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新化县铁牛小学教师补课问题
·血泪控诉长沙县黄兴镇姚某平强占市场,骗取巨额保费
·请关注省人大代表颜文侵家霸产的“侵权集团”
·娄底市颜文侵家霸产行为事实俱在
鼎城区十美堂派出所所长执法不公,为涉恶势力充当保护伞
时刻网友20180708082856 发表于 2018-07-08 08:28:57『标签:酸甜苦辣 常德->鼎城区
  ↓相关评论(4)

一、基本案情

2003年经时任组长黄兴加组织群众开会,对该四组集体面积进行公开发包,当时,被黄兴加侄子朱大成取得承包权,价格每亩135元,承包期为三年。朱大成交了二年承办费后,从第三年起,就不按约定交纳承办费了,且一直强占至今达13之久。村镇、区三级组织确认了该面积为集体面积。群众多次联名要求收回,朱大成一直霸占不干。

2018年3月10日朱大成收回土地通知书到期,3月13日谈万松鱼捕捞起来了,接着又投放了鱼苗,引起群众激愤。3月14日,代表黄长才向村镇反映情况,镇里安排杨鹏处理,一直没有处理,到3月18日,黄长??与聂任达到派出所报案,办案人员公然声称不管,黄长才与聂仁达说:“你们不管,群众就会挖堤维权,双方到时就会打架!”派出所工作人员说:“我们这里不立案管不了。”3月20日黄长才向村镇两级反映群众准备挖堤放水,请领导出面解决,没有一人出来解决矛盾纠纷。3月21日在镇村两级无人处理的情况下,群众又再次挖堤去了。中午时分,村干部向太山通知黄长才下午三点到镇里协调双方的矛盾,朱大成夫妇先到镇政府威胁司法所代所长,又不听从村领导安排,接着朱大成的老婆龚平到鱼塘指使他人:给我狠狠地打,打死了我负责。当场有聂仁达、黄长德被打伤和70多岁的老人解立华被踢下水中。现场群众有人打电话通知黄长才说,这里的群众会被朱大成喊来的人打死,黄长才听到情况后,立即喊社区领导出面阻止,没有一个人出来,在这种情况下,黄长才???好拿起路边的锄头赶往事发地,在离事发地三十米远处,中河口镇人梁辉华挥棒向黄长才左上臂打了一棒,他一边打一边恶狠狠地说:“老子找的就是你,今天就要废了你的腿。”在这种情况,黄长才出于自卫的本能,才拿起锄头打了梁辉华的左腿一下。这时,派出所干警来到现场,双方也停止了打斗。

事先朱大成在有预谋:有准备的情况下,选择性的拍摄了对他有利的视频和照片,群众因为没有准备,对朱大成组织打人的情节没有现场拍摄证据。

二:派出所的主要问题

1、本案发生的土地矛盾激化报警后,派出所干警工作中不作为,报警不理会不处置,对社会综合治理不力,负有一定的责任。

2、在明知该面积己被村,镇,区三级组织确认为集体面积,对朱大成强占经营行经不予制止,群众在要求各级组识处理,组织不作为,在公安机关又不理会的情况下,???好自发维权与朱大成对抗打斗,引发了激烈的矛盾冲突。派出所事先处置不力,事后又不考虑案发的前因后果。是非不辨,黑白颠倒,打击维权群众,客观上支持了朱大成侵占集体士地的非法行为,派出所的作为明显地属于执法不公。

3、朱大成长期侵占集体面积的情行完全符合扫黑除恶十三种情形中第二种情行,派出所不仅不予打击,反而打击维权的群众,明显的为朱大成充当保护伞。

4、群众代表黄长才,为集体利益到处上访,当然也反映派出所的相关问题,所长对此无比愤恨,他为了达到打击黄长才的目地,在对梁辉华的损伤鉴定上要求鉴定所违规作出了轻伤一级的鉴定结论,借此将黄长才关押了四十七天。

