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衡东县草市镇自来水厂供应的自来水严重不达标
·新宁县卖彩票过火
·怀化市名匠装饰没有任何服务,不予退钱
·益阳众旺公交应对老年人实行收费制
辰溪县小龙门乡黑恶势力无人管?
wrmfw 发表于 2018-08-03 13:16:20『标签:投诉举报 怀化->辰溪县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17)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有正义人士:

本人王志佳,湖南省怀化市辰溪县桥头溪乡梅州村人,2018年3月15日早上像往常一样6点钟在中伙铺农贸市场摆好糖果摊,早晨9点左右,刘泽红【市场管理员】前来收取仓库卫生管理费,因其提出不合理涨价收费依据,本人提出去年都是15块钱一个月,为什么现在要收18块钱一个月?刘泽红说是乡政府规定的,本人表示马上去向乡政府核实后再给你缴费可以吗?刘泽红说不行,先把18块钱交了,哪里来那么多废话,不交钱就砸了你的糖果摊,今天不交也得交,交也得交。双方发生口头争执,突然刘泽红先动手掐住本人的喉咙,并扬言今日不把钱交了找人来搞死你,打的就是你梅州人村人【我村有人多年前和此人有过纠纷一直对我村人怀恨在心】随后与刘泽红发生肢体冲突,刘泽红便马上拿出电话打电话叫人过来把这个人搞死起,本人拨打110之后准备先行躲避却被刘泽红死死抱住和其女儿妻子堵住去路,约20分钟左右来了五六个社会闲杂人士到达市场,在刘泽红再次打了本人2拳为信号,突然五六个人对我进行了长时间的殴打,【全过程被视频记录在内】本人挣脱后来,在群众的帮助下逃跑,刘泽红一伙人持砖头,扁担一路穷追不舍,直到群众将本人藏之移动公司楼内刘泽红一伙人找不到本人了,才没有继续对本人进行殴打,随后本人出现心烦头晕头痛,并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并叫群众帮忙把本人扶到本人的摊位边去。120急救车到后本人已经是全身抽搐鼻孔喷血失去了意识,在救护车上经过抢救才捡回一条命,至医院后在辰溪县人民医院急救室继续接受急救,伤情趋于稳定,就是一直昏迷不醒3天后转院至怀化第一人民医院继续接受治疗,在第一人民医院住院28天后,因本人家庭实在困难【建档立卡贫困户】上有老下有小实在支付不起高昂的医疗费被迫出院在家里继续吃药修养,经医院和司法鉴定诊断为脑震荡,全身多处软组织挫裂伤,肺挫伤,长期头晕头痛,头皮血肿并伴有抽搐现象,经鉴定已够成轻微伤。

1、 本人亲属及时向小龙门派出所控告后,本人伤势当时相当严重,派出所所长柴真并未及时对刘泽红及一伙打人者进行任何强制措施放纵犯罪分子,不对犯罪分子进行及时侦查,这不是包庇犯罪嫌疑人吗。

2、 本人出院后一直在家修养失去劳动能力,2018年5月3日小龙门派出所组织双方第一次调解,刘泽红不仅要求本人退还3月15日在小龙门乡政府协调预支先抢救本人的医疗抢救费四千块钱,还要求本人给他出医疗费,他说他自己有心脏病,住院花了五六万报销后还要求本人给他出做心脏支架的2万多费用,放话在那么多次打架中别人还给他赔钱还要挨打你也不例外,还在调解的过程中,刘泽红当着小龙门乡司法所所长徐军、小龙门派出所民警和所长柴真当场扬言,你梅州村全部人口有一千人我可以叫六千多人把你梅州搞平起你信不信?想打你们在哪都可以,可以在中伙铺、小龙门、辰溪、甚至在你们梅州村都可以,这么多年打架从来都不怕的,声称我有人不怕打架,随时都可以把事情摆平。但就是刘泽红如此蛮狠目无法纪的情况下,小龙门派出所所长柴真也仅仅是表示鉴于双方意见悬殊,我能力有限还另请高明,便没有了下文。

