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请省纪委督促省高检执行最高检批示,处理好对我的冤假裁定
·新化县辉映江岸小区在业主入住后还多次修改规划
·常德临澧县公路管理局敲诈我180万
·临澧县一审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案子,二审竟然维持了原判
对岳阳楼区花果畈村某住户滋事、扰民的投诉
ff309732726 发表于 2018-07-10 00:11:53『标签:投诉举报 岳阳->岳阳楼区 综治司法
  ↓相关评论(1)

尊敬的各级领导好!

本人姓名【李铎】,原居住于梅溪乡花果畈村吴家组,后因积极响应了国家的惠民、利好政策:棚户改造项目,政府对我家原花果畈村吴家组住房进行了拆迁。在拆迁后,本人在花果畈村四屋组购买了一处的房屋。一家人后入住于四屋组。

在四屋组居住以来,本人也感受到了邻里热情和邻里和睦,但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

本人购置的四屋组房屋家门口有一处水泥地坪,平时用于自家车辆停放,邻里之间以及我家楼上住户如遇无处停车的情况,也方便于邻里车辆停放,因为该地坪刚好可停放两台车辆,居住以来一直如此,邻里并无任何纠纷。

但是这样和睦、融洽的日子并没有长久持续下去,居住于本人家对门的住户【徐庆华】(年66岁),在2018年5月份,在我像往常一样下了班,回家把车停在自家门口后,徐庆华找到当时正在打扫我家门前地坪卫生的我父亲【李建清】(年56岁)说我家门口这块地是他们家的,说让我们家从明日起不要再停车。我父亲当时反问了一句:“我自家门前,车辆停放有什么不妥?住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了,你说地是你的,你可有所凭据?”徐庆华称:“反正这就是我家的地,我让你停你就停,我不让你停你就永远别想停!”就此两位年长者不欢而散,并未发生激烈争执。

于5月份,【徐庆华】家中购置了一台家用小车,由其儿子驾驶停放于我家门口地坪,并在我家客厅窗外的地坪堆放很多垃圾,车辆一停下就不再挪动,刚好停在两个车位置中间,导致我自己车辆都无法停放好,邻里左右的私家车、三轮车出入都困难。于6月2号我兄长【李醒余】先下班回来,找到了【徐庆华】的儿子【徐某】(以下简称徐某),好言商量,让其把车稍微挪正一下,方便我家停车,更方便邻里过往同行。【徐某】未给出回应,没有予以理会。于6月3号,我下班回来又去找【徐某】,当时其正在家中看电视:

我说:“徐师傅,麻烦下去把车挪正一下,占一个位置就可以了,何必架在两个车位中间呢,搞得大家都不方便。”

【徐某】称:“这个事不要再谈了,这是我家的地,我家的车,我想怎么停就怎么停,你们管不着。”

我反问:“那我家中家人出行,楼上住户出行都不方便(其车辆停放刚好就在出门偏向走道处),难道还要我们爬窗户出去?或是飞出去?邻里左右出行都不方便,有这个必要吗?”

【徐某】称:“我不管你们是爬窗户也好,飞也好,反正这车我就是不挪,随你找哪个来,国家主席来了我也还是停那里不动。”

我继续道:“那是这样的,明天我要家中父亲找队里的队长、会计来,大家一起共同商讨解决这个问题,怎么样。”

【徐某】称:“不管你找谁来。”

劝说无果后,我便从【徐某】家中出来了,便与家人在家门前地坪商议明天请队里的领导来主持协调,商议解决问题,我们一家人一致认为总体要保证不伤邻里和气,期间还有邻居左右在场。正在我们商议时,外出归来的【徐庆华】与【徐某】了解了情况后,冲到我家地坪开口就是:“老子跟你们说,这是老子家里的地,老子这个车打死都不会挪的。”听到这个话,我父亲【李建清】回应:“徐嗲,你也不要讲狠,邻里之间讲狠冒得意思。”此次双方家庭发生了激烈的争辩,但无发生任何肢体冲突。