5、朱大成喊人打伤几位群众,没有承担一分钱的赔偿责任,派出所也不给予任何处理,受伤群众多次要求处理,派出所反而吓唬群众说:(你们还要??,我就把你们全部抓起来)这显然是在包庇袒护朱大成。

三,群众诉求

1、十美堂派出所在工作中不维护群众利益,支持涉恶势力(寻衅滋事),执法不公,且利用手中权利打击报复,坑害维权群众代表黄长才,应当受到应有的惩处。

2、朱大成长期强占集体面积,谋取非法利益,殴打维权群众,(寻衅滋事),应当受到法律制裁。

3、朱大成打伤群众,对其损害后果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4、朱大成强占的集体面积,非法获利8万余元,应当予以退还。谢谢!

投诉人:聂仁达

电话:182****6382

鼎城区网管办:回复第1楼

一、派出所案件调查处理情况

2018年3月21上午10时许,十美堂派出所接到朱大成报警称:自己在十美堂镇兴镇居委会承包的鱼湖被别人挖堤了,请求派出处理。派出所民警出警了解情况后,约好当事双方下午3点到十美堂司法所进行警司联调。同日中午12时许,派出所又接到报警称:十美堂镇兴镇居委会朱大成承包的鱼湖旁有人打架。派出所民警立即出警,前往现场处置、调查情况。经查,事情的经过为:十美常镇兴镇居委会4组居民聂仁达、丁敬文、黄长德、彭新明等人用锄头挖朱大成承包鱼湖的堤,朱大成、朱纲耀、龚长玲、梁辉华、龚平、钟世军以及梁辉华的一个朋友七人赶到鱼湖后与挖堤的人发生争执,后朱纲耀、梁辉华与聂仁达、解立华、黄长德、黄长才发生冲突至扭打,经伤情鉴定,聂仁达构成轻微伤,梁辉华构成轻伤一级。经派出所调取相关证据查证,聂仁达的轻微伤是被朱纲耀殴打所致,解文华也是被朱纲耀打伤(派出所已开具法医鉴定委托书,解立华全今末将法医鉴定结论交于派出所),梁辉华的轻伤是被黄长才殴打所致。派出所于2018年4月12日依法口头传唤黄长才、朱纲耀,经审查,黄长才对其打伤梁辉华的行为供认不讳,朱纲耀对其打伤聂仁达、解文华的行为供认不讳。目前黄长才因涉嫌故意伤害被区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后经鼎城区人民检察院批准予以逮捕,已依法移送起诉。朱纲耀因殴打他人被区公安局依法决定行政拘留10日并处500元罚款处罚。

二、土地矛盾调处情况

2017年8月,就兴镇社区4组与朱大成土地纠纷问题,镇、村先后组织调解及做思想工作10余次,镇司法所组织双方代表依法调解4次,双方均未达成一致。2018年3月,还为其提供了法律援助,为兴镇社区4组聘请了一名代理律师。至双方发生打人事件派出所依法进行打击处理后。2018年6月,镇里又组织区法院、十美堂司法所、兴镇社区进行了三级联调,双方还是分岐较大,鉴于此情况于7月2日又委托律师向鼎城区法院递交了诉状,现区人民法院已受理。

鼎城区十美堂镇人民政府

2018年7月6日

2018-07-09 17:59:45

时刻网友20180714140042:回复:鼎城区十美堂派出所所长执法不公,为涉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第2楼

当事人群众代表黄长才,澄清事实真相,实事经过:

由于朱大成长期霸占集体面积,侵占群众利益,本组村民不服,十年来联名与群众代表黄长才上访,检举申诉,终于在二级组织入户调查,几次群众会议,事件真相大白,在实事清楚,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朱大成夫妇拒不接收二级组识的调解处理,也不退返集体面积与非法所得,与政府对抗。

