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洞口县康源大厦5年交不了房
·有人在双清区棕树山居​民区公开喂猪养狗,居民区臭气熏天
·会同县机关幼儿园借家长委员会之手乱收费
·永州市国土局行政乱作为,性命攸关无人问津(图)
浏阳市莲塘村一党员霸占群众粮田不还,群众要回土地所有权
养猫 发表于 2018-08-05 10:42:13『标签:投诉举报 长沙->浏阳市 土地房产
  ↓相关评论(2)

共产党员霸占群众粮田不还,群众要回土地所有权申诉书

申请人:陈云女汉族生于1973年8月5日家住湖南省浏阳市沙市莲塘村梅里片上大组

被申诉人:陈江山

申请要求(1).要回属于陈云自己粮田的所有权(2).返还本人将近14年粮田补贴2000多元3.;(3)追究相关单位及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并给予赔偿我的一切经济、精神损失;

具体事件内容是有关于丈夫谭红主、妻子陈云与党员被申诉党员陈江山之间的土地经营权流转纠纷。事件中的其中两位主人公陈云和谭红主之间夫妻关系一直很和睦,恩爱有加,并在1998年和2002年先后生下两个女儿。妻子陈云与丈夫谭红主带着孩子在湖北经商,由于常年在外经商,粮田处于空闲2003年年底,当事人谭红主并未与妻子陈云商量,就擅自将与党员陈江山同志签下不合法协议(协议如下),此后也并未与妻子提过此事。但不幸的是在2006年谭红主意外死亡,妻子陈云依旧对于协议一事并不知情,留下了妻子独自赡养一个6岁和一个2岁的两个女儿。生活过得十分拮据艰辛!妻云和两个孩子三个人户口都在家(上大组)。大女儿因考上大学户口随大学迁往。直至今逢农田承包权确权,才知道丈夫谭红主与陈江山之间有自己未经手和在场的协议。陈云考虑到两个孩子和自己户口都在家里,欲收回原谭红主转包的承包田块(1.84亩)。从2004年将农田无租金善意给予陈江山用粮田至今了十四年,也并未收取任何补贴和费用。如今女方陈云从外地回来想陈江山在2018年8月2日晚上一起出面商议,只是想确定所有权是自己的,但是陈江山不愿退田出来,想继续霸占粮田,甚至不愿意协商。2018年8月3日召开党员会议,陈云想主动去找陈江山在村上开会协商,于是在其开会时间等待陈江山的出面。但陈江山也并未出席党员会议,一直在躲避陈云,党员陈江山认为原来他有协议,享有永久承包权,无法沟通。

综上所述,我有如下理由:

1.从法律规定来讲协议是单方签字,夫妻共同财产妻子并不知情没签字,法律明确规定是无法生效的。

2.法律规定农田是集体资产任何人都无权霸占

3.转包是要村组出面用规范合同的形式经政府签字盖章办理才能依法生效的

4.土地经营承包权转包,法律关系的特点是:土地承包经营权实际上没有流转,还由原土地承包经营权人享有,原土地承包经营权人还需向发包人承担承包合同约定的义务。受转包人只享有土地的使用权和收益权。谭红举和党员陈江山只有协议的约定,并没有提供规范的书面合同。另外,受转包人必须是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党员陈江山只享有土地的使用权和收益权,没有其它任何权利。而陈江山做法可能导致谭红主和陈云夫妻对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产权发生变化,失去土地承包经营权,也就是从此失去耕地,没有生产生活来源,更没有基本的生存保障,故损害了其利益和土地权合法权利义务,及农村集体组织的合法权益。

5.严格来说协议上转包是指承包方将部分或全部土地承包经营权以一定期限转给同一集体经济组织的其他农户从事农业生产经营。转包后原土地承包关系不变,原承包方继续履行原土地承包合同规定权利和义务。接包方按转时约定的条件对转包方负责。

因此上述一切的一切都是要回自己农田所有权应属于人之常情,毕竟两个孩子长大也需要家田。实属无奈,放下工作一个人从外地回来为两个孩子要回她们应有的,势单力薄,一直没有进展。诚恳的希望能得到政府重视,请给予指示!

请求:

(1)要回属于陈云自己粮田的所有权

(2)返还本人将近14年粮田补贴3000左右

(3)追究相关单位及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并给予赔偿我的一切经济、精神损失

敬呈

沙市县政府、纪委、人事局、教育局

沙市地区纪委、人大、教育局;

湖南省省委、纪委、人大、教育厅;

中央纪委、教育部。

申诉人:陈云

2018年8月5日附:部分相关证件复印件于后。

沙市镇:沙市镇人民政府回复第1楼

尊敬的网友陈云:

您好,根据我镇综治办、司法所以及莲塘村支村委等部门调查,当事人为陈云、谭红举(2006年死亡)、陈江山。陈云与丈夫谭红举常年在湖北经商,因2003年家里农田空置但需要承担农业税400多元,因此谭红举与妻子陈云商量,将责任田交给生产队。经当时组长张移苗、陈合山召开社员会议,陈江山愿意承包其农田并承担农业税,双方写定转包协议并由谭红举签字确认。2006年谭红举死亡,陈云女儿陈阳阳户口在家,女儿谭宜城因读书迁往湖北科技学院。2018年逢农田承包权确权,陈云希望收回原谭红举转包的承包田块(1.84亩),但陈江山不愿意退田,认为原来组上有协议,享有永久承包权,双方沟通无果。

2016年4月,陈云反映情况,莲塘村、上大组村组共同协商,双方分歧较大,陈云返回湖北,调解中止。2017年4月21日,陈云返乡,由莲塘村支村委再次组织双方调解,调解无果。2018年8月1日,由镇综治办、司法所、联村网格干部、莲塘村支村委组织双方进行调解并提议:1、截至第一轮责任田承包期2025年,农田由陈江山承包并享受相关政策补贴;2、承包期满后,农田由陈云承包耕种;3、2018年土地承包权确权将农田确权在陈云名下。最终陈云同意此协议并签字,但陈江山不同意此协议,双方调解未果。

鉴于以上情况,莲塘村、沙市镇等有关部门多次调解未果,建议走司法程序解决问题。请您知悉,如有疑问,请您致电沙市镇人民政府:0731-83300001,谢谢。


2018-08-07 11:03:01

养猫:沙市镇人民政府回复部分事实有误第2楼
下列附图是第一轮村委调解书的内容,其内容由村委与当事人陈云陈江山的调解结果。其中明确写出并未与其妻子商量过。因此事实有误!

2018-08-07 13:50:11
这是第1 - 2条评论,共有2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