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血泪控诉长沙县黄兴镇姚某平强占市场,骗取巨额保费
·关于建设溆浦高铁北站的倡议书
·致怀化市公安局的一封公开信
·娄底誉丰粥城食品中有塑料片,投诉后没有得到相应处理
敬请永州市委关心永州市环保局老干部
敎育改革 发表于 2018-07-09 17:54:39『标签:酸甜苦辣 永州 组织人事
  ↓相关评论(4)

受害人是开创过永州市环境监测的领军人才蒋定勃

近二十年至今痛诉永州市环保局旮旯的黑暗与丑恶

——向领导诉求我儿进本单位工作;讨还官员丢失档案所剥落的公民合法权益

我今年七十八岁,是开创过永州市环境监测的领军人才,是一直遵纪守法且贡献凸显的高级工程师,是受到永州市环保局少数官员一连串违法乱纪的打击迫害而深深受害人。

我早年在湖南冶金研究所(今湖南有色金属研究院)任国家技术级第17级干部,工作两年后经领导批准退职复学。1963年高考录取入国家级别的重点大学中南矿冶学院(今中南大学)五年学制分析化学专业本科毕业复职,一直从事本专业技术业务工作三十五年,即1966年11月至2001年12月。

我曾在湖南冶金研究所和湘钢工作,一直得到过领导们和同事们的一致好评。然而,1977年4月我从湘钢分析化学实验室回乡永州市环保局承担起“业务建站”重任很重要的科技骨干而勤奋工作二十五年中,只是因我为人正直,不愿阿谀逢迎,又是为了搞好技术业务工作,或看不惯市环保局少数官员的违法乱纪,而提了一些意见,就遭受到了市环保局少数官员一连串违法乱纪的打击迫害,招来了一连串的不公正待遇,致使我家成为了市环保局最贫困的特困户。

至今,我一家六口人,只有我一个人有正式工作和单位医保,其余五个人占83%的家人都没有。全家六口人,主要靠我一个人偏低的退休金生活。儿子在本地搞点临时保安,每个月只有1200元(扣除养老保险)。媳受到双重连累:既要照料分别在幼儿园和初中学习的双子“俩幼”,又要照料年近八十且多病缠身的父母“俩老”。老伴患有类风湿关节炎,骨质疏松症、胃溃疡等多种病,虽有特殊门诊补助,但每月医疗费六百元,大部分自己负担。人多劳少,收入低,且老幼病弱,贫病交加,债台高筑。我家已成为市环保局最贫困的特困户。对照永州市环保局官员们安排了那么多的临时工、派遣工和合同工,而且例如特殊合同工柏义长期不上班,或上午睡大觉,下午上班,工资照拿。在这种情况下,诉求我儿进本单位工作,竟遭到本单位的拒绝。

这好比是:永州市环保局官员们及其关系户,在吃喝市环保局的大肉大酒,而开创过永州市环境监测的领军人才,遵纪守法且贡献凸显的高级工程师我,靠劳力和智力只诉求吃其“一口饭”,喝其“一口汤”都不肯给,还有人讲政策情理吗?!

官员失职地丢失了我入大学以前退职前的人事档案,近20年我逐级上诉上访不断,至今不给补偿。我决心为维护自身的“公民合法权益”奋争到底!

开创过永州市环境监测的领军人才,一直遵纪守法且贡献凸显的高级工程师我,至今政治上受欺压,公民合法权益被部分剥落,经济上受损失,心理上受创伤,精神上受苦恼和折磨……

近二十年来,我心积苦水,先后向市环保局领导、市委领导和省委领导,逐级上诉上访,投书三百多件。我用挂号、快递多次投书给市领导同志,但不知本人是否收知(秘书可能截留下转)。我亲自上访,并亲自找到了省委巡视组作了批示。

我诉求两点:1、诉求领导让我儿进本单位工作;2、讨还因官员失职丢失我入大学前工作两年的档案所剥落的公民合法权益。

我的这两点诉求,是对我深深受害的补偿,是对“有错必纠”的落实。

永州市环保局领导多次来家访,每次都“拍照”为何目的?!十九大召开前邮来《信访回复》中说“市环保局领导高度重视。”岁末两会召开前,又来家访说“请你放心。”等十九大和两会都开完了,2018年5月,又来家访,腔调变了“你诉求儿子进本单位工作,解决不了;你档案遗失要求补偿,也解决不了。”局领导要我在《信访回复》上签字,我拒绝。因为我两点合理诉求没有解决,我要继续上诉上访。

一、受到一连串违法乱纪的打击迫害而深深受害人

我自出生于一贫寒农家至今78岁以来,一直都遵纪守法,没有犯过任何可责错误,没有受过任何处分,行得正,走得稳。并且,能够经受起任何外调内查考验之后,才有了永州市环保局党组在全局职工大会上当众宣布的:

“蒋定勃同志是一位好同志!”

