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衡阳创发城1938使用劣质电梯,危及业主安全!
·跟涟源市检察院检察长说句心里话
·江华县区别对待造纸厂环保关停问题
·成都壹贝精服虚假宣传,欺骗我加入会员
湘潭县飞龙村济南组霸道村官、独裁组长以权谋私
公平正义何在 发表于 2018-08-04 16:23:54『标签:投诉举报 湘潭->湘潭县 组织人事
  ↓相关评论(4)

霸道村官,独裁组长以权谋私

中共湖南省纪委、监察局:我们是湖南省湘潭县易俗河镇飞龙村济南组村民。

一、2017年4月,湘莲大道三级工程征收土地,本组征地款300余万(分配完后余40多万),全组12户人家,在组户籍53人,由本组内原支部书记,现任村主任张桂秋,原村主任现任副支部书记周果佳,组长周伟根。不顾组民极力反对,在组上会议一个小时内,三人急切分配征收款。周果佳扬言:“不分给非农户口大儿子周灿、及其儿子(有独生子证0.5人),已征收的二媳刘某、及其未出世的孙子,(合计3.5人征收款)你们就休想得到一分钱”。组长周伟根家(系周果佳兄弟),大儿子周强(贵州同信银行副行长,征拆时天易示范区公示为非农户口,也同样获得拆迁款30余万)。在组上分配分得一人,小儿子周建的儿子,没有独生子证,强要0.5人(合计1.5人征收款)。这是公然的巧取豪夺,利用职权,为何非农户口的儿子,已征收的儿媳有分配,而孙子可以得1.5人,孙女却只得一人。有户口在组上的女儿没有。难道在济南组,男女就这样不平等,还是只是因为他们是村干部?完全违背本组组民在2010年11月20日签订的协议(附一),兄弟两人合计5人(32.5万)。

二、香樟路工程,征收款120余万

在2017年8月27日晚,村干部组织会议,就以上所说,40余万和本次120余万进行分配。组上干部要求按照上次分配方案,但村民强烈表示反对,要求按照组上协议。周氏兄弟不同意,故款项迟迟未分配,会议不欢而散。

时逾两个月,在村名的强烈要求下,于10月22日重新开会就征收款分配进行商议,但村长周果佳却谎称:“组上没有拿出分配方案,天易示范区系将120余万,借给别组,我组账上无钱可分”。会议不散而终,村民猜测不断,无论何种原因私自扣留征收分配款,存在巨大问题。事后,村民再次要求分配。于是在11月17日召开会议,但周果佳一意孤行,要求按上次不合理、不公平的分配方案。再次遭到组民们的一致反对,只好将此情况向易俗河镇镇府谭镇长,市委第一巡视组组长、县人大唐建恒主席,多次市长热线电话反映情况,每次市长热线电话回应说情况已处理完毕。三次会议后组上都从未开会解决。3月7日,又向县监察委王沛反映,迟至今日无答复。竟想不到20多年的村干部,十余年的组长,真能呼风唤雨。周果佳还到别组处理分配征收款事情,唯独本组就分配不好,只顾个人利益强拿索要。在镇纪委的施压下,直至2018年4月15日晚,村干部不得不按协议办事。组长周伟根父子二人答应放弃他强所的1.5人,而周果佳也只放弃1.5人,还有余下二人要求分配。组民们忌惮职权的威迫,不得不给予,全组11户,已有80%的户主签字在当晚,已有80%的户主签字。事隔一晚,周伟根挑唆组民闹事,会议分配不做算,至今未做分配。4月27日,信访办李主任曾来组上调查情况,要求按照周氏兄弟分配意愿,(要群众同情周果佳的小儿子曾经因赌博,输掉百多万,为其还债)。人们不禁要问一个村干部,村内企业到处投资,统揽村上所有工程,圈地卖地,征收后还仍建活动板房,上面领导既不管,层层保护,百姓不理解。

三、请问,在2017年8月27日到现在,这段时间,谁来担责。周果佳在8月29日私贿组民让组民签字,要求迁回大儿子户口。在政府规定下,征收范围内,户口不得变动,其如何变动户口,组民不得而知,其二媳刘某已征收,已获取原组上集体分配,又要来获得一次分配,合理吗?在横塘组,村民彭竹英的儿媳在同等情况下,却未得到分配。

四、在2017年8月,以给本组五户(22人)买养老保险为名义,(实际只买12人)把本组仅有20多亩良田,迁到其他组名下,现在良田不知何处。

五、在2008年,伟鸿养猪场政府价格征收补偿为3.4万元一亩,可到组上分配,不到一半,村干部还收取10%提成。

六、在2017年征收款还没发放到群众手中之时,在2018年4月12日村书记张桂秋,副书记周果佳,还有组长周伟根,其三人唆使少数村民在天易示范区把组上二十多亩土地以6.5万元每亩(远低市面价格),没经过社员同意下私自签字卖了。难道村干部有权利私自买卖集体土地,谁给他们这么大的权利。什么事情都是村干部说了算,在整个飞龙村群众都说是飞龙监狱。

七、在2017年9月14日,有网友向县纪委书记傅国平举报湘潭县易俗河镇飞龙桥村原党支部书记、村长严重违规违纪,却回复事情无证据,由此至今未得到解决。在2018年5月向中央巡视组提交过材料,中央巡视组要镇纪委处理此事。此事到现在还没处理好。但镇上某一女副书记说他们的工作已经做完了。

八、在2018年7月24日,周建带人填塘,群众得知后,电话告知村长张桂秋,他则说,是天易示范区领导要求执行。请问,我们本队田已征收,钱未到村名手中,却把塘填埋,群众吃饭问题怎么办?谁来解决这个问题。

村干部如此横行,政府职能部门管不了,我们的征收款何时才能分好?济南组全体组员请政府派个正直的干部按2010的协议我们把征收款分配到位。

注:2018年4月15日会议记录录音文件已送达镇纪委马耿书记处

附一、2010年11月20日签订的飞龙村济南组分配协议。

时刻网友20180808005804:回复:湘潭县飞龙村济南组霸道村官、独裁组长以权谋私第1楼
看了下文章,错别字有几个,还有些狗屁不通的词语。(建议再加强学习)满嘴的仁义道德,实质是道德败坏的伪君子。跳梁小丑能代表组民?它也只能用捏造歪曲事实,诋毁他人的手段来诱导政府了,可耻!可悲!
2018-08-08 00:58:04

时刻网友20180808005804:回复:湘潭县飞龙村济南组霸道村官、独裁组长以权谋私第2楼
2018-08-08 00:58:41

易俗河镇人民政府:回复:第3楼

您好!来信已收悉,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关心与支持。针对您的来信,我镇高度重视,正在对您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核实。

易俗河镇人民政府

2018年8月8日

2018-08-08 09:10:43

湘潭县群众:回复:湘潭县飞龙村济南组霸道村官、独裁组长以权谋私第4楼
易俗河镇政府难道不知道?这回复是什么意思?
2018-08-08 11:35:35
这是第1 - 4条评论,共有4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