2018年3月10日朱大成收回集体土地通知书到期,他不听从二级组织领导的指示与约束,又继续抛鱼苗养殖,激起群众的愤怒,群众为了维权马上要我向二级组织递交了研究决定的请示报告,我怕引发刑事案件,与村民聂仁达在2018年3月18曰拿起三级组织批文指示与下达的收回集体土地???知书,到派出所报警,请求他们高度重视,保护群众的利益,阻止侵占行为,派出所包庇朱大成侵占行为,公然对我们说:我们不管也不立案,你们如果打架只管去打。

在派出所不作为,袒护下,2018年3月21日朱大成夫妇为了继续侵占群众利益,组织涉恶势力多人不听从二级组织的指示,约好下午3点调解处理,还要带领涉恶人员(寻衅滋事)威胁司法所代所长,来到集体面积地,龚平指挥说:给我狠狠地打,打死了我负贵,当场将维权群众黄长德,聂仁达打伤,并把70多岁老人解立华踢入河中。

恶性事件发生中,群众向我黄长才求救,我马上叫社区领导出面阻止,叫了好多声没一人出来,眼看老百姓被欺压,残害,我万般无奈,只好挺身而出,顺手从路旁拾起一把锄头赶住事发地,先遭到不法分子的威胁与攻击,我为了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出于自卫本能用手???锄头棒,打了侵害人一下。

事发后派出所不管前因后果,也不给我和伤者调解处理,违反国家依法从(宽)政策要求,剥夺我公民的合法权益,派出所颠倒黑白只根据鉴定伤情抓我,我对伤情有怀疑,要求重新鉴定,丁所长不给我重新鉴定,我就拒绝签名,丁所长就代我签名强行扭送关押坐牢。十年来我黄长才为了给群众利益维权,为救老百姓在防卫中打伤不法分子,应该得到政府的保护与表扬,得不到保护反被关押坐牢,丁所长违背法制精神。为何朱大成长期侵占群众利益,组织涉恶势力人员威胁政府官员,欺压,残害老百姓(寻衅滋事)却得到派出所丁所长的保护,逍遥法外,不平民愤,影响极大。

请上级政府领导组织专案组,为民作主,彻查保护伞,追究有关人员责任,给群众代表一个公道。谢谢!

以上事实经过有三级组识签名盖章,群众联名签名作证!

2018-07-14 14:00:43

时刻网友20180205195658:回复:鼎城区十美堂派出所所长执法不公,为涉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第3楼
充当保护伞,不顾群众利益,不分黑白是非,是警匪一家的惯用手段。怎么得了,黑天了,,,,
2018-07-16 08:01:49

鼎城公安:关于网友投诉举报鼎城区十美堂派出所执法不公等相关问题的调查回复第4楼

聂仁达、黄平、黄长才等网友:

你们好!

你们在红网论坛相继反映鼎城区十美堂派出所执法不公等问题的贴子,鼎城区公安局已获悉,对你们所反映的情况我局督察大队和鼎城区纪委驻公安局纪检组联合进行了调查,现将调查情况回复如下:

一、调查核实情况

(一)鱼塘承包权属纠纷情况。

2003年,十美堂镇兴镇居委会居民朱大成(男)承包了该镇原东风村4组(现更名为兴镇社区)集体权属的19.3亩抛荒地,并改作鱼塘从事养殖。按约定,朱大成以每亩135元作为提留款上交村组,后因国家取消农业税,朱大成之后也就一直未再向村组缴纳任何承包款。4组部分村民提出要收回土地重新发包,为此与朱大成发生争议,经过镇、村两级组织多次出面调解未果。2014年,朱大成将该鱼塘转手承包给本组村民谈万松,约定年租金8000元。