象我这样一位开创过永州市环境监测的领军人才,一直遵纪守法且贡献凸显的高级工程师,良性公民的好同志,只因为自身为人正直,不愿阿谀逢迎,又是为了搞好技术业务工作,或看不惯市环保局少数官员的违法乱纪,而提了些意见,就遭受到了市环保局少数官员一连串违法乱纪的打击迫害,招来了一连串的不公正待遇,致使我家成为了永州市环保局最贫困的特困户,致使我至今,政治受欺压,经济上受损失。公民合法权益被部分剥落,心理上受创伤,精神上受苦恼和折磨……

1、盗用计委党委名义,批判八场。

1977年冬至1978年春,市环保局监测站第一任副站长伍天香,基建工人提干,对复杂且技术性强的环境监测技术业务全然无知,却横加干扰我所承担“业务建站”重任的第一任技术与业务负责人的具体工作,弄得我骑虎难下。为了搞好技术业务工作,我向伍提意见多次,但伍不但不采纳,反而打击报复。

伍组织黄磊和刘凤莲到我原工作单位湘钢和湖南冶金研究所,又派王久元到我家所在的零陵农村,对我大搞外调又内查。

特别是,伍竟胆敢盗用市环保局的第一任行政主管市计委党委的名义,在其召开的职工大会上当众宣布:

“我宣布计委党委的决定,对蒋定勃进行批判!”随后被批判八场。

事后,我逐级上诉。我亲自找到了市环保局的第一任行政主管同志;我又亲自找到了市领导。

在市领导所作“严肃查处”的批示和高度重视下,市环保局的第二任行政主管市建委党组成立了以建委办副主任罗艳贞和政工科长肖龙华为组员的调查组,分赴湘钢、湖南冶金研究所、市环保局及其监测站查实取证后,市环保局及其上级市建委两级党组联合召开了市环保局全体职工大会。市建委办副主任袁艺、市环保局第一任局长郭位丰等领导人到会入座。市环保局党组成员兼第一任副局长杨春华代表党组在全局职工大会上当众宣布:

“对蒋定勃同志批判的决定,是错误的;计委党委没有这样的决定;蒋定勃同志是一位好同志!”

被问责人副站长伍天香受到过降职调离的处分。

2、主管监测的副局长游东发竟殴打敢为工作负责的监测组长我。

1982年,市环保局主管环境监测的第二任副局长游东发与主持监测全盘工作的监测组长我,两人一起参加局、站两级领导人会议。在会上,我特别地提到了,学过分析化学专业的“工农兵大学生”柳水清,自己又搞监测工作,竟然在监测楼放养鸽子,飞进卫生条件要求很苛刻的精密分析实验室拉屎脱毛,尘埃翻腾,严重破坏了全市十一个县(区)环境监测的质量。我曾向主管环境监测的副局长游东发汇报过多次,并提出建议,由局领导出面严禁在监测楼放养鸽子。而主管监测的副局长游东发,不但不采纳我的正确建议,反而大动肝火,当着正在开会的局、站两级所有领导人的面,动手辱打了我一耳光,而我并没回手。

事后,我上诉,并且亲自找到了中共永州市委主管科技工作的领导在市领导所作“严肃查处”的批示和高度重视下,市环保局行政主管市建委党组派出调查组查清事实后,召开环保局全体党员大会讨论过对党员领导干部游东发的处理意见,报送市委批准:

市环保局副局长游东发受到了“党内严重警告”和行政降级调离的处分,并由副处级的副局长降调为副科级的小厂零陵塑料厂工会主席。

3、局长两次阻止我儿有份招为本单位正式职工。

因经济犯罪被开除出党并法办判刑的胡光日,在任市环保局长期间的1995年至1997年,两次阻止我儿有份招为本单位正式职工。

2000年前,永州市十一个县(区)环保局的每一个单位都有这样的规定:允许本单位的每一位职工,可让其一个子女招为本单位正式职工。唯独胡光日任局长的市环保局显得特别。利用本单位的优越条件,采取“直招”和“对招”的方式,为局长及其关系户的子女就业大开“绿灯”,却对本单位没有关系的其他职工(特别是老同志)的子女就业大亮“红灯”。局长胡光日把自己的儿子送招入衡阳市环保局,而把衡阳的关系户子女“对招”入我单位;局长胡光日把自己的女,送招入市税务局,而把市税务局副局长贺正国的女婿刘勇“对招”入我单位立即提为科长,后升到副局长;局长胡光日,把本单位关系户(宁远老乡)李某的儿子送招入市财政局,而把市财政局关系户会计陈某的儿子“对招”入我单位。如此等等。

