁发我组的土地证书,县属其他里的任何单位都没有办法。请求县人大、县政府,县党委依法支持我组的诉求。

在信访活中,严塘镇人民政府安排法律工作者邓杰收取信访事处理费3500元不给收据,说是给处理信访事项要镇干部吃饭用的开支。


2018-09-28 10:20:23

ASDFGH:无题第7楼
请严塘镇党委和政府到网上来讲一下,凭什么要销毁村民关于控告选举中拉票的举报书?凭什么说全国的土地都卖光了,我16组的土地也要盗卖完?https://v.youku.com/v_show/id_XODk1ODYxMjI0.html
2018-09-28 10:32:11

ASDFGH:无题第8楼

请严塘镇党委、政府到网上来说一下凭什么为了报复信访人要求颁发土地承包经营证书伪造何顺生非法拘禁拘何顺生?没有证据了又没有理由了又勾结邵阳市公安局说何顺生不纠错误。

请严塘镇党委、政府到网上来说-下,为什么要销毁村民举报黄光平在选举中拉票的控告书?

2018-09-28 11:16:48

ASDFGH:无题第9楼

控告严塘镇人民政府的个别干部盗卖原告的责任地给外地村民做宅基地建房

控告人:湖城村16组信访代理人何顺生(简称我)。电话:155XXXX3351。

控告请求;请求上级领导责令新邵县国土局、严塘镇人民政府(简称被告)归还给原告组分配给村民何顺生(简称原告)做责任地的石灰窑土地,并恢复原状。发放原告承包石灰窑土地经营证书给原告,并赔偿造成原告个人的损失及相应的孳息。

严塘镇人民政府各部门的个别人员盗卖我组的石灰土地,私分赃款后,还威胁证人的生命,不准证人作证,因此此案没有人敢作证。我想了好久,只有请法院出来作证,严塘镇政府是不会让我胜诉的,只要能取得证据,就以败诉的方式取证。下面是上访书的部分内容:

原告组村民感谢国家把内壁是经过几十年的使用烧焦成十分坚固的石灰窑,和生产石灰用的窑周围的土地(合称石灰窑土地)分配给原告做责任地,石灰窑土地的地形、地貌及地理位置有《(2005)新民初字第540号》、《(2006)邵中民终字第118号》判决书第1页第14行——第2页第4行和李氏的民事答辨状作了详细的介绍,判决书还证实原告组就把石灰窑土地分配给原告作责任地以后,原告就在上面栽上了树,至今己经37年多了。原告组的石灰窑土地面积约0.3亩多一点,(正因为面积比较宽,当时正在破坏原告石灰窑土地的人李氏家族全部人员当阻止村干部黄光平丈量原告组石灰窑土地面积的大小)。祀告把原告组石灰窑土地盗卖给外地人李氏家族在上面建了两栋房屋,还说没有侵占原告的责任地和责任地上附着物。现在原告的责任地石灰窑和石灰窑周围的土地栽满了树木的土地再找不到了。当时原告要求严塘镇国土所所长伍建新、国土局地籍股的责任人刘又祥不要把原告组的土地卖给李氏建房扩大损失的时候,严塘镇国土所的所长伍建新对原告说“老何,你去打官司,你赢了官司,我们赔得起。”县国土局说:“我们不把你的土地卖给李氏建房,严镇会教唆李氏会告原告我们的”。被告在诉讼中作李氏的证人和代理人,和李氏合伙竭尽全力帮原告在诉讼中赢得了证实原告组有石灰窑土地的真实性。故,请上级领导责令被告兑现“赔得起”的诺言,赔偿各项损失,恢复原告石灰窑土地的原貌退还给原告作责任地,并发给该地的承包经营证书给原告。并赔偿上面的附着物损失给原告。

