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涟钢农行对面报刊窗的背灯坏了,还是没有处理
·举报湘潭市中级法院院长廖迪文枉法判案
·N次开庭几乎就没准时过,湘潭市雨湖区法院作风真差!
·湘潭市政府:外来购房者享3万补贴,实际却无法领取
益阳法院与湘运合谋损害百姓利益!
网友SD 发表于 2018-07-17 15:32:36『标签:酸甜苦辣 益阳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7)

益阳法院与湘运合谋损害百姓利益!

本人郭满成,家住湖南省益阳市桃江县马迹塘镇百乐村,益阳湘运公司桃江客运班线经营承包人。从本人与益阳湘运劳动关系纠纷民事案诉讼经历来看,进一步证明:在湖南省益阳市,作为老百姓,不管你多有道理,只要与湘运打官司,你总会败诉,因为当地法院不讲正义和公理,纯粹是湘运公司的“保护神”!

2005年11月13日,本人经湘运桃江分公司与益阳湘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内部客运班线承包合同》;11月15日又签订了一份《车辆技术管理合同》。时隔五年后的2010年1月1日再签订《车辆经营承包合同》。三份合同均约定如下关键内容:一、车辆所有权、班线经营权归湘运公司所有;二、承包期内,由本人按约定数额逐年向湘运公司交纳承包金;三、本人必须服从益阳湘运公司的统一管理和调度;四、本人必须执行益阳湘运公司的相关管理制度;五、本人必须接受益阳湘运公司的考核与处罚。

合同签订后,本人被指定在桃江分公司辖区内从事承包经营活动,湘运公司向本人指派了车辆,公布并释明了公司各项管理制度和要求,后本人在湘运桃江分公司指定的班线开展客运经营,同时接受该公司的直接管理。由此可看出,本人与湘运公司明明是劳动关系,却不被湘运公司承认,不按劳动法规给本人购买社会保险,告上法院,开始本来认定了劳动关系,第二次判决时却被桃江法院以“挂靠”为由否认了劳动关系!更奇葩的是,第二次判决书中竟然把湘运公司没给本人购买社会保险作为了本人与湘运公司不是劳动关系的理由!本人不服,提出上诉。结果,2017年4月12日,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湘09民终字284号民事判决,竟然维持了桃江法院荒唐的“挂靠关系”理由!而从判决文书内容来看,如果不吃透劳动法规和弄不懂“挂靠关系”实质者,表面上看似乎头头是道,看不出什么破绽。我真不敢想象,在益阳,有多少老百姓打官司遭遇了这类的判决!

本人在一审判决后在红网上晒出了本案,有颜忠军等知名律师在网上作出了解答:内部承包仅是企业经营管理的一种方式,并未改变劳动关系性质……这个问题四川省劳动厅曾向劳动部请示,劳动部也作出了答复,劳动部作为全国最高的劳动行政主管部门对这个问题是怎么认定的呢?请看下文:

原劳动部《关于企业内部个人承包中保险待遇问题的复函》{劳险字〔1992〕27号}规定:企业与职工个人签订承包合同,是企业内部经营管理的一种方式。企业经营机制的转变,并未改变企业和职工的劳动关系,也未改变承包者的职工身份,因此企业应按照国家现行政策保障职工的社会保险权益。

什么是“挂靠经营”?湖南省交通运输厅曾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运输部请示(注《关于予以明确界定“挂靠经营”含义的紧急请示》),交通运输部办公厅作出了《关于“挂靠经营”含义的复函》{交办运函(2016)703号}。

上述《复函》规定:《道路旅客运输及客运站管理规定》所称“挂靠经营”,是指道路客运车辆的机动车登记证书及行驶证的所有(权)人不具备道路客运经营资质,但以其他具备资质的企业名义从事道路旅客运输经营活动的行为。挂靠经营者的相关经营行为由被挂靠的企业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而根据本人的实际情况,该案的基本事实明显不符合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关于“挂靠经营”含义的解释。怎么能认定为“挂靠经营”呢?若原审承办法官拜读{劳险字〔1992〕27号}、{交办运函(2016)703号}这两个《复函》后,根据这两个《复函》的精神对照自己所撰写的判决书,内心应该会深感不安吧!

