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比仙人跳更嚣张,益阳桥南老妇直接抢钱!
·辰溪县鸿华城市酒店长期聚众组织卖淫
·新化县城市建设乱象之七:商人得利,公众受损
·请娄底市监察委、规划局对新化县规划局违法违规行为予以查处
母女省城讨要抚养费,遭受桑植县公安局非法拦截逮捕
红色记忆017 发表于 2018-09-13 10:32:13『标签:投诉举报 张家界->桑植县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3)

母女省城讨要抚养费,遭受桑植县公安局非法拦截逮捕,官官相护15年,母女俩人受迫害,冤深似海无家可归

控告人:刘经绒(又名刘金浓),女,现年54岁,土家族,小学文化,现租住湖南省张家界市桑植县澧源镇长征路。(原系政府接待工作人员)

控告人:张鑫(现名刘星),女,1988年出生,土家族,大学文化,住址同上,系刘经绒之女。

请求事项:

控告人因湖南省桑植县公、检、法及张家界市中级人民法院及市检察院违反程序办案,造成控告人无端受到指控和判刑,后被平反,现要求依法追究故意侵犯公民民主权利、人身权利策划者和同谋人的刑事责任;依法追究故意侵犯未成年人民主权利人身权利策划者和同谋人的刑事责任;赔偿由此造成的所有损失。

事实与理由:

2001年刘经绒母女在长沙芙蓉区法院起诉打抚养费官司,但是2002年桑植县领导在芙蓉区威胁我委托的律师撤诉。2003年3月省纪委通知我母女到省纪委反映情况。桑植公安人员彭长国、杨文婷、陈小燕、谷忠文、朱传顺在长沙火车站非法抓我母女,当时女儿15岁,系未成年人,但仍非法拘禁我母女两次,非法强制抽我女儿的血,造假证、制造冤案,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后判刘经绒八个月的刑,当时女儿正在读高二,当年失学。(2004年省司法厅政策法规给我母女出了证据)2005年2月16日,桑植县人民法院重审,维持原判。我不服,多次到县、市、省等地上访,在有关部门的督办和监督下,2006年4月20日,桑植县人民法院再审,改判刘经绒无罪。

2006年7月17日桑植县人民法院作出《关于刘经绒请求司法赔偿的答复》;当时市中院分管赔偿的覃副院长给我说,桑植县公安局承认两次非法拘禁你母女,你们再打侵权四年的赔偿官司。桑植县公安局2007年2月9日作出桑公赔复字(2007)第01号刑事赔偿决定,市公安局维护了(2007)第01号刑事赔偿决定。2007年我母女向市法院起诉侵权赔偿的时候,市中院领导找我母女调解,当时我母女不同意,经过市人大、市法院、及市政委领导、市委领导等给我母女做工作,要我同意调解,并且答应了我母女提出的四个条件:小孩的工作在市里,干部编制。他们为了欺骗我母女,先将我女儿在县里招工,后又将我女儿除名,让我们母女雪上加霜,是县和市里的错,不是我们的错。市里领导答应我们的四个条件一个也没有解决,也没有签过协议,

更可气的是在2008年4月21日县检察院朱兴阶和市检察院杨雨、夏蓉违法抗诉。利用自己的特权制造假证随意抗诉。我母女找到市委领导和市政法委领导,市委领导说,如果宣告你们无罪,你们母女提什么要求我们都满足你们。后经过市中院2008年张中刑终字第43号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抗诉,维持一审裁定,宣告刘经绒无罪(2008年一年内给刘经绒三个宣判无罪)。市信访局给我答复意见:继续找最高检察院和法院。

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给我母女给的预约单,提前驳回,没有开听证会,说到省里开听证会解决,但到现在也没有开。2012年6月8日,省政法委在桑植县三级政法委接访我母女,不是听证会,没有给任何的文字东西,也没有解决。6月10日我就找了县政法委的副书记,我就问他有没有结果,他回答没有结果,也没有任何东西。县、市的领导都对我们母女态度差,有些领导威胁我母女。省政法委的领导包庇市、县、公检法办案人员违法,不表态、不接谈、不督办,态度差。县里领导都讲横话,好像不是懂法的领导,把责任都推给别人。但是2012年6月9日,省委政法委执法监督室主任陈代龙同志主持召开了刘经绒涉法涉诉信访问题省、市、县三级联合接访会,作出了《关于刘经绒涉法涉诉信访联合接访问题会议纪要》,没有通知我参加,我也没有会议纪要。2012年6月底,我母女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请抗诉三级法院违法行为驳回,包庇县公检法办案人员违法,张家界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张中赔字第1号赔偿决定书和省高院(2011)湘高法行监字第0020号驳回申诉通知书,最高人民法院(2011)赔监字第41号驳回申诉通知书。最高检察院收了材料。2012年10月29日最高检察院的领导接谈了我,当时有县政法委副书记和信访局的局长等到场,最高检察院领导找我母女调解,要我母女当面提条件,我母女提的5个条件:两个小孩的工作在市委当公务员,赔偿80万元和一套120平方米的商品房,我的养老退休,最高检察院的莫领导说:“是县公、检、法造成的,已违法,两个小孩的公务员到市委是特殊照顾,你们县政法委副书记、信访局局长刘宏斌等代表市里、县里同意接受你们提出的条件,(不包括2010年拘留我刘金绒10天撤销和司法鉴定赔偿)他们接你们回去,联系市里的领导,先签协议,再落实这个提出的五个条件,解决后向最高检察院汇报”。

