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浏阳市卓然村套用扶持资金在基本农田及耕地上搞房地产开发
·龙山县警察不及时抓人,还吼受害人
·泸溪县兴隆场取快递居然还要收费
·关于浏阳市北盛镇卓然村贿选及诸多问题
湘潭县花石镇马垅村新铺村民举报组长以权谋私
莲乡人 发表于 2018-08-09 09:37:05『标签:酸甜苦辣 湘潭->湘潭县 组织人事
  ↓单位回复(1)

民告官之路(二)

我名贺定文,男,现年53岁,汉族,湘潭县人,身份证号码:43032119660429****,为湘潭县花石镇马垅村新铺村民组组民,一直在实名举报本组组长胡坤琪以权谋私,仗势欺人的恶劣行为。

马垅村新铺村民组胡坤琪从2010年11月19日上任以来,他手中有很多经济问题,我们部分组民也多次向村上和镇上反映此情况,可村上镇上有关干部一直在敷衍我们,并没进行任何实质性的调查和处理。

我于7月23日把举报信先发到了湘潭县纪委湘潭县监察局的网上进行举报,发送后体现已成功受理,查询码为1F32DAIAE95GD3758Z37,但至今并没收到任何要协助调查的相关电话,于是我打纪委举报热线12588进行了咨询,告之处理期限为二个月时间。

7月30日,我又把举报信发到了县长信箱,事件编号为:1807302755100,县长信箱表面受理形式很规范,还规定了精确到分秒的办理期限:2018年8月6日16点12分。可到了期限,还是杳无音讯。我只好又打了热线咨询,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把此事已反馈到下面有关部门了,就算下面没在期限内处理,他们也无能为力,工作人员也建议我们找找纪委和信访局。

此时,我并没有绝望,因为不止我一个人在战斗,部分组民维权的决心都很大,8月6日晚,组民们自发在我的举报信上签了名并按了手印(图片将附上手印)。8月7日,我又把联合签名的举报信送到了县信房局、县纪委等有关部门。

至8月9日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组上、村上、镇上的干部找我和签字的这部分组民了解和调查情况。我昨天也到镇上纪委部门了解此事的进解情况,他们表示他们现在很忙,有时间就会调查和处理的。

想想习主度领导的政府,这么多的老虎都打倒了,难道打只苍蝇就这么艰难吗?反正我和组民们维权的决心都很大,就算艰险,也要走下去。

下面为控告组长的十二条,均属事实,如有虚假本人愿接受法律惩处。

一、本组2010年11月土地征收补偿款(门面16项)计174万元,另赵初见两项30多万元,合计人民币贰佰零肆万元整(2040000)被胡坤琪以个人名义存入银行两年之久,但是这笔款项的银行存款利息都没有分给村民,被他据为已有。

二、2016年4月18日又征收土地(14项门面)计人民币贰佰贰拾伍万叁仟参佰元整(2253320),此款中胡坤琪私自将321760元存入胡坤琪名义的银行帐户上,2018年3月3号组上分配征收款中,他将此款冲减,此属早已挪用行为。2018年刘运红又征收土地1137000元,合计3389320元,其中2252320元存入银行两年左右的利息也没有拿出来,分给本组村民,也被他私自占有了。

三、胡坤琪任组长期间,对土地补偿金分配不公,以权谋私。胡坤琪的儿媳和孙儿2017年农历正月16日做结婚酒,2017年6月孙女出生,姜彩云的孙子2012年5月14日出生(有分配合同),可是胡坤琪对姜彩云家出生在前的孙子不予分配,而他自家的媳妇、孙女都全额得到全款,这是典型的吃住人和以权谋私的特例,全组村民敢怒不敢言。

四、胡坤琪在当八年组长期间私自在土地补偿款中领取捌仟元所谓的“奖金”,在这个问题上大部分组民对此意见很大,反映强烈。

五、根据组上全体村民会协议,大龄男青年预留部分资金时间定为三年,因他家和他家兄弟家儿女均已结婚生子落户在队上,胡坤琪就以组长的权利私自在2018年将这项补偿取消,此引起大部分村民不服。

六、组内原议定,针对土地征收款,组内因读大学后分配工作而户口在外的组员给予一些分配,2016年前两次土地征收款分配时也都按此执行过,当时胡坤琪哥哥家其它人家的都享受过此项政策。组员们以为以后都会按些政策执行。可2018年这次分配胡坤琪私自取消了这项政策,原来他哥哥家有两位类似情况的成员已暗渡陈仓,把户口已迁回。这次组内也只他家哥哥家唯一享受了这项政策,其余村民对此意见很大,反映强烈,其中何自强和徐辉光两户至今没有领取应得的分配金额,以示反抗。

七、王家塘收款为12万元,新铺、九如、彭胡三组总水份为9亩,我组占4亩4分田水份,我组到底分了多少钱?此款并未分给村民。

八、原文建征收土地时,赠送三个组每户组员红包100元,烟一包,槟榔一包,文建按全组户数全部交给三个组长代发,其他两个组都发到了户,我组并未发下来,都被胡坤组长个人占有了。组长如此小便宜都贪,在其它事上可想而知。

九、胡坤琪的女儿因嫁外地,户口早已迁出。其外孙女想转学到湘潭县花石镇中心小学就读。按适龄儿童遵循户口所在也就近入学的国家政策,学校拒收。胡坤琪怒气冲冲跑到欧校长办公室拍桌打椅,还扬言“我是镇代表,你敢不收”等言论对校领导进行威胁。

十、胡坤琪利用组长的职务私自侵权一亩多田砌屋和砌猪栏,没有办理任何相关法律赋子的手续,镇上也没有采取任何的执法行动,就因为他是镇代表吗?

十一、1998年,胡坤琪个人向政府基金会贷款几十万(具体数额不清楚),个人有偿还能力也拒不还款,直到2008年左右对其进行拘留,才开始分期还款。此等老赖怎么当组长呢?

十二、2018年3月27日,组民以签字的方式(全组除胡坤琪家,共19户,只他亲哥哥胡海琪末签字)选出贺定文(我)为小组长,胡坤琪却至今不打移交手续,是何原因!

花石镇人民政府:回复

尊敬的网友,你好,感谢你对我镇工作的关心。接到反映后,我镇第一时间会同纪委、管区、支部书记对事情进行了初查,包括和被举报人进行了核实,相关问题尚未达到纪委立案,相关问题可以跟相关部门反馈,谢谢。

花石镇人民政府

2018-09-03 17:0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