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平江县碧桂园强拆民房谁能管?
·洞口县山门镇山门村一扶贫户待遇为何被无故取消
·从宁远县撤销教师单位食堂看宁远县教育局如何尊师重教
·南县教育局扣档案,不放人
常德临澧县公路管理局敲诈我180万
投诉无门的人 发表于 2018-08-22 15:38:02『标签:投诉举报 常德->临澧县 其它
  ↓相关评论(5)

尊敬的领导:

你好。

2013年,出于业务拓展需要,本人陈勇所在的南京港桥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相中了常德市临澧县朝阳东路公路局前座办公大楼(共五层)及办公楼后面两间房屋,准备据此在当地创办民营医疗机构——首尔门诊部。

2013年5月28日,在房屋拥有者临澧县公路局的担保下,本人代表南京港桥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与房屋使用权承包人吴平签订了为期十年的房屋租赁合同,租赁期自2013年8月1日始,至2023年7月31日止。

这份合同写明的房屋租金为每年20万元。不过当时被吴平等三人威胁之下,本人还代表南京港桥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与吴平及临澧县公路局职工张升武、张如兵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约定在原合同租金的情况下,另加租金15万元。所以,该房屋的实际租赁价格为每年35万元。

由于经营不善,亏损严重,无法负担每年35万元的高房租,南京港桥医疗科技有限公司2014年4月把首尔门诊部和房屋租期内的使用权转让给另一位民营医院投资人陈国贵,但并未与吴平等人签订新的房屋租赁合同。

此后三年多,陈国贵严格履行之前签订的合同,每年给临澧县公路管理局及张升武、张如兵和吴平等人房屋租金35万元。但到了2018年5月份,由于门诊部连年亏损,经营状况恶化,陈国贵不得不提出提前解除租赁合同。按照合同约定,陈国贵提前2个月通过电话和短信告知公路局及上述三人,且随后以书面形式告知。陈国贵还主动提出,预交到2018年8月31日的房屋租金(9万元)及押金(1万元)将作为提前解除房屋租赁合同的补偿。对此,吴平等人不予理睬,刻意回避,甚至在陈国贵搬离物品时,纠结社会人员扣车扣人。

8月中旬,本人和陈国贵发现各自的银行账户被冻结了。原来,吴平等三人已经把本人和陈国贵告上临澧县人民法院,并提出赔偿5倍年租金(180万元)的诉求。目前,本人和陈国贵正在收集相关材料和证据,积极应诉。吴平等人是社会人员,当地势力相当大,我们也不敢过去,希望领导给予调查真相。

虽然目前本案尚未进入审理阶段,但关于本案,本人却有几个事实和问题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其一,首尔门诊部解除房屋租赁合同,事出有因,乃是因为连年亏损,难以为继。而且已经按照合同约定,提前两个月告知房屋出租者,并给予押金和三个月房租作为补偿,算是合情合理合法。临澧县公路局及吴平等人强人所难,横加阻拦,是不是流氓行径?严格遵守合同约定的一方反而成了被告,这难道是地方对待民营企业应有的态度吗?一旦事情传出去,这样的营商环境还会吸引到外来投资者吗?

其二,吴平作为一个社会人员,竟然能够获得临澧县公路局房屋的使用权,如此承包符合规定吗?他为何有这么大的能耐?又经过了谁的许可?这背后存不存在权力勾结和利益输送呢?据本人了解,吴平仅用每年8万元就从临澧县公路局获得了该房屋的使用权,但房屋租赁合同里的租金却高达20万元,补充协议里追加的15万元更是完全落入了吴平、张升武和张如兵的个人腰包。请问,这里面存不存在国有资本流失的问题?张升武和张如兵作为公职人员,是否涉嫌贪污腐败?

基于此,本人将这份举报信及相关证据呈上。恳请相关领导能够在百忙之中给予关注,并实事求是地加以调查,还事实真相,保障民营企业权益,给外来投资者信心,以依法治县的实际行动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

manjulia:回复:常德临澧县公路管理局敲诈我180万第1楼
首尔医院,福建莆田系私人医院?楼主是福建人?大老远来临澧开医院当活雷锋不赚临澧人钱?
2018-08-23 09:17:37

情窦未开:楼主不要怕第2楼
楼主不要怕,只要你并未使用的时间,法院不会判你支付房租的,即使是你违约,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解除租赁合同,合同解除后,剩余的租金也要退还,押金就是作为你违约的补偿
2018-08-28 09:08:34

呼声网友20180702110302:关于“常德临澧县公路管理局 敲诈我180万”的回复第3楼

尊敬的网友:

您好!

您所反映的情况,我局进行了逐一调查,具体情况如下:

1、2013年5月28日,您与吴平签订的十年的房屋租赁合同,公路局根据您的要求,为确保您经营十年进行了担保,情况属实。

2、您与吴平等人签订的补充协议另加租金15万,此情况公路局一概不知。

3、2014年4月您将经营权转让给陈国贵,未经吴平等人允许,属您单方行为,违反了双方当时的口头协定。

4、2018年5月,陈国贵向吴平等人提出解除合同属实,但因其在经营期间还有债务纠纷没有处理,吴平等人要求处理之后再协商终止合同。

5、吴平等人将合同纠纷诉诸法院,属正当合法行为,法院会依法调解或判决。

6、吴平并非社会人员,而是公路局在职职工。

7、吴平每年8万元从临澧公路局获得该房屋使用权与实事不符。实际情况是吴平在2013年与公路就签订了租赁合同,准备从事餐饮、旅店等业务,年租金为15万。

8、公路局未与您签订任何合同,也没有与您直接接触,吴平等人将您诉诸法院属其个人行为,与公路局无关,公路局敲诈您180万元之说不实。

9、至于其它问题,目前临澧县纪委监委已介入调查,纪委监委会依纪依规处理。

临澧县公路管理局

2018年8月24日

2018-08-31 17:57:37

情窦未开:赔偿5倍年租金就是个笑话第4楼
赔偿5倍年租金?黄世仁收租也没这么厉害吧,吴平的身份是公路局的职工,又如何"租赁"公路局的房屋从事经营,公路局的说法纯粹就是在胡说八道,我之前也遇到过这种案子,国家单位为了逃避自己的责任,拿个人做傀儡,赚了就坐收渔人之利,出了问题就找个人顶包,其实是一种无赖行为
2018-09-24 00:20:04

情窦未开:公路局的说法没有道理第5楼
该出租房是公路局管理的国有资产,吴平是公路局的职工代表公路局行使职权,都不是真正的老板,真正的老板是人民政府,公路局和吴平都只是管理人,并且是同一管理人的上下级关系,公路局竟然把国家权利解释为吴平的个人权利,公私不分,毫无政治立场,丧权辱国。
2018-10-01 23:17:45
这是第1 - 5条评论,共有5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