我对局长胡光日这种做法不满,提了局长胡光日的意见,就受到了局长胡光日的打击报复。表现在胡局长两次阻止我儿有份招为本单位正式职工和我技术职称晋升前的申报上。

第一次是1995年前后。市环保局所属监测站,只有我、王衡林、陈丙清这样三位高级工程师(均为副处级)。局长胡光日做出决定,允许高级工程师可让其一个子女招为本单位正式职工,并且用“内退顶职”法,先让本人内退而暂不办退休手续,让其子女“顶职”招为正式职工。结果,局长胡光日只批准王和陈“内退”,让各自儿子王远宏和陈松“顶职”招为正式职工。唯独把我打入“冷宫”,使我儿第一次失去了有份招为本单位正式职工的机会。

第二次是1997年,市环保局主管纪检和人事的领导邹国槐告诉过我,环保局党组做出决定,包括副局级领导和高级工程师在内的副处级干部,可以让每一户只一个子女招为本单位正式职工。结果,局长胡光日只批准副处级的蒋国屏、周逢福、邹国槐、刘国卿(高级工程师)的子女入招。唯独不让副处级的我“有份”,使我儿第二次失去了有份招为本单位正式职工的机会。

永州市环保局包括领导和一般职工的老同志,他们的子女就业问题都解决好了,而且几乎都是利用了本单位的优越条件,直招或对招解决的。唯独我受害,致使至今我家六口人中,只有我一个人有正式工作和单位医保,其余五人占83%的家人全无。

4、在技术职称晋升前的申报上卡壳。

技术职称晋升前的申报,本来是简单易办的事。由本人向本单位领导提出申请,并准备考评资料,单位给出指标。没有指标,单位领导派人向上争要。由单位政工科经办并由单位领导签具“同意申报”意见。申报就可以了。至于上面能否考评通过发证,则是另一回事了,本人不会怪本单位领导。

但是局长对我卡壳。首先,迟迟不给我申报指标,没有指标,就无法申报;逼迫我自己越级向更上级争要到了一个指标;要申报,还要我“求情”,又要我请别的官员去“讲情”,才勉强求得“同意申报”;副站长管公章又有意迟迟不盖公章,上压之下盖了公章,却误了考评,只好等待第二年;第二年一申报到省里,考评委会顺利通过,省人事局发证给了我。

早在1985年,我就向局长胡光日提出技术职称晋升前的申报,要求给以“指标”,但胡局长总以“没有”为由,迟迟不给我指标;迫于无奈,直到1994年我就越级到更上级的市建委争要到了一个“指标”,立即赶回交到了市环保局政工科长李建华的手里;李科长说“你必须找胡局长由你自己说,他在市委党校学习。”我就立即赶到党校,找到胡局长。我向他“求情”,讲些好话。我又请我大学校友且时任市环保局副局长周逢福找胡局长“讲情”。通过“求情”和“讲情”才求得胡光日局长勉强“同意申报”;管公章的副站长朱忠清心存妒忌,迟迟不盖公章。待上压力下,盖上公章,但已误省考评时间,只待来年;第二年申报一到省里,考评委评审顺利通过,省人事厅发给我《高级工程师证书》。

考评通过发证并不一定难,难在局长打击报复的申报上。

5、档案被官员失职丢失,受害人的公民合法权益被剥落。

永州市环保局我和吴怪直两位干部的人事档案,都给官员失职地丢失了。吴被丢失的是全部,已经给了吴以百分之百的补偿。我被丢失的是退职前的部分,补偿至今分文全无。

市环保局所有人事档案,在1979年至1990年期间,长期保存在其行政上级市建委政工科长陈玉霜(张录祥之妻)那里,约在1990年撤销建委后,属于市环保局的档案,全部由市环保局政工科接手管理。但市环保局政工科说,她们从市建委接手时就没有我进大学前退职前的档案,只有大学毕业后复职后的档案。因此,我认为,张录祥的老婆陈玉霜是遗失我退职前档案的嫌疑人。

市直某单位人事长官某同志告诉过我,我的情况,遗失了档案的前一部分,都是由后来的本单位开出介绍信,都是由本人回原单位,黄森回衡阳,我回长沙,都是找到了当年与自己共事过而今健在的老领导和老同事已退休职工一起出面写出证明材料,一一签名。再找到原单位现任领导协商,签具意见,加盖公章,附上一一签名的证明材料。这就是对后来本单位开出介绍信索要证明的《回复证明》。见附件之二《湖南有色金属研究院2002.07.09证明》。

市委黄森档案遗失的问题就这样妥善处理好了,而我至今悬着,公理何在?!

同是本单位遗失档案的干部吴怪直和我,吴已妥善处理好了,而我至今悬着,公理又何在?!

