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N次开庭几乎就没准时过,湘潭市雨湖区法院作风真差!
·关于湘潭市政府人员拒收外地人购房补贴资料的事件
·湘潭市政府不履行购房补贴办法
·雨湖区法院制造冤假错案
永州柏家坪镇派出所知法犯法,只手遮天
asd987410 发表于 2018-08-12 21:35:51『标签:投诉举报 永州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2)

尊敬的领导们:

您们好!

我叫李国际,男,65岁,湖南省永州市宁远县柏家坪镇茄子园村人士。

今向您们反映事件如下:

2017年10月份,我家建的新房,被邻居强拆,报案后至今,派出所所长周湘成并未给出说法和处理结果,还偏袒强拆者一家。邻居势力庞大,甚至多次公开场合对我儿子进行人身安全威胁(有证据)。

2018年2月2日下午,我与妻子在自家楼顶被邻居李运红伙同他堂兄弟李东红、李万全、李石军等人撬了他自家围栏,翻进我家将我们夫妻二人打成不完全性骨折,身体多处挫伤,当天我们报警,派出所未出警。

当日晚8时许我们被120急救车送去宁远县中医院进行住院治疗。

派出所于案发后第4天才来中医院录口供,录口供还是我的儿女在案发4天内去了几趟派出所,与民警争执了,才于第4天来做的笔录。后来对于我儿女去派出所开委托书做伤情鉴定,派出所所长周湘城恐吓我儿女,要求删掉红网的帖子,还让我女儿发誓发帖死全家,才给我们委托书!(有录音为证)

2018年3月6日早上9点多,如约去到宁远县柏家坪镇派出所进行2月2日茄子园村我与妻子在自家被打伤一事进行调解,派出所所长周湘城并未让我直系亲属在场,进行调解时,我与妻子一开口说话就吼住我们不让我们说话,最后调解不当,派出所把我们直接带上警车送往宁远县公安局,在警车上甚至还放言说:早就想抓我们了,我总想把你抓进来了等各种语言威逼,最终我们在宁远县公安局里被扣押12小时,期间不给一口饭吃不给一口水喝,威逼我们签字,说我们打伤行凶者!还要我们赔偿行凶者!

我们没办法只能签了字,如果不签字,就不放我们出来。说不签字还要拘留我们10天半个月,出来后还要我们付钱给对方!还说不签字不给出来、出来后还要我们支付几千元伙食费,也不给我们去上诉!

甚至还放言:不签字的话,把我们拘留了出来以后还会影响我们的孙子孙女以后考学校或者参军!!

我们被逼无奈,签了字,只盼能尽快脱离魔掌,找上级部门替我们伸冤、讨一个说法,要一个满意的处理结果。

2018年3月7日,派出所所长周湘成等人来到我家,我以不同意此份调解为由,请求再次公平调解处理,当天晚,行凶者的儿子们又给我儿子打威胁电话,要我们不许去向政府部门及其机关单位再去要求调节此事,我已经不敢去调解了。虽然也有给派出所以及其他部门反映了这问题,但并未有部门当回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3月23日上午9时左右,派出所所长周湘成等人以调解2月2日我与妻子在自家被打伤进行调解为由,冲去我家里抓了我妻子,将我妻子反手铐起来丢进警车后备箱里,态度极其恶劣!说要拘留7天,罚款200元,派出所抓我妻子时只因我妻子拒绝签字,并且给我电话说有专人照看我家以及家里的一岁半的外孙女,等我回到家中发现大门未关,我的外孙女在房间里哭,房间里衣柜里也是敞开,我意识到情况不好,慌忙查看包包里的现金,结果发现现金不翼而飞,我当即打电话给派出所所长周湘成质问,他挂我电话,最后不接,我当即通知子女们并报警。在子女们的电话打去公安局询问的时候,一个个均称以调查需要时间为由进行敷衍!而对于因派出所失职导致我家中被盗一事,给的答复是会通知调查!可至今杳无音讯!也无人上门立案调查!