于6月4号下午16时许,我父亲请来了组里的队长、会计,希望对本次纠纷事件进行一个妥善解决处理,而当天【徐庆华】家中在我家门前所停车辆已经外出。在经由队长、会计协调、处理过程中,【徐庆华】不予以配合、理会,反而直接冲入我家中书房床上躺着,衣服鞋子不脱,并扭曲事实,说我家中叫来流氓、地痞对他进行了殴打。本次经组里队长、会计协调处理整个过程皆在我家门前地坪进行,邻里左右都在看,并无什么流氓、地痞,更没有【徐庆华】口中说的殴打一说!在协调陷入僵局、劝【徐庆华】不要滞留在我家中无果后,无奈我家人只有采取了报警,当时由梅溪派出所出警,出警警员为:谢警官。谢警官在到场后,先是对【徐庆华】进行劝说,劝其共同参与磋商解决实际问题。在劝说过程中,【徐庆华】其子【徐某】驾驶车辆归来,正准备将车辆又堵在我家门前时,由于围观邻居很多,队长、会计建议先将事情商议解决后,再停放车辆,【徐某】不听劝阻,强行将车驶入,车辆在行驶过程中,与行人发生了刮蹭,为避免事态恶化,无奈我家中只得又报了交警,交警过来后,经过实地勘察,人员并无碍,无需归责,并发现围观邻里人员太多,就在劝说【徐某】后将【徐某】车辆暂时驾驶至另处停放。此事妥善处理后,【徐庆华】任然躺在我家书房,拒绝参与协商、处理本次纠纷,后经【徐庆华】夫人及一位年长者劝说,【徐庆华】从我家书房出来了,【徐庆华】出来后直接往地上一坐,称道:“没什么好谈的,我今天就死在你家里。”说完又冲进我家次卧室床上躺着。而我母亲当时正在家里做饭,对此次调解并未介入,当时她正在用刀片刮猪头肉上的毛,发现有人冲入卧室,并未看清是【徐庆华】,就前往卧室看一看,当发现闯入卧室躺着的是【徐庆华】,我母亲对其进行劝说:“徐嗲,你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你儿子也还没结婚,也还要弄人,何必要这样做呢?有什么事大家一起协商解决不就好了?”【徐庆华】不听劝说,只说:“死也要死在你们家中,没什么好谈的。”后来我母亲就去拉【徐庆华】,但是我母亲忘记了自己手里当时还拿着刮猪头肉的刀片,两人在拉扯、推搡过程中,导致我母亲双手被刀片划伤,次卧室床上、墙上全是血迹。后经医院住院治疗鉴定:左手靠近虎口处动脉被割断、左手大拇指韧带被割断、左右手手臂划伤,经过手术治疗已无大碍,医生给出的结论是恢复周期需要一个月时间。

此次【徐庆华】滋事、扰民导致的流血事件截至目前,于6月13后经梅溪派出所组织了一次协调会,与会人员有:楼区司法所所长、梅溪派出所所长、梅溪派出所调解员、村主任、队长、会计、双方部分当事人及家庭成员若干。楼区司法所所长对于本次事件的协调建议如下:

【1】:对于土地的归属,【徐庆华】方并无相关合法证件证明土地归属,该处土地性质为集体所有制,因此土地归集体所有。

【2】:对于车辆停放的安排,将由村队长、会计进行界限划分。

【3】:对于医疗的赔偿:【徐庆华】方应承担【李铎】母亲手部受伤医疗费用的:30%;【李铎】方应承担【徐庆华】方医疗费用的:10%。

【4】:【徐庆华】方移除、处理掉堆放于【李铎】家门前的垃圾。

对于本次协调,本人【李铎】无法接受,当场提出了异议:

【1】:【徐庆华】并无受伤,赔偿从哪里来?于事发后第二天,【徐庆华】便打着赤脚在家中搞装修、挑沙子水泥,这是本人亲眼所见,协调会上【徐庆华】也未予以否认,并辩解家中装修人手不够,搭把手,也亲口说了自己身上并无新伤,而只有老年病。

【2】:我母亲受伤虽于【徐庆华】闯入我家中无直接关系,但毕竟是由【徐庆华】闯入我家中导致本次流血事件发生,在医疗赔偿之外,【徐庆华】应当承担我母亲的其它赔偿,因我母亲属个体经营户,自营一家干洗店十年有余,因此本次赔偿应包含:医疗赔偿、经营损失赔偿(伤势恢复一个月周期)、经营门店的租金赔偿(伤势恢复一个月周期)。

【3】:【徐庆华】应承担对本人【李铎】家中房屋床饰、墙面的损坏修缮赔偿。

【4】:如果说本次我还需要承担【徐庆华】的老年病医疗费用,那试问我母亲也是快跟【徐庆华】一般年纪的人了,是不是所有的治疗都可以要求对方赔偿?

对于本人【李铎】提出的异议,司法所所长在进行法律层面的解释后,称暂时只能坚持原调解方案的建议,并要求双方先提供治疗发票做为凭据交由梅溪派出所,再由派出所通知各方,开启第二次协调会协商最终的解决方案。本次协调会截止。

于6月20号我父亲【李建清】将我母亲住院治疗的发票凭据交付给了梅溪派出所,截至目前7月9号,梅溪派出所任未收到对方所提供的任何凭据,派出所称现在打电话【徐庆华】家中,无人接听电话,上门也找过一次,也没见到人。期间我父亲询问过事情的进展,派出所称:”你们的事你们还是自己到法院里去解决。”我父亲称:“那是不是我们这样的民事纠纷你们派出所就不管了?说好的协调解决,怎么现在就直接把我们往法院里推?他们的人员不配合,你们就可以放着不管了?”派出所予以否认,并称:“会召开会议对你们的事情进行商议再电话通知。”

更为盛怒的是【徐庆华】方非但没有处理掉堆放在我家餐厅窗外的垃圾,更是将我家餐厅窗外的地面打上水泥,堆放更多的垃圾,这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其如此纵容?让其如此猖狂,做得如此过份!?我不得其解!又是什么力量给他这份勇气可以至相关部门领导的约谈而不顾?

尊敬的各级领导,本次事件其实是一件非常小的民事纠纷,但【徐庆华】方在经过了第一次协调后,非但不知收敛,反而欺人更甚。望各位领导在看过此帖后给予回复,并恳求各级领导给予解决方案!谢谢!

时刻网友20180217072348:回复:对岳阳楼区花果畈村某住户滋事、扰民的投诉第1楼
坚决打击村霸
2018-07-11 06:00:21
这是第1 - 1条评论,共有1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