我状告了张录祥夫妇俩人对遗失档案的“不了了之”,就遭到了当时主管市环保局纪检与人事的官员张录祥的打击报复。张录祥在二00二年五月二十日市环保局红头文件《关于蒋定勃同志工龄问题的请示》中亲笔签名“证明人张录祥5.23”(见附件之九),他承认并证明“1983年4月21日,我局派张录祥、李怀生同志前往湖南冶金研究所组织科,取回了经领导批准退职的档案……,并以此为依据,按1966年前参加工作的大学本科毕业生,为蒋定勃同志办理了连升两级工资升级手续。”然而在2001年为我办理退休时张录祥竟然谎报军情,把我实际参加工作的时间是“1966年11月”,却造假为“1968年12月”(见附件之八),并强令办证,迫我退休。

主管纪检和人事官员张录祥造假办退,违法乱纪,强加给我的不公正待遇,致使我的退休金,本应是原薪的95%,却被非法地剥落到只有93%,而且,跟工龄挂钩的每次加薪,我都受到了剥落和克扣。受害人公民我,不仅仅是经济损失,更主要是政治上的强权欺压,对公民合法权益的非法剥落,并由此带来对受害人我心理的创伤,精神上的苦恼和折磨。

主管纪检和人事的官员张录祥还谎言行骗什么“他从来也没有接过您的档案”,见市环保局2017.9.18另一个红头文件《关于蒋定勃信访回复》。又在2002年8月他在其办公室说什么“我和李怀生取回的,不是档案,只是两张白纸,上面没写什么,后来不见了(遗失)”。张录祥的这一谎言是在暗示:市环保局、市建委、市人事局、市公安局——这四家领导人,统统是“昏官”、“糊涂虫”!他们怎么能把张、李二人取回的“两张白纸”当成能够证明蒋定勃“进大学前已有两年工龄”的唯一原始凭证,从而审查、核实、批准蒋“连升两级”,并且农村家属“农转非”的呢?!

市环保局原局长邓子云在2002年8月走在近邻市环保局的原区武装部前面马路上对我说:“你就受点冤屈算了吧。你看50年(指1950年)零陵大火,一此人受了冤屈,不也就过去了嘛!你要想开些。”

永州市环保局于2017年9月18日出笼了另一个红头文件《关于蒋定勃信访回复》,对照二00二年五月二十日红头文件《关于蒋定勃工龄问题请示》,二者完全互相矛盾。请见附件之九。

在2002.5.20文件《工龄请示》中,市环保局及其张录祥承认并证实了事实的真相,而2017.9.18文件《信访回复》完全否认了事实的真相。

在《信访回复》中,局领导和李忠胜首先说张录祥按“1968年参加工作,办理退休计算工龄没有错。”

在《信访回复》中,市环保局包括政工科长李忠胜等领导人胡搅蛮缠,为“有错必纠”存心阻关。

什么“2002年派人,那时候在湖南有色金属研究院也没有查到你的人事档案。”档案已被环保局派去的张录祥和李怀生于1983年4月21日从原单位组织科取回来了,并在其后被市人事局和市公安局反复审查、核实之后,才批准“连升两级”和“农转非”。怎么十五年之后的2002年又派人去原单位查要档案呢?!不是倒打一耙吗?!

什么“认定工龄是以招工表和学校毕业分配表为准。”市环保局两次证实:已取回的档案已“不慎遗失”。连装有招工表和分配表的整个档案都“不慎遗失”了,谁能到哪里去找招工表和分配表呢?!“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是市环保局领导人在无理刁难,有意阻关!市环保局在1983年4月21日派人取回档案之后两个月,原、后两个单位领导人都一致告诉过我:在取回的档案中装有省科委从湖南医学院肄业生的分配表,有湖南冶金研究所的招工表,还有在研究所工作一年后转正定级表。否则,怎么能够经受起市人事局和市公安局的反复审查、核实,从而批准“连升两级”和“农转非”的呢?!至于以后,市环保局几次证实档案“不慎遗失”,是组织的过错!

档案已经遗失,“有错必纠”,给受害人以百分之百的补偿,请问:谁向市委黄森要过“招工表”、“分配表”的没有呢?!谁向本单位吴怪直要过“招工表”、“分配表”的没有呢?为什么唯独向我要“招工表”、“分配表”呢?不是又在倒打一耙吗?!

十八年至今,永州市环保局领导对我统一口径是:“档案遗失的问题搞不好,是市人事局不同意。”为什么对市委黄森、对本单位吴怪直,市人事局都同意呢?!我不知市环保局谎报什么“军情”,动了什么“手脚”,我都不管。物有主,债有源。遗失档案的,是市环保局及其相关人员,不是市人事局。我只找市环保局,决不找市人事局。

我决心早定,要为自身公民合法权益奋争到底!直到象市委黄森、本单位吴怪直等人那样给以应给百分之百补偿!请参看附件之一、之二、之三、之四、之五、之九。

二、永州市环保局旮旯的黑暗与丑恶一瞥

我已退休18年,且远居市环保局,知之不多,仅此一瞥。

1、吴“流氓犯”案是永州市环保局旮旯黑暗与丑恶的第一个缩影。

财会干部吴怪直,之所以被少数官员违法乱纪的打击报复和诬蔑陷害,导演出吴“流氓犯”的丑剧,是因为吴怪直敢顶过市环保局少数官员的违法乱纪。

1986年永州市环保局长胡光日等少数官员,蓄意泡制出全市有名的冤假错案,“吴怪直流氓犯”,并押上大卡车游街示众,还在芝山影剧院宣传栏上,极尽了对吴诬蔑丑化之能事。开除了干籍,劳改了两年,被弄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直到2005年被平反昭雪,恢复干籍,补偿了应有的全部损失。

作为财会干部吴怪直敢于坚持原则,维护财经纪律,是好干部!