次日,我的儿从千里迢迢赶回来,下车就利马跑去公安局情况,要求见我妻子,未果。

第二日,我儿子儿媳们又去探望,去询问。依旧未果。给了一个勉强的答复:说27日可以去拘留所探监。

3月27日上午,我们又去拘留所探监,顺便给我妻子送衣服进去,拘留所说派出所打来电话说我们在网上发帖为由,不给探监,还说要我们交伙食费,才给送衣服,交完伙食费后,我们依旧见不到我妻子。

我们又去了县法制办,结果我们连大门都进不去,还说:人都被拘留了,我们还进去做什么。

我们给县纪委打了电话,纪委回复也是怪我们网上发帖,说派出所不可能这样做,我想请问领导们,可不可能做,难道不用调查的吗?

我们也给领导说明了,如果网上发帖内容有任何虚假信息,我们愿意承担法律责任!而且如果造成了严重情节,应该也是我去承担法律责任,有什么理由不让我们探监呢?

纪委欧阳书记说,如我们觉得派出所处事方式有问题或者不满,可以去上诉!

而此次拘留,派出所为何只拘留了我妻子(被害者之一)和李运红(行凶者以及主使者),行凶者李东红,李万全,李石军等凶手为何不拘留?派出所一直放话说次日再对其他行凶者进行拘留,可至今为止没有拘留他们。

并且其他行凶者其中两个在2月2日翻去我家里我夫妻二人打伤后便已经离开了家里。不知去向。

行凶者之一的李东红至今在闹市上大摇大摆摆摊叫卖,作为行凶者的李运红在拘留所里大摇大摆可以见家属,进行其他活动。而且案发至今,派出所对待行凶者们态度极其的好,去到派出所以及其他地方待遇都好的出人意料。而对我们的态度全程是吼的,我们无发言权,

而我妻子更是连被探监的权利都没有。

并且在李运红拘留期满后,过了几日,居然在案件并未了结的情况,居然出了远门,至今未归!

我们跑遍了所有部门,该去的部门,不该去的都去了。至今为止,给的答复就是会调查!可是案发至今为止,未有任何部门上门调查取证!

4.27日,我们收到由公安局信访办寄来的意见答复书;内容如下:

李国际:

本机关于2018年3月16日收到你提出的你和你妻子何泽高于2018年2月2日在自己家中被邻居因水沟争执打伤,派出所于3月6日召集当事双方调解时,将你和你妻子何泽高带到关押犯人呆的地方,不准吃饭喝水,并语言恐吓,威胁你和你妻子何泽高在调解协议上签了字,对此不服,要求重新调解的信访事项,经审查,现答复如下:

经查,宁远县公安局柏家坪镇派出所办理此案程序合法,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处罚适当。你的诉求无法律依据。

此信访事项办结。

如不服本答复意见,可自收到本答复意见书之日起30日内向宁远县人民政府或永州市公安局提出复查请求。

我们多次信访,多次找上所有相关部门,给的答复始终是这样。

说证据不足,难道不可以调取监控录像?难道不可以走访,来看现场?仅凭行凶者以及派出所三言两语就不用调查,直接回复程序合法?

我们夫妻已经年迈,在自己家被李运红纠集自家堂兄弟们恶意拿着凶器捅破围栏翻进我家将我们打成不完全性骨折,身体多处瘀伤,挫伤,也是合法?

我们只是为了要个公平的说法,和处理结果,还要被拘留。而行凶者们至今一个个逍遥法外,这就是公平吗?

现在已经是5月22日,距离案发已经过去几个月,是不是此事就真的只能不了了之?

我们又再次去了市里信访,去遍了能去的所有部门,给的答复依旧是叫我们等消息,

说他们会给县级打电话叫他们来处理。

平民百姓,大白天的在自己家被打伤,家中又因派出所执法过程中失职导致我家失窃,至今不上门调查,不处理,这就是合法合规?