3、 第一次调解失败本人家属一直奔走于马冲中心派出所4到5次了解案情处理情况,得到的回复是我们民警不了解情况你这个事情全部由柴真所长在处理,本人家属联系柴所长得到的回复是一直在调查在调查、说3个人参与了打架【其实有5个人参与了打架不知道柴所长在刻意隐瞒了2个人意与何为】。

4、 2018年6月份月中旬左右县人大主任到梅州村视察扶贫工作,正好我家属遇到人大主任反映了我这个事情,县人大主任打电话过去询问案子的情况,得到的回复是调解一次不成功还有23456次调解嘛,仅仅过了2天再次到小龙门乡政府进行第二次调解,本人的要求是仅仅要求刘泽红给本人出医疗费,谁知道刘泽红还要本人退还3月15日乡政府协调给本人的抢救四千块钱,请了社会上的闲杂人等来打架医药费都不肯出,可见此人是多么的野蛮无耻,猖狂至极,第二次调解又是不了了之。

5、 2018年6月25日,本人家属接到火马冲派出所的电话通知本人到派出所把你这个事情处理好,谁知道本人一去派出所说你们调解不好双方拘留,最后只拘留刘泽红一个亲戚,和本人一起拘留,受害人还被拘留还有王法吗?本人问为什么当事人不拘留得到的回复是人家有心脏病不合适拘留,请问火马冲办案民警,合不合适拘留是你民警说了算吗?权利比法医权利还大了。

6、 2018年6月25日就被火马冲派出所民警带到辰溪县公安局办案区接受审问,民警在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写到本人殴打刘泽红头部背部,将刘泽红打到在地,本人就说没有殴打刘泽红,拒绝签字,这个时候一个配枪的民警就过来,说你没有殴打刘泽红吗?带你去看视频,本人说没有殴打刘泽红我们只是相互拉扯他自己摔倒在地,这个配枪的民警就说既然没有殴打刘泽红那就把这一句删掉,相互拉扯就是互相殴打,签字也得签不签也得签由不得你,最后被迫签字拘留。请问辰溪县公安局民警你们都调查的那么清楚了,拒绝签字就随意改掉行政处罚决定书?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7、 案例;2008年本人同村人王志峰开三轮摩托车,停在中火铺马路边下点东西,这个时候刘泽红跑过来励声吼到不要把车停这里快滚蛋,并踢了几脚王志峰的三轮摩托车,随后双方发生口角,当日正是中伙铺赶集的日子,争论当中本村人王康灵说了几句公道话,谁知道刘泽红马上打电话叫了一伙社会闲杂人等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手持砍刀疯狂的追砍王康灵,导致王康灵头部被砍一刀,在众人的拉劝下才幸免与死,在医院缝了多针。在中火铺正是赶集的日子发生那么大的群体事件,刘泽红背后的势力和保护伞太大仅仅赔了一千块钱医药费就不了了之了,刘泽红和别人有点纠纷就请社会闲杂人来报复他人的黑恶势力和请人行凶的行为在当今就没有人能够管的了吗?

8、 案例;肖家溪村长冲人杨有才和刘泽红有点小小的纠纷,刘泽红再次打电话叫人来行凶从溆浦用农用车拉来几车人有上百人,把长冲包围起来了,声称要把杨有才从中火铺大桥上丢下去,在杨有才跪在地上给他们作辑承诺还赔钱给他们才捡来一条命,刘泽红再次这种打电话请人打架行凶的行为你他用的淋漓尽致,就没有警察管的了他?辰溪公安局就是他家开的吗?