2013年县信访局副局长到上访地接访,他们也没有给我们联系领导,一下火车就把刘经绒硬拉去派出所,然后送到拘留所拘留了,拘留了10天,我绝食3天,桑植县就是这样为我这些受害人母女服务的。

2013年到现在桑植县公安局非法拘留我6次,向县法院起诉过,县、市、省法院包庇公安办案人员违法,县、市、省领导不主持公道。县里包案领导把责任推到县公安和澧源镇政府搞化解。我找了公安和澧源镇书记,他们说联系不到领导,他们只会造冤案,怎么可能解决我的问题?我到中央纪委信访室上访登记,工作人员说,你们县市公、检、法侵权的案子是违法行为,最高检察院2012年10月29日找你们母女调解了的,现在还没有落实解决,你们母女继续找全国人大监督最高检察院给你母女落实,我们也督办。

2014年我母女找最高检察院唐领导接谈我说:要我们先回来,我们给县、市下函,要县、市给你们签协议解决。2013年至2016年,县里包案领导从来没有联系市委书记、市委副书记、市长、市政法委书记给我母女开过协调会,连非法拘禁未成年人县里和市里的领导一个字都不提,不汇报,还要迫害打击。桑植县有的人的孩子没有受到伤害安排了工作,为什么我的孩子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害却得不到解决?

2013年至2016年县公安拘留我六次是错误的,给我造成了各项损失。我母女14年自己花费车费四十几万,要给我母女解决16年的冤。我母女自己租的房住的,有两年没钱交房租了。县里的公检法办案人员违法,不应当由本县的政法委书记包案,应当由上级领导包案。

2014年5月份最高检察院姓唐的工作人员把张家界市工作人员叫去,当面说2012年10月29日最高检察院调解,是桑植县的领导答应的条件,要求县里给我母女联系市里的领导签协议解决,但至今未联系。

2017年5月23日县政法委给我母女的答复意见书是一份包庇公检法违法办案人员的答复意见,三级的政法委和县、市里有些领导把二次非法拘禁未成年人说成拘留,把违法说成劝访,这些领导不是给我母女解决问题,他们根本就在踢皮球,回假报,县政法委领导没有把最高检察院调解的报上去,没有为我母女主持公道。非法拘禁未成年人,造成我小孩影响考国家公务员。我母女依法请求追究县、市公、检、法办案人员的刑事责任,他们已经触犯了国家《刑法》第238条、399条、243条,同时也违反了《未成年人保护法》第3条、第5条、第49条、第50条和第60条、违反了《妇女儿童保护法》第52条、第57条、第60条之规定。我风餐露宿,关了一身的病,无钱治病。2013年到2018年县联系办领导没有给我联系县里和市里领导接访我。

2017年3月8日听说信访局的领导安排刘书记接访别人,我守到那里最后才等到刘书记接访我10分钟,他同意最高检察院找我调解的条件,当面要王交待政法委领导负责汇报。2017年7月我们到最高院,桑植县工作人员的邓主任也跟我一起,当时最高院的工作人员给邓主任说,这个案子是法院委托最高检察院调解了的,县里是答应这个条件了的,要邓主任给县里领导汇报,要县里的领导联系市里领导签协议解决。但到目前县里也没有任何领导出面给我母女联系市里领导签协议解决。请领导主持公道,出面解决。

中央政策好,下面政策不好。市委副书记给我打电话,要我找县市解决,但县政法委朱书记和市政法委刘华书记根本就不管,打电话不接,没看到人影,也不联系领导,不问不管,特别是县政法委和市政法委的工作人员还威胁我们母女,都推脱到省领导,说省里不给解决。

我母女冤案已有15年,从来没有开过听证会,我要求省委及省政府、政法委领导给我们开听证会,恳请中央巡视组领导、人大、纪委、政法委主持公道,给省、市、县相关部门领导下函,责令相关部门领导及其下属给我母女签协议解决,这15年来一直靠逃荒度日,恳请领导给我母女尽快解决,得以安居乐业,有家可归。中央巡视组到市县巡视,但至今地方不让见。

我们是红军及革命烈士的后代,却受到伤害,至今未得到解决,天理何在?我希望国家领导高度重视,依法责令正确解决。

此致

控告人:刘经绒(刘金浓)151****5361

张鑫(现名刘星)刘金浓的女儿

2018年9月13日

szyzln:2第1楼
只在电视里看到过,原来真的有一支队伍来拦截上访
2018-09-14 21:21:16

GAM1958:回复:母女省城讨要抚养费,遭受桑植县公安局非法拦截逮捕第2楼
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种红薯。
2018-09-15 00:16:24

时刻网友20180415092828:回复:母女省城讨要抚养费,遭受桑植县公安局非法拦截逮捕第3楼
以前只在新闻看到过政府派人抓上访的人,看来在我们大桑植还真有这么一支队伍,为我们政府的英明领导叫好,狠狠的抓,看你们还要不要上访。
2018-09-15 11:44:03
这是第1 - 3条评论,共有3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