早在1979年出纳吴怪直举报:市环保局、站有领导弄虚作假,贪污公款。出纳吴怪直坚持不予报销,还举报到市财政局,得以查处退赔。

1984年副师级军转干部胡光日,任永州市环保局第三任局长。财务干部吴怪直坚持原则,与局长胡光日的两次“冲突”,埋下了“吴流氓犯案”的“根子”。

第一次,胡局长把应在部队报账的4000元票据转到市环保局,要吴怪直给报销。吴查阅有关文件规定,坚持不给报销,胡记在心里。

第二次,胡局长安排吴怪直跑腿,为胡之妻仇日芳在环保局落户,吴手持仇的“干部档案”去市人事局办理相关事项。市人事局察觉其档案造假,不予办理。吴回到局里向主管人事的副局长汇报,副局长把档案退给了胡局长。胡局长以为办理不成,是因为吴识别造假,向人事局告了状。胡局长又是记在心里。

2006年10月8日至10月14日,《湖南法纪周刊》连载长篇文章。主标题是《局长缓刑期间照领高薪》,副标题是《执着“怪人”20年间两次举报不言悔》,主标题中的“局长”是胡光日,副标题的“怪人”是吴怪直。

吴怪直举报,永州市环保局纪检组长王宁军,护着局长胡光日2005年12月至2006年8月有期徒刑宣告缓刑期内,照领全额工资1900多元,但根据中央人事部人函(1999)177号文件《机关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被判拘役,有期徒刑宣告缓刑期内,最多只能领取基本生活费,即基本工资的60%。纪检组长王宁军为什么要护着判刑的局长胡光日一起违法乱纪呢?“感恩”吗?!

纪检组长王宁军,是零陵监狱教导员王万书的儿子,原是无职业者,学硅酸盐的专科生。局长胡光日在被判刑前,曾经应诺过王万书,只要收监吴怪直,那么局长胡光日宣布开除吴怪直的干籍,空出编制位子,立即招入王万书的儿子王宁军入环保局为吴“补缺”“填位”了。胡局长还大加重用,提升科长,荐举“副处”。2006年当上纪检组长,见到“落难”恩人胡光日,顾不上“纪检”“不纪检”的,违法乱纪也护着昔日恩人胡光日;

吴怪直又举报,向中共中央组织部投书,反映实情。永州市环保局第四任局长邓子云,明知上级有规定,企业人员一般不得进入行政事业单位。但局长邓子云,把自己的女邓洁婷,从企业复烤厂的集体工人,调入机关市环保局,转干升官为科长。举报之后邓法婷被撤销了科长和干籍。

但市环保局现任局长谭立宏及其主管人事的副局长,官官相护,护着原任局长邓子云及其女邓洁婷在被迫恢复了“工人”后还在继续照拿科长工资。吴怪直又举报,投书给市领导,反映实情。结果抹掉了邓女的科长工资,代之以工人工资。但是,现任局长谭立宏及其主管人事的副局长又给邓洁婷在科长被撤为工人至今仍然照领科长工资。

如此等等,不一一例举。

正因为财务干部吴怪直,敢顶市环保局内少数官员的违法乱纪,才招致少数官员违乱纪的打击报复和诬蔑陷害,被泡制“流氓犯”案,弄得好干部吴怪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2、开创过永州市环境的领军人才蒋定勃如此遭遇,是永州市环保局旮旯“黑暗与丑恶”的第二个缩影。

开创过永州市环境监测的领军人才,一直遵纪守法且贡献凸显的高级工程师我,只因为我为人正直,不阿谀逢迎,又是为了搞好技术业务工作,或看不惯市环保局少数官员的违法乱纪,而提了一些意见,就遭受到了市环保局少数官员一连串违法乱纪的打击迫害,招来了一连串的不公正待遇,致使我一家成为了市环保局最贫困的特困户。我是受到了市环保局少数官员一连串违法乱纪的打击迫害而深深受害人。至今我政治受欺压,公民合法权益被部分剥落,经济上受损失,心理受到创伤,精神上受到苦恼和折磨……

详见本报告全文及其九个附件。

3、市环保局第一任副站长伍天香盗用计委党委名义,违法乱纪,打击迫害承担“业务建站”很重要的领军人才我,受到了降职调离处分。详见前述。

4、市环保局第二位副局长游东发辱打很重要的科技骨干我,受到了党内严重警告和连降两级调离处分。详见前述。

5、副师级军转干部胡光日任市环保局第三任局长期间经济犯罪,被开降出党法办判刑。

6、团级军转干部于铁生任市环保局第四位副局长期间,经济犯罪,被开除党籍法办判刑。

7、为什么永州市环保局长花大额资金把市监测站在短短13年里大搬迁两次?!从第四位局长邓子云到现任局长谭立宏。在2005年至今2018年耗费大额资金,把监测站在短短的13年内大搬迁两次。为什么?!其中的经济问题细致查清?!