原告受原告组村民和村委的委托,请求上级部门和责令被告依法恢复原告组石灰窑土地原貌归还给原告组,被告为了报复原告信访被告,就还安排李氏用渣土挤压原告之弟何业训房屋(基地是原告的责任地)的地下室、妄图挤倒原告的住房。侵占原告组地名耳秧田的土地对原告进行报复。原告请求上级部门和责令被告应该承担消除安排李氏对何业训地下室与房屋的一切侵害,赔偿原告因此造成(包括侵耳秧的损失)的全部损失。(终审结束后,法院才明白原告的诉讼标的是土地上附着物的争议;诉讼无论胜诉和败诉,实质上都是原告取得证实石灰窑士地权属于原告组的胜诉。所以原告在市中级法院跑了一年半,也不给原告终审判决书;后来原告在县法制办才拿到终审判决书复印件,到新邵法院补盖公章。)具体造成原告的损失如下(略):

请严塘镇党委、政府到网上来讲一讲,县国土局、法院都证明石灰窑土地是我的责任地,为什么不颁发承包经营证书给我,你们谁分了多少赃款,在反腐的今天为什么还不敢公布。


2018-09-28 12:07:39

xsytz:关于“新邵县严塘镇湖城村原村委书记黄光平违纪违法行为”的回复第10楼

网友37219981:

你好,你于2018年9月26日在红网《百姓呼声》上反映的“新邵县严塘镇湖城村原村委书记黄光平违纪违法行为”的网络举报已经收悉。严塘镇人民政府高度重视,已安排相关人员进行调查,现各问题正在调查核实中。待调查核实完成后,严塘镇人民政府将会把各问题的调查情况在网上向你反馈。

新邵县严塘镇人民政府

2018年10月8日

2018-10-08 15:49:11

ASDFGH:无题第11楼
我只是我个人及湖村大部分村的信访代表人之一,不是向我个人反馈。我们要求严塘镇党委和镇人民政府公开书面认真地向全部信访代表作出合法的答复并公开在网上答复,不要使领导的答复成了新的信访证据。
2018-10-09 21:45:07

ASDFGH:无题第12楼
首先请严塘镇党委和镇人民政府公开向网解一下,土地权属证据都是严塘镇党委和镇人民政府提供的,严塘镇党委和镇人民政府为什么不落实湖城村16组的土地承包责任制和颁发土地承包经营证书。
2018-10-09 21:55:52

ASDFGH:无第13楼

十多年来湖城村的村民第一次行使自己意愿民主选举了新的村、支两委成员,黄光平操纵的严塘镇人民政府将面退赃的局面,在湖城村叫嚣不搞成黄光平的家族世袭湖城村的村委书记、村主任,不向新的村、支两委移交前村委的账目。黄光平一年多了没任村委书记、村主任,在严塘镇人民政府、党委主要部分人员的支持下,至今不肯向向新的村、支两委移交前村委的账目,还销毁村民举报黄光平在选中为其拉票的证据。

2018-10-12 19:49:18

ASDFGH:无题第14楼
-盏路灯商家货包到安装现场价格2280元,安装费只要300元,共2580元。黄光平任村委书记、村主任,在湖城村安装172盏灯,花费了85万元,-盏路灯花费4900多元,共贪污、收受回扣、贿赂干部406240元,严塘镇党委和政府中受了贿赂的干部不理睬村民的投诉和举报。
2018-10-12 20:22:12

ASDFGH:无题第15楼
就是严塘镇党委主管信访的副书记谢海欢纵黄光平目无党纪国法,使村民投诉无门。
2018-10-16 00:26:25

ASDFGH:无题第16楼

请严塘镇人民政府的到网上讲一讲,为什么真正没有住房的村民要批地建房,因为没有你们的好处,就故意刁难不批地,给了你好处的人,你们违法批地。

2018-10-27 23:36:39

ASDFGH:无题第17楼
严塘镇人民政府,你尽管去继续残害被伤害人,安排人作伪证,报复举报人。反馈我己经替你拟好了;经调查,此举报不实,己报公安部门,将追究举报人员的诬告责任。会有愚蠢人相信的。
2018-11-01 21:54:53

ASDFGH:无题第18楼
严塘镇在湖城村把有精装修的三间三层楼房、有杂屋、有10万钱外给的农户评为贫困户。而真连住正房都没有的农户不能评为贫困户。
2018-11-02 12:14:59
这是第1 - 18条评论,共有18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