然而,益阳法院法官们有权任性,他们就是不会为自己的错误判决深感不安!这背后因素是什么?这不由让我与龚春堂案、龙克宙案联系起来:

据龚春堂在网上投诉,他所承建的湘运桃花里小区工程,他向湘运交纳了足额承包金后,益阳市某主要领导从工程抽点121万。龚春堂发现,同一工程,出现两份同一内容、时间接近、开发商均为益阳市湘运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承建合同,承建方均为桃花仑建筑工程公司,而承建人一份为龚春堂,另一份为一个叫“周明的人”,湘运公司与他人合伙诈骗,致使龚春堂遭受巨大经济损失,龚春堂进入诉讼程序后,却总是打不赢官司,就算湖南省高院发现问题发回重审也无济于事,因为当地法院个别领导在市政府某些主要领导的操纵下,都是站在湘运一边,所以龚春堂不但得不到说法,相反还莫名其妙遭到黑社会威胁和追杀,公安却有意偏袒违法者,受害者龚春堂至今有家难归!

龙克宙,益阳湘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属二级企业梅城客运分公司的一名正式职工。1992年在梅城客运分公司参加工作至今已经21年,在公司创造较大价值,工资却相对其他员工低得多,一个月工资才几百元,且无任何其他福利待遇!2013年6月24日他找公司领导协商,公司竟然指使三名打手对他进行人身攻击。为维护自己的劳动权益,龙克宙将湘运公司告上法庭,结果,法院就是不顾严肃的劳动法规,而是一边倒帮强势的湘运公司说话,使作为一个普通劳动者的龙克宙的合法权益得不到维护,也是和我一样的类似遭遇!

纵观本人与龚春堂案、龙克宙案,我们发现一个共同点:进入益阳中院的案子,凡与湘运公司相关的,都是由法官陆康彪审理,不知背后有何隐情?

至于益阳中院与湘运之间还有哪些黑幕,本人以后将逐一揭露!

时刻网友20180317090618:回复:益阳法院与湘运合谋损害百姓利益!第1楼
你这个案子比较复杂了,静候后文
2018-07-17 21:54:49

林岩山:可耻的益阳中院第2楼
这里纠正一点:益阳湘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一个假公司、阴阳公司,此公司是2005年全民企业改制后,为私营企业益阳湘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这才是此公司的真公司,而不是1987年成立的私营公司益阳湘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这一点要弄清楚。你与公司的合同应视为与益阳湘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合同,因为这不是你错,而是公司管理者的错和犯罪!

支持你揭露益阳湘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违法犯罪行为!支持你揭露益阳中级法院的邪恶行为、枉法犯罪行为!

2018-07-17 23:06:13

aqdykhder:事实情况第3楼
益阳湘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桃江客运分公司承包人郭满成与益阳湘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经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27日(2017)湘民申308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1、郭满成与益阳湘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2、驳回郭满成的再审申请。
2018-07-18 15:58:33

林岩山:可以继续申诉第4楼
郭满成案从以前在红网上披露情况来看。1、此案被告主体错误,应是益阳湘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而不是益阳湘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益阳湘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提供了虚假工商资料,责任过错方是公司方而不是郭满成;2、从签订的合同内容和已发生的劳动事实来看明显是与益阳湘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签订是劳动合同,而不是车辆挂靠合同,因为车辆不是郭满成的,是公司的;3、不管什么理由,依据劳动合同法,公司方都必须为郭满成缴纳五险一金。

郭满成训此案可以继续申诉,直到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为止!

2018-07-18 18:35:54

158****8610:回复:益阳法院与湘运合谋损害百姓利益!第5楼
法官一般是吃了原告吃被告,桃江的公检法是应该让上级领导引起重视
2018-07-19 07:48:39

反腐义剑:不要迷信省高院!第6楼
我近几个月观察,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披露了好几个各省高院判决的案件被最高院大法官纠正!所以,不要迷信省高院!由此联想,全国各地基层法院判决的案件,有多少错判,应该是个惊人的数字!作为曾经的媒体人,对于某些司法工作人员,我没能力改变你们,只有权力鄙视!
2018-07-25 22:44:41

流浪的公平:贼喊抓贼第7楼

益阳湘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股份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罗广是益阳市仲裁委员会委员,郭满诚与股份公司的劳动纠纷案,在益阳及下级劳动仲裁委所有与股份公司的案子都无法得到法律的支持、仲裁委的支持,所有案子!具是贼喊抓贼!罗广真是手眼通天,利用其高中同学在湖南省检察院反贪局职权,办关系案、人情案、利益输送案,视国家法律如私人工具,哪有社会的公平、正义???

2018-08-07 11:29:43
这是第1 - 7条评论,共有7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