9、 案例;2011年左右中火铺一张姓男子和夏姓夫妻在中火铺多次与刘泽红发生口角拉扯,当时也是发生了群体事件,奈何刘泽红背后的保护伞太过强大,此事都是草草处理不了了之。

10、 案例;2012年左右刘泽红与喇坪村一卖西瓜的农民小贩因为10块钱的摊位费,与喇坪村瓜农发口角,把喇坪村瓜农一把称杆坳断,与花桥一卖鸡蛋的小贩因为摊位费把对方的鸡蛋全部打烂,因为刘泽红是市场管理员,是当地恶霸村霸市霸谁都怕他,称霸一方,这种强制收费,多次并随意损坏他人财物在当地是出了名的谁不服就打谁的态度人人皆知。公安机关都是挣只眼闭只眼吗?

11、 案例2010年左右一个叫刘兴的男子被刘泽红用杀猪在中伙铺农贸市场里面用刀从肚子上桶了一刀都穿过后背了,此人若此行凶持刀杀人,辰溪县公安局你们的态度是有问题找派出所,难道派出所比任何政府还要伟大?

12、 根据《高检规则》第三十八条人民检查院对于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嫌疑人,以及其他犯罪性质恶劣,情节严重犯罪嫌疑人不得取保候审。根据《刑事诉讼法》七十九条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出有期徒刑以上的刑罚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保候审尚不足以防止发生下列社会危害性的,应当予以逮捕(可能实施新的犯罪)然而刘泽红多次犯罪,是累犯,社会危害相当大的严重犯罪,2018年3月15日又进行犯罪,不知悔改的,然而你们公安人员对案子不认真查,面对这么严重犯罪还给他逍遥法外,这不是包庇犯罪嫌疑人吗。

13、 根据《公安机关执法公开规定》第十六条公安机关应该向控告人以及被害人或者其家属公开下列信息(刑事案件立案,破案,移送,起诉等情况,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种类和期限)然而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个案子处理到什么阶段了,对办案人员彻底失望。

14、 辰溪县官官相护没人管,作为辰溪老百姓也是不答应的。辰溪县公安局处理案子的态度就是我们公安局的程序走完了,接下来你们自己去打官司我们管不着。作为一个贫困户家庭被刘泽红一伙黑恶势力打伤为了一万多块钱的医药费去打官司?够请律师的钱吗?退一万步讲赢了官司输了钱,公安局就不处理仍然逍遥法外刘泽红等人?

15、 中央领导说"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我想他说这句话不是一句空话,现在刘泽红这伙凶残、猖獗的黑恶势力在这和谐的社会为何如此猖狂、他们在犯罪后谁为他们开脱罪责?充当他们的保护伞?为他们提供保护?

16、 总之我在这写了这么多,可我就是要讨回公道,下一级是省里,再下一级是中央,一直到讨回公道为止,一直到你们肯依法依规办案法办刘泽红一伙黑恶势力为止!

16;希望社会各界人士朋友给予支持。更希望各个政府机构公开公正监督公安机关办理我的这个案件、还我一个公道!

时刻网友20180309124135:回复:辰溪县小龙门乡黑恶势力无人管?第1楼
民斗不过官的。像这样的昏官更加不要想
2018-08-03 16:01:43

wrmfw:辰溪县公安局奈何不了此人第2楼
区区一个刘泽红县公安局就奈何不了他?还是故意包庇纵容?任由刘泽红一伙黑恶势力人继续行凶伤人?
2018-08-03 23:45:24

辰溪县公安局:辰溪县公安局第3楼

网友wrmfw:

你好。王某佳、刘某红(残疾人)纠纷打架案我局已予办结,如当事人对公安机关作出的行政裁决不服的,可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你举报的刘某红涉嫌违法犯罪线索,已交由局扫黑除恶办进行核查。