8、纪检兼人事官员张录祥“两出三进”升官记。

张录祥军队排级转业入市建委当车夫。“第一进”其下属市环保局继当车夫不肯干,就“第一次出”环保局,回到原建委所属第二工程公司。凭着其妻陈玉霜(工农兵大学生)当上政工科长等关系,爬上科级,立即“第二进”环保局,当上挂牌的办公室副主任,嫌官小了,就“第二出”环保局,回原建委改头换面的建工局,凭着同样的关系,爬上“副处”,又立即“第三进”环保局当上了主管纪检兼人事的官员。

为什么张录祥要“两出三进”环保局?“油水”多又大!有明的、暗的、他人知的、他人不知的,有账查得出的,有账查不出的。

现在禁止而过去实施的“福利分房”,规定只限于夫妻双方的“任一方”,但不得“双方”都享受。纪检官员张录祥管“纪检”“不纪检的”,其妻陈在建委“福利分房”已分得公房一套,价值150万元。按规定,张不能再享受“福利分房”。然而,纪检官员张录祥违规乱纪,隐瞒事实,又在市环保局分得价值110万元的公房一套,本人只出3万元,却在去年拆迁坐收110万元(油水)。

又听说,2005年监测站大搬迁,局长邓子云、张录祥等官员,各自分(?),还是买(?),或是送(?)一套房?有人告诉过我,但我没去查实。

9、1999年,市环保局领导批准下属事业单位监测站“分组承包制”,发生私分公款,受到了市反贪局严肃查处,责令全部退缴国库了。

为遗失档案一事,2000年1月至2002年8月,我多次找到张录祥,因为局几位官员都告诉过,张录祥主管纪检和人事。

张录祥2000年1月至2002年8月一直主管纪检和人事两大权,而局长邓子云之女邓洁婷,被违规从企业复烤厂集体工调入机关市环保局,即给转干,升为科长,而且在下文叫停“福利分房”后,还分给邓女公房一套,价值78万元,个人只出3万元,去年拆迁坐收78万元(油水),都是在2001年办成的事,也就是主管纪检和人事两大权的官员张录祥主管经办成功的事。不执行政府规定,违规办事,就是违法乱纪的一种。

局长邓子云以权谋私且违法乱纪。而主管纪检和人事的官员张录祥,不但不予“纪检”,不予纠正局长的违法乱纪,反而帮助、经办、庇护局长邓子云的违法乱纪。反过来,纪检组长张录祥也以权谋私又违法乱纪。隐瞒其妻一方已经享受价值150万元的“福利分房”,按规定,另一方张录祥无权再享受“福利分房”,但纪检组长的张录祥又违法乱纪地在市环保局要了第二套“福利分房”,只私人出过3万元,却在拆迁获得110万元的“油水”。

象永州市环保局这样,纪检组长张录祥违法乱纪地帮助和庇护局长邓子云违法乱纪地以权谋私;而局长邓子云又纵容和帮助纪检组长张录祥违法乱纪地以权谋私。

《湖南法纪周刊》2006.10.08—2006.10.14连刊长篇报道。主标题《局长缓刑期间照领高薪》,副标题是《执着“怪人”20年间两次举报不言悔》。主标题中的“局长”就是胡光日,副标题中的“怪人”是吴怪直。

《湖南法纪周刊》记者质问:市环保局纪检组长王宁军,纪检组长不管“纪检”干什么?!《局长缓刑期间照领高薪》这样违法乱纪的“纪”,纪检组长王宁军为什么不“纪检”?!反而竟以“不知情”开脱问责,那么纪检组长王宁军不是坐在“官位”吃“白饭”的吗?

其实,纪检组长王宁军,哪里是“不知情”?!哪里是纪不“检”?!只是“知情不报在心中”,“看在眼里心自明”。——就是要违法乱纪地庇护着局长胡光日违法乱纪地继续以权谋私,以示纪检组长王宁军对局长胡光日的“感恩”。

纪检组长王宁军想当年,自己是无职无业者,全靠局长胡光日违法乱纪地开除吴怪直的干籍,空出编制位,招进自己,填补吴空出的“干籍位”,又升自己为科长,力荐报批副处,才有机会当上后来的“纪检组长”,王自有感恩心。

遵纪守法地感恩,非常正确;而象纪检组长王宁军违法乱纪地感恩,国法不容!