2018年1月18日,十美堂镇兴镇居委会向朱大成送达了《收回承包土地通知书》,通知将于今年3月10日收回该承包土地。朱大成以在外地做生意为由一直不予理会,拒不参加镇村组织的调解。为达到收回土地的目的,十美堂镇老街居委会居民黄长才(男,原东风村4组村民)分别于3月18日、20日邀集部分村民擅自挖损鱼塘堤坝,遭到鱼塘实际经营者谈万松的制止,双方为此发生纠纷,双方均向十美堂派出所报警,派出所民警及时出警处置,要求双方保持冷静克制,等待镇政府及司法部门调解处理。

(二)案发经过及侦办情况。

2018年3月21日,朱大成及其家属到十美堂派出所要求处理自己的鱼塘堤坝被挖一事,该所所长丁忠仁接待并告知朱大成及其家属,此事是因鱼塘承包经营所引起的纠纷,镇政府正在协调村组、司法部门进行处理。随后,丁忠仁向镇政府作了汇报,建议尽快由司法所牵头组织双方调解,以免事态升级甚至引发“民转刑”案件,镇政府负责人同意派出所建议并作出安排。当日下午3时,在镇司法所召开由司法所、派出所、联村的镇干部以及朱大成方和村民代表参加的协调会调解此事,丁忠仁告诫纠纷双方,在镇政府主持召开调解会之前,双方均不能有过激行为,其他村民也不得再有挖掘鱼塘堤坝等违法行为。

当日中午12时许,该组村民聂仁达、丁敬文、黄长德、彭新明等人,不听从镇、村约定的调解安排,无视派出所警告,再次挖掘朱大成所承包的鱼湖堤坝,朱大成及亲属前往制止,双方由此发生打斗,朱大成的儿子朱纲耀动手打了村民聂仁达随即两人扭打在一起,聂仁达之妻也过来帮忙,三人一同滚落到水塘中,后三人各自爬上岸。黄长才闻讯赶到现场,手持锄头将前来阻拦的梁辉华(男,鼎城区人,系朱大成妻子表弟)打倒在地。闻讯赶来的派出所民警将双方拉开,有效控制了现场局势,避免了冲突升级;同时派出所组织对伤者救治,并开具了《伤情鉴定委托书》,要求伤者及时进行伤情鉴定。原定于当日下午3时的调解会也因此被迫取消。派出所民警随即开展了调查取证工作,证实朱纲耀殴打聂仁达、黄长才持锄头打伤梁辉华左腿的情况属实。4月2日,受伤人员聂仁达、梁辉华分别向派出所提供了《伤情鉴定书》,鉴定书表明聂仁达“损伤属轻微伤,需治疗,医疗费用五千元,全休一周”;梁辉华“损伤属轻伤一级,需治疗,医疗费用五千元,全休二月”。

4月12日,十美堂派出所将黄长才、朱纲耀传唤到案。经审查,黄长才对自己打伤梁辉华、朱纲耀对自己打伤聂仁达和聂仁达之妻的行为供认不讳。结合收集的证据,我局对殴打他人的朱纲耀予以行政拘留10日并处500元罚款处罚。4月20,朱纲耀对区公安局行政处罚不服,向鼎城区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鼎城区人民政府法制办于6月14日作出维持鼎城区公安局对朱纲耀的处罚决定。派出所民警就朱纲耀赔偿受害人聂仁达医疗费用事宜多次进行调解,但朱纲耀明确表示不予赔偿,民警建议聂仁达就医疗费赔偿问题依法提起民事诉讼。黄长才于4月12日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鼎城区公安局刑事拘留,4月25日经鼎城区人民检察院批准执行逮捕,5月9日黄长才涉嫌故意伤害案被依法移送起诉,区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黄长才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赔偿了被害人医疗费等损失2.5万元,并取得被害人谅解”,于6月7日作出了对黄长才不起诉的决定(常鼎检刑检刑不诉【2018】54号)。