我局一直对违法犯罪行为保持高压态势,发现一起、打击一起、绝不姑息!欢迎人民群众举报各类线索,监督我们工作。

辰溪县公安局

2018年8月4日

2018-08-04 12:02:38

时刻网友20180617001356:回复:辰溪县小龙门乡黑恶势力无人管?第4楼
司法何在支持你状告到底
2018-08-05 11:21:47

wrmfw:多次犯罪第5楼
多次犯罪刘泽红,是累犯,此人身上还有几个案子没有结案,社会危害相当大的严重犯罪,2018年3月15日又进行犯罪,不知悔改的,然而你们公安人员对案子不认真查,,面对这么严重犯罪还给他逍遥法外,这不是包庇犯罪嫌疑人吗。
2018-08-06 13:26:40

wrmfw:当自己是残疾人为非作歹第6楼
口口声声一直强调残疾人,残疾人就可以多次违法犯罪?残疾人不用付法律责任?披着残疾人的外衣逍遥法外为非作歹。
2018-08-06 13:30:43

wrmfw:多次打电话请人打架行凶第7楼
刘泽红多次打电话请人打架行凶,你局仅仅是拘留双方{刘泽红不拘留}已予办结?草草处理
2018-08-06 13:36:26

时刻网友20180806142350:回复:辰溪县小龙门乡黑恶势力无人管?第8楼
早就听过此人,就仗着自己是残疾人,公安奈他不何为非作歹多少年,还不是因为有保护伞,不然他这样一个恶霸怎么可能当市场管理员呢?搞不懂,老百姓以后还怎么生存
2018-08-06 14:23:52

www5888:回复:辰溪县小龙门乡黑恶势力无人管?第9楼
刘泽红动用社会闲杂人员替人打架,这不是黑恶势力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势力?请公安作出解释,这样的人应当严办,还百姓一个公道,还周边村庄的一份安宁。
2018-08-06 16:25:42

时刻网友20180806205014:回复:辰溪县小龙门乡黑恶势力无人管?第10楼
08年刘泽红喊人砍人事件,还历历在目,当时赶集的老百姓还惊魂不定,现在又故技重演,在刘泽红眼里想砍谁都可以,因他上头有关系,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事实也是如此,下一个不知是谁?平安辰溪?出人命时才管。别指望当官的。他们说的话都是忽悠老百姓。
2018-08-06 20:50:15

刹那间的心动@:回复:辰溪县小龙门乡黑恶势力无人管?第11楼
你就给18块不就卵事都没有了?
2018-08-07 06:42:31

www5888:回复:辰溪县小龙门乡黑恶势力无人管?第12楼
中伙铺市场长期受恶势力拢断,政府公安为何对其不整改?一刘姓收费人员通吃天下,强拿硬要,横行霸市众所周知,政府,公安,在那里?法律法规在那里?难道真的钱,权,关系是辰溪县的政策,路线,方针?
2018-08-07 13:01:23

www5888:回复:辰溪县小龙门乡黑恶势力无人管?第13楼
辰溪县中伙铺农贸市场也应刻治理整顿了,老百姓在那里赶集都惶惶不安,担惊受怕,长期集市内出现打架斗欧,希望政府也刻管一管了,因为这是你们的份内工作呀!也不要明显的屁护和丛容!
2018-08-07 13:15:43

时刻网友20180806142350:回复:辰溪县小龙门乡黑恶势力无人管?第14楼
到处都在扫黑,到辰溪就扫不动了,走走过程,敷衍了事,就打人事件多久过去了,还是没有结果。望各位领导多上上心,尽早给百姓一个满意的答复
2018-08-07 13:32:47

huizhang:回复:辰溪县小龙门乡黑恶势力无人管?第15楼
黑社会往往跟当地乡政府及县政府有着相互支撑的关系,当地政府如在收取不当税收与民意相驳时,往往黑社会与政府朕手对冲个人有利打手,当黑社会某些个人因吸毒等原因需要政府某些帮助时,政府在相互支撑及小利的作用下给予他帮助,这就是压榨的民意
2018-08-07 18:14:39

wrmfw:太猖狂了第16楼
公安局已办结,仅仅双方拘留几天,便没有了下文,可见对方的保护伞是若此的猖狂,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2018-09-19 22:31:30

wrmfw:辰溪司法何在第17楼

看看辰溪到底要有没有司法公正!!!!

2018-10-12 20:13:17
这是第1 - 17条评论,共有17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