象永州市环保局这样,局长胡光日违法乱纪地为官前的王宁军以谋私利,而当官为纪检组长的王宁军,又违法乱纪地庇护着局长胡光日(已判刑的局长)继续违法乱纪地继续贪污公款(缓刑期最多只领取工资的60%,而40%属于公款)!

纪检在永州市环保局内,形同虚设及其起到了反面效果,成为了庇护少数官员违法乱纪的“保护伞”,这是永州市环保局旮旯的黑暗与丑恶的根源。

三、开创过永州市环境监测的领军人才

我是永州市环保局第一任业务组长,开创“业务建站”的领军人才、第一任监测组长。

早在永州市环保局刚成立的1977年4月21日,我从湘钢分析化学实验室回乡永州市环保局,第一任局长郭位丰即时找我面谈并任命,经第一任副站长伍天香在职工大会上当众宣布,我才承担起了“业务建站”重任的第一任技术与业务负责人。我付出过大量心血和辛勤;我理论讲课,又实验带徒;我既当指导员和指挥官,更当身先士卒的战斗员。协助家乡永州市从无到有,随后又由小到大,并超先于衡阳、岳阳、怀化等市,大干快上起了环境监测这一门复杂而又技术性强的业务工作。

直到1980年2月,市环保局的第二任行政主管市建委党组下文零地建(80)24号,由市环保局主管监测的第二任副局长游东发,在有市环保局第二任局长胡浩和市监测站第二任副站长杨林等领导人参加的全局职工大会上当众宣读了下文,任命我为永州市环境监测站监测组长,主持对全站监测的全盘工作;负责指导和领导以及组织对全市十一个县(区)的水、气、渣、土壤等环境监测;负责把好环境监测分析的质量关;负责定期地审查、核实、汇总、编写永州市环境监测报告,并上报给长江水源保护局、湖南省环保局、湖南省环境监测站、永州市环保局;负责指导、领导和组织对全市十一个县(区)污染源的调查和监测;负责组织和指导参与《湘江污染综合防治》和《潇水课题》等科研项目。

正如附件之一:本单位1993.04.01上报到省人事厅《综合材料》中基本评价的:“自觉做到遵纪守法”;“他在全站监测技术工作中起过很重要的骨干作用”;“亲自主持过化验室的全盘工作”;“亲自分析的项目比较多,分析难度也比较大”;“多年来报出了大量的有效分析数据”;“圆满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各项任务。”

直到1985年6月,我主动提出辞职获准。辞职后,我仍然发挥自己在全站技术与业务上的骨干作用;辞职后,我仍然主动承担起技术难度大、分析任务重、监测项目多的“硬骨头”性的工作;辞职后,我仍然主动应战省环境监测站对我站监测质量控制的密码样品的考试实测,我所承担对酚、铜、铬、磷、氯、二氧化硫等多项次的考试实测,经省站评定,我取得了全部优秀的“全优”成绩,为本单位争得过荣誉。见附件之一。

我在回乡永州市环保局工作二十五年中,正如单位评价的“圆满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各项任务”,做出过凸显的贡献,先后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和优秀工程师。但至今,我政治上受到欺压,公民合法权益被部分剥落,经济上受到损失,心理上受到创伤,精神上受到苦恼和折磨……

财会干部吴怪直,只因坚持原则,敢顶本单位少数官员的违法乱纪,被冤假错案弄得妻离子散;开创永州市环境监测的领军人才,遵纪守法且贡献凸显的高级工程师蒋定勃,只因为做好技术工作,并讲求社会公平正义,而提了些意见,就遭到本单位少数官员一连串违法乱纪的打击迫害,使自己一家成为环保局最贫困的特困户。吴怪直的“流氓案”和蒋定勃的“遭遇案”是永州市环保局旮旯的黑暗与丑恶的两个缩影!

开创过永州市环境监测的领军人才,遵纪守法且贡献凸显的高级工程师,竟如此遭遇,而提出儿子进本单位工作,讨还因官员丢失我部分档案所剥落的公民合法权益。这是对我深深受害的补偿。

报告后附有9个附件:

附件之一:市监测站1993.04.01《综合材料》(4页)

附件之二:湖南有色金属研究院2002.07.09《证明》(2页)

附件之三:市人事局1984.07.25,批准连升两级(1页)

附件之四:市公安局1984.08.20《批准农转非》(4页)

附件之五:市环保局2002.07.01《介绍信》(1页)

附件之六:市环保局1983.04.21去原单位取档概况(1页)

附件之七:我是原单位职工工会会员(1页)

附件之八:我退休审批表(1页)

附件之九:市环保局2002.5.20红头文件《工龄请示》(2页)

手机:15116656231

地址:永州市零陵区萍阳北路1巷3栋402号

申诉人:湖南省永州市环保局监测站退休高级工程师蒋定勃

2018年7月3日

注:“零陵地区”与“永州市”为同一级别的同一行政区“零陵地委”与“永州市委”为同一单位,“地区环保办”与“市环保局”为同属正处级的同一单位,“地区环境监测站”与“市环境监测站”为同属正科级的同一单位,“零陵一中”与“永州一中”为同一学校。为连贯一致,统用现名,余同。