每一次请求上级部门,上级部门就是一个电话打到我们当地,通知当地派出所处理,而派出所所长更是放言:此事他们不管了,已经移交法院。可为什么几个月过去了,派出所所说的移交法院,也并未有任何答复?

这敷衍了事的态度就是合理合法吗?

而到现在为止,派出所所长周湘成还是通过其他人给我们施压,说继续这样追根究底发网上会害了我家人。让我们息事宁人,息事宁人就是白白被打,就这样继续忍?

难道在自己家被打,我们为的仅仅只是一个公平的处理结果就那么难吗?还会威胁到我们往后的生活?甚至赔上全家性命吗?

这就是王法吗?

自5月起,转眼间又到了8月11日,这几个月我与妻子依旧反复的往各部门跑,希望此事有个处理结果,而地方管辖区早已收到由上级部门发来的要求处理事情的意见书,但地方管辖区一直迟迟拖延却不肯处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去年新建的那套房子去年已经被邻居非法强拆一次,相关部门至今没处理,我方也因此事情已经拖延近一年没动工,2018年8月份才刚开始,邻居集结他自己家族兄弟黑暗势力又开始闹,甚至对方还去镇上写材料说我方黑暗势力,扫黑除恶。

我在自家倒塌的原有房屋基础上动工,不劳民伤财,未给群众造成影响,与邻居家无任何土地纠纷,无任何的牵扯。平白成了黑暗势力,房屋强拆未给处理结果。他们还各家各户对别人进行威胁要别人签字说我们弱势一家是村民恶霸。村民说公道话立刻被受到威胁!

今天是8月11日,对方又集结他自家庞大家族成员进行闹事,我们在社区协调未果,柏家坪镇派出所副所长三观不正,不调查,去年至今案件也未给答复,竟放言干涉我的女儿的婚姻大事!让我女儿在本地无法生存!还让我妻子等着看!作为国家的执法人员、作为中国共产党员,难道就是穿着官服,拿着国家给的工资以这样的形式去迫害劳苦大众吗?

8月12日,这套被强拆过的房子门口的自来水也被邻居一家族破坏,房子边上的路也被铲了一半,我们当即汇报相关部门,无任何处理结果,也无人来处理。下午我与妻子带外甥女去县医院复查回来,经过新房子时发现房子已被毁坏,所有模都被撬了。报案,派出所要我们拿证据,(村里居民纷纷看到邻居家人其中李秋星,李红安兄弟将我房屋捣毁的!捣毁时间在下午的4点多)可笑的柏家坪镇派出所!第一次对方拆我家房子就被拍到了证据,闹事也是他们家族,派出所以及各部门视而不见,避而不谈,拖延至今让我们过去的事情算了!现在房子被拆毁、又说要证据!

我想请问领导们:所有案件:下到村委会,上到市级,我们都已经跑了无数遍,市级的确下了文书要求县级为我们处理,可至今无人问津!为什么行凶者、闹事者一个电话,这些村官、镇级官员都来了!而我们多次上相关所有部门都未有一人来处理!所有人都只听村官,与其有关联的一些人只言片语,一直强压着不处理!

村官与邻居就是一个家族的,在镇级、县级都有权有势,这就是压迫我们的原因!

难道无权无钱无势注定要受人迫害?

所有案情一拖再拖转眼工夫已经发生快一年,相关部门把所有事情一压再压,觉得已经走投无路。

各方面所反映问题均有证据!请求上级派人来调查!

请求上级领导为民请命!为民做主!

请求还我们一家一个公道!

呈报人:李国际

2018年8月12日

一个好人:是真的第1楼
现在的公安局村官基层干部已经脱离群众,让人唾骂千年
2018-08-22 13:57:38

xttxgt:永州柏家坪镇派出所包庇第2楼
唉,同是一个镇的,兄台的糟遇确实让人悲愤,建议兄台写信致国家信访局,烈士家园的乡镇(柏忍)也希望您不放弃,不屈服,讨回公道!
2018-09-18 17:33:22
这是第1 - 2条评论,共有2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