目前,朱大成因承包土地所引起的纠纷,十美堂镇政府正在通过诉讼途径解决。

二、关于投诉举报人反映派出所执法不公等问题

1、关于“本案发生后,派出所民警工作中不作为,报警不理会不处置,对社会综治不力,负有一定责任”的问题。2018年3月21日12时许,十美堂派出所民警接到报警后,及时出警处置并有效控制了现场,避免了冲突升级,同时积极组织对伤者采取救治措施。当天上午,派出所所长丁忠仁向镇政府汇报,积极协调各部门对该土地纠纷开展调解工作,对事态发展进行预判,为防止事态升级、发生“民转刑”案件,丁忠仁所长警告纠纷双方,在召开调解会之前,双方均不能有过激行为,村民也不得再去挖掘鱼塘堤坝。综上,十美堂派出所民警不存在不作为、报警不理会不处置的情况。

2、关于“派出所事先处置不力,事后又不考虑案发前因后果,是非不辨,黑白颠倒,打击维权群众,客观上支持了朱大成侵占集体土地的非法行为,派出所的作为明显属于执法不公”的问题。当事人朱大成与村组土地承包经营权属纠纷产生原因是多方面的,需各级组织及国土、司法部门协调处理,而并非公安机关职责。十美堂派出所接到群众有关土地纠纷的报警后,没有简单推诿,而是积极向镇党委政府汇报,提出合理建议,主动参与相关工作。3月21日案件发生后,派出所民警依法开展调查取证,收集证据。根据案件事实,分别对朱纲耀殴打他人行为作出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五百元的处罚,对黄长才故意伤害他人(轻伤)受理为刑事案件,并依法定程序进行办理。该案办理受到鼎城区政府法制办、鼎城区人民检察院的监督。故反映派出所执法不公的问题不属实。

3、关于“朱大成长期侵占集体面积,符合扫黑除恶情形,派出所为朱大成充当保护伞”的问题。2003年,村民朱大成承包原东风村4组(现兴镇社区)集体权属的19.3亩抛荒地,并改作鱼塘从事养殖。按约定,朱大成以每亩135元作为提留款上交村组,后因国家取消农业税,朱大成也就一直没有再向村镇缴纳任何承包款。该鱼塘承包权属纠纷产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并非朱大成恶意强占,该鱼塘承包纠纷的解决应当依靠镇、村组织和相关部门依法处理,而并非公安机关的职责义务。因此,就目前调查情况,朱大成的行为不属于黑恶势力范畴,更谈不上派出所为其充当保护伞的问题。

4、关于“被害人梁辉华的损伤鉴定违规作出轻伤一级鉴定,借此将黄长才关押47天”的问题。在办理黄长才故意伤害他人案中,民警依法开展调查取证,收集相关证据,依法定程序呈报至鼎城区人民检察院。检察机关对公安机关出具的证据予以认可,并对黄长才先后作出批准逮捕决定、不起诉决定。根据办案需要,办案民警依法要求被害人梁辉华进行伤情鉴定,符合法定程序。在伤情鉴定过程中,办案民警没有向鉴定机构打招呼等影响鉴定公正性的情形。直至该案办结时,黄长才也没有对鉴定结果提出异议。对犯罪嫌疑人黄长才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符合法律规定。

5、关于“朱大成打伤群众没有承担赔偿,派出所也不给予处理,反而吓唬群众(“你们还要??,我就把你们抓起来”)这显然是在包庇朱大成”的问题。经调查,朱大成的儿子朱纲耀殴打他人的行为,公安机关已依法作出处理,所产生的医疗费等赔偿款朱纲耀拒绝赔付,公安机关没有法定职权进行强制处理,就民事赔偿受害人可以通过诉讼等途径依法解决。派出所民警多次耐心向受害人解释,并无“吓唬群众”和包庇他人的情形。

三、调查结论

综上所述,聂仁达等人投诉举报我局十美堂派出所执法不公、为涉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等情况与事实不符。

感谢网友对鼎城公安工作的监督与支持。

常德市鼎城区公安局

2018年7月22日

2018-07-23 00:59:49
这是第1 - 4条评论,共有4条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