时刻网友20180201160153:回复:敬请永州市委关心永州市环保局老干部第1楼
书生气和耿直直接导致了你的困难。
2018-07-10 22:38:03

时刻网友20180330121629:回复:敬请永州市委关心永州市环保局老干部第2楼
长篇大论,领导很忙,不知领导有没有时间看。
2018-07-11 17:05:48

时刻网友20180201160153:回复:敬请永州市委关心永州市环保局老干部第3楼
红网的帖不用领导看,只是以单位名义发一个回复就行了,解决不了大问题。
2018-07-11 21:58:42

永州市委网信办:关于《敬请永州市委关心永州市环保局老干部》一帖的回复第4楼

蒋定勃同志:

您好!

您在红网上发的“敬请永州市委关心永州市环保局老干部”帖子已收悉!您帖中提到的档案遗失及原环保局一些情况,大多属历史遗留问题,有的已作结论,有的还有待深入调查,要完全彻底搞清楚,需要一定时间,更需要您的积极配合,请您予以理解!同时,也请您能够尊重事实,尊重历史,以审慎负责的态度,如实反映情况!至于您家庭困难问题,市局党组和市监测站都非常关心,局领导和站里曾多次前往看望慰问您,真心诚意地认真听取您的诉求,也为您积极向市委老干部局申报纳入生活困难离退休干部之列,力所能及的帮助您解决实际困难。对于您帖中提出的两个诉求,现回复如下:

第一个诉求:您提出的要求市环保局安排您儿子到市环境监测站工作。2003年公务员改革时,中央就确定了党政机关招人“凡进必考”,事业单位参照执行,并且有年龄、学历、专业等方面的要求,即使临聘人员也有年龄、学历、专业等方面的要求。近年来,随着环境监测任务日趋繁重,人少事多矛盾非常突出,为圆满完成日趋繁重的环境监测任务,市环境监测站通过劳务派遣公司按照岗位要求招聘了一批临聘人员,但是都有明确的学历、专业、年龄限期。主要条件:35岁以下,大专以上学历、性别户籍不限,环境监测专业的专业技术人才。而您儿子蒋永湘1974年出生、非环境监测专业,自己无应聘意愿,也未参加报名应聘,并且目前市环境监测站也无空缺岗位。鉴于上述情况,所以目前无法解决。但我们可以积极推荐您儿子参加市区单位和本系统招聘应聘,我们共同努力,争取尽快找到合适工作岗位,以解决就业问题。

第二个诉求:要求市环保局为您补办在原湖南有色金属研究院工作经历的档案。对于这个诉求,我们已经进行了两次回复。当时我们组织政工、监察分别找您和张录祥同志了解情况,认真查阅了您的档案,并与市人社局相关部门进行了沟通衔接。

2002年5月市环保局向市人事局做了汇报,并向市人事局报送了《关于蒋定勃同志工龄问题的请示》,提供了湖南有色金属研究院有关同志的签字证明等相关材料,请求将您1960年4月至1962年2月在湖南冶金研究所工作工龄与1968年从中南矿冶学院毕业重新参加工作工龄合并计算,到2001年底,按连续工龄36年为您办理退休手续。但当时人事局没有批复,最后只好确认您1968年参加工作,按连续工龄33周年办理了您的退休手续。

2017年,局分管副局长李亚峰带政工的同志2次到市人社局沟通衔接,今年6月1日,局分管副局长唐远军带政工的同志再次到市人社局请示汇报,市人社局明确答复,虽然您提供了原湖南有色金属研究院的同志签字证明您1960年4月至1962年2月在湖南有色金属研究院工作过的材料,但人社部门认定工龄是以招工表和学校毕业分配表记载的时间为准。而在您的档案里没有招工表,唯一能够界定工龄的是一份大专院校毕业生登记表,上面的记载时间是1968年12月,所以人社局根据您的档案,认定您参加工作时间为1968年12月。

您的人事档案目前在局里,档案里没有您所说的那份能够证明您1960年4月至1962年2月参加工作这段经历的档案资料,也没有相关的交接单。而您说的去接您档案的张录祥同志和李怀生同志,张录祥于2008年10月退休,李怀生已去世,我们经找张录祥本人了解此事,张录祥表示他从来没有去接过您的档案。因年数已久,且李怀生同志已过世,加之没有相关的交接手续等证明材料,此事无法定论。

所以您提出的要求市环保局为您补办在原湖南有色金属研究院工作经历的档案,这个问题市环保局没有确切依据,不能随意解决。至于您反映的其他问题,我们正在调查核实,如反映情况属实,将依法依规进行处理。

永州市环境保护局

2018年7月11日

2018-07-12 20:22:39
这是第1 - 4条评论,共有4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